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23章 躺在床上

对陆契机来说,这是最好一次杀掉李牧羊的机会。
咽喉一甜,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李牧羊朝着陆契机的闺房跑了过去,刚刚推门进去,一道红色的长龙就朝着他的身体卷了过来。
才一眨眼的功夫,她的身体就已经热汗嗖嗖,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就像是刚刚洗过一般。
她并没有手忙脚乱的去拉紧衣襟,只是眼神凶恶的盯着李牧羊,说道:“信不信我挖掉你的眼睛?”
李牧羊稍微要比陆契机高上一些,站在他的角度,只需要向下那么轻轻一扫,入眼处就是滑腻白皙的粉嫩娇肉。
一道青色的光芒从掌心发出,犹如闪电一般的穿过木板朝着里面袭去。
李牧羊瞪大眼睛吃惊的瞬间,他的身体已经被那长长的丝绸给卷成一团,就像是一个鲜红色的大箩卜似的。
“陆契机----你在干什么?”李牧羊出声喊道。
跑到院子之时,脚步终究还是停顿了下来。
“出事了。”李牧羊没有去管那些竹林,而是hetushu.com径直朝着陆契机居住的屋子跑去。
呼啦啦----
陆契机顺着李牧羊的视线看过来,也发现了胸口位置春光乍泄。
李牧羊感觉到了潮湿。
毕竟,一会儿他还有求于人。
门板无损,里面的木制门插却断裂成两截。
陆契机的身体发热,即使隔着好几层纱布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种滚烫。
因为里面没有来得及穿衬衣,所以白色的长衫罩在她身上有些宽松,看起来里面空荡荡的。
然后择一仙府神地,修炼成永久不死之身。
陆契机的脸色红润,看起来比之前更加的妩媚娇艳。她的头发上还带着水滴,看来是刚刚才从池子里面跃起来。
李牧羊的身体扑进了陆契机的怀抱。
这个女人凶险异常,还是有多远跑多远吧,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是玩什么?”
“你到现在还没有动手,证明你的心地是善良的。你并没有杀我的意思,或者说你还没想好要不要杀我---和_图_书-你这样提着我飞在半空,你累我也累。有什么话咱们不能躺在床上说吗?”
陆契机一只手抓着束缚着李牧羊的红绸尾端,另外一只手提着李牧羊的身体,眼神冷漠充满杀气的盯着他,声音冰冷的说道:“色胆包天,竟然闯进来偷看我洗澡,我现在就可以扭断你的脖子----”
李牧羊推门而入,看到院子东北角的一小簇竹林正在燃烧。
陆契机的眼前一黑,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了李牧羊的身上。
噗----
或者说,他的咽喉落在了陆契机的手心。
“----你当我不敢杀你?”
“她一心想要杀我,我却没有杀她----只是不救她而已----”李牧羊还给自己找了一个极其正当充足的离开理由。
李牧羊的手掌按在门板之上,丹田气海处猛地发力。
但是看到陆契机院子里面有浓烟传来,而自己拍门半响却无人应答,所以李牧羊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进去看看----
“我拍死你这淫贼。”陆和图书契机怒声说道。
他用肩膀把陆契机顶到一边,然后身体不停的翻滚,把身上的那些红色绸缎给解掉。
四目相对,暗藏凶机。
两人的身体迅速下落,然后重重地砸在陆契机的床榻之上。
扑通----
他还感觉到了温软芬芳,一股子如馨如兰的气味扑鼻而来,就像是有什么名贵香料在焚烧---
也感觉到了燥热。
只要扭断他的脖子,自己的人生使命就完成了。
哦,这是陆契机的体香。
“脖子都要被你扭断了,我还会怕你挖掉我的眼睛?”李牧羊一脸无奈的说道。大家都是同学,怎么总是要打打杀杀的呢?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李牧羊一脸苦笑的说道。“你的院门紧闭,我是震断你的门锁进来的。哪个色狼会这么不专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还能偷闯进来偷看你洗澡?你当学校里面的那些老师都是白痴吗?”
手脚恢复自由后,李牧羊爬起来就朝着外面跑去。
噗嗤---
hetushu.com照陆契机对待自己的一贯态度,李牧羊原本是可以见死不救的。
虽然李牧羊的手脚身体都被红绸包裹不能动弹,但是他的眼睛和眼珠仍然是自由的。
头发上面热气翻滚,就像是一个快要燃烧着的漂亮火炉似的。
两人的身体在空中转圈,画面唯美好看,但是气氛却一点儿也不郎情妾意。
话音刚落,他的身体就已经凌空而起,被人给拽到了房间半空。再往上去,脑袋就要顶穿屋顶了。
这也是她听到李牧羊在外面喊话,却故意放他进来的原因。
“陆契机----”李牧羊不确定的再次喊道,说道:“你不是故意使诈吧?我一碰你你就说我非礼你然后一掌把毙了----”
客厅里的桌子椅子也在冒烟,不过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不会烧着。倒像是被人往上面浇了一盆开水,正在散发那盆开水的热量而已。
“你为什么要这般英俊善良?”他咬牙切齿的责骂自己。
一袭白衫的陆契机手持红绸的一端,姿色美艳、身体飘飘hetushu.com欲仙,就像是要投怀送抱一样朝着李牧羊飞来。
李牧羊等了一会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要被陆契机给点着了一般,这才确定陆契机不是故意作伪,而是身体真的出了问题。
陆契机仍然没有任何的回应。
咔嚓----
“这丫头看起来高挑清瘦,没想到胸部还挺有料的嘛。”李牧羊在心里想道。
陆契机眼睛紧闭,没有应答。
李牧羊满脸的血水,躺在床上轻轻叹息,说道:“我早就说过了,有什么话大家躺在床上说就好----这不还是得躺在床上说吗?”
犹豫再三,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
经陆契机这么一提醒,李牧羊这才来得及仔细打量陆契机的容貌穿着。
“陆契机----”李牧羊出声喊道。
然后迅速转身,朝着陆契机躺倒的位置冲了过去。
她举起手掌,正要一巴掌拍碎李牧羊的头顶天灵盖。
才刚刚提动真气,只觉得一股火气直冲天际,整个身体都像是要被烧着了一般。
“你偷窥我洗澡是事实,还敢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