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32章 比赛彩头

当然,他说这些也有可能是拒绝点评自己的作品。
“是。”楚宁和李牧羊同时应道。
李牧羊笑笑,说道:“你们俩人就不要夸我了。我说那些,无非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而已。我要是输得太惨,这些话不就是响亮的耳光吗?”
她的视线转向林沧海,出声说道:“牧羊同学已经考虑的极其清楚,你我不用再劝了。我们就祝牧羊同学旗开得胜吧。”
楚宁冷笑不已,说道:“怎么?还没有开始比赛,你就已经认定自己要输了?要不你现在就认输,那就什么彩头都不用出了,如何?”
他担心自己会受那头老龙的影响越来越多,最后心神被其控制,然后去继承他的衣钵和意志,开始去干那些毁灭人族的大事----
“谢谢顾师,我就用师父喜欢的萱州笔。墨也用师父喜欢的鸡油墨。”楚宁笑着说道。
顾荒芜摇了摇头,说道:“斗诗斗酒斗鸡斗狗斗天上明月斗笔下美卷,都是人间至真至雅之事。这哪里是什么考核?分明是你给我们带来享受,我们要感谢你才是。”
当然,她心里也清楚,李牧羊越是在这个时候胡搅蛮缠,就越是证明他没有胜利的把握。这个时候,自己反而要沉住气把意图给推行下去。
周围的人被他们三人的笑声所吸引,眼神茫然的看了过来。心想,难道他们已经有了必赢的妙计?
“李牧羊----”楚宁有种想要把李牧羊给m.hetushu.com斩成烂泥的冲动。
“输家给赢家道歉。”
李牧羊满脸感动的看着千度和林沧海,出声说道:“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我知道你们是关心我,不想看到我输得太惨。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就算我输了,我又能输得了什么?”
这段时间他每日写大字,用得便是枯木为管鹿毛为柱羊毛为被的湖笔。
楚宁看向顾荒芜,说道:“顾师,我这边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也没问题。”
“李牧羊,你到底有没有胆子接受?”
三人相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顾荒芜点头,说道:“言之有理。赌博没有彩头,犹如喝酒无肉,终究觉得缺少了些什么。那你说说,什么彩头比较合适?”
“----”楚宁都开始后悔自己提出‘彩头’的建议了。
“输家给赢家做一天的奴仆。”楚宁说道。“奴仆必须要听从主人的命令行事。”
“那就开始吧。”顾荒芜笑着说道。
和龙王的眼泪融合后他才明白,因为那头老龙喜欢用湖笔,所以李牧羊受他的影响也开始用湖笔----这种发现让李牧羊有些担心。
楚宁很是得意的看了李牧羊一眼,冷笑连连,说道:“李牧羊,等着给我做奴才吧。”
看到李牧羊竟然接受了楚宁的绘画挑战,千度不由得开始担忧起来。
“是啊。”林沧海点头说道。“牧羊兄能屈能伸,真乃大丈夫也。不管这www.hetushu.com场比赛输赢如何,在我心里,你已经是胜利者了。”
“顾师,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不要让顾师失望。”楚宁像是和顾荒芜颇为熟悉,说起话来极其亲热随意,话语间还有撒娇卖萌的成份。
“进退有据,行动有节。运筹帷幄,决胜局外。堪称帅才。”千度双眼发亮的看向李牧羊,由衷的称赞着说道。
“----”李牧羊心想,这个顾荒芜果然是乖僻张狂,为人处事正常人不同。
自有青衣小童抬来两张画案,又有人在画案上面铺就好文房四宝。
等到他突然间开窍,写的字漂亮了,对毛笔也开始做出选择了。
李牧羊看着正与学生交谈的书画双壁顾荒废所在的方向,说道:“头一回上课,就能够把自己的作品交给顾师这样的国手点评,就算输了,那也算得上是物有所值。大师一句话,或许就有醍醐灌顶之神效,让我找到了入门之径呢?这样的收获和被小人讥笑几句相比,熟轻熟重?”
“我想,既然是斗画,那就应该有一些彩头才是。输者给赢家送彩头,这样不是更加刺激更加有趣味吗?”楚宁看了李牧羊一眼,出声说道。
以前他对用什么毛笔写字根本就不在意,因为无论他选择什么毛笔都写不好字。
顾荒芜招了招手,示意李牧羊和楚宁向自己靠拢。
之前他从来都不曾用过湖笔,但是潜意识里就是觉http://www.hetushu.com得湖笔好。
一切妥当,只待比赛者楚宁和李牧羊挥毫作画。
“那你为什么还要和她比?”
李牧羊也想对顾师撒娇卖萌拉拢一下感情,但是担心这样做会适得其反。再说,这样的事情他实在做不来,只得恭敬得对顾荒芜拱手,说道:“感谢顾师考核,学生也定当努力。还请顾师多多指点。”
顾荒芜点了点头,说道:“那比赛就正式开始吧。比赛双方在一个时辰的时间里,以桃花为题画一幅作品----输家给赢家做一天的奴仆。在场所有人都可做公证,不许抵赖反悔。或者,将被我逐出画院,永不许跨进我桃花坞一步。”
“准备画案。”顾荒芜出声喝道。
“你不怕丢脸?”林沧海指着那些翘首期待的旁观者们,出声问道。
“我可以接受输家给赢家彩头的提议。”李牧羊说道。“但是我要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彩头。”
她知道,只要比赛开始,那么胜利者就一定会是自己。
“就是。你这是以已之短攻敌所长,一下子被人拿住了七寸。”林沧海这个跟屁虫也跟着劝说。“还是让千度去和她们比拼吧。我就不信他们能够赢了千度。要知道,千度可是----很厉害的。”
“顾师,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提议。”楚宁站在画案之前,一脸娇憨的看着顾荒芜说道。
她拉着李牧羊走到桃花树下,低声劝慰着说道:“牧羊同学,你当真有取胜把握吗?和*图*书西风王室原本就擅长丹青,楚宁自小就跟着技法精湛的宫廷画师学习。进入星空学院之后主修的就是绘画专业,多年积累,在这方面应该有所造诣。你以前从来都不曾接受过绘画方面的学习训练,就算前几天开始揣摩研究,但这也不是一朝一日就能够掌握的技能----我也学过几年丹青,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不若让我去和她比上一比。不一定能够取胜,但是应该也不会相差悬殊。”
天地良心,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毁灭人族啊。
“输家向赢家道歉,然后答应赢家的一个要求。”楚宁显然是早就想好了对策,出声说道。
众人大笑,觉得李牧羊说的甚是有趣。
“我这是为你考虑。”李牧羊出声说道:“我输了,你让我裸奔无所谓,我要是赢了,你能去脱衣服裸奔吗?”
李牧羊想了想,很是爽快的答应了,说道:“没问题。”
“笔墨尽可选择自己所喜欢熟悉的。画院没有,我让人去我小院取去。”顾荒芜知道有些画手对笔墨极其讲究,特出声说道。
“你看,我就知道你不会同意。”李牧羊出声说道。
顾荒芜看了看李牧羊,又看看楚宁,问道:“都准备好了吧?”
“嗯?什么提议?”顾荒芜显然是很享受女弟子的这般语气神情,说话声音也很是温柔。
“我反对。”李牧羊出声说道。“要是她要求输家退出星空学院,或者输家脱了衣服裸奔----这种赌注谁愿意hetushu.com去接?”
楚宁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出声说道:“我自然不会提出那样让人难堪的要求,更不会让你滚出星空学院----”
“丹青之道,博大精深,不逊于丹修大道。我原本就是一个初学者,这本来就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我是一个初学者,甚至还没有入门。就算我输了,又能证明什么呢?证明我对此道一窍不通?可是我确实对此道一窍不通啊。”
李牧羊扫了一眼笔架,说道:“我用湖笔。也用鸡油墨。”
“再说,如果在画画一道上面输给那个刁蛮任性的西风公主,或许她对我的恨意就减轻一些,继而不再骚扰我,不再想着去报复我的家人----如果能够有这样的收获,别说是输这一次,就是输上十次八次又有何妨?”
李牧羊暂时还对顾荒芜的人品存疑,担心他被西风皇室给收买了,有心偏袒。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牧羊说道。“同学之间,比武切磋,为的是增加友谊,互相请益,动不动就让人死让人伤的,搞得跟有什么生死大仇似的。同学情谊何在?切磋的意义何在?这样的比赛已经失去了浪漫的情怀,我是拒绝参加的。”
虽然楚宁心里确实很想让李牧羊立即现在马上滚出星空学院,不过她知道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李牧羊是万万不会答应的。他现在全部的希望和安全保障就是星空学院,如果离开星空学院,崔家不会放过他,很多家都不会放过他。李牧羊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