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48章 风再起时

‘心佛’宁心海,没想到他恰好跑过这里。
崔少锋来了救兵,气势大变,指着车夫罗旭说道:“宁叔,此人欺人太甚。”
以前的崔陆两家竞争归竞争,但是至少保持着平面的平静。自从李牧羊杀了崔照人后,两家势成水火,陆家的陆行空和崔家的崔洗尘日日面圣,也不知道在君前争吵了多少个回合。
他对着宁心海比划了自己的双手,那里血肉模糊,就算敷上了上好的金疮药,没有十天半月怕是也难以痊愈。
这件事情等于是火上浇油!
“那就请心佛多多赐教。”罗旭傲然不惧,手提长枪,犹如一个灰袍战神。
“销魂鞭罗旭是帝国成名已久的人物,败在手下的强者无数,今日却跑到这偏僻小巷欺负一群孩子,传出去恐怕被人耻笑吧?”一个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销魂鞭罗旭手里的马鞭就像是一条活过来的长蛇似的,原本软啪啪的提在手里,当作御马的鞭子所使用。
陆行空正和图书在书房里批改文件时,老管家推门进来,出声说道:“老爷,小少爷和思念小姐在外面和崔家的人发生了一些冲突。”
“宁叔。”崔少锋激动的喊道。
罗旭虽然技压全场,却也没能当真把这些公子哥给伤成怎么样。就像那些公子哥们也知道不能当真把陆天语给怎么样一样。
现在劲敌当前,不见他做出什么动静,那条长鞭竟然就坚硬如铁,犹如一杆长枪握在手里。
只是李思念就会一招《破体术》,情急之下,出手又没能控制住力度,这么一拳下去,直接就把袁青给打飞了出去。
上面的人不对付,下面的人自然也保持敌对状态。
崔洗尘满脸怒气,沉声说道:“岂有此理,陆家还想在我们崔家头上拉屎拉尿不成?一个车夫也敢伤我崔家子弟?古漠,你带人过去看看。”
“嗯。”陆行空点了点头,并没有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这段时间陆崔两家的子弟时常斗殴www.hetushu.com互相攻击,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人没伤着吧?”
“想要替他们讨还一个说法。哪有把人打成这样就要走了的?”宁心海笑着说道。“倘若宁某不知道也就罢了,恰好路过,那就不得不站出来维护崔家的颜面了。”
只见在巷子的入口处,出现了一个身穿青衫的中年男人。
“有意思。”宁心海身上的青衫鼓动,隐于袖笼里的手掌也是红光闪烁。
陆天语的双脚落地,一幅心有余悸的模样,奔过去抓着李思念的手,哭诉着说道:“姐,我差点儿就被他们给捅死了----他们欺负我。”
“我们走。”罗旭转身对着陆天语李思念说道。
崔少锋就算心有不甘,却也没办法阻拦罗旭。
罗旭皱眉,看着宁心海说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甚至一句狠话都不愿意说,真正凶狠的人是不屑于说狠话的。他清楚,这笔帐他一定会讨回来的。
一句崔家的人就足和*图*书够解释这一切了,原本崔陆两家就是宿敌,近来又同为争夺左相之位而竞争惨烈。李牧羊机缘巧合之下搅入战局,并且一不小心杀了崔家正着力培养的监察司崔照人,而陆家主母又远赴江南跑过去把李牧羊的家人给接到了天都断了崔家的报复之路,说是之前就有主仆情份----
陆府。书房。
不然的话,崔家当真找上门来,反而是在给陆家招惹麻烦。
陆天语嘻皮笑脸,对着崔少锋比划了一支小指头。
陆行空脸色一沉,放下了手里的毛笔,沉吟片刻,说道:“崔家那个老家伙这是率先出招了?”
“那是自然。如果销魂鞭没有手下留情的话,他们可不仅仅是双手不在身上,怕是脑袋也不在身上了----”
显然,今天陆天语一人落单,所以被崔家的人给堵了个正着。
罗旭面无表情的看着宁心海,知道此人是极其厉害的高手,也是自己遭遇的劲敌。
没有人应声。
他眼神冷洌的盯着和图书车夫罗旭,说道:“早就想要体验一番销魂鞭的销魂滋味了。相约不如偶遇,不若就在今天吧?”
宁心海对着崔少锋躬了躬身,说道:“六少爷。”
“他们犯错,我只是略施惩罚而已。如若有心伤人,他的双手早就不在身上了。”
他看着销魂鞭罗旭,说道:“当真是好鞭法。这些孩子怕是难以招架吧?”
“人是没有大碍。”老管家点头说道。“不过,崔家的心佛宁心海赶了过去,说是要替崔家讨还公道,现在正要和罗旭决斗呢。”
罗旭冷眼盯着那群半大孩子,出声说道:“现在可以走了吧?”
崔府。棋室。
“他只不过是皮外伤而已。”
陆天语指了指崔少锋,说道:“他们都是崔家的人。”
“是。”身披巨剑的古漠嗡声应道。
一个身穿灰衣的中年人快速的奔了进来,在崔家老太爷崔洗尘的面身边耳语了几名。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罗旭,没有人敢去轻易挑衅。
“如果我们没http://www.hetushu.com有及时出现的话,那可就是皮内伤了。”
宁心海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了解了情况。
在李思念到来之前,陆天语就没少吃苦头。鼻青脸肿不说,眼眶还变成了熊猫眼。也幸好李思念及时出手相救,不然陆天语可能还要继续倒霉。
车夫罗旭几鞭子下去,立即震慑全场。
“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你?”李思念出声问道。
听到两人的对话,知道销魂鞭和心佛要出手对战,所有人都自觉的向后退去。
有时是陆家的小辈找到机会折腾一下崔家的人,有时候是崔家的小辈聚集起来伏击一下陆家的人。
罗旭指了指陆天语,说道:“陆家小主人被他们围殴伤成这样,你可曾也要给他一个说法?”
以他们俩的修为境界,要是不受控制全力出手,怕是这条街都要被他们给毁掉了。
至少在明面上不敢。
崔少锋的脸色更加难堪,心想,总有一天要让这小子知道我的厉害。到时候非要把他那只刚才比划过的手指头给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