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54章 负荆请罪

“是啊。”楚先达感慨不已,说道:“巡城司有巡查皇城之重责,和九门督抚以及监察司、御林军等都是要害部门,守护着皇宫和朕的安全。这样一个要害部门,却成为某些人的家奴私器。朕心里----甚是恼怒。”
“那就更要去了。”崔洗尘说道。
说完,带着崔刚朝着外面走去。
“父亲教育的是。”崔新载躬身受教。
崔洗尘并不接受儿子的讨好,说道:“走一步算三步的大有人在,唯一能立于不败之地的是你总是要比你的对手多算一步,这样才能够将他的一切反应都了如指掌。最后携子扣杀。”
“是啊。”老管家点头称是,说道:“花无百日花,谁能够事事顺心呢?”
楚先达正在遗憾故事没有朝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时,内侍来报,国公崔洗尘前来面圣。
“这----”涉及到国之重臣,李福不便多言,笑着说道:“陛下召他一见便知道了。”
“没有。”崔刚应道。“关键时刻,古漠http://www.hetushu.com选择了放弃。”
楚先达看向崔洗尘,说道:“国公大人何罪之有啊?家仆伤人又是怎么回事儿?”
崔家老太爷崔洗尘和三儿子崔新载的一局棋还没有下完,管家崔刚就已经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出声汇报着说道:“老爷,三爷----古漠和众家将被巡城司的人给抓走了。”
“国公大人起来吧。”楚先达出声喊道。
“陛下的巡城司有守护皇城安危之责,勤恳公平,对陛下忠心耿耿。臣此次前来并无向陛下求情放人之意,也对巡城司没有任何的怨言。古漠等人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朕明白了。”楚先达笑呵呵的看着崔洗尘,说道:“国公大人且放宽心,朕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也不会因为几个孩童的事情就怪罪于你。你我君臣相知,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回去吧,这件事情就此揭过。”
楚先达满脸错愕,出声问道:“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和-图-书
“再过几天,这些花就要开败了吧?”陆行空出声说道。
“陛下,这种事情就不是老奴能够多嘴的了。老奴就只会给陛下端端茶倒倒水说几句俏皮话----”
“嗯?就这么点事情,巡城司还拿了人?”
崔家。棋室。
“提醒巡城司----到底是谁的巡城司。”李福躬下身体,小声说道。
楚先达点了点头,说道:“言之有理。我倒是要看看这两只老狐狸到底是如何个斗法的。请国公大人进来吧。”
“哈哈哈----”楚先达大笑,说道:“你这老狗也是越来越狡猾了。”
崔刚笑了起来,说道:“老爷,那车不备了?”
“谢陛下隆恩。”崔洗尘谢恩之后,恭敬的转身离开。
“老爷。”崔刚急了,说道:“这是陆家在欺人太甚。原本只是几个孩童之间的事情,他们却出动巡城司抓人。天理国法何在?巡城司是西风的巡城司,是君王的巡城司,现在却成了他们陆家的私器。凭和-图-书什么还要老爷去进宫道歉?就算是道歉,那也得是陆家人去才合道理。”
“事无大小,罪无轻重。都是辜负圣望。所以老臣前来请陛下责罚。”崔洗尘满脸愧疚的说道。“现在古漠等人被巡城司缉拿,他们是罪有应得。理应接受律法的惩罚。”
“孩子平安就好了。”陆行空笑着说道:“一生忙碌所为谁?不就是子孙平安自得意吗?”
“----”
崔新载出声阻止,说道:“崔叔,父亲自有他的考量,你就不要再劝了。备车去吧。”
“请罪?”楚先达转身看向李福,说道:“请罪的不应该是陆行空吗?为什么反而来的是崔洗尘?”
崔新尘知道儿了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对着他点了点头,说道:“家里就交给你了。”
“嗯。明白了。”崔洗尘放下茶杯,说道:“备车,我要进宫。家奴无理,理应负荆请罪”
“巡城司交出去是好事,手头上少了一份力量,别人就对咱们少了一份顾忌。我们也就有了更多的和*图*书准备时间----”陆行空喃喃自语,出声说道:“孩子都平安回来了吧?”
楚先达看了李福一眼,李福会意,带着两个小太监跑去把崔洗尘给搀扶了起来。
“即使知道崔洗尘那条老狗不安好心,朕心里却还是有些----李福,你觉得谁合适替朕接管巡城司?”
崔洗尘进殿之后,远远的就跪倒在地上,磕头在地,沉声说道:“家仆伤人,老臣管教无方。还请陛下责罚。”
等到崔洗尘走远,楚先达转身看着李福,说道:“李福,你说崔家的这头老狐狸跑过来道歉----这玩得是哪一处啊?”
“国公大人说---他来请罪。”小太监小声说道。
崔新载认真的端详了一番棋盘,轻轻叹息着说道:“父亲走一步算三步,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儿子自愧不如。”
崔洗尘轻轻的把一枚黑子扣在棋盘上面,看着对面的儿子说道:“你输了。”
崔洗尘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香茶,这才转身对着管家崔刚说道:“双方可曾动手?和-图-书
“陛下请国公大人起身,国公大人就起来吧。别让我们这些奴才为难。”李福低声说道。
“家里的孩子在外面被人欺负,家仆古漠气愤之下带着家将出去帮忙,寻衅滋事,伤了别人,甚至还和陛下的巡城司发生冲突----老臣深感愧疚,特来请罪。”
崔洗尘看了崔刚一眼,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
“有劳了。”崔洗尘对着太监李福拱了拱手。
“天语少爷和思念小姐都平安回来了。”
陆行空站在院子里面,看着那满院的天都樱盛情绽放。
“臣有罪,不敢起身。”崔洗尘出声说道。
楚先达沉吟片刻,笑着说道:“几个孩子间的事情,哪里用得着闹到思贤殿上?更何需国公大人亲自跑来请罪?”
陆府。樱园。
“陛下何须烦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想要收回巡城司,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难道其它人还敢有异议不成?”
“提醒什么?”
“陛下,臣觉得----他是在给陛下一个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