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64章 《十面埋伏》

“我听着呢。”李牧羊出声说道。
“李牧羊----”千度突然间出声唤道。
一时片刻,却谁也没办法奈何的了谁。
每一次音符的碰撞,都能够引发一阵阵的箭雨,扫除掉一大片的红狼。
“嗷----”
在头狼的带领下,大批的狼群从四面八方朝着李牧羊他们这个小小的圈子扑了过来。
“那你就用大斧子把它们全部都劈死。”林沧海看起来对这些红狼深恶痛绝。他是一个极好干净的人,刚才为了救人杀狼的时候,狼血飞溅到他最喜欢的星云袍上面去了。这让他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李牧羊也赶紧将双手捧在一起,放在嘴边跟着吹奏起来。
“我没意见。”林沧海说道。这是最好的安排了,虽然他心里有些不太愿意接受。
“好。”李牧羊爽快的答应了。
唰唰唰----
“我们开始吧。”千度出声说道。
李牧羊会的只是民间广人为知的那种曲调,他也没办法保证自己吹奏出来的节奏是否正确。
因为天音杀是千度所在的那个庞大又恐怖的家族所独有的技能,也是他们维护无上权势的重要保障之一。
“千度----你教过李牧羊天音杀吗?”林沧海出声问道。
他是孤独的。
也难怪他会有这样的疑问。
两种不同风格的音符碰撞在一起,然后迅速的进行融合。
这是李牧羊所希望自己能够传达给对方的观感。
砰----
可是,凭什么李牧羊也会这一招呢?
“从来没想过声音可以这般杀人----杀狼----”
当然,他不喜和*图*书欢演着演着自己就变异或者变态。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李牧羊的心跳就跳得更加剧烈了。
砰----
当红狼倒地之时,那些由音符变幻而成的箭体也瞬间消失,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李牧羊看着面前越聚越多,看起来不计其数的庞大狼群,说道:“这么多的红狼,我们一头头的杀需要多长时间?要知道,我们此趟为了历练升级而来,就算最后把这些红狼全都给解决了,怕是时间也要全部都耽搁了----”
他保守着这样的秘密,不能与任何人分享。
“我明白了。”李牧羊点头说道。
他能够感受到千度的心跳,温和而冷静,节奏没有任何的变化。看起来她在面对这样的困局时有着足够的承受能力。
天音杀练习到极致之时,笛音可幻化成为一道道惊雷闪电,甚至升级成为九重天劫----那是神明都难以承受的力量。
当然,碍于那一位人族强者对千度这个独女的喜爱,所以才将天音杀给传授给她。
狼群觊觎着人群,人群也同样在提防着狼群。
在天音杀的强大攻势之下,那些红狼根本就难以靠近,还没有冲到眼前就恰好有一阵箭雨射来,将它们给全部钉死在地上。
这也是千度家族将其视为禁忌的原因,只传男不传女,就连自己这个关系极其密切的旁系都没有机会学上一招半式。
“我会,不过----”李牧羊出声说道。《十面埋伏》虽然不及神州三大名曲《凤求凰》、《广陵散》hetushu.com以及《相思引》那么有名气,但也是神州非常有名气的一首曲子。传颂度极其广泛,有井水处皆可以听到《十面埋伏》。
一批红狼被最前面落下的箭雨给射穿。
和平相处?实在是个笑话。
因为李牧羊和千度的攻击力太强,将所有的狼群注意力都招惹到自己身上。所以负责保护伤员的林沧海以及其它几名星空学子闲得都开始聊天打屁了。
狼群终于不再向前,它们开始后退。
笛音乐清澈嘹亮,口哨音低沉宽光。
“不知道,应该不会太久----”李牧羊无比诚实的说道。他前段时间才筑基进入空谷境,大海里面几乎没有什么物体。如果按照刚才消耗体力的方式去使用的话,怕是那只大斧子劈不了几次就使不出来了----
可是,终究有些红狼晚了一步,被箭雨包裹,瞬间被射倒在地。
“这样----”千度沉声说道。“我会吹奏《十面埋伏》吗?”
可是,这样的秘密是不可能告知他人的。
“那我们就一起演奏《十面埋伏》,将这些红狼全部都屠杀干净。”漂亮的姑娘说出这种杀气凛凛的话,不会让人觉得凶狠,反而听起来让人觉得安心可爱。有种想要给她一个爱的抱抱的感觉。
那些音符变幻成漫天的气箭,朝着那些红狼横扫过去。
“哪有那么多的力气?”李牧羊苦笑出声。吹奏被他们称之为‘天音杀’的曲子,耗费的可是丹田气海处的真气。以气机来催动音符的发声,所以才能够音符化斧,将那些红狼给大力斩杀。
http://www.hetushu.com不知道。”那名受伤的星空学子出声说道,身边的同伴正在迅速的为他洒上药粉包裹伤口。“据说没有人见过真正的红狼王。”
她再次将那碧绿如玉的魔音笛放在嘴边,然后用真气催动,发出《十面埋伏》曲调那特有的冷洌肃杀声音。
砰----
“现在不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李牧羊不想林沧海这好奇宝宝接着发问,出声将话题转移开来,说道:“先把这些怪物打发了才行。不然的话,我们就要命葬在幻境里面了。它们都是什么鬼东西?”
嗖嗖嗖----
“万一自己的心跳跳得特别快怎么办?她会不会以为自己是一个胆小怕事遇到一点儿危险就不知所措的孱弱美男子----”
退出战团的红狼头狼发出愤怒的吼声。
李牧羊和千度脊背相依,即使是隔着厚实的衣服,李牧羊仍然能够感觉到千度身体的柔软和滑腻。
林沧海询问李牧羊怎么会天音杀,其实李牧羊更想去问为什么千度也会天音杀。
声动荒野,就连头顶的红月也因为这巨大的吼声而微微的颤抖着。
不过,因为它的存在年限极短,而那头老龙又太多年没有降落人间好好学习,所以,在李牧羊的记忆里并没有这首曲子的古调存在。
因为她也同样孤独,她和自己是同一类人。
他很喜欢和千度一起吹奏音乐,那让他心旷神怡,有种琴瑟和鸣的幸福感。
----
但是,李牧羊不敢保证,当林沧海知道自己的身份之时会不会一剑劈来----这是一个人人都想屠和_图_书龙的时代,龙是整个世界的敌人,是邪恶的化身。所有人类都与其不关戴天之仇,他们能够容忍自己的存在吗?
铮铮之声不绝于耳,《十面埋伏》的威能在这一刻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呢?”林沧海出声问道。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以前都是他和王姐配合默契,一起去解决各种各样的难题。自从李牧羊出现后,他觉得自己在王姐心目中的地位受到了挑战----谁让自己不会乐曲呢?要是自己也懂得数种乐器的话,想必王姐也愿意和自己配合吧?
更多的红狼悍不畏死,以更加拼命的姿态朝着这边扑来。
红狼们终于感觉到了危险,它们转身朝着远处逃去。
千度和李牧羊背靠着背,一脸警惕的盯着那些围拢在前面畏惧不前的红色怪兽,出声说道:“----没有。”
李牧羊的技能来自于那头老龙,龙王的眼泪相当于那头老龙在灵体自爆之前将大部份的知识技能和记忆进行打包,然后封存在一滴眼泪里面,等待着继承人的挖掘和传承。
“会就好。不熟我可以带着你。”千度知道李牧羊在担心什么,出声说道:“以我的笛音为主,你的口哨声音为辅,你只需要跟着我的节奏应和就成了,这样可以节省你的体内真气----”
双方眼神对视,互相仇视。
“这是红狼。”那个后背上被撕扯下来一块肉的星空学子出声说道:“据说它们原本是狼的后裔,只是因为长期经受红月的照射,所以才慢慢的异变成为这幅模样。它们凶残恐怖,而且又喜欢群居。同吃同住,遇到猎hetushu.com物的时候整个族群都会跟着一哄而上。让人难以应付。最后的猎物分给红狼王进行分配。”
李牧羊心想,她应该也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自己的心跳应该也如平常一般没有任何的变化吧?
“你的真气能够支撑你使用多长时间的天音杀?”
虽然李牧羊和林沧海关系极佳,两人相处的如亲兄弟一般。
沉稳、冷静、临危不乱。
在那如红色地图的狼群之中,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空白。
除了千度教他这一种可能性,林沧海想不到任何的理由。
在它们融合之后,狂暴的力度从四面八方朝着那些红狼涌了过来。
“哼,这是天音杀----”
即便李牧羊心里这么想,那些畏惧其神通,妒忌其特殊的人类也会想方设法的将自己杀掉。
不管李牧羊愿不愿意,在他初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为这个世界的异类。
“天啊,这就是《十面埋伏》----”
唰唰唰----
“你跟在我们身后,负责保护伤员。”千度很有大将风度的安排着说道。
“红狼王在哪里?”李牧羊出声问道。他的眼睛四处张望,看着前面为首的一个看起来比普通狼群要高大上很多的红狼,说道:“是那头毛发比较长的吗?”
看到人类这边有了动静,红狼们准备先发咬人。
又一次被扫掉了一批。
“你找狼王干什么?”林沧海出声问道:“擒贼先擒王?可是,就算你把狼王给干掉了,怕是这些红狼更加不死不休了吧?”
“嗷----”成千上万只红狼同时发出愤怒的吼声。
幸好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陆契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