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67章 龙狼情缘

终于,那眼里的迷云消失不见,它一脸惊骇的盯着李牧羊,说道:“你是----那头龙的后人?”
狼王的身体停滞在半空,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嚎叫,就连喘息声音也变得粗重起来。
当然,他的脸上不能表现的很生气,如果自己太生气,那不就让人怀疑狼王说的话是真实的吗?
狼王的身体在空中翻转后退,仿若一座不停的转着圈圈的流星。
拳头上面,手掌之中,一道道惊雷乍隐乍现,仿若游龙。
李牧羊的拳头在空中一招,那天空中奔走的惊雷便到了他的掌心。
“嗷----”狼王痛呼出声。
砰----
“好,兄弟齐心,齐力断金。”林沧海笑着说道。“上古时期的星空英雄有联手屠龙的美名,今天咱们就联手屠狼----”
即便是以它红月之子的身份,也难以抗衡雷霆之威。
李牧羊决定反击。
这是神兽!
左手提着通天剑,右手握起成拳。
李牧羊很生气。
手握雷霆!
嘴贱遭人厌!
你会不会说http://www.hetushu.com话啊?尽捅人家的软肋----
天空中有奔雷出现,一道又一道惊雷在天空划过,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你原本准备饶它一命?”林沧海出声问道。
这是惊龙拳的第二式,将天上的惊雷掌控掌心,炼化成为自己的力量,然后将它轰出去碾灭对手。
“----”李牧羊就想一脚把林沧海给踢到狼窝里面去。
轰隆隆----
李牧羊冷笑不已,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龙什么凤,我也不是他们的后人----不过,你的挑拨之法实在太幼稚了。原本念在你修行不易,还想饶你一条狼命,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卑鄙,内心如此险恶。那就休要怪我手下无情了。你的死期到了,今日就准备受死吧。”
“嗷----”下面的红狼狼群也跟着惨叫,就像是那一拳也同样打在他们的脑袋上面去了。
或许它并没有说谎,它不饮不食,靠红月之光生存,生命无限延伸,几乎看不到尽m.hetushu.com头。
它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就像是里面充满了鲜血。
“故意说的。”李牧羊小声回答。
重伤的狼王凶性反而不如之前,它血红色的眼睛里面充满了迷惑。
轰隆隆----
就连狼也不喜欢。
“没事就好。”李牧羊出声说道。“咱们俩合伙把它除掉。”
“没问题。”林沧海持剑响应。“竟然敢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可笑的说你是什么龙族后人----脑子有病。杀了也好。”
狼王的脑袋上面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同样的有红色的光芒崩泄而出。
林沧海飞掠赶到李牧羊的身边,和李牧羊并肩站在一起,气喘吁吁的说道:“你没事吧?”
李牧羊的身体九十度猝然转身,一拳轰向那狼王的脑袋。
林沧海和李牧羊在一起的时候,狼王显然更不喜欢李牧羊一些。
显然,李牧羊这一拳的伤害要比林沧海那一剑的威力还要更大一些。
红月之火实在太过猛烈,李牧羊不敢以身犯险。
“吃了两www.hetushu.com颗护心丹,身体才好受了一些----这头狼神通广大,被它撞了一下,差点儿没有要了我的小命----”林沧海出声说道:“幸好你及时出现把它拖住,不然在它的追杀之下,我没办法服药治疗,血气不畅,怕是早就被这头恶狼给吃了。”
林沧海一幅心有余悸的模样,刚才那一刻也确实是太危险了。
它眼神警惕一脸惊恐的盯着李牧羊,努力的去思考着,就像是想起了什么悠远的往事。
林沧海担心李牧羊的安危,紧紧跟随在狼王的屁股后面,手里的长剑不停地挥落,一道又一道流星雨点被他挥洒出去,但是那些剑气也只能够在狼王的身上划出一道又一道不流血的口子。
“你不能杀我。”狼王看着李牧羊说道。
呼呼呼----
“哦,这样显得我们人类仁慈,懂得怜悯众生----”
“你欠我一个承诺。”狼王看着李牧羊说道。
那是惊雷掠过时在它身上留下来的痕迹,如果不是它及时做出防御,恐怕狼王的整个脑袋都和_图_书要被惊雷给轰炸开来。
翻找极久,狼王的身体终于在天域苍穹之中停了下来。
李牧羊有些诧异的看着这头受伤的狼王,难道以前那头老龙也伤害过人家?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
狼王才刚刚张开嘴巴,嘴巴里面才刚刚喷出红火。
神兽才有这样无尽的寿命,才和那些仙神一样有着不死之躯。
现在它对着李牧羊狂喷的时候,林沧海手持长剑在它屁股后面砍个不停,它也没有任何反应,盯着李牧羊不放。
“主要是我不想触犯帝国的动物保护法----”李牧羊出声说道。
所以,在狼王对着他狂喷之时,他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只能够左冲右突,在空中跑出S型的曲线。
这样的耻辱李牧羊是不会接受的。
“你会惊龙拳----”狼王声音低沉的说道,显然不愿意承担李牧羊的栽赃陷害,声音带着些许的愤怒和更多的畏惧。“你会它的惊龙拳。你刚才施展的正是那头龙的惊龙拳----我不会记错。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没事。你http://m.hetushu.com怎么样?”
天空之上的奔雷响应拳势,以灭顶之威轰向了那狼王。
“唠唠叨叨的,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李牧羊一脸茫然的看着狼王,说道:“咱们一起杀了它。”
李牧羊知道它从自己的惊龙拳之中想到了什么,心中大急,就有了杀狼灭口的念头。
刚才它对着林沧海狂喷的时候,李牧羊还没有刺中它的屁股,它就立即转头盯着李牧羊不放。
要受也是那些龙族去受。
我堂堂正正的新任龙王,竟然被一头狼给打成这个模样,如果再不加反抗的话,不是丢了我的龙脸吗?
“那我可就不服气了。”李牧羊差点儿没有笑出声音。“你刚才对着我狂喷,想要把我杀掉。现在轮到我占优势了,我却不能杀你?”
“什么那头龙的后人?”林沧海出声喝道。“龙的后人还是龙,李牧羊明明是我们人族----你是白痴啊?”
惊龙拳!
还有,如果这头狼王和那头老龙有恩怨纠葛的话,那么它的岁数----就实在太恐怖了。
惊雷掠过,它的身体被打得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