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69章 鸿毛不浮

又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那头龙不就干过这样的事情吗?
狼王这下才彻底的放下心来,其实拥有弱水之心三年时间就足够它去水火兼修了,六年更是时间充裕。它之所以提出九年,是想看看李牧羊对这个要求的反应态度。
“自然。”狼王一脸得意的说道,看起来确实是有所倚仗。
林沧海冷笑着看向狼王,说道:“怎么?你的意思是说没有你的帮忙,我们就没办法拿到那弱水之心了?其它人没有你的帮忙,也都拿不到弱水之心?”
千度满脸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又抬头看看那头顶的狼王,眼神不由得停留在了李牧羊的身上。
衣角被冷风吹拂,飘飘荡荡的落入了水面。
这些人都穿着星空学院的白色星云制服,看起来是被水月幻境传送到这里的星空学子。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沧海言之有理。我们族人也有自己的尊严和骄傲,更不愿意强人所难。既然狼王不愿意借与我们狼珠的话,我们就自己下水去寻那弱水之心吧。”
吴愁有故意炫技的意思,原本家传的《九霄分水诀》是落水之后真气自然流转,在周身上下开启一道透明的屏障,分水而行,不为水域所阻。堪称神技。
再次看向那面前的白色水面时,一个个的脸色就变得苍白起来。
“我答应你的条件。”狼王说道。
正如那个狡猾的家伙所说的那般,倘若自己不借的话,他就拿不到弱水之心,那么自己也就没办法得到和_图_书弱水之心的三年使用权和开发权,甚至连之前他的先祖欠与自己的人情也一并抹掉了----自己等了那么多年才等到了那条龙的后人,错过这次,以后又会要等待多少年?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儿?”
于是,得到了肯定答案的狼王同志张开了大嘴。
叫了几声之后,然后这些红狼一个个的匍伏在地上。
李牧羊大喜,对着狼王深深作揖,说道:“感谢狼王先生的借珠之恩。”
甚至大风吹过,水面之上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涟漪。
如果他为了骗取自己的狼珠,这个时候自然是百般哄骗,信口开河,什么条件都敢答应。
他转过身来,表情严肃的问道:“狼王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吴愁兄,莫和我们玩笑----”
嗖----
看到狼珠的出现,地面上的红狼群变得骚动起来。
狼王的嘴里浮现起万千光华,那些光华变成了一道银色的光柱。那道光柱冲天而起,仿佛要与天空中的红月架起一道桥梁。
“不可能。”李牧羊摇头。“这次,加上上次,我只能给你六年的使用权----你也知道,任何人得到弱水之心那种神器,都不会轻易将其借给别人,就是给别人看上一眼都非常不舍。我能够下定决心做这样的事情,一是因为我先祖确实欠过你的债,我要替它还债,不能让家族名誉蒙羞。另外,也是为了感激你借与狼珠的大恩大德。九年的话实在太长久了,和-图-书我没办法答应。”
刚刚入水,‘嗖’地一下子就消失了。
众人心里都有了不好的猜测,怕是吴愁同学已经遇害了。
吴愁对着周围拱了拱手,说道:“一会儿见。”
说完,李牧羊和林沧海转身就要离开。
“吴愁师兄----”有心善的学子高声喊道。
“师兄好身法----”
可是,万一他欺骗自己怎么办?
“要不是它自己取出来,谁能够找得到啊?”林沧海小声嘀咕。
天地苍茫,冷风呼啸。
李牧羊深深的看了狼王一眼,说道:“既然狼王先生不能割爱的话,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时间宝贵,希望有缘还能再见。”
狼王急了,在身后喊道:“没有狼珠,你们就算入得弱水,以为自己就能够拿到那弱水之心?”
脑袋贴在泥土之上,不敢稍有抬头。
众人哄堂大笑,一个人出声说道:“胖子,你是不是害怕了?吴愁兄有神技防身,又有《分霄分水诀》避水,能有什么危险?遇到什么神兽海怪之类的持剑杀了便是----先下水的就先去寻找神器宝藏。这原本就是探险,人家为什么还要给你通风报信啊?”
相反,如果他是有心在取得弱水之心后借给自己使用,那么他一定会斤斤计较,绝对不会胡乱答应自己的任何附加条件----
李牧羊这个时候就要跳出来唱红脸了,对着狼王拱了拱手,笑着说道:“狼王先生,我们确实需要你的狼珠来帮忙去取和*图*书那弱水之心。如果你同意借的话,我们就按照之前的约定将弱水之心借给你使用六年。当然,这种事情我们勉强不得,如果狼王先生不愿意借的话,我们也不愿意苦苦纠缠,让人平白讨厌----”
群狼啸月,场面极其的威武壮观。
无人应答。
这水很古怪!
而且,劲风吹过之时,它的长发不乱,衣角不扬,看起来这透明光罩不仅仅有分水作用,还能够抵御外物侵袭。
“等到你取了弱水之心,立即将弱水之心借给我使用六年?”
有人就低呼出声,小声说道:“大武仁川是九霄剑派的地盘,九霄剑派的创始人便姓吴,名为吴道先,是神州有名的强者----”
----
“好一个漂亮的《九霄分水诀》----”
----
又有人从身上割下一块衣角,轻轻的吹到了水面之上。
海涛不生,海浪不起。
“好像是有什么怪物咬住了他的双脚,拖着他往水下拉扯----”
“我们九霄剑派最擅长的就是水上功夫,今日就由我来抛砖引玉,施展家传的《九霄分水诀》去这大海里面探上一探,好让诸位同学放心前行----”
眼前是一片茫茫的白色大海,在红月之光的照耀下安静如处子婴儿。
众人面面相觑。
“等等。”狼王出声喊道。
“确实困难。”李牧羊出声附和。心想,之前自己还想着倘若这头狼当真不借的话,自己和林沧海就合起伙来把它做掉,然后杀狼剖尸和-图-书取其狼珠----很傻很天真的想法啊。
李牧羊大惊,低声说道:“它竟然将自己的狼珠藏在红月之中。”
有人丢下去一块石头,石头‘嗖’的一下子就消失了。水面之上不起任何的波纹。
李牧羊和林沧海眼神对视,然后一起转身看向狼王。
说话之时,名叫吴愁的星空学子便已经离地而起,身体轻飘飘的飞跃众人的头顶,朝着那白色海面飞去。
胖子羞愧难当,脸色燥红的说道:“我就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甚至有人听到吴愁惊慌失措之下尖利的喊叫声音。
河水专淹会水人,好端端的一个人,现在竟然就平空消失了。
也有一些心思叵测之人,看着那白色的海面表情阴沉,看向吴愁的身影却是充满了讥讽的笑意。
“我可以把狼珠借给你。”狼王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但是,我要弱水之心的九年使用权。”
“咱们此次入得是幻水之境,所以,顾名思义,咱们这次的主要探险目标就是这水----”一名身材高大的星空学子指着面前的大海朗声说道。“本人吴愁,来自大武仁川----”
吴愁对着岸边的众多学院师兄弟拱了拱手,说道:“我先行一步,在水底等待诸位。”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那轮燃烧着的光球缓缓下降,顺着银色的光柱朝着狼王的嘴巴里面滑去。
狼王的嘴巴和那头顶的红月连成一线,光柱之中,一轮燃烧着火焰的红色光珠缓缓的下降和*图*书而来。
----
“成了。”李牧羊偷偷对着林沧海打了一个成功的手势。
“你们有没有听到吴愁师兄的叫声?我好像听到了----他的双脚落水之后,表情很惊恐很害怕----”
不得不说,狼王的想法很独特,智商也很----欠费。
狼王很犹豫,也很忧郁。
不,它确实是架起了桥梁。
他对林沧海使了个眼神,林沧海立即会意,出声说道:“算了,既然他不愿意借的话,我们就自行下弱水吧,我们自己想办法去取那弱水之心,何必这般苦苦求别人帮忙?”
三三两两的人群站在海岸之上,看着面前的大海满脸忧愁。
说完,它的水球就慢慢落进了水面。
“嗷----”
李牧羊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狼王痛苦纠结的表情。
众人吆喝出声。
在他看来,这是一场难以拒绝的借债。
说完,李牧羊就要再次离开。
“师兄,如果水下无险,你如何给我们通风报信?”人群中有个胖子出声喊道。
“那种让凡人畏惧的力量,李牧羊竟然就那样轻易的将其据为已用?”
衣角也消失了。
可是,这次吴愁人还在半空之中,就已经启动了《九霄分水诀》的法诀,一道近乎透明的气罩瞬间将其身体给笼罩其中。他的身体在气罩之中,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异常。
它们仰天长啸,神情亢奋,声音兴奋。
“兄弟先行一步,王雷一会儿就入水陪你----”
水面平静,没有任何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