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72章 牧羊入水

“我知道你要履行赌约,但是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就履行赌约。”李牧羊的视线放在楚浔身上,笑着问道:“如果铁木心赢了,你又当如何?”
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河面,出声喊道:“李牧羊,你快出来,快出来啊……”
※※※
“怎么?我这是加注,你不敢赌了?”
“就是。愿赌服输。之前答应别人什么就得承担什么……”
如果李牧羊当真找到了入水之法,对他们而言也是一桩极大的幸事。
一个大活人刚刚落水,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这弱水实在是奇妙之至。
“有什么不敢?”楚浔咬了咬牙,眼神凶恶的盯了千度和林沧海一眼,反正他对这些人都没有好感,既然他们自寻死路,那也怪不得他了。“如果他们跟着你一起入水,我就给铁木心磕九个响头。”
如果李牧羊因此而丧命弱水之中,那他一生都会羞愧难安。
“我铁木心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我们草原人最重承诺,一诺千金,绝不会违背誓言m.hetushu.com。不就是三个响头吗?我磕不就行了?”铁木心说着,就要跪下来给楚浔磕头。只要他把这头给磕了,李牧羊就可以不用入弱水了……
他们在乎的是,有人能够代替他们入水探路。
果然,和吴愁一样,李牧羊落水之后,脸上同时露出痛苦的表情,张嘴欲喊,什么话都来不及说,就无声无息的沉了下去。
他们倒是并不在意楚浔和铁木心的赌约,更不在乎谁要给谁磕头。
李牧羊的耳目聪灵,虽然楚浔刚才刻意压低了音量怕被自己听见,但是李牧羊还是清晰的听到了他们打赌的事情。
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你……”
水面之上不起波纹,连一个泡泡都没有。
“当然公平。”楚浔指了指面前那苍茫的河水,说道:“如果你当真有办法进入弱水,我就当众向铁木心道歉。”
“楚浔同学这样英俊潇洒出身不凡的人下跪跪头,大家一定非常感兴趣,反正我是很期待的……”
“之前吹http://m.hetushu.com得倒是厉害,现在你那朋友来了,你倒是让他入水给我们看看?”
看到李牧羊当真要潜入弱水,铁木心也顾不得和楚浔的赌约,冲到岸边大声喊道:“李牧羊,你快回来,快回来……跳进去就回不来了。”
李牧羊佯作没有听出他话中的深意,出声说道:“你总要先让我明白这赌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赌法,看看对铁木心公平不公平。”
“我正准备履行赌约啊。”铁木心缺心眼的回答着说道,挣脱开千度的手就要再次跪下去磕头。
“是谁刚刚开始的时候对某个人信心满满的?是谁口口声声说他一定可以有入水之法的?怎么?那个时候觉得反正人也不在面前,想怎么赌就怎么赌,反正也不用履行赌约是不是?现在当事人到了面前,你眼看抵赖不掉,就开始攻击别人是小人,说是自己受到别人的挟制……如此人品,在场师兄弟皆可作见证。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小人?”
林沧海走到楚浔面前,眼神不善的和_图_书说道:“李牧羊已经入水,你是不是要下跪给铁木心道歉磕头了?”
“也会磕头。他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楚浔有些恼羞成怒,态度无比坚决的说道。“李牧羊,只要你敢入这弱水,铁木心就赢了,我自然会履行我和他之间的赌约。当然,前提是你有胆子入水。”
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等等。”千度伸手抓住铁木心想要下跪的胳膊,出声说道:“你还没输呢,急着磕头做什么?”
李牧羊满心感动,笑着说道:“木心兄,你是不是和别人打赌了?”
李牧羊消失不见踪迹,就像是再也回不来了一般。
现场死寂,没有人回应他的呼喊。
李牧羊猛地朝着弱水的深处跃了过去。
楚浔先是惊恐之极,没想到李牧羊当真敢跳入弱水。李牧羊入水,自己和铁木心和赌注就输了,需要向他道歉磕头才行……
之前打赌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幻境那么大,认为不一定就能够碰着李牧羊。没想到李牧羊却真的骑着狼王跑来了。这真是搬起石m.hetushu•com头砸了自己的脚。
众人皆惊。
扑通……
等待良久,河面之上仍然静悄悄的。
“怎么?你当真敢入这弱水不成?”楚浔满脸嘲讽的模样,直到现在还不忘记往里面添火。
李牧羊指了指千度和林沧海,说道:“如果他们两人也陪我一起入水呢?你又要给铁木心磕几个响头?”
“我不能让牧羊兄因为我的赌注而受小人挟制。”铁木心坚持想要跪下去。
“李牧羊……”铁木心惊吓不已,说话声音都跟着打颤了。
众人纷纷附和楚浔的话。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只需要向铁木心道个歉磕几个头,李牧羊却就此陨命,又觉得这笔买卖实在是太过划算。
“楚浔,你也不用激我,我铁木心何时说过抵赖的话了?我可不像你那种两面三刀的小人。”铁木心愤怒之极,盯着那些在后面煽风点火的人,很想冲上去把他们狠狠的给揍上一顿。
“气话?”楚浔冷哼出声,说道:“你我之间早就有了赌约,你说李牧羊定然可以入弱水,如果输了,当众向我http://www•hetushu•com道歉,并且同时下跪向我磕三个响头。在场诸君,每个人都是我们赌约的见证者。现在你想要当众毁约?如此失信于别人,以后还有何信誉可言?谁还敢信任你?”
楚浔是一个极好面子的人,听到铁木心竟然当众辱骂自己是‘小人’,而且说是受到自己的挟制,更是怒不可竭。
当然,他是不会主动提起这茬的。
“铁木心……”李牧羊出声喝止,说道:“君子一诺值千金。既然和人打赌了,那就要履行赌约。”
听到李牧羊询问此事,铁木心表情羞愧,说道:“我就是和他说了几句气话,你不要把它放在心上……”
“你说他有入水之法,那就让他进去试试不就得了……”
刚才九霄剑派的吴愁带着护罩跳入弱水,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踪迹。没想到这个李牧羊说跳就跳,而且看起来还没有任何的保护措施。
“仅仅是道歉而已?”
看到铁木心紧张担忧的表情,楚浔心中畅快淋漓,就跟喝了一碗琼桨似的。
李牧羊死了,陆契机也就不会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