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82章 睚眦必报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有好玩的,他都会拉着自己一起去看。
现在他被蛊雕抓走,留下来的只有这样一堆尸骸,她将如何向家族交代?如何向姑姑交代?
李牧羊和千度对视一眼,暗自提防。
他把丹药和书卷收起来放进自己的怀里,他把那块名牌擦拭干净,也放进自己的怀里。
他是这群学生之中第一个有勇气下弱水的,李牧羊对他的勇气表示尊重。
李牧羊当时想着把蛊雕杀掉或者赶走,他们好抓紧时间上来救沧海。现在发现沧海不在这里,如果把蛊雕抓住做鸟质就好了。
但是,身在险地,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坚强。
“沧海不在这里。”千度出声说道。
李牧羊的心也开始往下沉了。
李牧羊懊恼不已,说道:“早知道这样,刚才无论如何也要把蛊雕给留下来或者跟在后面追踪,不应该就让它那么逃跑了。”
李牧羊面露思索之色,说道:“沧海是被蛊雕抓走的,我们以最快的时间赶到这里。现在蛊雕被我们赶走,沧海理应在这里才对……难道说蛊雕有另外一个洞穴?”
“配剑可能在被那凶兽抓走时脱落,你看看他的手臂……沧海的手臂上面有一块梅花斑。”
“也不知道是谁。”李牧羊出声说道。这具尸骸不是林沧海,也是他们星空学院的同院学生。李牧羊不忍心看到其死在这荒芜之地,强忍着恶心伸手去搜索他http://www.hetushu.com那堆被撕扯破烂的衣服,从里面掏出来一些丹药、一份折叠起来的羊皮书卷,还有一块不知名材料制作而成的名牌,上面刻有两个古朴厚重的字体:九霄。
李牧羊慢慢靠近尸骸,朝着那半具尸体看了过去。
“不能确定。”李牧羊出声说道。仔细的打量着那具尸骸,说道:“没有看到沧海的配剑。”
钟雷的嘴巴最毒,他扫视了千度和李牧羊一番,笑呵呵的说道:“早就听说你们和那个林沧海三人一组,一起入境。现在只看到你们俩人,难道那个林沧海已经死掉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实在可惜了,我们兄弟还想试试他的《秋风三剑式》练习的怎么样了呢?”
千度大喜,也顾不得抹掉眼角的泪水,快步跑了过来,出声问道:“真的吗?”
“他叫吴愁。”李牧羊对千度说道。
长白七子,钟风、钟雨、钟雷、钟鸣、钟长、钟白、钟山。在学校的星空图书馆,曾经因为争抢一本《秋风三剑式》而和林沧海发生冲突。
“没有梅花斑。”李牧羊满脸惊喜的喊道。“而且他没有沧海白……沧海的皮肤很白,是我们星空学院最白的男生。”
可能她所见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那具尸骸不是林沧海而是其它人……但是,万一那个人就是林沧海呢?
这样的事实是她所不愿意接受的。
李牧hetushu.com羊拍拍千度的肩膀,沉声劝慰着说道:“不要着急,我们先看看到底是不是沧海……”
“这不是你的错。你当时也是一心想要救人。”千度安慰着说道。她扫视四周,说道:“既然我们知道蛊雕喜欢居住高山岩洞的习性,那我们就继续寻找吧。”
尸骸的衣服被撕得破碎,那残存的大片让人看得出来是星空学院为学生特制的星云袍。这次学生出门历练,大多数都穿得是星云袍这种极度华丽好看的衣服。
这些人睚眦必报,当初的那些许小事儿竟然一直耿耿于怀,记恨在心。
钟风的眼神在李牧羊和千度的身上扫荡一番,阴笑着问道:“两位同学,山上可有收获?”
“这里是水之幻境,平时根本就没有人会到这里来,蛊雕也只是在我们面前抓走了沧海……除了他还能有谁?”千度声音哽咽,悲伤的难以自已。
他们身穿白色的星云袍,看起来同是星空学院的学生。
可惜,洞口不少,却没有发现蛊雕的存在,也没有发现林沧海的下落。
他跑过去把那墙角的金瓣人参全都拔出来放进自己的口袋,又把那些火岩果也全都采摘下来。洞穴里面没有水头,它把果子放在自己的衣服上面擦了擦,递了一个给千度,说道:“吃一个补充体力。”
更何况是他们曾经有过矛盾冲突的几个人。
预想过最坏的可能,但是当事实呈现在面前时http://m.hetushu.com,李牧羊和千度仍然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有危险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挡在自己的面前。
只是,在这荒芜之地遇到自己的同学,李牧羊和千度一点儿也不觉得庆幸。
她看着那地上的尸骸,说道:“只要沧海还活着,只要我还没有看到他的尸骨,我就永远不会放弃。”
她的父母只有她这一个女儿,堂兄弟虽然不少,但是每一个人都野心勃勃,笑容好看又虚伪。
他不是自己的亲弟弟,但是在千度的心里,亲弟弟也不过如此吧。
想到那张俊俏可爱的脸,有可能两人今生再难相见,实在是一种很糟糕的感觉。
千度接过去就咬了一口,丝毫没有嫌弃其脏的意思。
李牧羊就走了过去,掀开遮掩住手臂的一角,然后仔细的寻找千度所说的梅花斑。
李牧羊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然后一步步的朝着那堆尸骸走了过去。
林沧海是她姑姑家的孩子,从小就寄居在她的家里,两人几乎是同吃同住一起生活。稍大一些之后林沧海被家里接了回去,但是仍然和她保持着频繁的音信往来,相约一起进入星空学院。
只是这幻境之地,危险重重,生死未知。
“是不是沧海?”千度站在原地问道,她仍然不肯上前。
李牧羊的心里想起了这样的话。
除了实力,还需要运气……如果没有千度的琉璃镜,他们之前就很难抵御那岩浆的攻击?如果不是和-图-书自己能够化龙的实力,也没办法在体力衰竭的情况下去和那千万只飞雕火拼。
两人来到山脚火焰山的石碑,突然间有数道白色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朝着他们涌了过来。
千度吃了两颗,李牧羊连续吃了五六颗,两人这才把剩余的揣了起来,然后朝着山下走去。
李牧羊还记得那个同学的名字叫做吴愁,吴愁没有死在弱水里面,却在进入弱水之后被蛊雕发现捕捉,然后葬身岩洞。
李牧羊的心中也难受之极,他和林沧海相识时间不长,也只是在来到星空学院之后才认识,但是两人感情极好,在自己遭遇危险时,林沧海数次出手相救。
尸骸的腹部被剖开,大半肉已经被吃了个干净。
想到林沧海对自己的种种好处,千度的眼泪就流敞的更加急快了。
“好。”李牧羊郑重点头,说道:“我陪你一起。”
千度已经把这巨大的洞穴给搜索了一遍,除了里面有几株很有药用价值的金瓣人参和吃了之后能够对身体有益的火岩果之外,就只有大堆大堆的白骨。那些骨头被堆积在一起,还有一些被压断成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根本就分不清楚都是哪些人的。
“左手还是右手?”
“有没有收获,你自己上山看看就知道了。”李牧羊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感觉的到,这些家伙不怀好意。他们看向自己和千度的眼神充满了贪婪和欲望。
这是他唯一也是最后能够为自己的www.hetushu.com这位陌生的同校同学所能够做的事情了。
他们并没有急速下山,而是缓缓而行,在火焰山搜索每一个洞口,寻找蛊雕的身影。
全身血肉模糊,不过身材倒是和林沧海有几分相似,都是中等个头,身体偏瘦……
千度眼眶红润,站在原地不肯靠前。
“右手。”
那只蛊雕是神洲十大凶兽之一,不仅仅凶恶威猛,极难对付,而且还奸诈狡猾,谁知道它是不是在这尸骸上面又做了什么陷阱手脚?
她蹲下身体认真的观察一番,也高兴的大笑起来,说道:“不是沧海。沧海比他白,而且沧海因为长期练剑的缘故,手上生满了厚茧。”
此时千度已经泪流满面,眼泪大颗大颗的顺着美丽的脸颊滑落。
李牧羊瞬间明白了此人的身份,他在入水之前,铁木心曾经再三阻拦,说是之前有一个九霄剑派的人就已经落水了,瞬间沉没,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看不清长相,因为脸上的肉也被吃了个干净。
火岩果确实有奇效,喝过之后让人神清气爽,体内的劲气也在快速的提升。而且入口甘甜,清脆多汁。是李牧羊吃过的最好水果。
既然遇见了,他就要把这些东西给带回去。送给他的亲人,送给他的门派宗师。
千度脸色大变,说道:“有可能。这些凶兽都能够活到千百年,智商原本就很高。狡兔三窟,蛊雕有其它的洞穴也是应有之事……”
有好吃的,他都是先给自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