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84章 我为鱼肉

“再说,难道大哥就不好奇她身上的那桩宝器是什么吗?普通的星空学子可没有那样的神器来护体……我们也没有。”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既然梁子已经结下了,杀了才一了百了。”钟雨看向李牧羊和千度,脸上的笑意敛去,寒声说道:“这两个人都不是可欺之辈,特别是那个女人……她连鲨鱼师伯的伤势都知道,证明来头不小。或许鲨鱼师伯受伤也和她身后的背景有密切关系。我们现在放过他们,以后让他们得到机会,还会给我们留一条活路?”
六团剑气变成了一个修长的巨剑,就像是被巨人之手操持,巨色的光剑狠狠地朝着千度身前的透明光罩横斩而去。
千度早就看出来了,虽然这七人以钟风为尊,以北斗七星站位,但是最小的钟山才是这七星阵的阵眼。
“琉璃镜。”钟风在声喊叫。“她身上有琉璃镜。”
钟风手握剑柄,看向千度说道:“把你的护身宝器交出来,或许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左手擅剑者,是鬼才。
巨锺消失,巨剑也同样消失。
剑气纵横。
咔嚓……
“白痴。”千度说话的时候,手里的魔音笛已经蓄势成功。
轰隆隆……
李牧羊死了,千度一人根本就不是他们兄弟七人的对手,那个时候不管是那个女人诱人的身体还是他们身上怀着的珍宝秘籍就全部都是他们的了。
那笑容无限放和图书大,就像是瞬间绽放开来的花朵。
钟雨则不然,他不是左撇子。他也不仅仅擅长左手剑。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有心算无心之下,还被李牧羊给抓住了剑刃,这对钟雨来说有种相当羞辱的感觉。
惊雷之力和长剑之气互相碰撞,一道道飓风席卷而出,飞沙直石,大片的高大树丛被齐腰斩断。
“我也没想到。”钟雨耸耸肩膀,显然,他觉得自己做得这个动作很是潇洒。
斯人无罪,怀壁其罪。
譬如现在。
以一已之力,还是没办法独扛那六人的合力攻击。
一道道闪电横亘天空,朝着距离她最近的钟山劈了过去。
对他们这些终日打打杀杀的武者而言,一件神器可能无数次的保护自己的小命不受伤害,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从鬼门关拉出来。这样的宝贝谁不想要?
除了和李牧羊对峙的钟雨,其它六人全都进入疯狂状态。
在李牧羊还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一剑刺穿李牧羊的腹部。
但是,有些人却和正常人相反,他们的左手相对于右手会更加的灵活有力。这就是神洲人常说的‘左撇子’。左手使剑,走得一般是刁钻、阴诡的路线。
他的眼神仍然和李牧羊的眼神对视,他的脸上还带着因为收下了李牧羊送过来的火岩果而表示谢意的微笑。
巨大的冲击波震耳欲聋。
他用手掌抓住了那把剑的剑刃,致使剑刃没和图书能刺进李牧羊的肚子里面去。
钟风居高临下的盯着千度,伸出自己的左手,说道:“把琉璃镜交给我。”
青虹互击,然后在空中合六为一。
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这一剑没有任何阻碍的刺进了李牧羊的身体里面,因为他听到了那熟悉的皮肉割裂声音。
她要和这些人拼命。
此时此刻,千度失去了神器的保护屏障,本人体力又耗费干净。
只是因为其它的一些私暗用心,他又在右手上面下足了功夫。十几年的积累,左手剑法也有颇多可取之处。
他最擅长的是右手剑,和大多数剑道高手没有什么两样。
《心鉴》里面有记载:当人们成功的完成某一桩事务的时候,身体和心境会有刹那间的松懈。
“牧羊……”千度急忙跑了过来,手里的魔音笛闪发出碧绿色的光芒,狠声说道:“你们这些卑鄙小人,竟然行使这种小人手段……你们就不怕给长白剑派丢脸吗?”
于此同时,他的右手短剑已经闪电般的刺了过去。
火焰山脚阴森鬼魅,剑刃划过时带出一道银色的光辉轨迹。
就连长白七子中的其它六人也没想到钟雨会突然间出剑伤人,钟风眉头紧皱,急声喝道:“钟雨,你在做什么?”
“……”钟雨大惊。
但是,这个习惯倒是保留了下来。而且他发现左手剑在很多时候是占据很大优势的,譬如突然间向人捅刀hetushu•com子的时候。
钟风等人先是大惊,然后眼里冒出了兴奋的神彩。
鬼才相信他们会放自己一条生路呢。
千度咬紧牙关,一边费力的支撑着琉璃镜的领域保护,一边手持魔音笛,释放出一把锺型的闪电朝着那巨剑轰击。
琉璃镜是《宝器》榜上的神器,传言为神洲的至尊强者所获。后来杳无音信,谁也不知道到了谁的手上。
“没想到。”李牧羊沉声说道。眉头紧紧的拧起,对自己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感到很懊恼。
他用右手接下了李牧羊送过来的火岩果时,左手同时出剑。
千度的身体腾空而起,然后重重的撞击在那火焰山的石碑之上。
他们合击失败,六把长剑再次配合。
鲜血流敞到那剑刃之下,然后一滴滴的滴落到地面之上。和地上的黑土混合在一起,瞬间就消失不见踪迹。
没想到钟雨会拔剑。
长白七子早就注意到千度下山时身上所笼罩包裹的透明光罩,在那光团的守护下,风吹不进,烈火不侵。她人在光团之上,优雅从容的就像是一个唯美仙人。
快、准、狠、趁人不备,一击毙命。
以钟山为首的六人人聚拢过来,将千度和她背靠的那块巨石碑给围拢起来。
杀人是他们兄弟的强项,以他们兄弟七人的实力,群起而攻,哪里有他们逃离生天的道理?
长白六子的阵型大乱,除了一直守护着阵眼的钟山还站m.hetushu.com在原来的位置,其它五人全都东摇西摆的被劲气给推到别处。
六个人的身体不停的换位,然后手里的长剑同时窜出一米多长的青色剑气。
周围的劲气呼啸,隐有雷鸣响动。
他的视线下移,这才发现自己刺出来的短剑被李牧羊给握在手心里。
李牧羊的掌心被利刃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皮肉翻开,触及白骨。鲜血汩汩的向外流着。
她的身体躺倒在那火焰山石碑的脚底,虚弱的就像是一个生病了的孩子。
左手剑。
“杀了他。”钟雷厉声喝道。无论如何,这一次都不能让这个小丫头给跑了。
“琉璃镜是我们的了。”钟长哈哈大笑着说道。
欲破大阵,先毁阵眼。
那神出鬼没的一剑,那疾如闪电的一剑,那被他寄托厚望的一剑,竟然被李牧羊的手给挡了下来……
当李牧羊把手里的火岩果递给钟雨,钟雨松手去接,李牧羊松开果子……这就是他完成了送果子的任务,同样身体和内心会放松警惕。
而且,付出的代价不过就是杀两个人而已。
大多数人都惯使右手,因为右手相当于左手会更加灵活有力。只要是有常识的人双手握拳感受一番就有一个清晰的对比。
因为那个时候他亲眼看到钟雨伸手接下了他的果子。
他的眼神变得戏谑,用一幅很是嫌弃嘲讽的语气欣赏着李牧羊惊诧的表情,问道:“没想到吧?”
轰……
“他是早http://m.hetushu.com有防备吗?”
巨锤和巨剑再次撞击,发现金铁交接的声响。
虽然宗门长者提醒过他,一心二用反而不美,会影响右手对剑的敏锐和感悟。
在惊雷响彻天空的时候,六道剑光也同时的闪烁起来。
果子代表着他释放出来的善意,对方接下了他的善意,理应也给予相应的善意回报。
他不应该相信这些人的,他们早就泯灭了人性。
却没想到他们有此机缘,竟然在这荒芜之地遇到了琉璃镜,而它的主人却是那样一个弱小的女孩儿。
这样想着,就觉得钟雨果然要比自己深思远虑一些。
钟风有些心动。
六把长剑朝着那透明的光罩劈了过去,六把长剑又同时被那光罩的守护之力给反弹开来。
有那琉璃镜光环的保护,她的身体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但是,当她的身体顺着石碑缓缓滑落的时候,那身上的光环也渐渐变得黯淡下来,然后‘嗖’地一声消失不见。
在这荒芜人烟的世界里,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自己内心深处的恶。
千度下山之时身上罩着一圈透明的白光,虽然他还不知道是什么神器护体,但是想必来头极为不凡。这点儿眼力劲他还是有的。
钟雨伸出空空如也的右手去接火岩果,以此来麻痹李牧羊的心神,让他对自己放松警惕。
“我没想到我能挡下来。”李牧羊出声说道。
可是,就算有防备,以他的能力,怎么可能跟得上自己出剑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