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86章 身份曝光

她的瞳孔布满了血丝,就像是熬了好几个通宵没有睡觉过一般。
倘若被自己的父亲知道,必然会屠尽这些卑鄙小人,就是那长白剑派也将永无安宁之日……可惜,自己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父母双亲了吧?
他本身修为境界就不高,直到现在还仅仅处于空谷境的最低境界。而且在剑道之上更没有什么造诣了,大多数时候都是靠那头老龙留下来的绝招妙法来躲过险境。
手里没有自杀的利器,甚至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他的心中充满了怒意,心里那头老龙的声音不停的传来:放我出来,放我出来……
“李牧羊……”千度悲声喊道。
钟风犹豫片刻,点头说道:“尽快完事。”
李牧羊低声嘶吼道。
额头之上生出那巨大的倚角,全身上下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即使要走,也要和李牧羊打声招呼。
千度眼神如刀,冷冷的盯着钟鸣,说道:“你敢碰我,我就立即自杀。”
钟鸣提出要把千度给提出去单独逼供,这样的意图大家都心知肚明和-图-书
他痴迷剑道,希望能够成就星空强者之威名,成为长白剑派的一柄利剑,一杆大旗。如果能够得到琉璃镜这种宝器的辅助,距离他的目标就更近了一些。
此时此刻,李牧羊就是她唯一的朋友和依靠。
千度不想受辱,更不想落于这些贼人之手。
可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她呼吸进去那纯白透明的粉沫,脑袋瞬间变得昏沉起来。
“该死。”
她知道自己已经中毒,赶紧利用家传的内功心法逼迫出毒药。
在看到千度被长白六子给逼得身体倒撞在火焰碑上之时,他就知道情况极端的危险。
李牧羊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一次又一次的被他给反击回来了。大多数时候还被钟鸣给寻到机会,来一个极其凶险的绝杀。
钟鸣一脸溺爱的模样,说道:“小姑娘脾气还挺倔强……”
“死。”
他不想接受那头老龙的蛊惑,他不想让自己的身份袒露在人前。
他们此番入境还有其它的任务,这样拖延时间对他们不利。
钟鸣www.hetushu.com明白了她的深意,大笑着说道:“不用做那无用功了。此药名为‘金刚不坚’,就是金刚罗汉中了此药,怕是也要破除金身,想要行那鱼水之欢的事情。更何况是小姑娘你呢?还有,我忘记提醒你了,千万不要想着用内功心法去把它逼迫出来,你一旦用力,那春药的药性只会和你的血液融合的更快,药效也就更好……是不是现在觉得身体燥热起来了?”
她的视线已经模糊,努力的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张望,但是看到的却是那缠斗在一起的无数重影。
听了钟鸣的话,其它兄弟都面露羡慕色彩。
钟鸣喜欢使药,手头上有让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春药。倘若要是给千度这样的小女生给用上一些,别说是让他交出琉璃镜,就是交出比琉璃镜更加重要的东西也无有不从。
“无耻之徒……”千度出声骂道。
钟鸣瞳孔胀大,呆若木鸡。
想要再次从魔音笛召唤出气刀闪电,怕是不可能了。
久战之躯,对上钟鸣这种在剑道http://m.hetushu.com之上浸淫十几年的新秀,确实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如果不是和龙王的眼泪融合,怕是早就被钟鸣给斩成烂泥了。
千度危险!
当然,能够获得琉璃镜这种逆天神器,对他们此行入境的一行人来说算是个意外之喜。
李牧羊再也顾不上其它。
钟鸣得到大哥的许可,满面红光,眼神灼热的盯着千度,说道:“小妹子,那就跟我走一趟吧?”
这些人虽然出身于名门大派,但是每一个都非善类。
那个时候的女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完成成为情欲的奴仆。钟鸣可以对他予取予求,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
千度的额头热汗嗖嗖,身体也如钟鸣所说的那般犹如火烫。
“算我一个。”
虽然他没办法朝着千度所在的方向张望,但是她听出千度声音里面的悲愤和决绝。
以千度的性格,只有在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或者尊严受到羞辱时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他害怕,害怕自己成为那头老龙的奴仆,更怕自己没办法把长白七子一肉打尽自己是条龙的和*图*书消息被世人所知……
而且在这无法无天的荒芜之地,谁也难以预料他们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兽行。
他的眼睛血红,手臂之上开始浮现出一层层厚实的鳞片。鳞片向上蔓延,遍及全身。
他的身体被无限的拉长,手里的长剑脱落,双手变成了那尖利黝黑的利爪。
“滚开。”千度手里的魔音笛再次蓄力,颜色变成浅绿,然后闪烁几次,终究变得黯淡下来。刚才一边支撑琉璃镜展开领域光罩护体,一边和长白六子战斗,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一点儿精力瞬间消耗殆尽。
李牧羊心急如焚。
钟鸣轻轻叹息,说道:“姑娘,年纪轻轻的,何必要把生啊死啊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呢?年轻貌美,家世优越,活着多好?走,咱们俩找个私密的地方好好谈谈……说不定谈完之后你就喜欢上那种滋味,不再求死了。”
当李牧羊听到千度的声音里,心里有种极其不妙的感觉。
千度情知危险,赶紧屏声静气。
一头巍峨黑龙翱翔在半空之中,眼神犹如铜铃般凶恶残忍的盯着面前和图书的钟鸣。
他很想一剑将钟雨给劈了,但是这长白七子果然名不虚传,一手《风雨剑》简直是舞得密不透风。
“全部该死。”
一团白粉在千度的面前散开,然后把那无处不在的水源给染红。
钟长笑嘻嘻的看向钟鸣,说道:“四哥,你一个人怕是也忙活不过来,不若我去给你打个下手吧?有什么事情也好彼此之间有个照应。”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掌在千度的面前一扬。
“千度想要干傻事。”李牧羊在心里想道。
心里悔恨之极,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落于小人之手,受到这般的奇耻大辱。
好在她还有别的办法可想。
其它兄弟也想上去帮忙,但是已经有两人了,人多也不合适。
不仅仅是要把琉璃镜给拿到手,其它事情也要尽快的结束。
最小的钟山一脸冷意,看向千度的眼神里面没有任何的情欲,倒是对她怀里摧着的那琉璃镜极其在乎。
李牧羊很痛苦,很犹豫。
“李牧羊……”千度的声音再次传到耳边。
于是钟白说道:“我还是等到四哥逼供成功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