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95章 弱水之心

林沧海大惊,努力的想要去辨别野人的年纪,但是因为山洞里面光线黑暗,野人的脸色更加黑暗,实在是难以查看清楚。
“有些年头?”野人沉吟良久,摇头说道:“幻境无日月,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面呆了多少年了。或许,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吧?看到一代又一代学生进来,一代又一代学生出去。也有一些学生永远都出不去了……”
林沧海朝着火堆走近,这样可以驱散山洞里面的寒意。
林沧海怎么也难以想象,眼前这个头发杂乱如野草,脸色黑暗如锅盔。除了那一双温和迷惑的眼神之外,你几乎看不清楚他其它五官的男人竟然也是星空学生。
“为什么?”林沧海满脸好奇,说道:“学院之所以会把学生进送这幻境里面,本就是为了让学生历险破境而来。进来的时候导师还都在叮嘱,无论有无收获,都要天明而返……你在这幻境里面呆了有些年头了吧和图书?”
“回不去。也无颜回去。”野人出声说道。
林沧海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看着野人说道:“师兄,你应该清楚,弱水之心不是凡物,外界甚至对它都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不知道它是什么模样,不知道它有什么神通。甚至直到现在都没有人亲自见过它或者说拥有过它……当然,史料上记载屠龙时期的星空第一强者轩辕无量曾经使用过弱水之心来屠龙。但是,那也只是传说而已。甚至直到现在还有史家在争辩,说当年轩辕无量使用的并不是真正的弱水之心……”
“记得应该记得的。”
这样的人,也是星空学院出来的学生?
“水之幻境,什么奇怪的事情不会发生?说实话,我现在甚至都不清楚我到底来的是现实中的空间还是只是一个虚构的空间。正如我们进入星空学院的考核一般,所进入的每一处幻境都是一个个阵法设置出来的。是根和图书据我们心中所思所想而随机生成的场景,生成的那些人物……或者说,那是一个又一个梦魇。”
“哪一年入学?”野人想了想,摇头说道:“也不记得了。”
“回不去了就真的回来不去了。”野人说道。
他也学着野人的模样坐在一根石条上面,看着火堆对面的野人问道:“你为什么而来?”
“水之幻境是由无数的水元素支撑而成。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有弱水之心在源源不断的生产这种水元素。”野人语不惊人誓不休。“弱水之心不是虚幻,它确实存在着。而且,就在我们的周围。我们每个人都触手可及。”
“不错。”野人倒是没有否认,说道:“我们正是为了此物而来。”
“那师兄还记得什么?”
这话说得野人可就不爱听了,所以他索性就不听了。大步朝着火堆走去,一屁股坐在火堆旁边的石条上面,提起那只枣红色葫芦大hetushu•com口的灌起水来。
还有,他身上的衣服也早就看不清楚颜色,甚至臀部包裹的部份竟然用兽皮进行修补。哪里还有一丝星空学院的学子所应有的高傲和体面?
“水啊。”林沧海说道。“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充满了活水。更奇怪的是,这些水根本就不影响人类的正常生活。可以呼吸说话,可以生火烤肉。甚至不湿衣服不沾头发。人就像是生活在水底世界。实在是玄妙之极。”
林沧海瞬间对星空学院的好感大打折扣,学院怎么什么人都收呢?
林沧海想了想,说道:“如果是普通的宝贝,不值得你在这里苦守那么多年。那么,必然是一件不出世的神器在诱惑着你的心神……我猜猜。这水之幻境里面有没有其它的神器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凤麟之洲的石碑,孤岛被弱水环绕。弱水是阵眼,是进入这水之幻境的天然屏障。所以,你所m•hetushu.com来寻找的一定是那传说中的弱水之心,是吗?”
不过,野人自称为星空弃子,倒是让林沧海对他有了一些亲近熟悉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它乡遇故知’吧?
“水元素?”
“还有哪一所学院敢以星空为名?”
“那你应该是我的师兄……师兄是哪一年入学的?”
“我为什么而来。”野人声音低沉的说道。这显然不是他愿意提起的话题。
野人摇头,说道:“这是真实的世界。你所看到的每一个人或者动物也都是真实的。我是真实的,蛊雕也是真实的。那些死人也是真实的。倘若你死了,那也是真实的。”
他用手指头去触碰那无处不在的水源,出声说道:“这不是水。这是水元素。”
“星空弃子?”林沧海一脸愕然,说道:“星空学院?”
他站在远处看着野人的表情,问道:“既然是星空学院的学生,为什么不回去?”
“你竟然也是星空学子?”
林沧海觉得这www.hetushu.com个野人有点儿可怜,劝慰着说道:“为了这样一个玄之又玄的神器,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你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年华耗费在这里,值当吗?”
“譬如呢?”
“为什么会是这样?”野人接着问道。
好吧,林沧海彻底地被这野人给吊动起了求知的欲望。
那只蛊雕眼神凶狠的盯了林沧海一眼,一幅你千万别跑老子分分钟把你抓回来吃掉的冷酷模样,也挪动着步伐朝着那野人身边走去,蹲坐在火堆边吃起野人撕扯过来的烤肉。
林沧海再次朝着那山崖下面看了看,阴风阵阵,黑雾翻滚。天上的红月月光越来越淡,可视范围也越来越短。这个时候跳崖逃生实在是有些危险。
野人抬起头来,眼神从乱发丛中射向林沧海,说道:“你们不是为此物而来?”
野人指了指山洞里面弥漫着的流水,问道:“这是什么?”
林沧海心有余悸,眼神不善的盯着蛊雕,说道:“差点儿就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