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333章 只看心意

没想到他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崔小心连忙阻止,说道:“心诚就好。菩萨不看外相,只看心意。”
“谢谢陆叔叔。我爷爷一直念叨着说承了陆叔叔的人情呢。”李牧羊笑着说道,心里却是有苦说不出。
陆清明转身看着燕相马,笑着说道:“相马公子,我们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李牧羊看着天都高耸入云的灰色城墙,傻乎乎的应道。
要知道,他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出过远门,就连江南城的一些属县都没有去过。母亲罗琦严格控制他的行动,不会让他长途跋涉的。
“从那一晚开始,我才知道哥哥活得是多么的不容易。我才知道……我才知道父母为何那么偏爱他。他们是担心他,担心他随时都有可能离开,随时都有可能……永远的离开我们。从那一天开始,我才开始心痛这个哥哥,才开始像父亲母亲那样对他妈……”
“今天玩得很尽兴。”李思念一脸笑意的说道。“虎扑拳、灵鹫寺、还有皇家园林都闻名已久,我还在江南城的时候就听说过呢。来天都的路上我还想着,去了天都一定要和你好好去这些地方逛逛。没想到这一等就是那么长的时间。”
“不若过去替我哥哥祈福是不是?”李思念抓住了崔小心的话柄,出声追问。
江南一别,他真是有太久没有见到父母双亲和妹妹李思念了。
“一会儿相和*图*书马公子去我陆家坐坐,请相马公子试一试我陆府的佳酿,也好让我聊表心意。倘若这次不是相马公子出手相救的话,我和我身边的这几十号兄弟根本就没有机会再回到这天都城。就算回来,怕是也都是一具具的尸体。”陆清明声音低沉,表情哀伤。出发之时,身边有一百多号生死兄弟相随。等到回来之后,却只有这么二三十号人跟随。
“挺好的,就是平时公务繁忙,我很少能够见到他。”李牧羊想起枫林渡口打马前来送行的江南城主燕伯来,出声说道。
他有心想要和自己拉近关系,张嘴闭嘴谈得都是和燕家交往的一些陈年旧事。李牧羊都不知道如何回应。
从怪道人手里救下陆清明时,他随口报了燕相马的名字。
李思念重重点头,说道:“嗯。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我会一直等着他回来。”
“陆家大少爷回来了。”
更要命的是,他此番跟着陆清明去天都,为的就是和父母妹妹相见。可是,父母妹妹全都住在陆家……他现在想要从陆清明的嘴里打听一番父母妹妹的情况都张不了嘴。
一为满足自己心里面的一点点恶趣味。那个燕相马不是总说自己是江南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就没有什么他不敢干的事情吗?自己把这些事情全都放到他的头上恰好帮好朋友扬名。
“是。将军。”一骑越众而和-图-书出,其它的黑骑仍然分散在四周将陆清明和李牧羊给包裹在中间。
这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李牧羊看着远处的巍峨大城,心里也开始激动起来。
李思念对着崔小心摆了摆手,说道:“明天见。”
“这个少年人,倒是越来越让人看不穿了呢。”陆清明在心里想道。
他就是为了来看望父母家人,现在陆清明主动发起邀请,他的心愿也终于达成。
没有人愚蠢到要跑到皇城门口来击杀一省总督边疆大帅,那样得罪的可不仅仅是一个陆家,而是整个西风帝国的官员。在家门口都小命不保,这个国家哪里还是安全的?
士兵们纷纷挺身行礼,任由这群来自边疆的士兵驱马进城。
没想到的是,自己救下的人是来自天都的陆清明。
城门在前,陆清明知道他们这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下来。
“明天见。”崔小心浅笑出声,说道:“明天我来接你。”
“有些话我没办法和别人讲,在父母面前都不敢提哥哥的名字。母亲更加的伤心,现在已经病倒在床……我每天还得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去劝慰她让她宽心。可是我的心里也好难受……幸好你来了,我可以把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都说给你听,现在心里舒服多了。”
崔小心明白李思念的心情,知道她一时半会儿还没办法从哥哥死亡的悲伤www•hetushu•com消息中缓解过来。这也是她主动上门探望并且连续几日拉着她去游山玩水的意图。
当然,被打脸最痛的还是西风皇室。他们可不会让人如此这般的想要挑衅自己的皇权威严。
一名黑骑打马前来,高声喊道:“将军,前面就到了天都。”
“燕老太爷的身体也还好吧?早些年镇守边疆时和周国大将元太极大战腰间落下了一处重伤,好不容易才把命给捡了回来,后来一到阴雨天气就腰痛,必须要喝龙骨草泡制的烈酒才行。恰好我担任碎龙渊主帅多年,也只有那里才有龙骨草,所以每年回天都述职时都会给燕老太爷送上几坛……”陆清明朗声说道,和李牧羊一起打马前行。
马车在陆府后门停了下来,李思念跳下马车,看着崔小心说道:“小心,谢谢你。”
“客气什么?”崔小心责怪的说道。“我们是朋友。”
陆清明原本以为燕相马会拒绝,毕竟,因为崔照人的死亡,两大阀门的斗争明面化。燕家是崔家的附庸,他们自然是一损俱损,两家子弟老死不相往来,就是朝堂之上也争斗不休。
李思念脸上的笑容敛去,轻声说道:“如果当真能够应验的话,就是让我一辈子吃斋念佛我也愿意。”
那儿风景秀丽,仿若仙境。想来也不会辜负这群忠肝义胆的铁血战士,就是祭奠之路漫长,家人怕是再难相见。
崔小心的脸和-图-书颊微红,那是因为今天陪着李思念走了太多路的缘故。身体虽然累了一些,但是心情却是极度愉悦的。
“明日得空的话,我再陪你去更远一些的枫山以及千佛寺看看。千佛寺的菩萨非常灵验,许什么应什么。我们不若过去……”
说到后来,李思念泪如雨下。
“老太爷客气了。我们在他面前都是小辈,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陆清明笑着说道,眼神里却闪过一丝阴霾。
因为李牧羊杀了哥哥崔照人的事情,她和李思念的关系也因此有了隔阂。这一次两人怨隙解开,又恢复了江南城时的死党朋友关系。
守城士兵还没来得及出声阻拦,就接到了一块烫手的金牌。
念及此处,即便是见惯了生死,心里仍然百感交际,很不是滋味。
她伸手握紧李思念的小手,轻声说道:“那我们就说定了?明日一起去千佛寺祈福。”
“相马公子,令尊伯来城主还好吧?”
“好。”李牧羊爽快的答应了。
※※※
快马加鞭,城门已经在眼前。
路途遥远,死者的尸体没办法带出来。只能够将他们就地掩埋在竹海之中。
“回去报信。”陆清明出声说道。
“如果能够让李牧羊安全回来,就是连续去上三年五载,我也是愿意的。”崔小心轻声叹息。“和生命相比,这点儿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崔小心也眼眶泛红,紧紧的握着李思念的手和-图-书,说道:“没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李牧羊福大命大,那么危险的时刻他都挺过来了,现在怎么会出事呢?他一定会回来的。我们明天就去千佛寺为他祈福,菩萨一定会保佑他平安归来……”
二来,可以有效的隐藏自己的身份。毕竟,和燕相马相比,自己没权没势小门小庙的,万一别人跑来报复的话,自己怎么能招架的住?
“这就是我的心意。”李思念眼眶微红,轻声说道:“很小的时候,我还总是嫌弃他黑嫌弃他丑嫌弃他笨,嫌弃他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嫌弃母亲总是护着他,什么好吃的都留着给他……那个时候我还当作是父母重男轻女,因为他是男孩子我是女孩子,所以父母才这般的区别对待。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很排斥有这样一个哥哥的。”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听到外面有动静惊醒过来,看到哥哥的房间里亮着灯,父亲母亲正在哥哥的房间里面忙活着。他的心跳微弱,呼吸急促。面红耳赤,全身滚烫。他的身体越来越热,看起来就要烧着一般。父亲不停的打来井水,母亲将毛巾浸湿覆盖在他的身上。毛巾刚刚放上去,就瞬间被他的身体给吸干冒出热气……”
“好。明日就去千佛寺祈福。”李思念一脸坚定的说道。“倘若菩萨当真能够保佑我哥哥,我就……出家做尼姑去。”
黑铁之上,一个古色古香的‘陆’字散发出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