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370章 难以言明

这样的风雪,这样的意境,应该约上三五好友对酒当歌,吟诗弈棋方是正途。
陆行空哈哈大笑,说道:“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啊。”
罗琦摇头,对李牧羊说道:“牧羊,你的心意娘亲知道。但是丫鬟却万万不可送过来。你想啊,我们初来天都,倚仗着以前和陆家的一点儿关系已经受尽了恩惠。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都记着此事。倘若你再送来这四个如花似玉的大丫鬟,我们以后还怎么在这陆府生活啊?”
站在廊檐下面,看到李牧羊的身影走远,出了梅园,老人才转身朝着茶室走去。
李牧羊不明白陆老为何对自己说这番话,不过想来也是一番好意,便再次鞠躬道谢,说道:“谢谢陆老,我定会铭记在心。无论公孙姨赏赐什么,我都接下。”
“恨我们陆氏的人足够多了,又何必再加上一个陆家的人呢?”
敲了敲门,跑开开门的竟然是公孙夫人送给自己的俏婢锄药。
“爷爷有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同?”
“摘花也来了?”
“和你年轻时一模一样。”陆老把茶杯放在陆行空面前的小案之上,笑着说道。
有雪无梅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我是在帮自己。”
陆老便不再勉强,笑着说道:“好好和家人团聚。你救了清明的性命,陆府上下皆感同身受。倘若夫人有什么赏赐,便安然受之吧。他们是诚心待你。”
“对,我就是偏心。我的心都偏到你这儿了。小孩子家http://m.hetushu.com家的,要什么丫鬟?熬汤做饭针线女红,这些都不会做,以后怎么找一个好婆家?”
“丫鬟在哪儿呢?”李思念一边躲避母亲的攻击,一边出声问道。
“天都城被这场大雪给淹没,也不知道掩下了多少的魑魅魍魉。有人攻,有人防,有人躲在旁边敲大鼓。大家过得都不容易。”陆行空看着李牧羊,一脸笑意的说道:“幸好,我也早有伏招,不至让我陆家被人给一网打尽。”
陆行空轻轻叹息,千言万语,难以述说。
“我和摘花来看看公子,看看公子这边有什么需要我们这些下人帮忙的事情不。”锄药一脸的笑意,出声说道。
摘花和锄药立即跪地,等待着罗琦的最终决定。如果罗琦同意的话,她们俩就成了这李家的丫鬟。
“无须为她担心。”陆行空笑着说道。
陆行空为大家谋,他却要为自己的四口小家谋。
“开心了?”陆老将双手插进袖笼子里面,笑着说道。
整个梅园已经被大雪装裹,入眼看去一片雪白。
乱雪飞溅,寒梅吐蕊。
有些事情不得不想,有些事情也不得不做。
“可比我年轻时有精神多了。”陆行空一脸笑意的说道。
人家都已经端茶送客了,李牧羊也不好再呆下去了。
“就算是错,那就让它错下去吧。”陆行空的声音细不可闻。“没有到最后一刻,谁又知道哪一手才是最关键的呢?”
陆行空轻轻摇www•hetushu•com头,眼神诚挚的看着李牧羊,说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足够了。习武破境,早日踏入星空之境,成为神洲王者。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倘若陆家到了需要你出手帮忙的时候,那就证明陆家已经势败,无药可救了。”
对于她们而言,李牧羊的一句话就是她们的命运。
“自去耍吧。”陆行空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陆老摸了摸茶壶,发现茶壶里面的水已经微凉,赶紧放在碳火之上加热,将陆行空杯子里的凉茶倒掉,加了新茶,注上开水,这才把一杯滚烫的茶水送到了陆行空的面前。
陆行空看着李牧羊,笑着说道:“怎么?你想帮我?”
“哈哈哈,好孩子。和思念一样,都是好孩子啊。”陆老哈哈大笑。
陆老要送李牧羊回去,李牧羊再三推辞,说道:“怎可让老人家护送?我自己能走。”
李牧羊还想再拍一个马屁,加深一些李家和陆家之间的感情,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和爷爷聊天都不觉得时间流逝,就像是在和自己家人在一起一般。”
他知道,是时候站出来承担应负的责任了。
李思念撇了撇嘴,说道:“公孙姨真不公平。我来了这么久,也没见着给我送来一个丫鬟什么的。你才回来多久?一下子就送了四个……还送了四个这么好看的。又不是选媳妇,干嘛要这么好看的啊?”
“爷爷……”李牧羊看到陆行空陷http://www.hetushu.com入沉思,轻声唤道。
“我才不要呢。”李思念生气的说道。她的眼珠转来转去的,说道:“妈,要不把哥哥的丫鬟给我两个?”
李牧羊退出茶室,陆老正在门口侯着。
“唉。”陆老看到又陷入思索的老爷,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理亏了吧?”李思念得意的笑着。
“你这丫头……”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陆行空深深鞠躬,说道:“多谢爷爷赐茶。”
“公子。”正在屋内帮忙收拾酒桌残局的另外一个俏丫头摘花走出来向李牧羊行礼。
做父母的,总是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在儿女身上,不忍心他们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和伤害。
“母亲,我正想和你们说这件事情呢。我此趟回天都就是为了看望你们二老……当然,还有思念。看到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过几日我还要返回星空继续苦修。公孙姨送了这四个丫头来,我也不好再把人送回去,不若就让她们留下来侍候你们二老吧?”
李牧羊一脸愕然,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哥长大了。”罗琦说道。“是收是留,都可以自己决定。”
“千人千面,皆在天定。有人黑发,有人白发,有人红发,有人紫发,谁又能决定自己的样貌呢?我想,既然上天给予了契机这样的容貌,必然有它的深意吧。”陆行空倒是一个很想的开的老人,一点儿也不为自己孙女与众不同的容貌感觉到烦恼。
李牧羊感觉的到,这个老人心思重重,有和图书一种难以解脱的压迫感。
陆老轻轻叹息,说道:“老爷可曾向少爷言明?”
“因为你是我女儿,”
这对李牧羊的安危不利。
李牧羊回到小院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被我拒绝了。”罗琦说道。“你就是一个做丫鬟的命,还要什么丫鬟?”
李牧羊认真点头,说道:“习武破境,牧羊每日用功,不敢有丝毫懈怠。倘若陆家有需要我的时候,我定然会竭尽全力。”
“陆家屹立千年,定然不会出事的。”李牧羊出声劝慰。
还有一点儿罗琦没有当众说出来。李牧羊身份敏感,不能暴露于天都众人面前。
“这……”
“可是现在的局势紧迫,倘若再不言明的话,怕是以后……怨隙更深。”
李牧羊想了想,说道:“爷爷可知陆契机去了哪里?”
如果他们家突然间多了这几个丫鬟,要是被有心人发现定然会怀疑李牧羊归来。
“李牧羊就不是你儿子了?”
正如他所说的那般,陆家兴旺,李家安康。陆家倒塌,李家死伤。
“有什么不同?”陆行空想了想,说道:“可是想说她为何紫发紫眸?”
陆行空捧起已经凉透的茶杯,细细抿了一口,说道:“陪我这个老头子也说了半宿话了,怕是家里人都已经等急了。去吧,和家人团聚,此为人间至乐。”
“如何言明?”
陆行空将视线从园子里面的雪景收了回来,沉声说道:“大雪摧城,国难将至。这场国难起于何人?又将始于何时?”
“那公www.hetushu.com孙姨送给我的,凭什么你都给我拒掉了?”
“开心。”陆行空出声说道。“早就应该见面了,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中胆怯,竟然一推再推,直至今夜。”
“是有一些奇怪。”李牧羊笑着说道。“样貌不似我西风人士。”
难道说,陆家即将面临什么危险?
“不行。那是你公孙姨送给你哥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罗琦拒绝。
既然大家同在一艘船上,自然是希望这艘船高大稳固永不沉沦。
“小心姐姐也不会做,她以后就不能找到好婆家了?”
李牧羊深有感触,点头说道:“爷爷所言甚是。千人千面,皆在天定。有些事情,不是人力可及。有时候不是我们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而是上天决定我们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可是,李牧羊却和这个帝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在谈论生死兴旺这样的沉重之事。
以前的李牧羊只是一个孩子,被父母家人保护,被妹妹贴心照顾。星空之途,黑龙入体,以及后面经历的一系列事件将李牧羊快速的催熟。
雪越下越大,仍然没办法压住寒梅的幽香。阵阵浓香被冷风送来,沁人心脾。
“你不要站在陆家的对立面,我就心满意足了。”
“母亲,你还敢说自己没有厚此薄彼?你就是偏心。”
罗琦就要去掐李思念的脸颊,说道:“你刚来的时候,你公孙姨没给你送丫鬟?”
“怎么可能?陆家与我有恩,我岂会站到陆家的对立面?如行此事,我李牧羊不就是忘恩负义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