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386章 监察拦车

因为心无旁骛,所以将心神都放在了手里的画笔之上。
崔小心柔软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宁叔,不碍事的。天寒地冻,让他上来暧暧身子也好。荒野无人,应当不会有人看见。等到了天都城门口再让他下去便是。再说,车上还有桃红柳绿,就算被人看到了又如何?”
“小姐小心墨汁。”桃红出声提醒。
车厢宽敞,三个女孩子的身形又过于苗条,李牧羊进去也不觉得拥挤。
李牧羊接过《梅王》画卷,说道:“多谢小心小姐。”
接下来崔小心专心作画,李牧羊在旁边认真欣赏。
李牧羊只是安静看画,再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好。”李牧羊点头说道。
登云靴上面多了一抹墨污,看起来极其刺眼难看。
桃红看着李牧羊,说道:“没想李公子如此有才,当真是让人惊叹呢。”
崔小心提着画笔,抿嘴轻笑,说道:“我接着把这幅画画完。”
崔小心说得没错,走在路上www.hetushu•com的时候,大雪再次纷纷扬扬的下了起来。
那群黑骑将崔小心乘坐的马车团团围拢,为首之人凶神恶煞的喊道:“帝国监察司,我们怀疑这辆马车里面藏有朝廷钦犯,车上的人立即下来接受检查。”
布帘揭开。
崔小心的手悄无声息的按在了李牧羊的手背之上,轻声说道:“不碍事的。”
“世间万物,哪能占得‘完美’二字?”崔小心笑着说道。“以何为名?”
李牧羊笑,说道:“有。”
李牧羊从崔小心的手里接过毛笔,然后弯腰下去,在崔小心鞋子上面的那块墨污勾勒出一只云雀。
于是,崔小心便在画卷的右上角题字落款。
李牧羊摇头。
所有人都说,今年的风雪会比往年更大一些。但愿老百姓们都能够有一个好收成。
宁心海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将马车停了下车,冷冷盯着李牧羊,说道:“上车吧。倘若有任何不轨行为,小心你的和_图_书脑袋。”
李牧羊清楚,如果自己落入监察司之人的手里,那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画,也看画画的崔小心。
崔小心将画卷了起来,说道:“你送我一幅《寒梅傲雪图》,我便将这幅《梅王》相赠。”
崔小心捧着暧炉看向前方,李牧羊便也只能如她一般透过布帘的缝隙看向远方的风雪。
桃红对着李牧羊喊道:“李公子,小姐请你上车避寒。”
当人抬脚行路时,仿佛那只云雀将要振翅高飞一般。
他们从马车边沿绕了过去,跑出老远之后,又在为首之人的带领下绕了回来。
“可愿题字?”
宁心海皱眉,说道:“小姐,男女授受不亲,倘若让他和小姐共处一厢,怕是外人看到会说闲话。”
李牧羊刚才确实是太紧张了,也确实是太入神了。
这一退不要紧,毛笔上的一滴墨汁受到震动,恰好滴落在她雪白的登云靴上面。
崔小心在原地走了几步,高兴的说和_图_书道:“这一笔救得更好。”
接过画卷,命桃红将其好生收藏,抬头看着天上云层翻滚,说道:“怕是又要下雪了。我们回城吧。”
“好了。”崔小心高兴的说道。她提着毛笔,一脸笑意的欣赏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心里有种满满的幸福感。
马蹄重重,一群黑骑打马冲来。
他的右手握拳,倘若那些人有所异动的话,他也就只能和他们拼命了。
嗖……
崔小心很是喜欢这双云雀登云靴,满脸笑意的打量了好一阵子,这才命桃红取来印章,重重的在上面盖上自己的大印。
云雀栩栩如生,看起来非常可爱。
又将怀里揣着的那幅新作的《寒梅傲雪图》送了过去,说道:“这是思念小姐让我送来给小姐的。”
“补好了。”李牧羊指着那处雪鹰飞走的位置,出声说道。因为雪鹰离开,带走一片墨汁,露出山石的一角,正和李牧羊之前所说的那种意境相吻合。
等到最后一笔画完http://m.hetushu.com,崔小心看着画案之上的《梅王》图,说道:“可有瑕疵?”
进入官道,来往车马行人便多了起来。
桃红和柳绿也高兴极了,盯着小姐的鞋子啧啧称奇。
因为杀了崔照人以及毁灭了大半个监察系统,李牧羊对监察司有着极深的成见……当然,人家对他可就是深仇大恨了。
李牧羊走在风雪里,又不敢运气御寒,担心被宁心海给看出破绽,只能够用肉体之身去强扛。腊黄的脸色冻成惨白,模样看起来狼狈不堪。
“唉呀,鞋子要毁了。”柳绿赶紧蹲下身体,要用自己的衣袖去擦拭崔小心鞋子上的墨汁。
李牧羊想了想,说道:“她们有三个人,我只有一个。”
崔小心一惊,身体后后退去。
经过此鹰一闹,李牧羊和崔小心握在一起的手也就自然分开了。
一不小心,笔下的景物便活了过来。雪鹰展翅高飞,鸣破天际。倘若不是崔小心帮忙圆谎,怕是都让宁心海给看出端倪识破身份。
崔小和_图_书心看着李牧羊,说道:“我想,昨夜的《寒梅傲雪图》才是真正的寒梅傲雪吧?”
“不要擦拭。”李牧羊急忙出声阻止。“越擦越大,擦也擦不干净。”
李牧羊大惊,心想,难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泄漏了,不然的话,帝国监察司怎么会找上门来了呢?
画中的女子幽雅斯文,独立率真。如空谷之兰,湖边之鹤,引人入神。
“《梅王》。百树之王。”李牧羊笑着说道。“你不是早就已经想好了名字吗?”
李牧羊看了一眼崔小心的纤纤玉手,也不好意思再摸过去。即便他心里有着这样的念头。
“桃红姑娘过奖了。”李牧羊笑着说道,将手里的毛笔递了过去。
崔小心背对着厢板而坐,桃红柳绿各坐一侧。李牧羊瞄了一眼,只有崔小心身边的位置最是宽敞,于是便一屁股坐了过去。
“……”
崔小心仿佛找到了灵感,落笔极快,竟然有越画越好的架势。
画中腊梅粗枝狰狞,花蕊娇艳。仿有暗香传来,意境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