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392章 星空牧羊

自从崔照人死去之后,监察系统重组。崔见便是西风帝国君王楚先达新任命的三大长史之一。
“噢……”
巡城司队列后方,一名小将的马股上面被一颗远来的石头击打。
战马吃痛之下狂冲而去。
他的脊背已经靠在了那冰冷的墙壁之上,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石壁的冰冷,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衣袍被那墙壁化掉的冰雪给浸湿。
“想要杀他,也不过是一剑的事情。急躁什么?”木浴白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说道:“再等等。倘若他只是如此修为的话,那也未免太让人失望了。”
“杀。”崔见手里的长剑挽起数朵剑花,破了战马胪前护体的铁罩。
越是后拉,那些战马就越是用力。
他不能死,也不想死。
崔见抽出腰间佩剑,剑身平举,剑刃指向巡城司百骑所在的方向,轻声喝道:“众监察史听令,倘若有人敢强闯禁地,格杀勿论。”
狂风倒灌,飞雪倒流。
“崔见,别人都怕你监察司,我李可风不怕。我行的是国法,履行的是巡城司之职责。你有什么资格阻拦我等?”李可风手举长剑,怒声说道:“儿郎们,随我冲锋。”
他一脸满足的看着那祭出灭世大佛的李牧羊,出声说道:“此乃佛家秘法《降龙伏虎咒》……没想到竟然霸道至此。”
“李将军,有些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就算你不为自己的大好前程考虑,也应当为自和图书己的家小安全考虑。有些责任,你可是担当不起啊。”
这些黑衣人的修为境界算不得多么高深,但是却自成体系,三五个人聚拢在一起就形成刀阵,让人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陈俊、张小虎两人一左一右的簇拥着李可风,随时都将化作利箭为其挡剑杀敌。
眼睛血红,体内有一股强烈的戾气席卷全身,正欲破体而出。
他心里清楚,这些人欲置其于死地。
“冲。”李可风纵马扬鞭,手里的长剑高高的举起,朝着最前方的崔见劈了过去。
近百支长刀同时出鞘,近百巡城司精锐擎出兵器,眼神充血,身体前倾,随时都有可能跟随李可风冲锋杀敌,将眼前的十几名监察史给诛杀殆尽。
李可风跨下座骑再前一步,近百巡城司精锐也同样的跨前一步。
“冲锋。”百名巡城精锐齐声喝道。
“是馆主。”百里长河恭敬说道。
李可风盯着崔见,崔见也同样盯着李可风。
“李可风,你找死?”崔见眼神微凛,杀机顿现。
那些巡城司精锐勒住马缰,阻止战马狂奔。
群起而攻,群狼撕咬。让人避无可避,防不胜防。
嗒……
“李某行的正,坐的端,做人堂堂正正,做事奉公守法。我就不明白了,崔长史为何会出如此恐吓之言?难道说,君王赋予你的权力,就是给你横行霸道,迫害同僚的吗?”
残肢断和-图-书体,血流一地。
百里长河看得出来,这个家伙打架经验相当的丰富。用‘身经百战’这样的词语来形容都不为过。
一只金色的大佛凭空出现,周围光芒万丈,就是那满世界的风雪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
难怪馆长刚才不许自己下去助拳,因为那个时候的李牧羊根本就挡不住自己一剑之威。
两人眼神在空中对撞,有金铁交击的声音响彻长街。
在他们看来,那个小子也不过如此。可是,每当剑馆弟子持剑欲取其首级时,他总是能够灵敏避过,继而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李牧羊的身体拼命的后退,后退。
崔见话音刚落,身边的十数名黑袍监察史抽出腰间细剑,杀气腾腾的扫向李可风。
百里长河也是心性高傲之人,看到自己剑馆的弟子如此卖力,不惜以死相拼,却仍然没办法将那个马夫给斩杀于地,实在是难堪之极。
崔见的脸上带着轻蔑笑意,任由那漫天雪花将自己的鬓角染白,冷声说道:“真是不巧,监察司正在前方查案,缉拿朝廷重犯。为了避免有人将罪犯带走,我们只能将此区域封锁。此路不通,李将军还是另寻它路吧。”
李可风一脸怒容,说道:“崔长史是在戏谑我等吧?我们已经奔波至此,哪里有原路返回的道理?另寻它路?从别的道路赶到西城,怕是杀手早就逃逸得无影无踪。如何擒拿罪犯?”
和_图_书近的天都人心惶惶,草木皆兵。崔陆两家的战火渐浓,大战一触即发。
这声马嘶打破了双方之间的沉寂。
仅仅施展《破体术》的话,李牧羊同样感觉到了压力。
老妪被几名黑衣人围拢,他们只围不攻,又进退有据,彼此配合默契,即使老妪修为胜过他们也无计可施。
虽然名为长史,但是因为上面没有掌印史,所以,深受君王看重的崔见权势滔天。最近他频繁带领着监察司爪牙搅弄风云,将无数陆家嫡系以及一些亲近陆家的官员给逮捕问罪。
“馆长的意思是?”
“可是……”
李可风手里的长剑出鞘。
跨下坐骑感受到了这种杀伐之气,它们开始害怕,害怕促使它们想要脱缰而逃,向前冲刺。
“找死。”
在李牧羊口中的咒语催促下,金色大佛横眉怒目,举起手里的降魔杵朝着那些黑衣人猛砸过去。
他骑坐大马之上,居高临下的盯着崔见,保持着策马冲锋的姿态。
如果说此时的李牧羊是一头杀红了眼的恶虎的话,那么这些黑衣人便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狼群。
以崔见为核心,方圆百丈不见风雪,不见杂音。
战马嘶鸣、呼吸急促。
轰隆隆……
“太多了。”木浴白说道:“就让他们自行淘汰吧。存活下来的才有资格感悟更高深的剑道。”
他们的目标是李牧羊。
呛!
※※※
李可风握紧剑柄,声音带着隐隐和_图_书杀意,说道:“李某可就想不明白了,前方有恶徒行凶,监察司却百般骚扰,阻碍巡城司前去履行职责,守护王都……李某倒是想要问上一句,这些恶徒和崔长史有什么关系?不然的话,为何会行此荒谬之事?”
※※※
马蹄踩在雪地之上,发出清脆的冰层破裂声音。
李牧羊又一拳轰飞了一个黑衣人之后,趁着大家畏惧不前的间隙,口捏法诀,嘴里念念有词。
“星空牧羊。”木浴白一脸笑意的说道。“除了此子,还能有何人敢言佛道双修?”
嗒……
“监察司。崔见。”
呛!
百里长河暗自在心里想道,要是自己碰到了刚才那一击,自己应当用何种方式来抵挡呢?
做为止水剑馆的馆主,剑馆的学子们大量死亡,却丝毫影响不了他的心性。
身上长袍无风自鼓,漫天雪花难以近身。
李牧羊轰飞一个,便有另外一个人补过来。轰碎一群,更多的黑衣人朝着自己冲来。
近百铁骑同时跨前一步,地面上的冰层被践踏,大地仿佛都在颤抖。
双方近在咫尺,空气几乎凝固。
呛!
轰……
“止水剑馆弟子三千。”
嗒……
李可风手持长剑,夹着战马向前跨越一步。
“巡城司接到案报,长街之上有人厮杀。天子脚下,行此违法之事,实在是可恨可杀。巡城司行使职责,不知道崔长史带人拦截意欲何为?”李长风手握长剑,厉声喝道。
和-图-书旦松懈放手,百支战马犹如百座移动的小山,将眼前的阻挡之敌给碾压成肉泥。
更多的黑衣人朝着李牧羊围拢而来,前扑后继,悍不畏死。
天空中间出现巨大的窟窿,坚硬的青石地板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房屋成片成片的倒塌。
李可风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眼神里有刀光剑影闪烁。
在一片耀眼金光之中,那些聚拢在四周的黑衣人瞬间被燃烧成渣。
可是,倘若自己存着这样的轻敌想法,贸然下去和其战斗,怕是现在已经吃下大亏……这当真是个马夫?
风再刮,雪更大。
再次拍飞一个黑衣人之后,李牧羊变得越发烦躁。
“馆主,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百里长河看着下面的战场,一幅跃跃欲试的模样。“我们此行的任务是务必诛杀此子。耗费这么多的时间,却让这小子到时候给逃跑了。我们止水剑馆的颜面有损,也对馆主的威望有损……不若让我下去,一剑将他给斩了吧。”
啪!
“是。”十数名监察史齐声喝道。
嚓!
所以,做为陆家铁杆嫡系的李可风看到崔见时,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正是如此。”屋檐之下,木浴白眼露欣喜之色。“正该如此。”
“又是道家的《破体术》,又是佛家的《降龙伏虎咒》,身具佛道两家绝学,此人……到底是何身份?”百里长河喃喃自语。
两队人马激烈的碰撞在一起,又一场厮杀在大雪中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