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396章 西风剑神

所以,木浴白听到李牧羊自报自己的那套拳法叫做《屠龙拳法》不是立即去质疑他所说话的真实性,而是绞尽脑汁的去想这套拳法的出处在哪里。
“含笑半步癫,白天一片,晚上一片”
这样的感情,是红袖以前不曾体会到的。
在他举手的时候,风停了、雪休了。以他为圆心,方圆百丈不见有风雪袭来。
右拳之上,白色的电光闪烁,一条白色的小龙在手臂之间腾挪跳跃。
“如此威势惊人的拳法,想来应该不是无名之神功。”木浴白看来对这套拳法非常的感兴趣,眼神疑惑的看向李牧羊,说道:“倘若不是新创之拳,以此拳之势、之力,早就应当名满神州才是……木某也算有所见识,却不识得此拳威名。奇哉,怪哉。”
嘎吱……
陆意应了一声,小跑着去敲响了那朱漆大门的铜首。
“我……”红袖满脸的感激。
可是,不问心里又憋气……没招谁惹谁的走在这大街之上,突然间就跳出来一群黑衣人对着你砍砍杀杀要取你性命,这种事情搁谁身上不气啊?搁伪证不想问一句‘为什么’啊?
“李牧羊,这神州虽大,但是天才少年却如那绝世剑谱,珍之又珍,少之又少,极其罕见……那个远在星空的李牧羊没有出现,却又突然间窜起来一个叫李目的马夫。这个马夫会画画也就罢了,还有如此高的修为境界,倘若再猜测不到是你,那我们当真是无目之人和_图_书了。”木浴白的左手轻轻举起,一道白色的光芒出现在他的手指之间。“之前只是猜测,后来看到你使出破拳之时,我便知道,他们的猜测是对的。”
“《屠龙拳法》?”木浴白眉毛轻扬,出声说道:“从未听闻。难道世间还有此种拳法?”
陆行空脱离部队之后,只带了狼骑军的百名近身侍卫离开。而这百名侍卫便成了护卫陆行空的中坚力量。只要出城,便会贴身跟随保护。
譬如木浴白的《止水剑法》,他不会为他改名叫做《灌水剑法》或者《口水剑法》。因为那是有来历有传承的,神州之人最是念旧,也最讲传承。
“没有谁不能死,只是谁都不想死。”李牧羊打断红袖的话。“你已经救过我一次,这一次,就让我挡在你前面吧。”
“天下神功秘法多了,你能全部识得?”李牧羊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是陆行空镇守边疆的时候一手打造的铁血部队,狼性凶残,群狼可以搏虎。在陆行空的率领下,狼骑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历经大小阵仗数百场,直到现在仍然保持着成军建制,在碎龙渊守护国土抵御外敌侵入。
狼骑军!
……
谁不想在江湖之中扬名立万?谁不想闯出诺大名头?
左手剑!
却又无处不可使剑,无物不可作剑。
手中无剑!
名气大了,赚钱就容易了。随便接点广告代言……
老人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和_图_书陆行空说道:“国尉大人亲临,蓬荜生辉。只是老爷恰好这几日身体不适,所以暂不见客。国尉大人请回吧。”
她的任务就是保护李牧羊,无论在任务状态下都要将其完好无损的带回去。
嘎吱……
李牧羊摇头,眼神冰冷的盯着身体悬浮在高空之中的木浴白,出声说道:“我不会逃,也逃不掉。”
“王二麻子销魂剪,让敌人有飞一般的感觉……”
一辆全身漆黑的马车停顿在老宅门口,马车之后是数十身披重甲头戴狼头面具的威猛骑士。
“能够挡我一拳,我也不杀你。”李牧羊嘴硬的说道。反正喊喊大话又不要钱,他感觉的到,自己最多也就只能再轰出一拳,倘若这一拳没办法将面前这个强敌轰死的话,他也确实不用杀死对方了……木浴白不会给他出第二拳的机会。
他的右手握拳,丹田气海处的劲气朝着右手手臂处流窜汇集。
所以,直到此时,木浴白的右手仍然平举着百里长河的尸体……不,躯体。
销魂鞭罗旭将马车停稳,率先从马车上面跳了下来,放下矮凳,掀开布帘恭敬等待。
“叩门。”陆行空说道。
一个伛偻着腰背的老人站在门口,双手各把着一边门板。
因为止水剑馆派出来的众多弟子全都被李牧羊放大招给干掉了,止水三狂客之一的百里长河也被李牧羊给打得生死未知。
红袖眼神恐惧,低声对李牧羊说道:“木hetushu.com浴白被誉为‘西风剑神’,千万不要硬接他的剑,据说天都城内,极少有人能够挡下他一剑之威……你想办法逃跑。我来断后。”
心海之中,黑色的晶体疯狂的旋转。
“柳下挥时装馆,我穿的不是衣服,是艺术……”
砰!
“有意思。”木浴白看着李牧羊,笑着说道:“能够挡我一剑,我不杀你。”
“半个时辰前就已经派人投了帖。”侯在旁边的陆家管事陆意躬声答道。
所以,不管是为了打响名头的面子还是各种利益的里子,没有人会在自己到底使用的是何种绝学这种事情上面撒谎的。
有一套厉害的功法,是一套极其令人骄傲的事情。
“李牧羊,你不能……”
城门之外,宋家老宅。
李牧羊凝神戒备,盯着木浴白说道:“有何可惜之有?我与你无怨无仇,今日之前,从来都不曾见过,你们止水剑馆为什么要杀我?”
听到这么一说,李牧羊也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实在是愚蠢。
木浴白轻轻摇头,说道:“李牧羊,你以为这般有意羞辱,就能够让我怒不可竭?《止水剑法》讲究心如止水,剑如流水……心若不静,剑又如何流畅自如?剑法无国界,武者却有国界。世间之人,又有几人是可以击剑任侠自由不羁?你有多高的位置,就有多大的责任。你现在不懂,但是很快就会懂了。假如你还有以后的话。”
就像是他施展了时间魔法,将周围的一切hetushu.com全都给定格。
结果没想到。
也就是说,他只能够用左手使剑。
木门被人拉开,露出一个小小的缝隙。
陆行空放下手里的书卷,不用踏脚凳,直接就从车辕之上跃了下来。
“竟然是被人驱使做枪,实在是可恨又可怜。很小的时候还仰慕止水剑馆威名,期盼有朝一日能够进入剑馆学习剑法,却没想到,原来止水剑馆是这样的剑馆,剑馆馆主是这样的馆主。无武者之尊严,无剑客之风骨,这样的剑法不学也罢。”李牧羊冷笑出声。
“你知道我是谁?”听到对方直呼自己的名字,李牧羊心中大惊,瞬间又平静下来。倘若直到此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是李牧羊,这天都英雄也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木门大力的关上。
他看着那紧闭的宋家大门,出声问道:“可曾投帖?”
听到他说此拳现出龙形,而且询问此拳和龙族有什么关系时,李牧羊当真是一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儿了。
听到此番质问,木浴白的嘴角总算是浮现一抹笑意,出声说道:“终究还是少年心性。以前,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喜欢去问一个为什么。后来就不问了。世间之事,有几件是有因有果的?有人要你死,所以我就来杀你。这就是你要的答案?”
身为陆家的供奉,或者说是陆家抚养的死士。在陆家对他们下达命令之后,他们就要拼命的去完成任务。包括去死。
※※※
可是,李牧羊对待她的态度hetushu•com……就像是真正的朋友那般。
“言之有理。”木浴白点头认同。“天下豪强众多,功法无数,确实不是我一人可以尽数领略的……实为平生一大憾事。”
倘若自己龙族的身份曝光,怕是整个天都……不,整个神州的强者怕是都欲杀之而后快。那个时候自己死路一条,还连带着父母妹妹也跟着遭殃。
按照神州风俗,当你好不容易用自己的独门绝技将对方干倒,如果对方询问你使用的是什么功法时,都会昂着四十五度的大脸无比冷傲的喊上一句‘记住,你是败在《黑虎掏心》之下’……当然,也有《金鸡独立》、《夺命连环刀》、《黄家十二断门掌》、《唐家绝户撩阴腿》之类的功夫。
他一只手平托着百里长河,面无表情的看向李牧羊,说道:“不过,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境界,实在是可喜可贺。可惜了。”
她确实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李牧羊身体前倾,眼中的红雾起伏更加激烈,仿佛是一片片血水在眼眶之中沸腾。
※※※
出来混,主要靠的是一个‘名’字。俗话说的好,人的名树的影,名气大有好酒喝有好妞泡就连敌人听到你的大名之后都会吓得面色惨白连连后退撞倒桌椅和酒柜……恰好这个时候你的女神或者好基友在旁边看到,该是多么威风体面的一件事情啊?
霹雳啪啦……
那空谷之中的蔚蓝大海,那大海之中的无尽海水,尽数灌入李牧羊握起的右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