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05章 谁是破绽?

“自然是杀了。”李秀威说道。
“我等无用,让老神仙忧心了。”乘风长老一脸愧疚的说道。
“顺其自然。”老者出声说道。
“正是如此。”老者轻声说道。
“怎么?难道还要打一场不成?”王历手里的长剑嘶鸣,如铜壶水开。
凌云长老躬着腰背,一脸恭敬的说道:“老神仙,你老怎么出来了?”
看到乘风长老发飙,石君子石陶和狂客李秀威都偃旗息鼓,不敢再言。
岚山以南,止水剑馆。
“你要有此雅致,我乐意奉陪。”
“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
扑通!
馆主倘若不在了,或者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就要让新的馆主来继位。
嗖……
“只是找到路径而已,能否真正的破境而出,还要看他的天赋和心性……”老者对此倒是看得淡然,说道:“心性不稳,一切都是徒劳。千百年来,有数人寻找到门径。却又被拒之门外,难以窥探门内风景……”
大殿之中,突然间浮现起一圈圈的波纹。
“石陶,你什么意思?”
“馆主生死未知,现在最重要的是寻求救治之法,你们却在这里喊打喊杀,将馆主安危置于何地?”止水三君子之一的水君子冷笑连连。“馆主的性命重要,还是取那小子的性命重要?”
木浴白为破此式,已经耗费了十几年的功夫。却没想到因为和李牧羊一战而进入内闭阶段,获得解此剑法的玄机。
“那http://www.hetushu.com个伤了馆主的李牧羊……我们将要如何应对?”
“李秀威……”
其它众人更是满脸愧疚,脑袋低垂,不敢和老者眼神对视。
剑神大殿之中的气氛更显凝重,风雪难以入殿,但是殿内的石柱以及人身都像是要被冰冻住了一般。
即使看到自己的儿子浸泡在冰棺之中生死不明,也没有任何悲伤的情绪。
“况且,经此一劫,他终于触摸到《止水剑法》最后一剑的精髓了……”老者说道。
数百白衣弟子跪伏在冰雪之中,从剑神殿门口一直跪伏至神剑广场。
众人面露尴尬之色。
三狂客和三君子素来不和,互相看不顺眼。他们就算自己上不了位,也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不希望对方上位的。此为争执由来。
老者面相慈和,眼神如古井不波。
“打就打,谁还怕你们不成?”
“实在奇妙之极。”乘风长老也是一脸的疑惑,出声说道:“这种状况,简直闻所未闻。会不会……伤到其它什么部位?”
室外大雪纷飞,整个岚山被冰雪覆盖,如白玉,如琉璃,如神仙之境。
“老神仙的意思是?”凌云长老一脸的惊骇。
倘若当真学会此剑式,怕是木浴白的境界将要再次精进,一日千里。那个时候,西风剑神的名号才更加的名符其实吧?
“我李秀威的事情,用得着你们这些娘娘腔来插嘴?”李秀威怒声喝道http://www.hetushu.com。狂客就是狂客,一言不合就要拔剑斩人。
“就是那石头人欺人太甚……”
“实在不行……”凌云长老露出犹豫之色,说道:“我们将馆主送到老神仙那里去?或许他会有解决之道。再说,馆主遭此大难,理应让老神仙知道。”
西风剑神,止水剑馆的馆主木浴白正浸泡在蓝水之中,眼睛紧闭,感觉不到有任何生息。
他的手伸进灵棺之中,握着木浴白的手臂闭眼感受。
《止水剑诀》,共有五式、拍字诀、撩字诀、劈字诀、斩字诀、无字诀。无字诀是《止水剑诀》最玄妙,也是杀伤力最大的一招。无招无式,剑如流水。
白衣如雪,雪更胜衣。
大家纷纷说道。
“我没什么意思。”
乘风的视线看向冰棺之中的木浴白,说道:“或许,这逍遥灵棺将馆主体内的火毒吸收完结之后,馆主就自己醒过来了呢?”
乘风剑李承锋心细如发,自然知道这些人在争些什么。
众人这才纷纷起身。
凌云长老一脸笑意,说道:“老神仙,那我们现在将要怎么办呢?”
大殿正中,放着一间白玉冰棺。
“百里长河也算是你们狂客之中成名已久的人物,却被一个无名小子给做掉了,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他和百里长河的关系最为亲密,情同手足,百里长河惨死在李牧羊手上,连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回来,无论如何都要替自hetushu•com己家兄弟报仇的。“李牧羊的人头,我王历预定了。”
“此行出关,就是为了此子而来。”老者一脸平静的说道:“我想看看他是如何破得我《止水剑法》的斩字诀的。千百年来,能够在斩字诀之下全身而退毫发无伤者为第一人。”
波纹旋转,变成一汪蓝色的水池。
“你可敢跟我出去打上一场?”
“这实在是可喜可贺之事……”
“我明白了。”乘风长老点头说道:“明日陆家陆行空寿诞,此子与陆家关系密切,定会出现在陆家寿宴之上,到时候,我将代老神仙挑战此子?”
这样的话面前的老者可以说,他们却是说不得的。
乘风剑李承锋冷冷扫视面前的几人,沉声说道:“馆主生死未知,你们就要翻了天不成?馆主活着,自然是皆大欢喜。就算馆主不在了,还有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在看着呢……止水剑馆传承千年,不是谁都能够轻易颠覆的。”
“馆主悟出了无字诀?”
“你在说我们三狂客技不如人?”
少馆主木恩此时正在星空学院修学习,那么就要找人代为执事。他们这些长老年事已高,又醉心于自我的修行破境,几乎不问世事。那么,最有可能上位的就是这三君子和仅余的二狂客。
“可是,就连华神医都束手无策,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自己不愿意醒来?”众人皆惊。
“我愿出战。”石陶硬声说道。
※※※
“够了。”一名和*图*书白衣老者怒声喝道。
“我想知道,到底是《止水剑法》有破绽,还有那牧羊小子是个破绽……”老者轻声说道。“此乃关系我止水剑馆千年基业,不可大意。”
“馆主为此努力十数年,却没想到因祸得福……”
冰棺之内,盛满冒着热气的蓝色灵水。
十数白袍围拢在冰棺之间,表情严峻,眼里暗含着难以压抑的暴戾之气。
凌云长老看着灵棺之中的馆主,惊声问道:“馆主为何自己不愿意醒来?”
“长老,我们没有这个意思……”
“那小子的人头是我的,谁都不要和我抢,不然的话,就先问我手里的破气剑答应不答应……”三狂客之一的王历冷声说道。
“那小子一定是用了什么阴谋诡计,不然的话,就凭他去了星空学院不到一年的阅历,就能够重伤我们馆主,实在让人难以置信……”止水三狂客之一的李秀威怒声喝道。拍着手里的长剑,怒声说道:“别的不管,先让我去把那小子的脑袋给斩下。不然的话,我咽不下这口气。”
“现在的重中之重,自然是对馆主的医治问题。”凌云长老一脸忧虑的看着冰棺之中的木浴白,沉声说道:“华神医帮忙看过,说馆主在危急时刻,有如意水盾护体,所以那万道剑气并没有伤到他的要害部位。我们刚才为其渡气护体,将其体内真气带动起来自行运转,又将其浸泡在这逍遥灵棺之中受那万年灵石的治疗,吸取其体内的热毒和-图-书火气……按道理讲,馆主此时应该苏醒过来才对,为何直至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动静?”
“馆主定能破此剑诀。”
一个白衣老者从波纹之中走了出来,披头散发,赤裸着双足走在半空之中。
在场众人全都跪了下来。
良久,他睁开眼睛,出声说道:“浴白身体无碍,只是进入自闭阶段,自己不愿意醒来。”
他扫视四周,声音里也不带有任何的感情,出声说道:“都起来吧。”
再次看了逍遥灵棺之中的木浴白一眼,然后身形越来越淡,再次消失在那一汪蓝水之中。
“啊?”众人面露狂喜之色。
※※※
“沽名钓誉之辈,寻找时机一剑将其杀了便是,用得着在这里讨论?”石君子石陶手里雕刻着一枚鸡血石,语气淡漠的说道。
“遇此挫折,让他对自己的心性产生了动摇。心如止水,剑如流水,此为《止水剑法》之总诀。他动了贪念,破了心性,所以,手中之剑气也就被他自己破了。他不是伤于别人之手,而是败于自己之手。”老者松开了木浴白的手,轻声说道。
“应有此劫,怪不得别人。”老者轻声说道。他抬脚朝着逍遥灵棺走来,双足在空中迈步,每一步踏出,都有一汪蓝色的脚印在空中浮现。
“老神仙怪罪起来,谁能担待?”乘风长老连忙拒绝。“再说,老神仙一心修行破境,数十年不问世事,倘若扰乱了他的清修,这个责任可就太过重大……我们还是再等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