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12章 不怀好意

陆行空带着一行人迎出来时,楚先达恰好从御辇下来。二皇子楚疆侍候在侧,身后护卫如林,宦官无数。
“臣陆行空拜见陛下,陛下亲临,陆府蓬荜生辉。”陆行空候在门口,就要下跪行礼。
楚先达扫视了一眼跪倒在地上的众多陆家亲眷部将,朗声说道:“大家都起来吧。今日是陆公大寿,我来与诸位同贺。大家不须拘礼,开怀畅饮便可。”
“放心吧。我说话只有你能够听见……”李思念撇嘴说道:“再说,这件事情众所周知,就是想瞒也瞒不住啊。”
“多谢二皇子。”陆行空对着楚疆躬身道谢。
君王亲来贺寿,这个面子给的不可谓不大,陆家的荣宠也不可谓不高。
楚先达来,是他非来不可。
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楚先达的脸上又重新凝满了笑意,说道:“前几日天都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个少年人竟然硬拼西风剑神木浴白而不败……那位少年可在此处?”
陆行空邀请楚先达坐在主位,楚先达不应,硬生生的将陆行空给按在主位,自己只是坐在旁边的客座。
李牧羊只想好好的活着,活得好好的。
陆清明直起腰背,笑着说道:“陛下厚爱,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可不敢失了礼数。”
因为陆家的千年门楣,也因为陆行空的身份地位。
“呵呵……”楚先达的嘴角咧了咧,显然,这个话题大家聊的不是太愉快。
“进屋和图书喝茶。”楚先达笑哈哈的说道,拉着陆行空的手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楚疆紧随其后,眼神却在人群中打量着,像是在搜索什么重要人物。
只是,君心难测,楚先达对待陆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怕是在场的大部份人是心知肚明的。
“是,陛下。”陆清明沉声应道,满是憋屈之感。心想,我有几个儿子女儿,关你皇帝什么事?你说这种话,是欺人陆家人丁单薄吗?
李牧羊轻轻叹息,说道:“陆家情势危急,有些事情还是要埋在心里才好。要是被有人心听到,怕是因此而引起一场争执。虽然陆家对我们不薄,但我们终究只是客居陆府。就算帮不了他们什么忙,也不能给他们招惹来什么麻烦……”
“今日没有君臣,只有长辈和兄弟。”楚先达倒是极懂得收揽人心,笑着说道:“所有人都无须拘礼。千年军府世家,自然要有热血豪迈的气息。今日当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当为国尉大人贺。”
陆行空身后跪了一大片。
李思念若有所思的看着李牧羊,说道:“感觉你知道很多事情似的。”
楚先达打量着陆府大院里面的风景,轻声叹息,说道:“朕幼时没少到陆府来玩耍,对陆府大院比皇宫还要更加熟悉一些……那个时候最喜吃陆府里面的肉食,总觉得陆家的煮肉要比皇宫里面的更好吃一些。”
“清明,你我是儿时http://m.hetushu.com玩伴,何须如此多礼?淡然一些,就当是闲话家长。我来是要和你们共贺国尉寿诞的,你们这般拘谨,倒让朕觉得好生没趣了。”楚先达摆了摆手,示意陆清明自然随意一些。
因为李牧羊救了陆清明,陆家待李牧羊极其亲切。不管是陆老爷子还是陆清明,都对他毫无隐瞒,将陆家面临的最真实状况说与李牧羊知道。
“上次静水凝露,他当众抛出了一个辩题,皇权重乃或军权更重……当时大家皆以为是冲着陆家而来。今日他们父子俩同时来给陆爷爷祝寿,怕是没安好心。”李思念心直口快,出声说道。
陆行空表情凝重,赶紧说道:“实是一些无聊人士的闲言碎语而已。陆家是西风的陆家,也是陛下的陆家。陛下待陆家恩宠深厚,如同国士。陆家也只能以国士之礼以报之,鞠躬尽粹,百死不辞。”
陆清明躬身行礼,笑着说道:“正是。臣书房的牌匾更是陛下亲笔题写。”
楚疆也走了过来,对着陆行空弯腰行礼,笑着说道:“楚疆祝国尉大人福寿双全,破境如破竹。疆也有薄礼奉上,还请国尉大人不要嫌弃。”
“时间如白驹过隙,溜得飞快。一眨眼间,国尉大人既然就已经六十了……直到现在还让国尉大人鞍前马后为国效力,朕心甚是愧疚……”
哗啦啦……
李牧羊扫视四周,说道:“慎言,这样和*图*书的话可千万别被人听到了。”
“谢陛下。”众人纷纷起身,侍立两侧。
“君臣之礼不可废。陛下寿与天齐,怎会折寿?”陆行空笑着说道,也没有当真跪下去的意思。
今天是大寿之日,这位陛下却当众想要讨回兵权,一脚将自己踢开……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不认识。”李牧羊摇头说道。不过,现在应当是认识了吧?
这让李牧羊心中暗自担忧不已,可千万不能让黑龙的意识占据了主导地位,更不能在这天都城里暴露了自己的真龙身份……
倘若不来,那就证明西风皇氏是准备彻底的和陆家撕破脸了。
陆行空躬身行礼,说道:“臣尚能持枪,尚能披甲,尚能为国杀敌。只要帝国需要,陛下需要,臣自当再上战场,为君冲锋……”
或许,话里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威胁我陆家顺从听话一些,不然就断子绝孙?
当他在人群中发现李牧羊时,嘴角微扬,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抬脚跨入陆府院门。
楚先达看着陆清明,说道:“清明,国尉大人的话你也听到了,还需努力才是。”
虽然暂时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
浓眉大眼,脸颊微瘦。楚先达身材不高,但是穿着一套明黄天子袍看起来甚是威严。登基十几载,自有一股睥倪天下的帝王气息。
陆清明面露尴尬之色,眼里有一闪而逝的怒气。
李牧羊苦笑摇头,说道:“我倒是希http://m•hetushu•com望自己没有知道那么多事情。”
“朕明白,朕明白。”楚先达拍着陆行空的手背,笑着说道:“陆家是西风的陆家,也是朕的陆家。国尉大人更是托孤重臣,对西风,对朕都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陆家为帝国抛头颅、洒热血,失去了多少大好男儿的性命……朕都记在心里,定不会让忠诚之士感到寒心的。”
知道的多了,烦恼自然也就多了。面对陆家此时面临的乱局,李牧羊不得不设身处地的替他们思考一下破局之法。
又转身看着楚先达,说道:“陛下,进屋喝茶吧?”
楚先达终究没有让陆行空当众出丑,快步上前,将陆行空即将跪下的身体给托了起来,双手握着他的手臂,说道:“国尉大人何须多礼?今天是国尉大人的大寿之日,朕来祝寿,顺便讨一杯长寿酒喝。哪能让国尉大人行此重礼,那不是让朕折寿吗?”
陆行空却是不动声色,像是没有听出楚先达话里的深意,呵呵笑着说道:“陛下所言甚是,我也和清明说,多生几个才是。无论男娃女娃,多生几个,多一些子女环绕膝下,老了方可享受这天伦之乐。你看我只有清明这一个儿子,终究还是觉得冷落了一些。”
楚先达转身,和伺候在一旁的陆清明说话:“清明,我记得你书房的字还是我题的吧?”
“谢陛下。”陆行空只得再谢。
楚先达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也是百般不快。
http://m.hetushu.com特别是依附于陆家的那些将领,他们更是清楚,即使陛下亲至,也并不代表陛下当真对陆家多么的信任或者说多么的爱护。
没办法,君王亲临,礼不可废。李牧羊也夹在人群中间,很没有尊严的跪伏在雪地之中。
“你认识他?”李思念一直站在李牧羊身侧,看到李牧羊和楚疆的眼神交流,出声问道。
楚先达拉着陆行空的手臂,说道:“平日里可讲究君臣之礼,今日却万万不可……”
此人过来,不怀好意。
楚先达扫视厅内众人,出声说道:“陆家什么都好,就是子嗣少了一些。清明一代单传,到了天语这边又只有一个男妹。这可怎么给陆家开枝散叶啊?这可不妥,要多生一些才是。儿孙满堂,也是一种福份。国尉大人,你说是不是?”
自从上次和西风剑神一战之后,李牧羊就时常感觉到身体有一些不太对劲儿。那头和李牧羊融合的黑龙越来越不安份,总有一种随时破体而出的感觉。
“谢陛下。”陆行空一脸感激的说道。
楚先达坐下了,和陆家亲近的长者族老就没办法再坐了。谁敢与君王平起平坐啊?
“陆家世代从军,为我西风帝国镇守边疆……人们常言,陆氏不倒,国土不失。足见陆家对我西风帝国之重要。”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下跪这种事情让他心里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有一股戾气萦绕在心头,好像刚刚到来的这个皇帝欠自己好几百个金币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