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14章 楚浔祝寿

再说,自己太过优秀,长得又那么好看,楚先达一看,哎,这小子不错,来我送个女儿给你,你做我们家女婿吧……事情不是糟糕了?
楚浔一脸谦逊,说道:“陆爷爷缪赞了。”
正在这时,门外管事高声吆喝了起来:“福王到。”
楚先达端起茶杯抿了口茶,看着李牧羊说道:“牧羊还年轻,以后经历的多了,便明白取舍之道才是最考验智慧之事。”
楚先达看着李牧羊哈哈大笑,给人一种极其笃定和不容置疑的感觉,说道:“牧羊少年英杰,和陆氏先祖极其相似。说不得什么时候便可封王拜将,将李家带到一个让世人瞩目的高度。”
陆行空亲手将礼物收下,一脸欣赏的看着楚浔,说道:“昔日的毛头小子,现已长成了翩翩美少年。文武全才,盛名在外。福王好福气啊。”
福王转身看向跟在身后的锦衫少年,说道:“楚浔,怎地越来越不懂礼数了?还不快给陆公磕头行礼。”
福王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就对着陆行空鞠躬行礼,爽朗的笑容传遍整个小院,说道:“陆公六十寿诞,本王来迟了,还请陆公勿怪。一会儿我自罚三杯。”
谁和你提陆家了?谁要你提陆家了?
站在君王面前太过耀眼,他们都是喜欢低调的人。
一个打败了西风剑神反受君王玉言招揽的少年,还有一个被道家七真人之一的紫阳真人悄悄收为弟子的女娃……这李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这句赞美的话一出,楚先达的脸色不好看,福王的脸色更不好看。m•hetushu.com
旁边的内侍李福看到陛下的脸色不好看,赶紧笑着打圆场,说道:“陛下,茶凉了,喝口茶润润喉咙。这天儿阴冷阴冷的,可得多喝水才行。”
他已经被人欺负了那么多年,他不希望自己的子孙后辈仍然遭遇曾经承受过的一切。
毕竟,天雷也是长了眼睛的,不是什么坏人都劈……
“是,皇兄。”福王一脸笑意的说道。
陆行空这才起身,伸手虚抚,笑着说道:“福王能来,是给陆某天大的面子。岂有责怪之礼?一会儿我敬福王。”
陆行空将礼物交由身后的管家,伸手将楚浔给拉了起来,说道:“没有称赞,这是实话。小王爷早些年便美名满天都,现在被星空学院录取,在那如神仙洞府般的地方修行破境,进步更是一日千里。楚氏多英杰,此子更是出类拔粹。”
更不能辩解什么,当着皇兄的面辩解,那不是显得这位大哥很小心眼吗?虽然他确实很小心眼。因为他很小心眼,所以你不能说他小心眼。
李牧羊认真的点头,说道:“是啊。我不仅仅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好……”
“哪敢当长者敬?”福王笑呵呵的说道。“自然是我敬陆公。”
有些东西,西风君王楚先达是可以给的,但是陆行空却给不了。
虽然现在已经够出风头了。
“我说的话就是礼数。”
福王的心里更是郁闷,为君者最忌讳的是什么?最忌讳的是有人来觊觎自己的君王宝座。
从情感上讲,李牧和图书羊自然是要偏袒陆家的。
李牧羊和李思念对视一眼,俩人悄无声息的站到人群里面。
楚浔也同样的对着李牧羊拱手,看向李牧羊的眸子深邃幽深,笑着说道:“是啊。是好久不见。你消失多日,大家都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你还活着。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冰天雪地的,一边走一边摇着把‘难得糊涂’的纸扇,看起来风流……痴傻。
楚浔的手里还捧着一个锦盒,听到父亲的话,他跪下向陆行空行礼,说道:“祝陆爷爷松龄鹤寿,古柏参天。”
陆行空对着人群之中的李牧羊招了招手,说道:“牧羊,来见你的星空同学。”
陆行空这老匹夫一句称赞的话,简直是将自己一家给推到了君王的对立面了。自己的儿子比君王的儿子优秀,那么以后大宝之位到底是谁来坐呢?
将手里的礼物奉上,笑着说道:“陆爷爷,这是家父为陆爷爷准备的小小礼物,还请陆爷爷收下。”
楚先达一把拽住陆行空的衣袖,说道:“国尉大人且坐,你是国之重臣,又是他的长辈。今天是大寿之日,自然是要他来给你行礼的。”
陆行空笑呵呵的看着楚浔,说道:“楚浔今日来的正好,来,我为你介绍一位少年英杰,说起来你们俩人还是旧识呢。”
“陛下,这不合礼数。”
李牧羊一脸憨厚的笑容,说道:“谢陛下厚爱。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所以我的想法也很简单。我生于西风,长于西风。为帝国效力理所应当。再说,帝国给予了陆和-图-书家无上恩宠,而陆家又对我百般照顾,视我们如同家人……陆氏在为帝国效力,为陛下效力。我也同样会为帝国效力,为陛下效力。”
李牧羊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的家族强大,不说成为影响帝国走向的巨阀之一,至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被人给欺负了。
李牧羊轻轻叹息,只得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对着楚浔拱了拱手,说道:“楚浔兄,好久不见。”
此言一出,楚先达的脸色终于和蔼许多,赞赏的看着楚浔,说道:“楚浔也不可妄自菲薄,我楚氏男儿英姿勃发,自有非凡之处。你很好,却还当继续努力。兄弟们当齐心协力,这样方可保我楚氏基业万年不绝。”
这也是很多修行天才愿意依附于名门大派或者某一方势力的原因,因为他们本身储藏丰富,而且又占据了灵气最为充足的山川大河。可以这么说,在很多方面他们都处于垄断地位。
普通人想要修行难于登天。
这个二百五皇帝当众挖角,自己要是接受了招揽,让陆老爷子的脸面往哪里搁?让陆家的脸面哪里搁?又让下面那些陆家旧将们心里怎么想?
福王身穿紫色长衫,头戴朱红玉冠。面貌儒雅,姿态从容。
“是。陛下。”
陆行空大笑出声,说道:“福王来给老臣祝寿,实在是荣宠之至。陛下稍坐,臣出门迎接。”
楚先达看到李牧羊动心,小锄头挥得就更加起劲儿了,笑着说道:“我知你与陆家交好,应当不知道陆家崛起的过程吧?陆家起于风城和-图-书,陆氏家主原本只是一个边疆小将,后来跟随太宗皇帝南征北战,立下战功无数,现在如你所见,陆家是我西风帝国的顶级门阀……”
李牧羊知道自己的回答让这位君王不高兴了,不过,让他太高兴的话,怕是陆家的人就不高兴了。
像李牧羊这样一出生就被雷劈的实在是少数。
“是,皇叔。”楚浔躬身说道。
除了楚开、楚疆、楚拓以及楚礼、楚晔这几个已经长成的皇子之外,还有众多没有长成的小皇子。陆行空一句‘此子更是出类拔粹’,是说其它几名皇子都不如这楚浔吗?
倒是楚浔说话最为方便,他不骄不躁,看着陆行空说道:“陆爷爷过奖了。星空强者无数,英杰辈出。我在星空只是泛泛之辈。初至星空之时,数位兄长都给予我诸多帮助,让我受益良多。就连楚宁皇姐都对我百般呵护,浔一直感恩在心。没有他们,我在星空怕是很难适应呢。”
陆行空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福王会来,既然一国君主都来了,其它那些观望者应当也知道做出选择了吧?
“福王也来了?”楚先达大笑,说道:“福王终日斗鸡溜狗,走马听戏,还担心他忘记今日是国尉大人的寿诞呢。算这小子有心。”
明明看着挺机灵的一个孩子,怎么为人处事就这么的白痴啊?
又对着楚先达行礼,笑着说道:“见过皇兄,没想到皇兄倒是先来了。我还想着去宫里候着,和皇兄一道来呢。”
李牧羊不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可他依然动心。
福王不是一个人来的,他m.hetushu.com是带着儿子楚浔一起来的。
他上前握紧楚浔的手一幅我们是兄弟我们很亲密的模样,以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让楚浔兄失望了,我很高兴。”
奇珍异宝,功法秘籍、以及各种灵石丹药,这些都是修行者必需的物品。
李牧羊躬身道谢,说道:“谢陛下教诲,牧羊定当勤奋修行,不负陛下厚望。”
陆行空一脸笑意,说道:“这孩子,明明是他有大恩于我陆家,偏生如此客气,就像是他欠了我们什么似的。我们做的可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想要快速提升破境,想要追星赶月跑在同辈或者所有人的前面,所需要具备的因素实在太多太多。
有这么赤裸裸的捧杀吗?
倘若李牧羊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当一国之君向你发出这样的邀请,并且说保你的家族成为帝国一等一的家族,你会不会动心?
最要命的是,他还不能当众发飙,因为陆行空是在‘夸奖’自己的儿子。
“你这个懒货,能够想起国尉大人的寿诞就不错了。”楚先达指着福王笑呵呵的说道:“来的正好,朕不善饮酒,一会儿你代我多敬国尉大人几杯。”
有钱的人任性,有权的人也可以任性。
楚先达刚刚坑过陆行空一记,陆行空转身就还了他一刀。这老爷子摆明了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的硬骨头。
楚先达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楚先达有儿子十几,女儿数十。平时没什么事干,就找点人干。
先陆家,再皇室,这就是李牧羊给楚先达的答案。
楚先达都懒得和李牧羊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