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16章 格杀勿论

“哈哈哈……”陆行空笑得更加开心了,就跟李牧羊是他亲孙子似的……本来就是。他一脸慈爱的看着李牧羊,说道:“陛下可不能这般夸奖这些年轻人,不然他们信以为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忘记了学业之艰,修行之苦,日夜嘻戏,误了终身。”
大雪纷飞,整个天都一片莹白。
止水剑馆大半精英皆聚于此,如此阵势,自然不会是来给陆家的老爷子陆行空贺寿那么简单。
他一人一枪,当门而立,指着那近百止水剑客,说道:“只要我陆清明活着,谁也休想动李牧羊分毫。”
呛!
没想到的是,李牧羊偏偏没死,倒是木浴白受伤惨重。不得不说,这一次的打脸实在是太打脸了。
皇室保持沉默,陆家保持沉默。就连止水剑馆都保持沉默。
楚先达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懒得再理会这个老家伙。
陆行空面上一幅呵斥李牧羊不知道礼数的模样,可是笑呵呵的表情却让人觉得在他眼里李牧羊‘很懂礼数’。
“嗯?”陆叔转身看向端坐在椅子上的陆行空,这件事情就是不他能够拿主意的了。
所以,大家都心知肚明,真正想要让李牧羊死的人其实就是西风君王楚先达。
咔……
然后,他就跟见了鬼似的转身朝着庭院跑来。
近百人的队伍,却只有这么一声轻响,足见这此人的修为是多么的精湛。
※※※
近百人沉默无声,却又浩浩荡荡的朝着陆家大门围拢而来。
“楚大http://m.hetushu.com将军到……”
“陆叔,不好了,止水剑馆的人来了……”
说完,就欲冲上去要和陆清明拼命。
陆叔眉头微皱,说道:“今天是老爷寿诞,止水剑馆知晓礼数,来为老爷祝贺那就是我们陆家的客人……”
陆行空占据大义,就是把来犯之敌全部杀了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到时候也不过是打一场口水官司。
被陆清明一番嘲讽训斥,狂剑客李秀威也是怒火中烧。
“是。将军。”十几名将军抱拳喝道,吼声如雷。
管家正欲报名,却突然间瞪大了眼睛。
陆家正门门口,近百身穿长袍手持长剑的男人踏雪而来。
他们无可奈何,只得手持长剑,一脸警戒的盯着那些来犯之敌。
即使楚先达心中不快,也没办法在这个问题上和他撕扯。
陆清明呼吸急促,紧握着拳头,恶声说道:“李牧羊是我陆府贵客,更是我陆氏恩人。上次被你们偷袭,那是我们陆氏低估了人心之险恶,高估了某些人的道德之底限。这一次,你们止水剑馆想要杀人,那就先从我陆清明的尸体上跨过去吧。”
“我陆氏起于风城,为国镇守边疆千百年,大小阵仗厮杀难以计数。千年以来,我陆氏六门六脉现在只余天都一脉风城一脉。人丁稀少,还有四枝就此绝后。为家国计,我们死而不悔。”
“李牧羊遭人埋伏,被人袭击,好不容易逃脱生围,没想到那些不要脸的偷袭者竟然和图书大大咧咧的找上门来……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每个人都不着鞋履,一个个赤足走在那冰雪之中。
倘若止水剑馆当真敢在今日寻仇,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监察司又是什么地方?
你刚才那般夸奖我的侄儿,摆明了想要让我和福王互相提防。现在我夸一下一个年轻晚辈就成了误人终身?
院内那声喝止声来至于陆行空,陆行空带着十数名西风重将以及无数陆府部曲走了出来。
李福再次及时的奉上热茶,楚先达狂饮了一大口,心中果然舒服许多。
李秀威眼神同样的血红,杀心已起。
他站在门廊之内,看着围拢在陆府门口的近百白袍剑客,眼神凶狠,一幅欲要择人而噬的模样。
“愿为将军效死。”身后吼声如雷。
一声轻响。
陆清明的脸色铁青,眼睛血红,心中的戾气急升,有种持枪将眼前宵小全部都捅成肉泥的冲动。
“何事惊慌?”陆叔跨前一步,沉声喝道。虽然他现在不问院内诸事,但是有什么重大事情都是由他先过一遍再传至陆行空那边。
出门没有看黄历,今日诸事不吉。
他们身上的白袍猎猎作响,满头黑丝随风狂舞。
他拔出手中长剑,眼神凶狠的盯着陆清明,说道:“早闻天王枪之威名,今日李某特来领教。”
门外那声来自于乘风长老,他怒视着狂剑客李秀威,说道:“李秀威,你忘记了我们此行之任务不成?倘若老神仙怪罪下来,你可担待的m.hetushu.com起?”
楚先达的心中不快,笑着说道:“牧羊一战成名,是我西风之幸。比武切磋,总有输赢,怎么能说是牧羊不通礼数呢?我倒觉得牧羊温润儒雅,有君子之风。”
李牧羊是受害者,没有人站出来给李牧羊一个说法。
“你这老东西倒是会来事。”楚先达很是欣慰的看着李福说道。
陆清明指着门口站着的近百剑客,冷声说道:“尽起精英,操戈围府,这就是止水剑馆的贺寿之道?”
而在止水剑馆围剿诛杀李牧羊的时候,监察司长史之一的崔见又百般阻扰得到消息前去营救的巡城司。
“何事?”
“怎么?上次你们木馆主和百里长河带的人少了,不仅仅没有杀掉李牧羊,反而还被李牧羊给屠杀殆尽……所以,今日你们止水剑馆就带了更多的人来我陆府杀人?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天理?你们止水剑馆……就不怕千年声誉毁于一旦,沦为我天都民众的笑柄?”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大家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为首之人是止水剑馆的乘风长老乘风剑李承锋,而伴随左右的却是止水三狂客之一的李秀威和止水三君子之一的石君子石陶。
“天都府伊……”
在福王之后,那些朝中大臣们终于反应过来,跟在西风之主楚先达的身后纷纷来给陆行空祝寿。
正在这时,门口负责迎宾的管家出声喊道:“工部李侍郎到……”
陆家门口站着的六名门将早和*图*书就发现这一群剑客的到来,可惜上面即没有命令,又没有增援,就跟完全不知道外面的动静似的。
“会一会那个李牧羊。”狂客李秀威咧嘴冷笑,说道:“我倒是想要看看,能够杀掉百里长河的家伙是不是传说中的那般三头六臂力能拔山……让李牧羊出来见我,李某今日定要取其项上人头。”
乘风长老自然认识陆清明,面无表情的说道:“除祝寿外,另有一事要做。”
乘风长老在陆府门口停了下来,抬头看着陆家高大威武的门楣,轻轻叹了口气,对守门的部曲说道:“进去通报,就说止水剑馆前来贺陆公六十寿诞。”
就跟李牧羊杀了崔照人将他的半个监察司都给毁了一样。
“住手。”两声喝声同时传来。
“刑部王大人到……”
脚步轻盈,轻轻一点,身体就飘飞而起,就像是担心将地面上的白雪给踩坏了一般。
“可是你们止水剑馆杀我后辈,围我陆府,欺我陆氏无人乎?”陆行空眼神如刀般盯着乘风长老,怒声喝道:“众将听令,三息之后,倘若还有人敢围我陆府,辱我陆氏,格杀勿论。”
楚先达皱起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
“陆叔,他们来了很多人……有上百号人……”
可是,想起老神仙那神鬼难测的剑术,终究还是强压下心中杀戮之心,将手里的长剑收了回去,说道:“秀威不敢忘。”
陆行空当众将这件事情给丢出来,不就是为了给李牧羊撑腰顺便抽一下他楚先达的脸吗m.hetushu•com
陆清明哈哈大笑,指着狂客李秀威说道:“李秀威,你也算成名已久的人物,却说出如此粗卑惹人讥笑的话,行如此不知廉耻之事。李牧羊在天都城内遭人袭击,没想到行此偷袭之事竟然是威名赫赫的西风剑神以及你们止水三狂客之一的百里长河……怎么?止水剑客什么时候开始做杀手的营生了?需要耗资多少才能够让木馆主出手杀人啊?倘若请三狂客三君子又需金币几何?”
陆行空哈哈大笑,说道:“陛下在此,何人胆敢惊圣?活腻歪了不成?”
“老奴就会一点伺候人的活计,其它的事情让老奴做老奴也做不来。”李福的腰背弯曲,满脸堆笑的说道。
那是冰椎被脚板给踩碎的声音。
楚先达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李牧羊坏了他的事,所以他就要打李牧羊的脸。
一名部曲正要进去通报,陆清明带着数名管家迎了出来,见到陆府门口被白袍剑客完全封锁,围得密不透风,不由得眼神微凛,脸色阴沉下来。
陆清明伸手向天空一招,一把银色长枪闪电而至,被他一把抄在手里。
这个倔强的老头子,真是任何时候都不肯吃亏啊。
然后,他表情微冷,眼神凛冽,面对候在廊檐之下的众多部将喝道:“众将听令,倘若有人胆敢御前撒野,格杀勿论。”
众所周知,止水剑馆又被称为皇家剑馆,也只有西风君王楚先达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让止水馆主木浴白亲自出手来杀人。
一声来至门外,一声来至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