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19章 爷爷接下

这是威胁,也是誓言。
但是,出身军伍的他更加崇尚武力。因为不管多少的尔谀我诈阴谋阳谋,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拳头和刀剑,谁的拳头大,谁有道理,谁的刀多剑多,谁就获得最终的胜利。
止水剑馆精英过百,此时有能力拔剑的只有两个人。
有些嫡系子弟咬牙送过去了,结果被敌军给杀了……
所以,陆行空就是这么的蛮横,就是这么的霸道。
最要命的是,人家今天占据了个‘理’字。
“李牧羊,你敢如此辱我止水剑馆,你不想活命了?”乘风长老手掌微青,怒声喝道。
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陆行空几乎得罪了天都大半的阀门。
百名白袍剑客被这气势所慑,别说拔剑杀人,就是保持自己握剑的手不要抖动都极其困难。
李牧羊差点儿被这货给逗乐了,冷笑着说道:“这还真是天大的笑话。我连你们止水剑馆的大门往那边开都不知道的时候,你们的止水馆主就跑到长街上面埋伏袭杀我。我连知道你们止水剑馆的老神仙是谁都不知道的时候,你们就替他送来了战书……我都要死的人了,骂你们几句怎么了?”
陆行空转身,用力的拍拍李牧羊的肩膀,溺爱的说道:“好孩子,你且回去稍等,这件事情自由爷爷来帮你应下。止水剑馆的那个老东西这么大岁数都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为老不尊,以强凌弱。为了给自己那个不成器hetushu.com的儿子报仇,竟然向一个孩子下战书……他怎么就不怕被世人耻笑?以后别人再提起他的名字,都会狠狠地‘呸’上一口吧?”
陆行空这样干不仅仅是断了别人的路子,也是断了自己的路子。
陆行空的身材高大挺拔,傲然而立,犹如不败战神。
给予粮草、给予银钱、给予刀甲、也给予理解和尊严。
那不是空穴来风。
“但是,大概一定以及肯定……我是活不了了?是不是?”李牧羊站在陆行空的身边,一脸嘲讽的说道。
他们没办法对陆行空下手,但是对李牧羊可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所以,很多年前外界就有传言,说是陆行空命不久矣,陆氏必当会被人屠尽满门。
李牧羊扫了乘风长老一眼,说道:“到了天都城之后才大开眼界,有些人满嘴的仁义道德,又是白袍又是剑客,却什么恶心事都能够做的出来。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会叫的狗不咬人,那些不叫的狗……偷偷摸摸的就把人给往死里咬。”
所以,他们在面对陆行空这种强者时,仍然有着一战之力。
谁让他没有威望,又没有权势呢?
“谁敢拔剑,我就杀谁。”
不要小看每一次的事件,幕后必然有一双或者好多双的黑手在搅弄风云。
人家连命都搭上了,你还不给人一点火星般的希望?
他若是在陆家的门口杀了陆行空,怕是自己成和_图_书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吧?
一为乘风长老李承锋,另外一人为石君子石陶。
崔家的嫡系子孙崔照人都被人给干掉了,不也没能把陆家给怎么着了吗?
陆行空也是帝都名门出身,却没有像其它的那些权门子弟一般,去了军队只是挂职,吆喝着下面的将卒去冲锋,去送死,自己在大帐里面喝酒斗乐,更荒谬的还有一些二少竟然偷偷带着家奴莺倡伎入帐行淫取乐。仗打胜了,那是自己指挥有功。仗打败了,就将那些活着回来的败卒全部处死。
虽然平时他们对待比他们弱的人不太讲理,但是面对同样强大的对手时,‘理’就很重要了。
石君子石陶的修养功夫终究不如乘风长老,被陆行空给指着鼻子骂,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变成了紫黑色,拳头握紧又松开,好几次都想一剑横空将其斩杀,但是看到乘风长老的脸色,终究放下了这种荒谬的想法。
谁家没有几个优秀的子弟想要成为神威将军?谁家没有几个想要送去边关捞取战功待以升迁的人才?
于是,乘风长老苦口婆心的劝道:“陆公,何必以身犯险?那个李牧羊也不过只是陆家一个……佣人的儿子,陆公让他去试一试不就成了?输了,无伤大雅。反正也不会有人认为他可以战胜老神仙。赢了,那更是轰动神州,对声望提升很有助益的事情。此一战结束,倘若那李牧羊还能够活http://m•hetushu.com着,怕是可以位列星空最强者之一吧?”
可是,他们现在面对的人是陆行空,是名义上掌管整个西风帝国军队的一方大佬,是同样屹立千年而不倒的西风陆氏……
从李牧羊长街之上被人伏击,到今日止水剑馆百名白袍围拢上门,这里面又隐含着什么样的真实意图?
“所以,他想杀我陆家儿郎,我就得把陆家的儿郎洗净绑好送过去给他杀?”陆行空冷笑出声。
老子有理,所以老子就可以不讲道理。
“你们也可以避战……”乘风长老小声说道。
反正今日是止水剑馆的白袍剑客们主动招惹上门,又是围府门又是下战书的,自己就是把他们全部给杀了,外人也休想说陆家半句坏话。
最最重要的是,是他们的战功,就记挂在他们每个人自己的头上。让每个人都能够看到希望,让每个人都有出头升迁的空间。
还不是因为陆家占了理字?
乘风长老脸上的肌肉抽搐,却没办法一言不合拔剑相向……要是别人,他们也就这么干了。毕竟,止水剑馆是皇家剑馆,他们也没少干这种欺负人的事情。
现在,陆家正遭遇这样的围剿。
你在战场之上说得口干舌燥,大军所过,怕是就连完整的尸骨都难以保全。
现在陆行空强行拦截,到底合不合他老人家的心意啊?
陆行空冷冷的撇了他一眼,看着李牧羊说道:“你说奇怪不奇怪?那么不要脸http://www.hetushu.com的事情,他们都能够当众说出来。却又想堵住悠悠世人之口,不想让人说出来。说出来他们就很生气,说出来他们就想拔剑把人砍成肉泥……归根结底,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拳头重才是硬道理。”
“而我陆家又将如何?惧而不战,怕而畏死?你们止水剑馆爱惜羽毛,难道我陆家就可以随意遭人贬低?你们想要踩着我陆家的脊梁骨上重新站起来,怕是打错了主意吧……这战书我接下了。回去告诉你们家那个老不死的,李牧羊没空和他啰嗦。既然此事因我陆家而起,那就由我去会会那个老东西的《止水剑法》”
乘风长老轻轻叹息,说道:“国尉大人,何苦为难我们这些送信之人?你也清楚,这是老神仙的意思,谁敢忤逆?”
陆行空是军伍出身,整天和一些兵油子将痞子打交道。他熟悉他们的秉性,更了解他们的行事作风。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些士兵之疾苦,边将之艰难,战争之凶险,所以他才一次又一次的站出来为将士们鼓与呼。
“牧羊受教了。”李牧羊附和着说道:“以前在江南的时候,认识一个朋友,他的名字叫做燕相马,整天嚷嚷着说‘我是江南城最有名的纨刳大少,我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可是,他做的也不过就是一些偷狗撵鸡调戏一下良家少女这样的事情,最严重的也不过是搞大了人家的肚子让人家去堕胎。”
“避而不战?”陆行空和图书哈哈大笑起来,指着乘风长老说道:“你们止水剑馆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玩的一手好计谋。倘若我们陆家避而不战的话,你们止水剑馆坠落的声威又将重新拾起,垮掉的信仰也将重新树立,而且,再也没有人敢耻笑你们止水剑馆都是一群绣花枕头了吧?”
陆行空执掌军部大权之后,杜绝权贵子弟去军部捞取战功,想要进去也可以,和普通士卒真刀真枪的去打,去杀,去捞取自己的功劳以及升迁的资本。
也正是因为这样,军部纪律严明,风气一新,帝国的权贵子弟变得勇敢而强悍。
他们不恨敌军,只恨改变规则的陆行空。
陆行空很聪明,倘若不聪明的话,也不会被人称之为‘沙鹰’了。沙鹰是大漠之中最凶残也最诡诈的动物。
石君子石陶手握长剑,有种一剑将李牧羊斩成两截的冲动。
他们俩人都是止水剑馆精英中的精英,高手中的高手。就是放眼整个西风都是难得一遇的对手。
权贵之间的博弈对决,从来都是这般的悄无声息又凶险无比。
乘风长老有些为难,老神仙要见的人是李牧羊,想要试招的人也是李牧羊。
“陆行空,休要侮辱我们老神仙……”乘风长老怒喝出声。陆行空说的话太损了,也太毒了。就是他这样的好脾气也受不了了。
杀人盈野,屠敌万万,那血海尸骨中凝炼而来的战力和杀气,让人脊背生寒,双腿战战。一眼看去,犹如千军万马横冲直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