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20章 老贼敢尔

风被劲气吹走,雪被劲气挤走。
这是他们在战场上养成的习惯,就算回到天都,这个习惯仍然保留着。
轰隆隆……
李牧羊也同样抬头看向天空,看向蓝色水潭之中的那道白色身影。
不仅仅要将现在活着的这些陆家人打死,还要将那千百年来为了这个庞大的家族去努力去牺牲的无数陆氏先贤给踩在脚底。
结果围剿失败,止水剑馆损失惨重,狂客百里长河被人砍成肉泥,数十精英无一活命,就连馆主也重伤未愈直至现在未醒。
乘风长老也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于是从袖子里掏出止水战书递了过去,说道:“此乃老神仙给李牧羊的战书,李牧羊,你可愿接?”
“父亲小心……”陆清明一人一枪,冷冷盯着那天空之中的水中幻影。倘若那人稍有异动,自己必将拼死反击。
他只不过是竖起了一根手指头而已。
然后,他的右手手指头用力的斩下。
这是最简单的一剑。
“老神仙……”乘风长老惊呼一声,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只不过是送个战书而已,怎么老神仙亲自来了?
陆府门口,十数名将军发现高空中的身影时,立即自行组队,一个又一个的冲到了陆行空的前方。
“对。你们馆主带着无数死士当街伏击,只是为了把我拦下来打个招呼?”
数年不出世的老神仙闻风而动,竟然让他们来给一个毛头小子送来战书http://www.hetushu.com……
乘风不给,仍然眼神坚定的看向李牧羊。
“同场切磋而已,国尉大人何必如此忧虑?”天空之中,那道幻影出声说道。
陆家大宅之中,西风君王楚先达猛地从座椅上跳了起来,抬头仰望天空,说道:“老神仙,止水老神仙出来了……他怎么也出来了?”
老神仙举起了那根手指头,也同样举起了手指头前面的那把蓝色巨剑。
哗啦啦……
毕竟,老神仙要挑战的人是李牧羊,可不是陆家家主陆行空……陆行空要是去了,到时候老神仙是把他杀了好呢还是不杀好呢?很让人为难啊。
对嘛,有什么话就当场说出来,有什么恨就当场砍人两刀。这样做人才过瘾。
“我们并没有要杀你……”乘风长老还想再努力的辩解一番。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沉声说道。“就是你们千方百计想要杀掉的李牧羊。”
就连人也被那劲气压得喘不过气来。
轰隆隆……
“乘风,我陆某刚才已经明言,此事因我陆家而起,就由我陆行空来一力承担。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陆行空伸出手来,喝道:“把战书取来给我。”
止水剑法之斩之诀!
可是,地上的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磅礴大力从高空之上压迫而来。
他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陆行空冷笑不已,说道:“我为何忧虑,有眼之人皆可以http://m.hetushu.com看到,有耳之人皆已经听到,有智慧者皆能够想到……为子报仇,不择手段,这就是剑神所为?这就是西风民众敬仰的老神仙所做出来的龌鹾事情?”
仔细倾听,还有水声传出。
哗啦啦……
李牧羊打败了西风剑神木浴白,致使止水剑馆的声望坠入欲底。
“多年不见,没想到你性格还是如此暴烈。”老神仙声音平静的说道。
对于李牧羊的无耻,陆行空是很欣赏的。
他身后的那蓝色水潭扭动的更加激烈,朝着他竖起来的那根手指头涌了过去。
九天之外,有雷电轰鸣。
李牧羊回头看了李思念一眼,李思念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说道:“狐狸尾巴……就知道你们是一群老狐狸。”
那蓝色的水流和他的水指相连,变成了一把蓝色的大剑。
“这种事要搁在自己身上,那也是要生气的。”乘风长老在心里想道。“非常生气。”
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就不好意思再生气了。
“这个……”
蓝色的大剑仿佛成了活物一般,水流还在不停的转动着。以巨剑的模样。
李牧羊知道乘风的意思,双手抱胸,出声说道:“你们刚才不是说你们的老神仙只是为了提携后进,为帝国选才吗?不若这样,你回去让你们老神仙写一份契书,上面写明我绝对不伤害李牧羊的性命他掉了一根头发我送上人头谢罪之类hetushu.com的话……这样的话,我就会接下你们的战书。不然的话就是你们那位老神仙心里有鬼,他看到自己儿子败在我的手里了,所以自己小心眼儿,咬牙切齿的想要找我一个小孩子报仇。”
对于他们而言,不管来犯之敌是谁,唯有死战而已。
认真的想了想,好像狐狸也是吃鸡的。又不好意思再改口,太招眼了,不是坐实了自己的哥哥是只‘鸡’吗?
“我们老神仙不会做那种无稽之事。”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打脸,折人面子了事,而是欲置人于死地。
石君子石陶实在是看不下去他们欺负老实人,于是忍不住插嘴说话了,他看向乘风长老说道:“长老,我们只需要将战书送达,他们要不要接,到底是何人来接,悉听尊便,已经不是我们所能够控制的了……”
“如此欺我辱我……”乘风长老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倘若这一剑将陆府高挂的牌匾和前院小楼斩成两截,那么陆家将颜面无存,就真的没办法再在天都立足了。
他用力的拍着李牧羊的肩膀狂笑出声,说道:“好孩子,还真是好孩子……就是这个理。一个小小少年才刚刚打倒了西风剑神,止水剑馆的馆主,还没来得及休息几日,却就接到了另外一个老不死的战书……你们怎么有脸过来?要是他再把你们的那个老不死的家伙打倒了,会不会他爹又出来了?那样的话,牧羊也不用再回星空学院修行m.hetushu.com破境了,一直留在天都修行打怪就够了。”
简单到……让人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就像是简单的喝了口水,简单的吃了口饭。
他知道,那不是真的老神仙,那只是他从远处投来的一道身影,是虚空幻影。
天空之中,出现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
可是,那道身影却是如此的逼真,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高空之中俯窥着下面的一切。
只见苍茫的天色之中,出现了一汪蓝色的水潭。那潭水流不停的挣扎扭动,然后从中间钻出来一个身穿白袍长发披散的老者。
“不接。”李牧羊干净利落的说道。“我刚把你们的现任馆主打倒,你们的老馆主就立即出来了。要是我再把你们那个老馆主打倒,你们的老老馆主再跳出来,那我李牧羊一生只需要干这一件事情就够了……打馆主?”
“老贼,敢尔。”陆清明怒喝一声,手持长枪冲天而起,朝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蓝色巨剑刺了过去。
巨剑疾速而下,所斩的方向竟然是陆府的门楣。
“你……你……”乘风长老觉得自己的心脏抽紧,指着李牧羊‘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从何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木鼎一。”陆行空脸色阴沉,虎目扫向天空,凶狠的说出这个让人陌生的名字。
“老神仙出来了,老神仙出来了……”百名站在那里被人侮辱半天的白袍剑客更是神情激动,一个个的跪倒在地上不停的磕和*图*书头。止水老神仙,是神州传说中的人物,他们进入止水剑馆多年也不曾见过一眼,却没想到今日有缘得见真身。
“他当然不会做那种无稽之事了。他只是想要杀我而已。”李牧羊冷笑不已。
右手中指前伸,其它四指回收。
“李牧羊……”乘风长老气急败坏,心里又有一股子闷气难以发泄,让人感觉憋屈之极。“这战书你到底接还是不接?”
“李牧羊,你真是岂有此理,哪有下战书还有给人写保证书的道理……”乘风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以前李牧羊和他们止水剑馆无怨无仇的时候,他们的馆主木浴白带着三狂客之一的百里长河和数十精英跑去伏击别人。
李牧羊和陆行空眼神对视,有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
这就是止水剑馆的报复?
更有不少来祝寿的客人见此神迹,立即跪倒在地进行磕拜。
天空之中,风起云涌。
“看看,黄鼠狼的尾巴露出来了吧?就知道你们想要吃鸡。”李思念站在李牧羊的身侧,忍不住仗义执言。自己的哥哥被一个据说是很了不得的人物挑战,现在院子里面已经传遍了,李思念自然不会再傻傻等待,跑到门口来看个究竟。
于是,他看向李牧羊说道:“你就是李牧羊?”
“你们的老神仙让你来给我送战书,也只是想和我见上一面聊聊家常,顺便看看谁尿的比较远一些?”
“保护将军。”
乘风长老认真的想了想,发现李牧羊说的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