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21章 剑障危险

因为陆家所处在乱局之中,步步惊心,处境堪忧,陆清明强忍下那股子恶气,在所有人都保持沉默的时候,他也权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轰隆隆……
陆清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把蓝色巨剑与他擦肩而过,然后保持着水波荡漾的状态,急需朝着那陆家的门厅和牌匾劈去。
“我儿子招你惹你了?你们先是伏击截杀,围剿失败之后又派人过来送战书……为的还是想要杀死自己的儿子。不择手段想方设法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杀我儿子。”
一个世人皆为好奇的答案。
“陆叔小心……”
那把蓝色巨剑在下落的过程中一下子膨胀开来,涨大了数倍。
他又对着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乘风长老出声说道:“我还没答应他呢。”
陆清明的心里难以接受眼前的现实,为了破掉木鼎一的那一招止水剑式,他将一身真气蕴涵到这一枪之中。因为用力过猛,身体仍然保持着持枪上冲的姿态。
那个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束缚,被包裹,难以逃脱,难以呼叫。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
它在即将斩断陆府门楣以及廊檐下面的无数颗脑袋时轰然破碎。
在它预定的攻击没有达到时,是不会轻易自爆的。
李牧羊看着天空之上止水剑馆那个老头子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说道:“我还没答应他呢。”
有只雪嗥鸟从头顶掠过,落下一片哀伤之极的啼哭声音。
http://www.hetushu.com谓剑障,就是剑的屏障,也可以说是剑的迷障。
“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没有等待陆府的回答,也没有等待李牧羊的回答。
因为木鼎一那个老家伙本人不在现场,只有一缕神识外放,又能积蓄多少的能量和真气?
近了。
长枪如龙,紫色的火焰疯狂燃起,将昏暗的天空都给点亮。
咔嚓……
你以为它在那里,但是,它却并不在那里。
要知道,这可不是普通的星空学子可以知道的,也不是随便一个剑手能够施展出来的。
要知道,每一个能量体都是一个独立的域。
那陆府门廊,以及站在廊檐之下的众多陆氏家人即将被那巨剑劈中。
那蓝色的巨剑就像是真正的水流,没有劲气,没有水波,没有爆炸。
长枪刺中蓝色巨剑的剑心,然后……
一声巨响传来。
没想到的是,止水剑馆见到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再一次欺负上门……
一枪犹如雷霆,横贯天空。
在那遥远的天空之中,那道白衣身影仍然没有消失,他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就像这是他早就已经预料到的事情。
这样的话,应当以何种办法反击?
“战书送达,十日之后,我在神剑广场恭候牧羊小友大驾。”
它是……比你的眼睛看到的快一些,比你的耳朵听到的又有可能慢一些。
天王枪之雷霆式!
那蓝色巨剑瞬和-图-书间光芒大作,体型更大,杀气更浓。
声音越来越弱,天空中的身影也越来越淡,最终完全消失。
也就是说,这一剑纯粹由剑意和真气组成,而那不停流动的蓝色水流就是他真气流转的表现形式。
只是双方都极其克制,虽然两家有过不少的小磨擦,但是大的冲突却没有。像是陆行空陆清明这样的陆家嫡系血脉和木浴白木鼎一这种掌握着最纯粹剑意的木氏族人从来没有过直接的对撞。
那个老头子离开了,他的那一缕外放的神念消失了。
那被火焰燃烧着的气体和雪花嘶啦啦作响,发出痛苦不堪的声音。
滋啦啦……
轰……
陆清明心里实在是恨极了止水剑馆,恨极了这个高高在上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却尽行卑鄙之事的止水老神仙。
一道紫色的火焰朝着那把蓝色巨剑冲了过去。
那声音极近极近,就像是惊雷在耳朵边爆炸。
陆家门口,无数人惊呼出声。
理论上而言,他是占了天大便宜的。
没有人回应他这个问题。
那把燃烧着的巨剑被撕裂开来,变成了无数个小块,无数个小块正在天空之中熊熊的燃烧着。
不少人惊叹出声,他们的脸色也同样的凝重之极。
“清明小心……”
“这是剑障。”李牧羊沉声说道。
《止水剑法》被人称为西风第一剑法,《天王枪》又被称为西风第一枪。
它强行吞噬了陆行空连续轰出去的四拳劲气,然后和-图-书将自己给撑得爆体而亡,撕扯成碎片。
因为他清楚,他不需要等待,应该来的一定会来。
“就那么穿了过去?”陆清明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一次止水剑馆木浴白袭杀失败,陆清明的心里就存着一股子戾气难以发泄。
“穿过去了。”
他的长枪之上灌注了磅礴劲气,而木鼎一那巨型的水剑也完全是由劲气组成的能量体。
其实这一击也颇有渊源。
只是一道水流啊,水流冲撞在门廊之上,能够带来多大的破坏力?
幸好李牧羊安然回来,倘若李牧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或者直接被他们给斩杀而亡……他又如何对得起自己的儿子?
剑下之下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上的每一根毛发都立了起来。
“怎么就能穿过去了?”
它犹如活物,可以与你捉迷藏。
在场诸人,终于能够自由的呼吸。刚才那一幕实在太过骇人,一剑之威,让人心生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
他们同样的和那蓝色巨剑进行接触,然后融合,成为那蓝色巨剑的一份子。
以妻子公孙瑜此时对待李牧羊的态度,如果李牧羊要是死了,怕是她也活不成了。
陆清明心里清楚,木鼎一是无形之人,这一剑也是无形之剑。
想要变招,已来不及。
嗖!
以有形之枪,击无形之剑。
父子相见却还没来得及相认,人就天各一方,这让人情何以堪?
※※※
烈火燃烧,剑气肆意。
三拳下去hetushu.com,三道紫色火焰冲天而起,朝着那蓝色巨剑冲了过去。
呼吸间便落在众人的头顶。
就那么穿了过去。
蓝色巨剑终于还是爆炸开来了。
滋啦啦……
就连现在的止水剑馆的馆主木浴白都做不到,也只有那个老不死的老妖怪能够施出这等至强剑诀。
陆行空抬头看着那朝着头顶疾速劈来的蓝色巨剑,猛地一拳轰了出去。
“就那么穿过去了。”
它迷惑的是你的心,也是你的眼睛。
蓝色的水头也被那紫色的火焰给点燃,就像是一把烧着了的大剑飞劈而来。
陆行空不管不顾,再次对着那蓝色巨剑轰出了三拳。
“总督大人……”
轰隆隆……
轰隆隆……
不同的真气想要进入那个域里面,就是破坏整个域的完整性和平衡性。
陆行空颇为诧异的看了李牧羊一眼,没想到他竟然能够识得这剑道至强之法……剑障。
那个时候,自己遭遇的就是家毁人亡的后果。
第一枪和第一剑前面都有个‘第一’的名头,到底是第一枪厉害,还是第一剑锋利,无数人心里都期待有个答案。
木鼎一一剑斩出,陆清明仓猝应战。他们担心陆清明没有准备好会伤及自身。
长枪的枪头直刺那深蓝色的巨形大剑,它要将那大剑给击碎成碎片。
轰……
可是,他们偏偏欺负的人是李牧羊。
让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紫色火焰和那蓝色巨剑接触之后,同样的没有发生爆炸,而是那蓝色和_图_书巨剑表面的水波激烈的动荡过之后,竟然将那紫色的火焰给吸收融合。
轰隆隆……
就好像所有人都认定……这是一场难以避免的战斗。
如果说止水剑馆那个老家伙这一剑里面没有蕴涵任何真气,那么,没有真气又怎么能够凝结成巨剑实型?没有真气又怎么可能斩断这陆家的门厅和门楣?
域里面蕴涵的真气越充沛,爆炸所带来的真气波也就越多。
只要稍有异动,整个域就会像是火山喷发一般的爆掉,以此将周围的一切摧毁。
这一次,或许就能够得到一个结果。
风继续吹,雪继续下。
它不是看山不是山,也不是看水不是水。
陆清明刚才那一枪并没有刺中剑心,当然,在陆清明的眼睛里看到的是陆清明看到的。
要是这事搁在别人身上,为了家族大计,为了陆氏门楣,他可以权衡愿意妥协。
这也是剑障给予陆清明的迷障,放在他眼前的幻影。
可是,如果说这一剑里面有真气的话,那么,为何陆叔那一枪刺上去会落空呢?就像是刺进了真正的湖水里面……就那么简简单单的穿过去了。
两个蕴涵着无匹劲气的能量体进行碰撞,陆清明之前预料的轰然巨响没有出现。他想依靠长枪之上的劲道来破掉巨剑之上的力道希望落空。
什么也不管了,什么也不顾了,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上门,他也要把天捅破,佛挡杀佛,神挡灭神。
头顶之上,那蓝色的碎剑剑屑还在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