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26章 星空之眼

这就是那个漆黑如炭的江南少年?
“啪……”
宋洮实在想不明白,老爷子为何突然间要见这样一个人?
虽然这句话没安好心,但是也从侧面说明……在西风帝国,爷爷的权势要比君王还要更大一些。
白衣胜雪,自有一股子潇洒风流。
可是,那花蕊却不惧寒冬,随风摇曳。
都说西风之精华在宋家,宋家精华在宋三少身上。宋洮也是天都城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但是和面前的李牧羊一比,竟然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宋洮很想把那些负责情报搜集工作的家伙给发配到死亡之地去挖矿石。
“我乃宋孤独。”
“我们看到的梅花,是不是真的梅花……他说的梅花又是什么样的梅花?”
如果说是上门问罪的话,那可就实在太过嚣张跋扈了吧?
“梅花已经开了,为何他问梅花什么时候才能开?”
“明天吧。”李牧羊笑着说道:“今天陆爷爷大寿,我喝了不少酒。带着一身酒气去见长辈不太尊重。”
他用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地。
“你说这梅花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的开放?”宋孤独出声问道。
李牧羊看了看那满树的寒梅,又再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才出声说道:“梅花不是已经开了吗?”
宋洮虽然只是宋家的三少爷,甚至都没有正式的官方身份,但是就凭他出身宋系阀门,就足够让天都任何一个家族都视其为上宾。
“你说这梅花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开放?”
“这件事情听牧羊hetushu.com的。”陆行空打断儿子的话,出声说道。
※※※
“我能够看到梅花,别人都能够看到梅花,为何他看不见?”
※※※
李牧羊终于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老人家。
李牧羊面露犹豫之色,在宋洮快要拔剑斩人的时候,终于狠狠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
李牧羊一愣,这是什么路数?他们何时这么亲热熟悉了?
李牧羊愣了好一阵子,然后学着宋孤独的模样蹲在了他的身边。
李牧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冰天雪地里面,额头上面竟然堆满了汗珠。
风如冰窟,雪如利刃,一刀又一刀的去切割那老梅树的身体。
“可是……”
李牧羊头疼欲裂,几乎快要爆炸。
枝干漆黑、粗壮,筋节密布。
就像是脑袋突然间炸开一般,无数金色的光辉闪耀在脑海里面。
“梅花……”
甚至有人说,倘若西风君主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去请求宋孤独帮忙吧。
不讲究。
这种待客方式……好别致。好喜欢。
※※※
“开了吗?我没看到。”宋孤独很是遗憾的说道。
“寒梅傲雪……傲雪寒梅……”
“既然相邀,不能不去。”陆行空沉声说道:“想要动手,随时都有机会,哪里用得着特意让人把牧羊叫到家里?”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李牧羊赶紧拒绝。他不太喜欢和不太熟悉的人说话。要是宋洮亲自来接,两人再不小心同乘一辆马车,到时候www•hetushu•com在那狭小的车厢里面说些什么啊?没有共同语言是没办法愉快的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好不好?
幸好宋洮也有同样的顾忌,于是飞快的点头说道:“那我就在老宅等候牧羊兄了。”
李牧羊看着宋洮远去的背影,再次回到了陆行空老爷子的书房。
“我还是李牧羊。”
李牧羊掀开车帘下车,笑着说道:“三少何必如此客气?随意找个门人接我一程就行了。”
李牧羊被那漫天的风雪给裹成了一个冰人。
灵感就像是一尾狡猾的鱼儿在那大海之中跳跃出水面,然后又落入水中拼命的逃窜。
宋洮暗自运转宋家家传的《封魔功法》去调整气息,强压下心中的戾气,脸上再次挤满笑意,说道:“牧羊兄何时有空呢?”
去千佛寺礼佛时,两人还一路同行。当然,那个时候自己只是李思念的马夫,或许宋洮的眼里根本都没有自己这个小人物的存在。只是因为机缘巧合下救了崔小心一回,所以才让他稍微留意一些。
“哦。你看看我……和牧羊兄相谈甚欢,差点儿忘记正事了。是这样,爷爷听说天都城最近新出了一位少年英雄,特别让我过来请你前去老宅做客。”宋洮看着李牧羊的眼睛,说道:“爷爷让我问问你几时得空,想要邀你喝杯苦茶,不知牧羊兄可否……愿意?”
“确实如此。思念小姐国色天香,初至京城便被众人评为天都第四轮明月,芳名满天下。”宋洮对李思念大加赞美和*图*书,说道:“我也极喜思念小姐的清新率真,可做益友。”
他身穿一件白色单衣,外面罩着一条看起来和他的身材很不协调的熊皮大袄。
“没说什么事,只说宋家那位老爷子邀请我过去喝杯苦茶。”李牧羊担心陆行空误会,以为自己另抱大腿,赶紧解释着说道:“说来奇怪,我根本就不认识宋家那位老爷子,为何他会找我喝茶呢?”
于是,那个老头儿终于做出了一些反应。
穿着一双黑色布靴,像个农夫一般正蹲在廊檐下面看着院子里的风雪,根本没有注意到客人的到来。
风雪狂卷,朝着李牧羊所在的位置汹涌而来。
宋洮快走几步,伸手握住李牧羊的手掌,埋怨说道:“牧羊兄,你瞒得我好苦啊。”
漫天风雪之中,数株老梅树傲然挺立。
李牧羊转身看了宋洮一眼,确定这个人就是宋家的那位老爷子之后,这才认认真真的去看那满树的梅花,认认真真的去思考宋孤独的这个问题。
“我就是李牧羊。”
※※※
李牧羊一把将那尾游鱼给捉在了手里。
他的肌肤雪白、五官精致,即使是再挑剔的人,在他脸上也找不到任何的瑕疵。脸上带着盈盈笑脸,眼神清澈有神。
即使李牧羊名满天都,即使李牧羊被星空学院录取,即使李牧羊打败了木浴白,即使李牧羊被止水剑馆的老神仙挑战……可是,爷爷为何要将视线投放在这样一个人的身上?
“什么时候……真正的开放?”
“寒梅……”和图书
“梅花什么时候才能开放?”
轰……
“牧羊是爷爷亲自邀请来的贵客,岂敢轻慢?”宋洮笑着说道,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李牧羊一脸憨厚的笑着,说道:“为自己的妹妹赶马,牧羊甘之如饴。”
李牧羊来到思源厅时,宋洮正站在窗前欣赏梅园雪景。
千头万绪,千言万语。
脸颊清秀,甚至可以说极其的俊俏。以瘦为美的时代,任谁看到都会觉得这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
“现在是多事之秋,我担心宋家那位对牧羊不利。”陆清明一脸担忧的说道。前面止水剑馆那个老家伙还没打发,现在又来一个更恐怖的存在……李牧羊以前到底做过多少伤天害老的事情,不然的话,怎么全世界的老人家都要和他为敌呢?
李牧羊实在不想和他说这种没营养的话了,主动步入正题,问道:“不知三少此行……有何见教?”
来到天都,李牧羊和这位宋三少的接触次数不少。
“能够理解,能够理解。时局如此,牧羊兄为了安全隐藏身份也是理所当然。”宋洮笑呵呵的说道:“只是千佛寺之行,你我一路同行,宋洮却有目无珠,没能辨别出来牧羊兄的真实身份……实在是惭愧啊。让牧羊兄这样的少年英雄沦为赶马的马夫,宋洮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当马车停了下来,宋洮果然依约站在老宅门口等候。
“身不由已。还请三少勿怪。”李牧羊解释着说道。
宋洮这才将视线收了回来,认真打量着面前hetushu•com的白衣少年。
你看看,多好的剧本。
可是,那鱼儿忽东忽西忽左忽西,就像是和李牧羊捉起了迷藏一般。
再说,他的姑姑还是当今西风帝国的皇后,有这样强硬的后台,西风之大,哪里不能去得?
“这个问题……到底什么才是答案?”
“爷爷,李牧羊来了。”宋洮站在老者的身后,轻声说道。
李牧羊心中大是惊诧,心想,宋家的这位老爷子不会是患了眼疾吧?
李牧羊拼命的想,拼命的去追。
“那好。明日我亲自来接。”宋洮说道。
“如何?”陆行空出声问道。
与止水剑馆木浴白一战,李牧羊的身份曝光出来。现在这位宋家的三少爷亲自来到陆府拜访,所为何事?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皆可以看到,那满树梅花开的正艳。就算是冰雪裹身,也难以遮掩他的娇艳和芬芳。
轰隆隆……
“你就是李牧羊?”
李牧羊远远对着宋洮拱手鞠躬,出声说道:“累三少久等,牧羊实在是愧疚之至。”
李牧羊拼命的游动着,想要追逐那尾小鱼,想要将他给捉在手心。
一刹那间,李牧羊竟然看得入迷,想得痴了。
宋洮再次拱手行礼,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他的爷爷是什么人?是西风国相,是‘帝国文库’是星空之眼,是帝国第一人。
这和李牧羊之前所想象出来的帝国强者宋孤独一点儿也不一样,和他昨天晚上所预测的见面场景也完全不一样。
本来想说‘赏脸’的,但是宋洮实在说不出那两个字眼。
“你们眼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