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28章 人品堪忧

“就是所有人都让你逃跑,你也不会。”
宋孤独并不在意李牧羊的回答,他的眼神仿佛已经将李牧羊的五脏六腑都给看穿了一般。
不过,父亲李岩和母亲罗琦还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这些事情。
“难道自己长了一张正气凛然忠肝义胆的脸?”
“你今年虚岁十五。”
“可能是他们心善,不忍心看到一个可爱的婴儿就此夭折吧。”李牧羊回答的很不要脸。
看着李牧羊登上马车远走,宋洮转身回到小院,宋孤独再一次顿在廊檐下面看梅花。
“他们已经将天都城围起来了?”李牧羊大惊。
甚至就连做为主家的陆清明和公孙姨也没有向他说过这些事情。
为何在李牧羊斩杀了崔照人之后,陆家又如此的看重自己的父母亲人,甚至陆家的主母公孙瑜亲自赶到江南将父母妹妹给接到天都悉心照顾……
这个老家伙实在是太过份了,竟然将他们家的事情给勘察的清清楚楚。
“因为那是一场罕见洪灾,《西风纪事》里面也对那一天的天气景状有详细的描述。钦天监同样对当日的天象有观察和记录,同时将当日定为‘双龙夺珠’之大凶之兆呈报帝宫。牧羊若有疑问,可去借阅查览。想必这对你而言没有难处。”
黑龙化作一颗眼泪,就是龙王的眼泪,然后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十几年后和自己融合。
“为何说抱歉?”
※※※
一个又一个迷团,一重又和*图*书一重玄机。
李牧羊心里暗恨。
“李牧羊……”宋洮脸上的肌肉抽啊抽的,恨不得当场拔剑把李牧羊给斩成一百八十段,不,三千两百段。谁让你赔钱了?谁让你赔钱了?我们宋家需要这点钱吗?我爷爷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就是帝国的各部堂官疆场将军来拜访,也全都被他给推掉不见……谁会和你谈几个金币的事情啊?
“李牧羊只是空谷境……空谷境怎么就能够战胜止水那位老神仙呢?”
“三少请留步。”
“哈哈哈,宋老真是太抬举小子了……”李牧羊这一次是真的笑出声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着有多远跑多远。最好永远都不要相见。”
他知道,爷爷说的是真话,是心理话。
特别是爷爷当着李牧羊的面说‘只有你有实力可以和那个老家伙一战’的时候,他差点儿没有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顿了顿,李牧羊小心翼翼的问道:“宋老今日将我找来,不会是想让我赔钱吧……我没钱。”
李牧羊变得紧张起来,出声说道:“宋老,这件事情可和我没有关系……我那时候还太小,我才刚刚出生,我什么事情都没做。再说,那只是赶巧了。你不能因为我出生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发了一场洪灾,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
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抵死不认的无赖家伙,他总不能当真将他一掌拍死吧?
宋孤独m.hetushu.com并不纠缠这个问题,看着李牧羊,说道:“止水剑馆木鼎一送来战书,你待如何?”
“呵呵,你说我心慌?”李牧羊冷笑出声。
宋洮亲自送李牧羊出门,时不时的打量走在左侧的这个家伙。
“是的。”
到了他这样的身份地位,也没有必要去奉承迎合谁。他说李牧羊堪与止水老神仙一战,证明他的心里确实是那么想的。
笑完之后才想起来面前这个老者的身份以及他那一巴掌可以把自己拍死的修为境界,赶紧将那还没来得及尽情发挥的嘲讽技能给收了起来,沉声说道:“我心慌的原因是我不明白像您这样身份地位的长辈为何会关注我的身世,并且意有所指的问我到底是来自何处……我来自江南,我的父亲是李岩母亲是罗琦,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宋老拿这些问题来询问,是想要说些什么呢?”
宋孤独眼神深邃的看向李牧羊,说道:“你不会。”
“我肯定是想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宋孤独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些清明,视线转移到李牧羊身上,出声问道:“这么些年,你的父母可曾与你说过这些事情?”
而那只凤凰却保留下来完整的凤凰之心,同样的保存着完整的记忆和功法,完全的占据了陆契机的身体。真正的陆家小姐陆契机消失了,现在的陆契机就是那只和黑龙斗争万年的凤凰。
今日的这一番对话,实在是太颠和-图-书覆人的认知了。
李牧羊哈哈大笑,说道:“三少,你不要开玩笑。你还需要别人来提携?”
宋孤独的表情陷入了沉思,就像是在回忆那消失已久的过往,出声说道:“直到现在,天都人士还会谈起十五年前的那一场雨灾。西风立国以来,也没有一场那般大的雨水。因为那一场暴雨,天都城外的村庄毁灭了不少,数十万百姓无家可归,河堤冲跨、山峰塌陷,帝国损失惨重。那一晚,你出生了。”
“十五年前的一个夜晚,天都城里天闪雷鸣,风雨大作。整个世界都像是要被那场大雨给倾覆淹没。”
大老远的跑到人家的宅子里,一言不合就玩起了变身……这样对主人是不是太不尊重了?李牧羊心中有愧,所以才急着要向人道歉。
“……”
李牧羊不说,爷爷也不说,宋洮非常的想不通。
宋孤独看着李牧羊的眼睛,他感受到他心中的怒意,他感觉的到他心跳频率的加快,他甚至能够知道他正在用道家的《清心咒》在平息心中的烦躁。
李牧羊愣了愣,他和自己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没想到会突然间破境,所以……可能有些打扰了。”李牧羊歉意的说道。
“那你可知,那个暴雨倾盆的夜晚,你的父母又是因为何事必须要带着一个初生婴儿远赴江南?”
“没想到我出生是如此的惊天动天,我就知道我不是普通人。”李牧羊一脸骄傲的笑着,说道:hetushu.com“谢谢宋老,我回头就去借来查阅。虽然那些事情都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终究是在我出生的那一天发生的这些事情。了解一些,也好以后讲给自己的子女听听。”
“当日,陆氏产女,名为契机。与此同时,你的母亲罗琦也同样将你生下,并且不知犯下何罪过,竟然被陆家驱逐连夜逃往江南。”
“天赋惊人。”宋孤独面无表情的说道:“人品堪忧。”
“奇怪的是,陆家将你们一家人驱逐出去之后,却又请来道家七真人之一的紫阳真人为你延医治病……这又何解?”
李牧羊摸着自己的脸颊,心想,自己也照过镜子,没觉得自己看起来是一个特别有骨气的人啊。
李牧羊心乱如麻。
“混蛋,竟然连自己都欺骗……”
宋洮也笑,说道:“有些事情,人力难为。人活在世,谁没有求人的时候呢?”
“说的也是。”李牧羊点头说道。
“是命运。”宋孤独轻轻叹息,说道:“你逃不掉的是命运。况且,也只有你有实力可以和那个老家伙一战……你不去,谁去?”
所谓的‘双龙夺珠’,应该是黑龙和那只凤凰缠斗万年所导致的天生异像。最终两人……不,一龙一凤同归于尽,同样的爆体而亡。
宋洮将李牧羊送到小院门口,说道:“牧羊兄一路保重,我就不远送了。”
可是,自己的父母为何当夜离开天都赶往江南?他们这些长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和-图-书的矛盾冲突?
“呵呵……”宋洮脸上的肉又开始抽搐。什么叫做没想到会突然间破境啊?别人千辛万苦历经磨难数年甚至数十年一日的去努力才能够做到的,你就那么一瞬间就破了,你让其它的修行者还怎么活?怎么活?“当时你突然间呆滞不动,漫天风雪把你包裹起来,我确实有些受惊,还以为牧羊兄遭遇了什么事情呢。不过,终究还是要恭喜牧羊兄,一夕悟道,只有最天才的修行者才能够做到。牧羊兄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以后还要请多多提携啊。”
“难道自己看错了自己?”
“你跑不掉。”宋孤独说道。
李牧羊很想抽自己一耳光。
“三少,今天实在是太抱歉了。”李牧羊看到宋洮一眼在偷瞄自己,心里有点儿毛毛的,主动出声打破了宁静。
“这是陆氏机密,不可外言。”李牧羊笑着说道。对着宋孤独拱了拱手,说道:“宋老,实在是抱歉了。不是我不愿意回答您的问题,而是各家都有各家的规矩。我说这些是对陆家不敬。”
不过,他仍然嘴硬的说道:“父母确实和我说过一些事情,说我们在天都有一些亲戚,还说倘若我能够考上西风大学,就让我来投靠这门远房亲戚。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所说的就是陆家。”
“爷爷,你觉得他怎么样?”
李牧羊离开的时候心情很沉重,他就想不明白了,那个老头子怎么就知道自己不会逃跑呢?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