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45章 龙族庇护

“那就开始吧。”木鼎一出声说道。
沉默。
“止水剑法……”陆行空眼神死死的盯着那一剑,心里惊惧万分。“这一剑湿润如水,却又隐含雷霆。剑势越平和,剑意也就越浓烈。当然,这所有的剑意和杀气都包裹在那一汪蓝色的清泉之中,没有丝毫的溢出和浪费……”
而且,今天一下子遇到了两个。
“笑我们在这里干什么。”陆行空朗声说道。
“那么国尉大人觉得……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李牧羊一脸感激的看着陆行空,此时此刻,当着西风君王以及文武百官的面说出这种话,那是完全的将自己置立于君王和百官的对立面,将自己变成众矢之的……就是亲爷爷也不过如此了吧?
那不是景仰,那不是尊重,更不是什么崇拜……只是因为,他们觉得李牧羊和他们是同一类人,李牧羊是他们中的一员,是他们的兄长或者弟弟。
“看起来很普通好不好,难怪我们的西风剑神被一个无名小子给打得重伤……这样的剑法,早知道我也去挑战了……”
李牧羊只需要速度更快一些的轰过去一剑,就能够将他逼入绝境。
木鼎一却是真正的做到了心如止水。
“诛杀英才而已。”陆行空‘嚯’地一声推案而起,虎目扫视众生,说道:“用各种各样的办法,局势或者大义,将西风百年难遇的少年英才给逼迫到如此境地和图书,然后一剑斩杀……这不就是我们这些人在这里的目的?”
不染尘埃,不理世人。
长剑很长,巨剑很巨,将李牧羊的整个身体都给笼罩其中。
龙族庇护,终于还是让他发现了一招克敌之法。
高台之上的人却一个个的表情冷峻,神色紧张的看着木鼎一斩出来的这一剑。
威严所至,众人纷纷后退。
全场再一次鸦雀无声。
心念起,心念落。
他是被迫出战,被他们挟裹以大义然后丢在这神剑广场……
李牧羊冷笑,说道:“你当真以为,你一定就可以将我杀掉吗?”
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喊叫着李牧羊的名字。
长剑斩向李牧羊的脑袋,斩向李牧羊的身体。
陆行空声若雷霆,怒声喝道:“我们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李牧羊严厉控诉,声声啼血,将事实真相呈现在观众眼前,引发众人的思考。陆行空这种大人物站出来强力支持,让那些原本还犹豫观望或者没有勇气表达的平民瞬间找到了旗帜,找到了站位的方向和宣泄口。
他所能够做的,就是进入龙王的眼泪里面,拼命的去搜索,拼命的去寻找,看看里面有没有那头黑龙面对绝世剑法时是如何应对的。
“木老神仙这一剑……已经超凡脱俗,让人望尘莫及。”崔洗尘轻轻的感叹着说道。
他们都知道,老神仙就是老神仙,数十年前就已经和*图*书是西风剑神战败无数强者的老神仙,闭关多年修行破境,现在的实力修为定然要比以前高上许多许多。
嗖……
这个老家伙果然是皮糙肉厚啊,现在所有的人都吆喝着不要让李牧羊死时,他依然不为所动,一幅‘我手里的长剑已经饥渴难奈’的模样。
没有任何耀眼的电光或者激烈的劲气爆炸的声音。
毕竟,雪球只是一只小动物。或者说是一个能量体。
就连那些负责维持秩序不让平民靠近战场核心的飞羽军们也受此气势所吓,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跟。
“不打了,我们不看了……”
要知道,李牧羊只需要后退一步,就能够躲开这一剑。
那是一把由天外之水凝结而成的水剑。
※※※
他甚至能够看到他大剑之上水流的轨迹,甚至能够听到那哗啦啦的声响……
“这场比斗我们不看了,我们不希望李牧羊死……”
最紧张的人还是李牧羊。
哗啦啦……
“说完了吗?”木鼎一看着李牧羊,出声问道。
更让人觉得诧异的是,静静倾听,里面还有哗啦啦的水声在流动着。
止水剑法之斩字诀!
“陆行空,比武切磋,胜负难料……”
木鼎一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李牧羊举起了手里的大剑。
木鼎一微微皱眉,说道:“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废话这么多的对手,有你说话的这些时间,我们的战斗早和-图-书就应该开始也应该结束了……不过,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有舌灿莲花的本事。可是,又有什么意义呢?”
陆行空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拳头握起咯嘣咯嘣作响。
李牧羊闭上了眼睛。
※※※
一个如此优秀的年轻人,为什么非要被人给一剑斩杀呢?
“说完了。”李牧羊出声说道。
在他将自己锁在小园里面的那几日里,他没有急着去修行破境,因为现在无论他多么用功都没有太大的作用。
闭上眼睛却不是因为害怕。
死一般的沉默。
谁也没有想到,局势会发展到如此这般令人难堪的境地。
李牧羊整理衣冠,对着陆行空所站立的位置深深鞠躬。
水无常形,而能融万物。
木浴白因雪球而起贪念,破了心境,所以大败。
看到陆行空笑容诡异,福王出声问道“国尉大人笑什么?”
止水剑法,剑如流水,心如止水。
繁花似锦的遮羞布给撕扯掉,再将赤裸裸的真相呈现在人前,然后丢给那高台之上的一些人一个难题:这一战还要不要打下去?上意是不是要和民意相违背?
※※※
说真话的人真是讨厌啊。
李牧羊轻轻叹息,说道:“老而不死是为贼,古人真是诚不欺我。”
至少,李牧羊现在不再是委屈出战,也不再是‘受恩’而战。
然后,一剑斩下。
他站在木鼎一的对面,睁大眼睛看着他举和图书起了剑,睁大眼睛看着他抡起大剑朝着自己劈来。
虽然他很讨厌这个老怪物,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木鼎一是他生平遇到的最厉害的人类高手。
“话是这么说。”陆行空打断崔洗尘的话,笑容狰狞,说道:“难道台上的诸位,还有场下的诸位……有谁不知道结果如何吗?还有人相信胜负难料这样的鬼话吗?大家所期待的,不过是一场干净利落的虐杀而已……每个人都在等待着李牧羊被人一剑砍掉脑袋,难道不是这样吗?”
可是,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还需要他施展出来绝技才可以知道。
他要干的事情就一定要做成功,不管外界怎么说怎么看。
为什么?这对李牧羊公平吗?
真话真是难听啊。
“李牧羊……李牧羊……李牧羊……”
“但是,当他突然间释放或者爆发的那一刹那……如山崩海啸,瞬间就将人类的肉体之躯给卷入吞噬。”
此时此刻,他们不同意诛杀李牧羊。
数日之功,怎么可能和老怪物百年修为相抗衡?
“李牧羊不应该死。”有人语带哭腔喊道:“为什么一定要杀李牧羊?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就是剑神的父亲……所使出来的绝世剑法?
如果杀了李牧羊,又会引来什么样的连锁反应?
这算是什么剑啊?
“所以,最终让你保持尊严或者性命的……也不过是你手里的那把剑而已。”
“……和_图_书
“木老神仙……这算是什么剑法啊?这就是止水剑法的精髓吗?”
海啸山鸣。
木鼎一手持长剑,长剑剑刃指向李牧羊,沉声说道:“拔剑。”
那把蓝色大剑犹如飞虹,有形而无实。
“李牧羊不应该死……不应该杀李牧羊……”
“回家,我们回家……”
一把蓝色的巨剑便落在了他的手心。
“你奢望他们能够记住什么?今天他们会为你所说的话陷入沉默,会为你所遭遇的一切感觉到不公。明天呢?一觉醒来,他们就全部都忘记了。什么都不会再记起来。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生计。他们要想着自己要怎么样活着,怎么样才能够活得更好。”
他的人就像是一团云,他手里的剑就像是一汪水。
可是,无数人都看出一种很荒谬的感觉。
于他而言,世间事务皆是俗事,世间之人皆是俗人。
而是因为他在回忆。
他就那么当着李牧羊的面,在他双眼的注视下,就那么轻飘飘的举起了手里的长剑。
木鼎一的手掌朝着天空中一招,天空中的乌云翻滚起来,然后朝着两边撕扯,巨大的口子中间露出耀眼的白光。
从刚刚开始的人人喊杀,到现在的阻止杀伐,这是一场局势上的胜利,也是一场气势上的胜利。
良久,才有人低声喝道。
“我不用剑。”李牧羊说道。
“徒有虚名……止水剑法徒有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