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47章 不讲义气

最后,再用惊龙拳近距离的去毁灭其本尊。倘若击中,木鼎一怕是要身死魂消,从星空强者之列除名。
※※※
呼……
目眦尽裂,漆黑的瞳孔被红色的血水给淹没。
有水滴飞溅,然后蓝色巨剑之中破开一道口子。
霹雳啪啦……
宋晨曦看了几眼,细眉微皱,喃喃说道:“怎么又活过来了呢?怎么还没死呢?”
这是对他实力的挑战。
“李牧羊……”
先是窃窃私语,然后那些杂音便汇集在一起组成了一道声音的洪流。
楚浔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轻声说道:“对嘛,这才是真正的李牧羊……李牧羊,你还想要隐藏到什么时候?真是越来越期待你的表现了。”
“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嘛。”宋晨曦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对着三哥笑笑,视线再一次朝着广场之上看了过去。
崔见横跨一步,挡在西风君王楚先达的前面,一剑将那白龙的龙头斩掉。
以稚嫩之身,战胜了成名一甲子以上的星空强者,这样的年轻人,理应受到人们的喜欢和爱戴……
咔!
以自己强悍无敌的肉身,咬牙硬扛着受了十二剑,然后冲到了西门扫雪面前百尺之内—……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自己一剑袭来之时,每个人都会想办法避其锋芒,或者与杀伤力强大的剑意以硬碰硬。
他们不希望李牧羊死。
轰隆隆……
哗啦啦……
“倘若是如此的话,那个李牧羊的身手到底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难道说……他已经踏入星空境了不成?以他这样的年纪踏入星空境,这是亘古以来闻所未闻的事情……”
最强大也最无可匹敌的杀招放在了外面为了伤敌,而自己的本体却被抽干了力气。
但是,他的本体逃逸,他布下的那天罗地网的剑阵也就瞬间瓦解。
一拳即出,群山响应。
里面蕴涵的劲气汹涌如海潮,一下子就将那蓝色巨剑给撑和*图*书得撕裂开来。
只是那高山实在太过庞大,也实在太过威猛。
他的额头大汗淋漓,胸口起伏,正在剧烈的喘息着。
李牧羊体内气血激荡,全身的毛发和皮肤都像是要被割裂般一层。
※※※
“我不想死。”
临危不乱,以惊龙拳为盾,撞向木鼎一那无解之剑。
记忆海里面的那头黑龙靠此招赢得一次生存的机会,李牧羊同样要靠这一招来获得一次求生的机会。
就像是一团结实的蜘蛛网,将李牧羊的身体给束缚在原地,等待着巨剑临头,一剑斩杀。
所有人都一脸惊恐或者仍然处于呆滞状态的看着李牧羊。
宋洮站在窗口张望了一阵子,冷笑说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如高山倒塌,如大江决堤。
他化身为人,身体一下子缩小了无数倍,朝着西门扫雪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李牧羊赢了?李牧羊怎么可能赢了老神仙?”
能够遇到一个上得了台面的对手,对木鼎一这个级别的武者来说是一桩天大的幸事。
高山撞在蓝色巨剑之上,蓝色巨剑再一次爆涨数倍,然后开始吞噬那座高山。
“也不能死。”
记忆海里,那只黑龙就是这么做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牧羊的反应让木鼎一稍微的诧异,继而见猎心喜。
高手寂寞。
“……”面对李牧羊的指责,木鼎一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晨曦……”宋洮赶紧喝止。这样的话要是让侯在门外的止水剑馆的剑徒们听到,怕是又要多生事端。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从内部崩溃。
李牧羊感觉到了压力。
这不是记忆海中那只黑龙威力最为强大的一拳,但却是冲劲最足,威势最猛的一拳。
沉默。
“牧羊……”陆清明猛地站了起来。“你竟然……做到了?”
他们眼睁睁的看到那头白龙从老神仙的身体中间穿过去,以这和-图-书一拳的威力以及冲击势头,老神仙哪里还有命在?
他嘶吼出声,右手握拳再次朝着头顶轰了过去。
瀑布之中,走出来一道白色的身影。
正是被人误以为被李牧羊一拳给轰死了的止水老神仙木鼎一。
白袍、散发、赤足。
蓝色的水头哗啦啦的向下倾倒,浇得人满脸满身。
李牧羊只觉得身体一轻,无形的束缚破开,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如一只灵活的雄鹰,又如一头捕食的猎豹。
“仅仅只用了一招,一个回合……”
木鼎一看着李牧羊,说道:“刚才那一拳为惊龙拳?”
“李牧羊胜了……”
无数人叫喊着李牧羊的名字。
这种做法的优势是能够破开那外面的杀招而冲到近前攻击本体命门,劣势是,很有可能还没有冲到身前就已经被剑意给碾成碎片。
“不讲义气。”李牧羊看着高高在上的木鼎一,轻轻叹了口气。“大家相识一场,你配合一下死掉,成全我的声名,大家还觉得你爱才惜才,多好?非要活过来再打上几个回合,有什么意义?”
拳势如山,拳劲也如山。
瀑布向下倾倒着水流,滴落的水珠砸得神剑广场的地面啪啪作响。
是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也是很多武者在放完大招之后身体虚脱几欲坠地晕倒的原因。
陆行空的手掌抽搐,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索性也就不再藏了,哈哈大笑起来,对着坐在身边的西风君王楚先达说道:“这小子……也不知道尊老爱幼。虽然说刀剑无眼,但是也不能一上来就用杀招啊……武道精神还是要有的嘛?一上来就把老神仙给打飞了,你让止水剑馆那三千弟子的脸面往哪里搁?陛下,牧羊年轻,还请宽恕他无状之罪。”
他们脚下的岚山,以及更远处的白云山、鹤鸣山都轰轰隆隆的发出声响,就像是要被人给推倒一般。
“三哥,hetushu.com三哥……”摘星楼之上,身材单薄的少女在屋子里又蹦又跳,拉着宋洮的手臂开心的叫嚷道:“我就知道李牧羊死不了,我就知道牧羊公子一定会赢……他真的胜利了。我应下的礼物也可以送给他了……”
然后,那蓝色的水镜不停的扩大,最后变成了一挂悬挂在高空之上的瀑布。
在大家庆祝李牧羊战胜了止水剑馆的老神仙木鼎一的时候,天空之中再次出现了一汪蓝色的水头。
轰……
“我不想死。”
轰……
“怎么可能?”福王脸上的肌肉抽搐,他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牧羊,说道:“这小子竟然就这么赢了?老神仙呢?老神仙去了哪里?”
李牧羊的身体下坠,脚上的白色登云靴轻轻的落在冰层之上。
攻其本尊,然后再退还回来破其阵。
在切磋之前,李牧羊如此那般的激怒木鼎一,他万万没有手下留情的可能性……木鼎一全力斩出来的一剑,整个神州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止水剑,威力强大杀伤力惊人的斩字诀,就这般被李牧羊毫发无伤的给破解了?
神剑广场之上,只有李牧羊独自一人傲然而立。
“惊龙拳……名为惊龙,却为万年之前龙族所创。”木鼎一声音平静,眼神却如利刃般一刀又一刀的切割着李牧羊的身体。“你又从何处习得此拳?”
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木鼎一手里的长剑爆涨数倍,蓝色巨剑变得更大,吞噬电龙的速度也更快。
除了那伤人的冷风,以及岚山上下压抑的呼吸和激烈的心跳,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
“怎么可能?那个李牧羊……他竟然杀了我们的老神仙?”
一座巍峨高山朝头顶撞击而去,想要冲破头顶的剑意封锁,恢复这朗朗乾坤以及李牧羊的自由。
他毫发无损的站在高空之上,站在世人的面前,一脸平静的看着神剑广场之上的李牧羊。
上一次和图书,自己面对的只是木鼎一的一缕神识,一丝残影。
“李牧羊……”
“老家伙,去死吧。”李牧羊嘶声吼道。
居高临下,就像是老虎看着草丛中的一只兔子。
没有了强大真元的支撑,他的身体根本就站立不住,更不用说进行第二次的进攻或者阻挡敌方的反击。
生死一线!
“老神仙……”止水剑馆那边的徒子徒孙们惊叫出声。
剑神广场四周的观战人群也全都眨了眨眼睛,想要确定刚才那一幕自己没有看错。
“威名赫赫的老神仙……怎么可能会被人给一招就打败了呢?”
当蓝色巨剑无限变大之时,那股子剑气就像是一堵透明的气墙一般,阻挡着李牧羊的冲锋进行。
虽然他当时并没能伤着西门扫雪,因为他在关键时刻闪身逃逸了。
惊龙拳的真气拳意完全被止水剑给融合,而李牧羊的身体即将被止水剑的斩字诀给劈中。
由下至上,从平民到权贵。
这也是李牧羊这一拳的意图。
刚才那一击……不,是连续数击,几乎耗尽了他体内的真气。
李牧羊再次右手握拳,一道龙形的闪电轰隆隆的冲向破除了防护罩的木鼎一。
有大块的山石向下滚落,有大片的林木向下塌陷。
“也可恨。”
李牧羊这种打法有些类似于以命搏命,以悍不畏死的姿态冲至眼前,然后近身搏击。
有人惊呼出声,更多的人吓得闭上了眼睛。
砰……
“此子可喜。”
不仅仅如此,他还反击成功,一拳将木鼎一给轰没了……
楚先达也是满心的震憾,说道:“李牧羊……胜了老神仙?少年英杰,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黑龙当时就是想明白了这一点儿,然后无视那眼前密不透风摧枯拉朽的剑意。
良久,才有声音从山脚下面传了上来。
木鼎一刚才所站的位置空无一人,不知所踪。
撼岳拳!
死一般的沉默。
以庞大的高山去抗hetushu•com衡头顶无处不在的剑意,将那层防护网给撞得支离破碎。
现在,李牧羊面对的可是实实在在的木鼎一。
一刀劈来之时,你是想办法打掉那劈来的刀,还是攻击那劈刀的人?
李牧羊的身体如龙,冲锋的速度更快,穿过了那巨剑的剑身,朝着木鼎一的身体猛攻而去。
白龙从木鼎一所站立的位置冲了过去,然后冲势不竭,继续撞向观战台之上的众多权贵。
李牧羊笑,说道:“我不在乎这是什么拳,我只在乎它能不能打败你。”
审时度势,在惊龙拳被止水剑吞噬之时,立即再还以更加凶猛的撼岳拳……此处至关重要,太早了不行,怕破不掉木鼎一的防护。太晚了也不行,李牧羊会被那巨剑斩成肉泥。
但是,人们应该清楚的是,当修行破境的人族将自己全身的精力气机凝结成杀伤力巨大的杀招时,他本身的身体其实是最虚弱和无力的。
龙身支离破碎,劲气狂泄,化作一阵劲风从众人的脸面上拂了过去。
黑龙在面对那铺天盖地而来几乎没有任何破绽却又一时之间找不到突破口的剑招时,他做出了最聪明也最疯狂的反击。
自己遭遇剑障之时,被木鼎一给晃了过去,然后一剑斩向陆府门楣。倘若不是父亲及时出手,陆家的大门都要被人给劈倒在地了。那个时候,陆家还有何颜面立足于这天都城内?
“李牧羊……”
从开始的想要欣赏一场顶级高手的厮杀,变成了对李牧羊这个人物的接受和同情……
剑由人把控,剑意由心生。
想了半天,觉得还是不要搭理的好。
李牧羊选择了后者。
“牧羊……”陆清明眼眶湿润,为儿子的死里逃生感到幸运。倘若刚才那一剑李牧羊没能挡住,现在的他怕是已经身首异处了。
“老神仙死了?”
“吼……”
龙头嘶吼着,张牙舞爪的朝着木鼎一扑去,龙嘴大嘴,想要一口咬掉他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