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51章 万剑横空

“我……”李思念这才清醒了过来。
哗哗哗……
风城。城主大宅。
※※※
“不管天都局势如何,风城不能乱。风城若是乱了,陆氏就完了,西风之大,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陆公子,真的无须如此……”
“老神仙……你怎能如此惘顾民意……”
“哥哥能不能活着……”
咔嚓咔嚓……
上一次哥哥在幻境之中生死未卜,所有人都告诉她说李牧羊已经死了,可是她不相信。她相信哥哥一定会活着,一定会回来找他们。
同样的一个问题,却在心里变换了千万种题型在反复发问。
一把绣迹斑斑的铁剑从那缝隙间钻了出来,腾空而起。
有知的世界,那就要靠实力了。
天都。陆府。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些什么。
“三魂七魄……”陆勿用轻轻叹息,说道:“真是好奇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啊。”
此战不休!
“在担心哥哥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身后突然间响起。
李思念猛地抬头看向陆林,说道:“陆公子此言何意?”
他的身体飘荡在高空之中,仰脸看天,眼睛紧闭,双手朝着两边延伸而去。
“母亲,你就让我去看看吧?”陆天语再一次哀求着说道。他上前拉着公孙瑜的手,说道:“我就远远瞧上一眼。父亲和爷爷都在,一定不会有事的。”
有雪花飘荡。
李牧羊赚取声望的时候,就是自己的声望下坠的过程。此消彼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天都原本是暗潮涌动,但是自从那个李牧羊进入天都始,所有的风云都系于其一人之身上。”陆林语带笑意,说道:“我在祝寿当日就告辞离开,乘坐蜂鸟一路急赶,才在今日赶回风城。按照时日来算,今日恰好是李牧羊与止水剑馆老神仙木鼎一的决战之日……以孩儿的浅见,大战停止之时,便是冲突的爆发之始。父亲可要早做防备。”
“思念小姐可觉得冷?”
木鼎一的视线只放在李牧羊一人之身,说道:“此战……不休。”
“北风卷地百草折hetushu.com,风城八月即飞雪……听说今年天都的风雪也特别大。大家的日子应当都不好过吧?”
李思念坐在被冰雪包裹的石亭之中,眼神呆滞,心绪不宁。
上一次是未知,这一次是有知。
陆勿用便是这一任的风城城主,陆家家主陆行空亲自选择的陆氏优秀子弟。
“母亲……”
木鼎一看着李牧羊,说道:“再接我一剑。”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到母亲此时此刻的表情,他竟然没有勇气问出心中的疑惑。
“哥哥……”李思念双手合什,喃喃自语:“一定要活着。”
虽然后来陆氏的核心人物都搬到了天都居住,但是,陆氏的祖祠在风城,陆家的每一任家主也都会择其优秀子弟为风城城主,为陆家守护老宅,也为帝国守护边域。
“父亲的意思是?”
“为什么一定要诛杀李牧羊?”跪太在地上的人群中,有人悲愤喊道:“老神仙,为何一定要诛杀李牧羊?你是怕被他取而代之吗?”
“是。父亲。”陆林急急忙忙的朝着外面走去。
“什么?”陆勿用大惊。
“城主。”一个灰袍人出现在陆勿用的身后。
神剑广场坚硬的青金石地板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缝,而且随着蓝色气流的涌入,那裂缝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集。
“……”
从君王,到将军,再到平民。
等到陆林讲完,陆勿用出声问道:“那个李牧羊……当真有如此神奇?”
“这……儿子不知。”
“嗯。仔细说说你在天都的所见所闻。从你入天都开始,事无巨细,一点一滴不可隐瞒。”陆勿用沉声说道。
“陆公子无须如此。”
陆勿用听的很仔细,时不时的凝神皱眉。
“为父分忧,是为孩儿的本份。何来辛苦?”陆林笑着说道。
从观战台上,至神剑广场,再至岚山山腰。
李思念猛然转身,看到站在身后的陆林,满脸惊讶,说道:“陆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天语一脸诧异的看着母亲,心想,他怎么就生而不凡了?
http://m.hetushu.com是,楚玉峰高枕无忧,在他死后,他一手打下来的帝国政权延续了千年之久。
“母亲,你说,李牧羊哥哥会赢吗?”
公孙瑜今日也没有去神剑广场。
事到如今,木鼎一自然是不愿意就此放过李牧羊的。
“不是传言他打败了止水剑馆木浴白?”
三权鼎立,也是三虎相争。
哥哥,他有战胜止水老怪物的实力吗?
“这一次,怕是他们要暴露身份了吧?”
他终究还是要斩下那最后一剑!
木鼎一的双手用力向前一抬。
停歇半日的风雪,再一次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嗖……
公孙瑜眼神深沉的看了陆天语一眼,说道:“我已经决定了,不许再闹。”
※※※
万剑横空,剑刃直刺地面之上的李牧羊,将他的头顶给笼罩的水泄不通。
楚玉峰感念其忠诚果敢,封其为监察司掌令史。那个时候,监察司之名是在西风帝国第一次出现。而监察司所赋予的职责是监督百官和军队。这个职位的权利实在是太大太重,一念令其生,一念令其死。几乎人人畏惧。
当楚玉峰功成身退时,他又变成了楚玉峰身后的一道影子,所有人都知道他存在,却并不知道他存在于什么地方。
“是。母亲。”陆天语端坐在母亲身边,陪着她一起等待着。
可是,连续好几剑都斩不死他,已经让他捞足了威望和名声。
陆氏生于风城,也起于风城。
也就是不死不休!
很快的,一身黑色劲装看起来风尘仆仆满脸疲态的陆林走进书房,对着父亲躬身行礼。
陆勿用头也不抬,出声说道:“让他进书房说话。”
毕竟,从开始到现在,这场决斗都是木鼎一一人的决定,李牧羊可从来没想过要和这样的高手去切磋。
而崔家的先祖崔域原本是晋王府的一个府军统领,楚玉峰率兵出击,南征北战时,崔域就是楚玉峰身边的影子和盾牌。当楚玉峰上阵杀敌时,崔域身先士卒,率领王府护卫冲锋在最前线,以肉体之躯相阻挡,一次又一次和图书的将楚玉峰从死人堆里面拖出来。
陆勿用正在书房里面饮茶赏雪时,佣人来报,说是少爷从天都回来了。
陆勿用走到窗前,看着院子里面几株光秃秃的铁线樱,沉默良久,出声喝道:“来人。”
她从来都没有这般担忧过。
※※※
李牧羊就这么硬生生、赤裸裸的要求停战,要求木鼎一放过他一条生路。
她已经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回想起哥哥最后给他们盛的那一碗鸡汤。
“天都人都这么说。”陆林说道。“但是,我怀疑那是陆家为其扬名的手段。想要对付木浴白这样的绝世高手,怕是要出动陆爷爷身边的‘三魂七魄’吧?他们让三魂其魄去围攻木浴白,然后再将所有的功劳都推到李牧羊一人身上。据说当时千面毒王的徒弟红袖姑娘也在现场……她也是去帮助李牧羊而去的。”
“思念小姐……”陆林看着李思念的眼神,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嗖嗖嗖……
城主府又是风城将军府,因为风城靠近孔雀帝国边疆,两国时有争端,大小冲突不断。为了守护边民,国土不失,所以西风帝国在此驻扎重兵。
※※※
“此战不休。”
在大战前夕突然间将自己送走,不也正是哥哥没有必胜信心的表现吗?
“去将我房间里面的火狮心取来。”陆林笑着说道。“上次率兵与孔雀国的刺侯激战时误入天火峰,却机缘巧合遇到了一只雄性火狮。我将火狮猎杀,取其心脏。此物最能取暧,思念小姐携手带着,可别冻着了。”
她不仅没有去,也没有让自己的小儿子陆天语过去。
“就算这个时候放了军权,陆氏就能得到一个好下场?”
“所以,木老神仙,放小子一条生路,如何?”
“高山。”陆林出声说道。
“哥哥会输吗?”
陆勿用看了一眼儿子的激情神色,说道:“去看看远来的客人吧。”
“思念小姐不用客气。”陆林笑着说道。“你远来是客,我自然要尽一尽地主之谊。”
“可是,都和-图-书说那个止水老怪物很厉害……”
“你牧羊哥哥更厉害。”公孙瑜无比坚定的说道:“因为,他生而不凡。”
不就是一个丫鬟的儿子吗?
“啊?李思念?”陆林大喜。
“没有原因。”
“我对你的情意,思念小姐当真一点儿也不明白吗?”
无数的铁剑从那缝隙间钻了出来,同样的朝着高空飞跃。
※※※
她知道哥哥和那个老怪物的差距,她也知道,那个老怪物不会轻易放过哥哥……
“我刻意找清明叔问过,说是高山境。而且是刚刚才入高山境。”陆林说道。
“是,父亲。”陆林稍微整理了一番思路,然后便开始讲述起来。从进入天都城门开始,将天都事态,陆家人对待自己的态度,以及各方面的关系以及现在天都的各种传言,原原本本的全部都讲给自己的父亲。
天空之中,两道蓝色的强大气流从木鼎一的双手涌出,然后钻进了神剑广场的地面。
所有人的视线和关注点全都聚集在木鼎一的身上。
这一次和以往不同。
陆勿用摆了摆手,说道:“天都那边送来一个名叫思念的女孩子……”
这就是木鼎一给予李牧羊的回答。
“知会信使,今日子时相见。”
原本是想剑斩李牧羊,重振止水剑馆声誉,也为自己那个不小心败于李牧羊之手现在进入自闭状态不愿意出来的儿子拾回一些自尊……
楚玉峰将天下的兵马交给了陆家,又将监察之权交给了崔家。后来又和当时的第一门阀宋家联姻,给其相位,令其掌控文官系统和代君王行使政令牧养天下子民。
陆勿用再次陷入了沉思,良久,出声问道:“那个李牧羊是何境界?”
陆勿用四十多岁的年龄,因为风城秋冬季节风沙巨大,春夏两季又太阳毒辣。陆勿用长期在军伍里面厮混,所以皮肤黝黑,一脸胳腮胡让他看起来威严霸道。
※※※
按照时日计算,今天便是哥哥和止水剑馆那个老怪物决斗的日子。
他摆了摆手,身后跟着的仆人们便将各式糕点以及滚热的茶水送了过来。
http://m.hetushu.com不冷。”
“不行。”
听到陆天语叫李牧羊‘哥哥’,公孙瑜的心情稍微好受一些,伸手握住儿子的胖手,柔声说道:“会赢的。他一定会赢。”
“这是我家啊。”陆林一脸温柔的笑着,说道:“应该我问你才对……思念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是,城主。”
未知的世界,可以凭运气。
“我理解。”陆林阻止了李思念回答这个令人难堪的问题,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此时忧心如焚,所以特意让人送来一些茶水糕点过来,我陪你一起等待。”
当年孔雀王朝的天才王者赢千狐突然间联合大武国兴百万雄兵,欲吞噬与其交界的西风和大周两国。时任晋王府九皇子的楚玉峰率兵相击,最终率领着众多英雄人物与孔雀王相战于风城。而那些跟随着楚玉峰的燕塘旧将们则一个个按功封赏,声名事迹彪炳史册。
陆氏先祖陆丰收当时只是风城一个小小的守将,跟随楚玉峰大小厮杀数千场,立下战功无数,最终成为统领天下兵马的上将军。
“哥哥赢了吗?”
有劲风吹拂。
沙沙沙……
“父亲……”陆林的表情严肃,低声说道:“陆氏现在是众矢之的,只要陆爷爷握着军权不放,那些人就不会放过我们陆氏……”
是战是停,他一言而决。
这不是摆明了让人去切让人去磋吗?
“是。”黑衣人的身体化作一团迷雾,然后在书房里面消失。
陆勿用浓密的眉毛再一次深深的皱了起来,出声说道:“你觉得陆氏难以度过此劫?”
“为什么?”
这也是木鼎一给予西风君王楚先达以及所有人下跪请旨之人的回答。
果然,哥哥回来了,以她期待的方式。
“父亲,儿子回来了。”陆林一脸恭敬的说道。
※※※
这让陆天语相当的不满,就像是一头困在笼子里面的小兽似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唉声叹气。
“此去天都,路途遥远,让你代父前去天都祝寿,实在是辛苦你了。”陆勿用看着儿子,一脸欣慰的说道。
“听到了吗?他说此战不休?”有人出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