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53章 狼王再现

呛……
再说,他见识过陆鼎一的修为境界,竟然还枪指长空想要挑战……这种行为不像是一省总督,更不像是一个成熟的官场人物应有的反应。
他快速崛起,又迅速陨落。
“我要下去。”宋晨曦出声说道。
呛!
“牧羊。”陆清明身体飞起,朝着那巨剑劈开的沟渠冲了过去。
那是他怒火攻心,将强大的真力灌注在银枪之上后生成的反应。
任何人看到他刚才斩出来的那惊天一剑,都不得不认真的想一想这样一个问题……自己能否承受他一剑之威?
陆清明伤心欲绝,好不容易将儿子找回来,还没来得及相认,却被那个老匹夫给一剑斩了。
“陆清明,休得无礼。”乘风长老腾空而起。
“我来战你。”止水三狂人之一的李秀威手持长剑,就要冲杀过去。
有锦衣公子初登场,有天才少年再扬名。有侠客击剑任侠,有名妓争芳斗艳。谁又能独领风骚数百年?
摘星楼上,宋停云看着神剑广场上的热闹场面,嘴角浮现一抹讥讽的笑意,说道:“武夫就是武夫,全都是些粗鄙之辈。现在真是狗咬狗一嘴毛了。”
宋洮的脸色凝重,出声说道:“倘若陆家和止水剑馆当真在这神剑广场厮杀的话,后续的影响是惊人的。这不是一家一馆之事,而是整个帝国的大事……倘若陆家的陆行空出手的话,能否挡下木鼎一那绝世一剑?而陆家在军队里面的势力根深蒂和*图*书固,止水剑馆又能否扛得住他们的血腥报复?”
“放肆。”
“陆清明,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而是西风帝国执掌军权的陆家和剑神家族止水剑馆的数千白袍弟子的冲突和战斗……
砰……
他不惜战死,也要从那个老匹夫的身上撕下一块肉下来。
百名止水剑馆的白袍拔剑出鞘,和那数十名将军针锋相对,大战一触一发。
木鼎一一剑将神剑广场劈成两半,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沟渠。
这和大家之前预料的结果一模一样。
“是吗?那就让我试试你的《止水剑法》》,我倒是要看看,你这老匹夫手里的那数万把铁剑能不能斩掉我陆清明颈上头颅。”
罗琦愣了愣,竟然没想到自己这个闷葫芦丈夫可以说出这么动人的情话。
与此同时,一只周身长满红毛的巨大怪兽也与那巨石丛林一起飞向高空。
被这强烈的声波攻击,又被其气势所慑,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后退几步。
陆行空也是虎目微红,拳头握起又松开。
※※※
木鼎一漫不经心的看了陆清明一眼,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
尽取神剑广场地底深埋的数万长剑,借万支铁剑的剑气以及岚山山脉的厚重灵气,万剑归一,剑斩天才少年李牧羊。
“以前受伤过,现在就可以继续受伤了?”李岩责怪的说道。
木鼎一的身体仍然屹立在高和*图*书空之上。
“安敢辱我们老神仙,我来陪你一战。”
现在,不再是李牧羊和木鼎一的战斗。
陆清明躲开那些不停下落的巨石,在剑坑里面巡视一番后,没能发现李牧羊的踪迹。
剑坑之中,突然间再次传来巨石滚动的声音。
他趴在深沟边沿,对着里面喊道:“牧羊……李牧羊……”
陆清明就像是一头受伤的恶狼,又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眼神凶狠,瞳孔里面布满了红色血丝。
李岩快步推门而入,将罗琦从地上拉了起来,关切地问道:“怎么伤着了?要小心一些。需要什么东西告诉我一声,我来帮你。”
剑坑里面漆黑狭隘,难以视物。还有上面的石块滚滚下落,山腹之中不停的传来轰隆响声。
将军队伍中,几十名将军同时拔剑,一个个的释放出战气和磅礴无匹的杀意,只要陆清明一声令下,他们就冲上去将那些止水狂徒给斩成肉泥。
“不会有事的。”李岩握紧妻子的手,安慰着说道:“一定不会有事的。陆老和大少爷都对牧羊极其照顾,他们也不会允许牧羊有事。”
“将军……”众将出声阻止。
“陆清明,你屡次辱我们止水老神仙,今日就休怪我李秀威不客气了。”李秀威是三狂客之一,脾气最为暴烈,提着长剑就要去和陆清明拼命。
“止水老神仙……实在是太厉害了,李牧羊实在是太倒霉了……”
李岩抱紧妻子不停颤抖的肩http://www•hetushu.com膀,心里也是难受之极。
无人应答。
不就是陆家一个丫鬟生的孩子吗?用得着如此的看重?
陆清明不退,长枪指着高空上的木鼎一,嘶声吼道:“木鼎一老匹夫,可敢与我一战?”
宋洮脸色稍缓,表情温和的看着宋晨曦,柔声劝道:“晨曦,下面危险,而且你的身体又不好,要是冻坏了身子,爷爷可就要责怪我们了……”
“李牧羊是不是死了?”
狼首、狮身,体型大如巨牛。
胜利后的木鼎一脸色平静,无喜无悲。
罗琦惊呼出声,手指被瓷片割伤,正在向外渗出殷红的鲜血。
罗琦泪流满面,说道:“要是度过此劫,就是把儿子还给他们……我也认命。”
李牧羊败了。
“一定是死了,刚才那一剑……连岚山都差点儿给劈成两半,人还能活命吗?”
没有人知道他是消失于那万剑归一的无敌剑气,还是消失于那让人难测深浅的巨大深坑。
倘若这两方势力要是冲杀起来,对西风王室和帝国来说简直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我要下去。”宋晨曦声音坚定的说道。
“杀鸡焉用牛刀?”石君子石陶也同样的飞到了高空。
木鼎一轻轻叹息,看着陆清明说道:“你应该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倘若妻子得知这个消息,怕是她也活不下去了吧?
轰隆……
“嗷……”它再次张开巨嘴,对着神剑广场上的所有人吼叫。
“老匹夫和-图-书……”陆清明手持长枪,身体腾空而起,就要飞上高空和木鼎一拼命。
“滚。”陆清明头也不回的喝道。
咔嚓……
“啊……”
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宋停云和宋洮同时拒绝。
李牧羊死了。
当他抬头看向高空之时,脸上的怒容和悲愤已经消失不见,眼里却有浓郁的化不开的杀机,沉声对着陆清明说道:“清明,回来。”
他根本就不去理会那些止水剑馆的徒众,银枪只是指向木鼎一一人,恶说道:“老匹夫,对付一个孩子可以不择手段。现在却不敢接受我的挑战了?”
人亡,家毁。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李牧羊消失不见之后,陆清明的情绪会如此的激动。
所有人都朝着那剑坑看去,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晨曦……”
可是,他越是笃定从容,也越是让人觉得有高手风范宗师派头。
罗琦这才惊醒过来,赶紧蹲下去想要收拾地上的残渣。
谁也没有想到,局势会发展到如此凶险的地步?
陆清明眼眶血红,不管不顾的朝着沟渠里面冲了进去。
无数大小石头从剑坑之中喷了出来,朝着高空之上飞去。
“楼上看不到,楼下又能看到什么?”宋停云出声说道。
※※※
“李牧羊不见了。”宋晨曦小脸苍白,说道:“李牧羊怎么会不见了呢?”
※※※
陆清明冲出剑坑,伸手向着天空一招,一把银色长枪便从九天之外飞速而来,被他一把抄在手上。
和-图-书连尸体都没有发现。
他在天都人们的生活里划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很快又会被人们所遗忘。
“我没事。”罗琦心神不宁的模样,说道:“以前在江南开包子铺的时候,也没少伤着。”
天空之中,红色的巨兽仰天长啸,嘴里发出‘嗷’的恐怖声响。
※※※
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将瓶子里面的药沫倒了一些在手指上面的伤口上面。又去里间取了一块干净的棉布将罗琦受伤的手指头给包裹起来,说道:“不要沾水。”
陆家世代军伍出身,麾下兵多将广,士卒万万。还怕没有人来为陆家卖命?
做为一名父亲,他在此时此刻恨极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四只巨腿在空中划动着,四团红色的火焰在它的蹄下熊熊燃烧。
陆清明银枪高举,对着高空之上的木鼎一出声喝道:“木鼎一,你不是想要赶尽杀绝吗?那就把我也一起杀掉……”
因为想得入神,罗琦手里的梅花傲雪瓷器茶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哗啦啦……
李牧羊消失了。
“胜败乃常事,难道陆家就是如此的输不起吗?”
“不行。”
“快看……”摘星楼上,明媚少女喜悦的声音传来:“李牧羊在那怪兽身上。”
只是时间比大家所预想的要来得更晚一些而已。
他手里的银枪嗡嗡作响,枪头之上有一团紫色的火焰在燃烧。
她眼眶泛红的看着李岩,说道:“牧羊正在和人打架,我感觉……我感觉的到,他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