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55章 暴雨剑式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做人留一线,日后才好再相残。
站在李牧羊肩膀上的雪球像是厌烦了吐泡泡,看到那落下来的磅礴大雨,表情一下子就兴奋起来。
他深邃的眸子一直在盯着李牧羊,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打量着他的变化,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就来啊。”
这是传说中的神兽,却成了李牧羊的坐骑。
木鼎一看着李牧羊,出声说道:“我一直以为我看透你了,现在却发现我从来都不曾看清你。”
肯定是没有的。
等到木鼎一伸出手来时,一把缩小型的金色小剑落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为什么李牧羊会有这样的变化?”木鼎一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李牧羊就是一个隐藏在重重迷雾里面的……怪物。是的,相比较他脚下踩着的那头火狼,李牧羊才给人一种更加神秘可怕的感觉。
当时李秀威使用《止水剑法》的斩字诀,一剑斩向李牧羊身体的时候,那只火狼只是对着它嘶吼了一声,那磅礴凌厉的剑气便消失于无形。
他要做的,便是将这雨剑朝着一个人的头顶倾倒……
李牧羊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道:“那又如何?”
每一滴水都是剑。
能够将红月之狼拉出来当鸟骑的人,这不是怪物是什么?
每一片水头都是剑。
不是万剑归一的万剑,而是一场暴雨倾盆而下时的……雨剑。
不管是一百支剑,还是一万支剑。
他就像是一头发疯的野兽。
那把http://m.hetushu.com金色小剑长约一尺,周身闪耀着乳白色的光晕,就像是上面镶嵌了名贵的宝石似的。
轰隆隆……
木鼎一不言不发,并没有作答的意思。
木鼎一手持金色的小剑,猛地朝着天空之中举了起来。
楚先达身边的供奉们感觉到了危险,有人对着高空喊道:“木鼎一,你在做什么?小心惊了圣驾,伤了陛下。”
“来吧。”李牧羊的眼睛血红,说出来的每一个字眼里面都带着浓烈的化不开的仇恨。“这一次,轮到我了。”
它张开小嘴,对着那股洪水吸了一口。
木鼎一将这岚山之水尽数抽取而来,只为使出自己生平最强的一剑。
他的身上带着一种很危险的……兽意。
李秀威或许不如谷氏父子的名气那么大,是威震整个神州的超级强者。但也算是西风帝国的一号人物,就是在这高手济济的天都城也不是任由人欺凌的厉害角色。
木鼎一记得很清楚,自己属于大器晚成。人到中年才突然间顿悟,然后剑法大进,继而继承木氏《止水剑法》的衣钵,成为人人仰慕的西风剑神。
要知道,李秀威是止水三大狂客之一,是止水剑馆的一大招牌,是极少数有资格坐馆收徒的‘座师’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牧羊才能够趁势出手,在李秀威还没来得及重新使出新的剑招时,一拳轰出……
木鼎一挥了挥手,飘荡在头顶的数万支铁剑再一次旋http://www.hetushu.com转起来。
洪水如兽,滚滚剑雨,竟然就被它给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一拳碎狂客。
“那头狼好厉害……到底是什么怪物?”
岚山山腹,霹雳啪啦如珠帘拍打石壁的瀑布消失不见了。寒潭之中,干枯见底。
止水三狂客已去其二,百里长河和李秀威都是同样死在了李牧羊的手上。
按照止水剑馆的传统,只有当一个人的剑法到达一定的境界时,剑馆才给予其招收弟子的规格权限。
李牧羊的境界不高,很多时候都有一种后劲儿难以为继的感觉。而且,他出招的时候总让人有一种别扭感,就像是……他在使用一种自己并不熟悉的功法或者绝招。
大雨如泉,涌向了李牧羊的头顶。
他相信,就是宋家那位也不敢硬生生的接下这一剑。而是另寻它法或者暂作躲避。不然的话,他也必然会被这一剑之威所伤。
“李牧羊回来了,李秀威死了……”
就连一座山都可以斩裂的剑法,李牧羊却能够用血肉之躯硬扛。木鼎一难以理解。
很快的,就见到一片片蓝色或者白色的湖泊从四面八方的飘移过来,朝着木鼎一的头顶聚拢而来。
暴雨如剑,剑如暴雨。
如果说刚刚上场时的李牧羊温和、顺从、虚伪、又悲愤,那么现在的李牧羊就是黑暗、凶狠以及……狂妄。
“你们看到了吗?李秀威竟然被李牧羊一拳给杀了……”
“你若是刚才那一剑杀了我,自然就是http://m•hetushu•com看透我了。你那一剑没能杀我,所以你发现自己看不穿我。怎么?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动摇吗?”
红月之狼,传说中的怪兽。生于未知之境,以红月光华为食。神通广大,有与红月同寿的漫长生命。
呼……
在这种生死决斗的过程中,没有人会刻意隐藏实力。再说,李牧羊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轰轰烈烈的,他不是一个‘低调’的人。
别人不知道这头狼的来历或者说不凡之处,木鼎一却是非常熟悉的。
※※※
他自然知道,任由这一场剑雨落下来,怕是这神剑广场以及岚山之上没有几个活口。
“王历,退下。”木鼎一终于出声说话了。
当然,《止水剑法》原本就有诸多借鉴剑神的做法,千年苦修,终究自成一门一派,受人景仰。
剑未出,剑气袭人。
它们越转越快越转越快,最后变成了一道青色的光影。
还有,在自己万剑归一的时候,他是怎么躲避开那无敌的剑气呢?
真正的止水剑法……
“为什么呢?”木鼎一在心里想道。
轰隆隆……
“李牧羊,你杀了我们同门,这是和我止水剑馆不死不休……”乘风长老气得额头青筋直跳,怒声骂道。
但是,倘若每一条雨线都是利剑呢?每一滴雨水都是利剑呢?
木鼎一没能悟出这‘无剑式’,但是在他闭关数十年的时间里,却体会到了另外一招。
“……”
还有,他座椅下的那头红狼……怎么掉剑坑里面,就从里面拉了一hetushu.com头狼出来?
以万剑之灵,取万湖之水。
木鼎一看着李牧羊那张稍显稚嫩的脸,心想,他才多大的年纪?在自己像他这般岁数的时候,自己又在做什么呢?
天空之中的阴影越来越大,仿佛整个岚山都被那雨幕所笼罩。
止水老神仙发话,王历即使满心不甘,也只能乖乖的退让到一边。
暴雨式!
天空之中,旷野之外,出现了一阵又一阵的巨响。
你这种打法,以后谁还肯死在你手上?
木鼎一手里的金剑一挥,李牧羊的头顶就开了一头巨大的口子。
“有没有他今日这般的修为境界?”
“也不过是再斩一剑的事情。”木鼎一出声说道,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
可是,谁也难以预料到的是,李牧羊竟然一拳就把人给打死了。
三狂客之一的王历拔出手中长剑,对着李牧羊嘶声吼道:“李牧羊,你已经杀了李秀威和百里长河,今天就将我王历也一起杀掉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将我止水三狂客今日就些除名。”
不然的话,三脚猫的剑法怎么能传世?那不是砸了止水剑馆的招牌嘛。
止水剑法,以水为剑。
虽然李牧羊这一次的出场方式很拉风,但是在他眼里,最终的结果还是看谁能够将对手给斩落马下。
木鼎一看得出来,此时此刻的李牧羊只有满腔杀意,在他的眼里,其它的人都犹如草芥,包括他木鼎一在内。
呛!
这太侮辱人了吧?
就像是万年前的一代剑神西门扫雪的无意式,无心亦无意,随和-图-书手折剑,顺手挥剑,便是龙族之主遭遇了也难以抵挡,伤痕累累,狼狈逃命。
他不可一世,也藐视世间的一切。
一吼破剑气。
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就连那些想要冲上去助拳的止水高手们也全都惊住了。
“你……”
再说,谁也不知道他的‘满心不甘’到底是不是假装出来的。毕竟,李牧羊刚才一拳就轰死了与其齐名的李秀威,倘若自己上去,也不过是一拳就能够解决的事情。
这一狼一人的配合实在是太默契了。
还有更远处的河流,也在一瞬间被抽走了所有的水头。
木鼎一手挥那把金色小剑,就像是一支可以号召水之精灵的旗帜似的,那些从各个地方各处湖泊抽调而来的洪水向着中间的区域汇集,然后合二为一。
岚山山脚,一群水鸟正在小河里欢快的游着。游着游着,身体突然间难以动弹。它们低头看去,身体已经坠落在淤泥之中,身体下面的河流瞬间消失不见。
谁又能够阻挡?
终究是有数量的,终究是可以抵挡的。
而天空之中,那数万把铁剑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至少也得打上三五拳才算是给人保全了脸面……
世人皆以为《止水剑法》最强的一招是‘无剑式’,无招无式,却有剑道真意。
李牧羊的表现让人惊骇,就连那头巨狼也都让人震惊不已。
他相信自已已经大概的估到了李牧羊的实力峰值,因为倘若他当真如此厉害的话,就不会一路以来被自己压迫着打,最后差点儿被自己给一剑斩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