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60章 斩破苍穹

倘若空间爆炸,里面的人全部都要被碾成尘埃……
就连这巨大的岚山仿佛也畏惧这一剑之威,乱石翻滚,百木枯折。丛中之中,被剑气所摧的树枝荆棘无数,霹雳啪啦的响声响彻山谷。
在李牧羊骑坐着狼王带着雪球朝着剑阵中心冲击过去时,三方同击,剑阵即将崩塌,那里面蕴涵的无劈剑气进行融合,然后碰撞爆炸。
他的眼睛紧闭,身体立于半空之中。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从蓝色水潭里面掉出来的人是木鼎一。
嗖……
木鼎一眼见危险,立即用剑斩出一个独立的空间,然后朝着那水镜之中钻了过去。
整个金色小剑都被那血水给包裹,金剑变成了红色的血剑。
“确实如此。”崔洗尘出声说道。“可惜,血祭已开,自然是有始有终,现在怕是已经没办法阻挡了吧?”
他的身体爆裂开来,化作点点尘埃向四处飘荡。
很快就只剩下皮包骨头,看起来就像是一具恐怖的干尸。
血剑剑刃之上,出现了一道白色的闪电。
噗嗤……
两颗白色光球在空中合二为一,然后朝着那重劈而来的血色巨剑撞击过去。
“竟然如此严重?”楚先达一脸惊诧的模样。
等着木鼎一那耗尽神魂使出来的最强一剑。
“保护陛下。”李福出声吆喝着说道:“来人,保护好陛下安危。”
血流如注,鲜血狂飙。
木鼎一的手臂上面出现了一道口子。
而且,现在木鼎一老神仙从蓝色水潭里面出来hetushu•com了,那么,李牧羊呢?
噗嗤……
这是公平。
李牧羊进来了,狼王和雪球自然也是要想方设法的进来的。
“这个李牧羊,当真强大至此了吗?”崔洗尘在心里暗想。“难道说,他才是这大局之中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木鼎一手握血剑,长剑之上血气弥漫,血水沸腾。
众人忍不住在心里发出这样的疑问。
将一个老神仙给拉下神坛,让世人看到他的真实面目……李牧羊的心中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监察司朝着观战台收拢,飞羽军朝着观战台四周进行聚集。
金色小剑的颜色逐渐变得黯淡,然后变成青色,浅红,深色。
他的身体即将踉跄落地时,狼王一个急冲,将他给驮在了自己的脊背之上。
李牧羊的双手握拳,瞳孔里面被血色的雾气所笼罩。
“是这个道理……”楚先达看向陆行空,出声问道:“国尉大人,你意下如何?”
“来人,快保护陛下……组成防御墙……”
“老神仙,他这是怎么了?”西风君王楚先达出声问道。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身体才刚刚进入那领域里面,李牧羊就也跟着冲进来了。
“血祭……以自身精血祭奠剑灵……”陆行空脸色凝重,出声喝道:“陛下,请速速阻止他的此等行为。不然会伤及无辜,这岚山之上怕是没有几个活口……”
“这一剑斩的不仅是李牧羊,其意在星空……他欲要一剑斩碎这星空。和_图_书难道说,这个老家伙已经踏破星空?”观战台上,一名黑袍供奉出声喝道。
“呵……”
即没有和李牧羊同归于尽的勇气,又不愿意输掉这场战斗。于是,木鼎一的下场就相当的凄惨。
因为他耗尽了真元,摧毁了魂魄,也放干了自己体内的精血……
红色的闪电在天空之上爆炸,闪烁,发出让人脊背生寒的异响。
咔嚓……
更让木鼎一绝望的是,因为那水域空间实在太小,他逃跑不了,躲避不及,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
“陛下,还是静观其变吧。李牧羊仍然高锯狼背之上,老神仙……也不是一定没有再战之力。还是等到确定老神仙的身体状况,我们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吧。”陆行空出声说道:“况且,刚才陛下就已经劝过,想要战斗中止,双方以和为贵。但是,却被老神仙给强行拒绝了。倘若陛下再次开腔,却又被老神仙拒绝,这对陛下声望有损……”
西风老剑神,止水老神仙。
然后,身体从狼背之上飞了起来,同样的屹立天空。
于是,狭小的空间之中,李牧羊率领着一狼一狗对木鼎一进行了一场惨绝人寰的群殴。
你要杀我,我要杀你。
李牧羊的身体软软的靠在狼背之上,朝着地面上躺倒的木鼎一看了过去。
大雪骤停,江河倒灌。
“终于要结束了。”李牧羊心里想道,心里有种解脱般的快感。
水波荡漾,一身白衣的李牧羊从寒潭之中钻了出来。
和图书啦……
“国尉大人所言甚是。”楚先达出声说道。“那就再等等看吧。”
把那红色血剑便落在了木鼎一的右手之中。
木鼎一,西风老剑神,止水老神仙。
咧嘴想笑,却发现笑容是如此的僵硬。
天地失色。
至于那只狼和那只狗的结果如何,倒是不得而知了。
“是啊陛下,老神仙重伤倒地,怕是已经有了生命之忧……倘若老神仙在帝国内部的战斗中战死,那可是国失栋梁之才……”崔洗尘也出声劝道。
一剑斩出,有去无回。
霹雳啪啦……
福王站了起来,对着楚先达说道:“陛下,战斗至此,看来是李牧羊要取得胜利了……不若,此番比赛就此停止吧?”
蓝色水潭晃动的越来越厉害,而且口子越来越小,颜色越来越淡,看起来这个被硬劈出来的空间即将要消失不见一般。
剑指长空,天空之上黑云翻滚,电闪雷鸣。
李牧羊双手握珠,将它们给用力的轰了出去。
双手之间,有巨大的白色光球在闪烁,就像是两颗极其罕见的龙珠。
那把金色的小剑悬浮在空中,在他的头顶不停的转动着。
“陛下,请立即起驾回宫,此处不是久留之地……”
整个世界,一片未世的模样。
不得不说,刚才那一击实在是太过凶险。
“老神仙……”乘风长老泪如雨下,哭喊着说道:“老神仙,切莫如此。”
红色的闪电突然间爆炸开来,天空之中那大片的黑云就被它给震荡开来,凝固的黑云和*图*书中间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身影,就像是要把天空也给斩裂开来一般。
以吾之血,祭奠剑灵。
木鼎一没能够拦截下李牧羊,自然更没办法拦截纯粹的元素体狼王和雪球……
木鼎一伸出手来,右手高举在半空之中。
“恐怕来不及了。”崔洗尘眼神如电,死死地盯着那半空之中仿若白袍裹尸般的木鼎一,心是即觉得荒谬,又觉得唏嘘不已。堂堂的西风剑神,止水老神仙,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逼迫到这种地步,不惜以血祭剑,发动自杀式的袭击。
也就是说,不管这一剑他能不能斩死李牧羊,木鼎一都永远都放不回来了。
老神仙明明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未知,怎么身体还有那么强大的防御力呢?
血色巨剑斩碎了那颗巨大的光球,仍然疾速向下,朝着半空之中的李牧羊斩去。
只需要渡过此劫,等到出来时再将李牧羊斩杀便是。
木鼎一一剑斩落,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沟渠。
呼啦啦……
“老神仙……”一团白光闪过,乘风长老快速朝着老神仙躺倒的地方冲了过去。他伸手想要搀扶老馆长木鼎一,却发现有一堵无形的气墙将自己的手给阻挡在外面。
实际上就是将自己的精血和宝剑合二为一,将全身真元劲气全部都灌注在剑身之上。人皆是剑,剑即是人。这样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和杀伤力。
“老神仙……”乘风长老一脸的惊诧。
天空之中,血水弥漫,李牧羊瘦小的身体也被和-图-书那大片的血光给笼罩,继而消失不见踪迹。
“吼……”
最要命的是,还要分出一缕神念去保护这空间不破。
咔嚓……
哪一次出现的时候不是高高的漂浮在半空之中?哪一次站在人前不是白袍猎猎一尘不染?
“来了吗?”李牧羊看着那天空之中的木鼎一,现在的木鼎一已经失去了宗师风范,看起来就像是一具身穿白袍披头散发的干尸恶鬼。天都百姓再想起此人,只怕会做噩梦吧?
地动山摇。
他看着那横亘天际,直插入云宵的血色长剑。
木鼎一的身体浮了起来,就像是一张被风吹起来的纸鸳。
轰……
而且是以如此‘屈辱’的方式。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暴力的事情?”
天空之中,木鼎一看着自己斩出来的这一剑。
那闪电被血刃上的血水所浸染,然后变成了一道红色的闪电。
显然,这位君王还在嫉恨着刚才木鼎一一点儿也不给他面子的拒绝了他的停战要求的事情。
口子里面有血丝飞窜出来,朝着那把金色的小剑里面浸入。
楚先达四周,出现了几张面无表情的宫廷供奉。他们随处隐身,等到危险来临时才会出现。
最后红的似血。
而且,他要做什么?
木鼎一,战死!
木鼎一的身体上面出现了十几道伤口。
那些伤口同样的飞出血丝,就像是一根根红色的丝线似的,朝着那金色的小剑飞去,融合。
嗖……
因为身体失血过多的缘故,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也越来的越干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