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65章 心有不甘

她嗅了嗅鼻子,出声说道:“呀,好香,是梅花香……”
再配上他惨绝人寰的哀嚎声音,简直就是恶鬼降世,让人不忍卒闻。
他指着楚先达,指着楚先达身后的所有人,大声喝道:“你们这些人,你们所有人,都会死,都会死在恶龙的利爪和龙息之下……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一头邪恶的巨龙就在你们眼前,你们却假装视而不见。只需要几句咒语就能够确定的事情,你们却不敢尝试……你们会成为人类的耻辱,你们会成为人族灭绝的罪人。”
“有趣,还真是有趣……”福王的眼里有锋芒闪烁,声音犹如冰刀般锋利刺骨。“陆行空,你还真是一个趣人啊。”
这对楚浔来说,简直比一剑砍去他的脑袋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飞舞旋转,铺天盖地,将整个神剑广场的天空给笼罩其中。
福王一边拼命的抱住楚浔,不要让他急火攻心之下做出愚蠢的事情,一边转身对着陆行空嘶吼:“陆行空,你这条老狗,你敢伤我孩儿,我定要和你不死不休……”
“陆行空……”福王一只手抵在楚浔的后背之上,渡过真气帮他减缓疼痛,双眼死死的盯着陆行空,沉声说道:“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陆行空挖下楚浔的双眼捏爆之后,就跟个没事人一般。他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听到福王的怒吼从容不迫的说道:“是小王爷自己亲口所说,倘若www.hetushu•com李牧羊不是龙族,他愿意自戳双眼谢罪。我怕小王爷自己动不了手,更怕小王爷信誉丢失被人诟病,所以这才出手帮忙……福王就不用和陆某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那还能怎么着?”陆行空冷笑出声,说道:“陛下面前,我又不能当场将小王爷的脑袋给割下……毕竟,君前失仪,终归不妥。”
“楚浔……”
“皇兄……”
“楚浔……楚浔……”
福王搂抱着楚浔,不让他的身体因为情绪激动而做出什么忤逆的事情。
可惜,他已经连陆行空在什么位置都已经看不到了。
楚浔是天都城有名的翩翩美少年,他的容貌和宋家玉树宋停云,暧玉公子宋洮还有月中仙人张楚之以及护国将军陈有达的三小子天生壁儿陈壁等人齐名。却没想到,今日被人给挖去了双眼,并且不给他任何修复的可能性,直接就把它给捏碎成烂肉,让他成为一个可怜之极的丑陋瞎子。
“我知道此举必然会让福王怀恨在心。”陆行空沉声说道:“但是,小王爷屡次挑衅,欺人太甚,把人往死里逼迫……他就不怕别人怀恨在心吗?王爷,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我陆行空戎马一生,也是有尊严要脸面的啊。你们父子俩不停的抽陆某的脸,就不允许陆某做一个小小的反击?”
早知道如此,之前就应该当场拒绝楚浔提出和-图-书来的建议。神州哪里有龙?明知道没有龙,为何还有搞出什么测验事件?因此激怒陆行空这个老匹夫,致使计划有可能被改变或者流产,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在止水剑馆屡次三番对李牧羊动手,接着止水老神仙木鼎一亲自出手送达战书之后,陆家就一直被人给推到风口浪尖。每一次都有灭家之危,每一次都有灭族之险。
要是别人胆敢如此,早就被他们重重呵斥了。可是,谁让她是他们最宠爱的妹妹呢?
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成为被用来‘儆猴’的那只鸡,福王的心里简直痛的直哆嗦。
双眼空洞,血肉黏稠。满脸满身的都是血水,看起来凄惨恐怖之极。
“福王……”楚先达看了看陆行空,又看看福王,神情犹豫,吞吞吐吐的说道:“此事毕竟是楚浔犯错在先,也是这孩子不知轻重,非要说什么倘若看错就自戳双眼。国尉大人虽然下手有些不知轻重,但是……毕竟是有言在先……”
“谁说世间没有恶龙?”一声苍老的声音从高空之上传了下来,落在每个人的耳膜深处,就像是在脑袋里面炸开一般。不让人觉得疼痛,却让人听的清晰无比,永远都难以忘记这样的声音。
“你们会成为人类的耻辱,你们会成为人族灭绝的罪人……哈哈哈,你们会成为人类的耻辱,你们会成为人族灭绝的罪人……”
等到楚浔反应过来之后hetushu.com,终于想明白要去找人报仇。
他知道,儿子楚浔的屡次三番的挑衅已经激怒了这条老狗。所以陆行空这条老狗才不管不顾,当着君王和众多文武大臣的面挖了楚浔的双眼眼珠。
你说你是天才,哪你也去打一个西风剑神?你也去杀一个止水老神仙?
“下去。”楚先达冷声喝道:“把楚浔给我带回去。好生让人帮忙看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走出王府一步。”
他推着楚浔朝着外面走去,说道:“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陆行空一脸平静的看着福王,出声说道:“既然小王爷的双眼患有眼疾,错把同胞看成龙族,要之何用?不若早早抠掉,免得招惹事端。福王觉得是否在理?”
“毁人双眼,这是小小反击?”
“皇兄,臣弟不敢。只是,臣弟心有不甘。”
谁也没有想到,陆行空会突然间出此毒手,而且根本就没给人反应的机会……
“陆行空,你该死……”福王咬牙切齿的说道。看着儿子双眼眼眶里面血肉相连的惨状,福王在瞬间清醒过来。
“陆行空,你这个老匹夫……”
福王的心里悔恨之极。
再说,自从李牧羊出现之后,天都人突然间发现,之前他们嘴里议论的‘天才’都变成了上不得台面的水货。
“不甘?”楚先达阴沉着脸,喝道:“人生在世,谁能够事事顺意?谁没有受点儿委屈?难道就只有你福王一个人心http://m.hetushu•com中不甘?”
天空之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身影。
楚浔不听,仍然拼命的挣扎着,撕扯着,想要脱开父亲的怀抱去找陆行空拼命。
他挥舞着双手去抓扯刚才站在面前的陆行空,可惜却次次落空,陆行空早就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天空之上,一条由无数梅花花瓣组成的粉红长龙朝着这边笼罩而来。
“陆行空,我要撕了你……”
以陆行空的身份地位,以及他的实力境界,想要对一个晚辈出手,即使那个晚辈有着‘天才’的名头,怕是也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挡的机会。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过于突然迅速,又过于阴狠诡异,在场所有人都有种惊骇之极的感觉。
“晨曦……”宋洮一脸无奈的出声喝止。他知道妹妹和李牧羊关系交好,那小子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勾魂法,妹妹和他也不过就是见了两面而已,却处处在帮他说话。而宋家上上下下,喜欢李牧羊的男人没有一个。所以,她这个异类的存在……让他们这些做哥哥的都很难堪。
凉风吹来,香味扑鼻,每个人都有种闻香沉醉的感觉。
楚浔双眼失去,还没有适应过来,只顾着想要杀人报复,身体不停的前冲,一下子撞在了自己的父亲福王的身上。
福王转身看向楚先达,说道:“皇兄,楚浔是你的侄儿,陆行空当着你的面行凶伤人,你就不愿意表明一下态度吗?国法何在?宗权何在?”
“哈哈哈…m.hetushu.com…”福王狂笑出声,怒声喝道:“皇兄,这就是你的处事原则?这就是你对宗族亲人的爱护?这就是你一国之君的威严?可笑啊,实在是可笑啊。”
他不仅仅是在报复楚浔,也是在杀鸡儆猴,告诉那些对陆家有企图心的某些人……我陆行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哈哈哈……”瞎了眼的楚浔狂笑出声。
楚浔的攻击只能说是不合时宜,在李牧羊刚刚取得胜利战胜了止水剑馆木鼎一,陆氏的威势达到巅峰之时,楚浔却跳出来说李牧羊是头龙,还蛊惑众人对李牧羊进行测验。这让一直都处于爆发边缘的陆行空彻底发飙,直接出手抠掉了楚浔的一双眼珠子。
“楚浔,你疯了?”楚先达怒声喝道。“回去,把他给我送回去。”
“我又没有说错什么。”宋晨曦一脸委屈的说道。
“疯子。”摘星楼上,宋晨曦小脸惊愕的看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埋怨的说道:“楚浔也真是,神州现在哪里会有龙啊?明明没有龙,却屡次三番的出言羞辱李牧羊,也难怪陆爷爷会那么生气……”
福王双手用力的抱着自己的儿子,大声喝道:“楚浔,楚浔,你不要激动……楚浔,父亲一定会为你报仇……”
他是以此来向帝国的所有人证明,我陆行空也不是好惹的,逼急了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福王……”楚先达怒声喝道:“如此放肆,成何体统?本王行事,用得着你来指手划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