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68章 龙凤相斗

有人以念杀人!
宋孤独的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陆行空,像是陷入了对往事的缅怀,出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牧羊公子今年十五,和陆家的契机小姐同年。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可对?”
有人以剑杀人!
看着站在面前的陆行空,宋孤独出声问道:“你愿意为他而战?”
“宋老,倘若那不是双龙戏珠,那又是什么?”楚先达出声问道。
却没想到,他今日大老远的跑来,仍然紧追着这桩事情不放。
李牧羊的脊背生寒,额头也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宋孤独扫视全场,笑着说道:“我想,那一晚,应当有不少人对这件事情充满了好奇心,然后派人前去问上一问吧?”
“多亏了国相大人派人一路相送,不然的话,怕是他们也没办法安全赶到江南城。”陆行空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在此,还有感谢国相大人了。虽然这句谢谢来得太迟,但是还请国相大人看在我一片诚挚的份上,多多担待。”
陆行空的眼神阴厉如刀,说道:“国相大人想说什么?”
“不仅仅如此,也不知道陆家用了什么法子,竟然搬动了道教七真人之一的紫阳真人远赴江南,亲自为一个丫鬟的儿子治病……这也是主仆情深?”
“一棵白菜被送进宫里,那就成了人人眼谗羡慕的贡菜。”陆行空出声说道。“虽然李岩罗琦夫妇被我和_图_书陆家驱逐,但是他们罪不致死。就怕那些心思歹毒仇视陆家的人借此机会生事,白白误了他们的性命。所以我就让人护送他们一层,又有什么不妥?”
宋孤独没有否认,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点了点头,说道:“家里的孩子告诉我这件事情,说想要派人前去送一送,既然他们有那份好奇心,我也就随了他们……只是没想到的是,行空竟然派遣了三魂七魄暗中护送,将那些想要充满好奇心的人全部诛杀了个干净。”
“愿意。”
“不错。”陆行空沉声说道。
“倘若我猜测没错的话……”宋孤独轻声说道:“那是龙凤相斗。”
别人后退,宋孤独没有后退。
“都说行空爱兵如子,对府里人也极其优待。我只是在想,要有多狠的心肠,才会做出那样凶残的事情?将自己家里刚刚生产的丫鬟给赶出家门?风大雨大,遍地淹水,这是把人给往死里逼吧?”
他就像是狂风暴雨中的一只夜鹰,汪洋大海中的一帆孤船,百兽争先的狮王,千军万马中的统帅。
“那不是‘双龙戏珠’。”宋孤独出声说道。
但是,那战场上浴血厮杀而熏染的血性,那砍下无数颗敌将头颅而磨练的杀气,还有那指挥千军万马破阵杀敌的霸气。这些东西和他的身体融合为一体,他只是简简单单的往前跨了一步,便全都汹涌而出,和图书如千军易阵,如万马奔腾,朝着敌人碾压过去。
强者之间的碰撞,彼此双方还没有真正的出招,甚至没有表现出任何厮杀的情绪。
“不知道在场诸位是否心中还有印象,当时天呈异像,有两团白色的光点在天空之中追逐闪耀……钦天观对此事件也有记载,时人称之为‘双龙戏珠’。”
所有人都在陆行空和李牧羊的脸上扫来扫去的,思索着两人之间的关系。
“确实存疑,丫鬟终究也不过是个丫鬟,他们一家人明明已经被驱逐出去,赶到了江南,为何陆家的公孙夫人又远赴千里把他们给接了回来……”
上一次宋孤独邀请他去宋家老宅做客,便当着他的面提起过此事。不过那个时候他装疯卖傻,假装这些事情与自己无关。
“正是如此。”陆行空硬声说道。
“难道这件事情也和那李牧羊出生有什么关系?”
陆行空脸色平静,看不出他此时此刻的情绪波动。
宋孤独一脸疑惑的看向陆行空,说道:“也不过是陆家驱逐出去的两个仆人而已,陆家用得着下这么大的本钱?就连行空身边最神秘的三魂七魄都派了出去……想来这其中定有其它的隐情吧?”
“愿意。”
难道说,十几年前,自己刚刚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是头龙?
那些站在宋孤独身后站在陆行空对面的监察司精锐,以及一些修为境界和_图_书不够的文官武将,他们受此气势所迫,竟然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陆行空的身体高大,比宋孤独要高上一个脑袋,体格也要大上一圈左右。
听了宋孤独的话,众人也都品出了话中不太对劲儿的地方。
“那是西风立国以来千年难遇的涝灾,那一年天都城附近的百姓受灾惨重,内务府从国库里面拨了不少钱银和粮食救灾……那一年的相位是谁来着?”
这一次,就连坐在神剑广场之上调息休养的李牧羊也开始紧张起来。
但是,终究觉得太过荒谬,而被他们自己给亲自否定。
“也就是在当晚,陆家将陆氏的两个仆人给驱逐出去,一个忠心耿耿伺候多年的马夫带着自己刚刚生产的妻子连夜逃亡江南……当然,他们还带走了自己从娘胎里面出来就病入膏肓的儿子。”
“记得。当时我亲眼所见……”
“你愿意代他去死?”
“对啊,李牧羊到底和陆家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陆家对他们那么好?”
“还真是有意思。”宋孤独声音低沉,语气平缓的说道。他娓娓道来,像是在讲述一桩陈年往事,又像是要揭开一个天大的阴谋。“不管你如何否认,我却觉得这桩事情里面另有隐情……譬如,陆家到底和那个孩子是什么关系?如果仅仅是一个丫鬟的孩子的话,陆家用得着如何对待?行空又用得着为他死战?”
这种事http://www•hetushu.com情,就是干了也不能承认啊。
而且,自己在江南城遭遇的那一场又一场袭杀,也都是宋家指使人干的?是为了试探,还是为了永绝后患?
但是无形之中的那股子压力,那两股气流的激烈碰撞,却已经让周边之人肌肉紧绷,毛发竖起,甚至让人的气血在体内流窜沸腾,稍有不慎,就听见‘砰’的一声闷响,然后血肉模糊,将人给撕裂成碎沫。
众人皆惊。
一步之威,可退敌兵。
“那就将我杀了吧。”陆行空跨前一步,挡在了宋孤独的身前。
如果当真如此的话,这个老头子也实在太过恐怖了。
现在,宋孤独当着众人的面将他推翻。
意念一动,人便粉身碎骨。潇洒又惨烈,犹如神罚。
有人以气杀人!
“陆府家事,国相大人也要管上一管吗?”陆行空的双手握拳,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
在场众人都是聪明过人之辈,又有宋孤独一点点的牵引,拨云见日,每个人的心里对这桩事情有了一个模糊的认知。
宋孤独直视前方,他明明比陆行空矮上一头,但是说话时的语气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威严感。
不管周围环境如何变化,他都不为所动。甚至连一点小小的情绪波动都没有。
这一步如飞来孤峰,如临渊之岳,如出鞘的利剑,如挥起的马刀。
“是的,那‘双龙戏珠’的奇观发生之后,然后才电闪雷鸣,暴雨连续和图书下了有足足半个月之久……”
“十五年过去了,直到现在我还对那一晚记忆深刻。天降暴雨,天闪雷鸣。整个世界一幅未世景象……牧羊公子和契机小姐就在这样的天气里降生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是宋立仁。”楚先达在旁边小声说道。
“哦,是立仁。”宋孤独点了点头,出声说道。
没有人说话。
“谢谢陆叔……”李牧羊努力笑着,说道。
和陆行空相比,宋孤独就是一个干瘪瘪的小老头。
因为当年那件事情闹得动静太大,而且天都城因此而发生一场千年难遇的洪灾。所以,在场所有人都对那一段历史记忆深刻。
身体穿着一条厚实的灰袍,将他单薄的身躯给裹得严严实实的。他看起来很冷,而这条厚实的长袍却仍然不能为他抵御寒风。
但是,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皆传言那两个追逐的光球是所谓的‘双龙戏珠’。大家也都认可了这个答案。
※※※
看到李牧羊惨白的脸色,陆清明心疼不已,出声劝慰着说道:“牧羊,不碍事的。不碍事的。有父亲在,有我在,有陆家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着你。”
“三魂七魄还有紫阳真人,那都是传说级的高手,却被派遣过去保护一个丫鬟之子……这种话说出来怕是难以服众吧?”
※※※
不过,他看得出来,宋孤独这个老家伙并不相信。
千头万绪,心中有无数个谜团难以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