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79章 龙鳞再现

李牧羊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在那白幕之中,却又不停的闪过两位先贤所说的表达同一个意思的名言。
陆清明所说的这些事情,也正是李牧羊心中一直疑惑的事情。
李牧羊不应。
杀了他!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他明明听到了宋孤独的声音,却不知道宋孤独在什么地方。
正如他在神剑广场上看到李牧羊手臂上的鳞片却不动声色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一般。
他不是个白痴,相反,和龙王的眼泪相融合之后,他的智慧要比普通凡人还要高上不少。
他的身体燥热,气血沸腾。
杀了他!
“生活才是最好的小说家,因为谁也猜测不到下一步会出现什么样的桥段。”
一切都明白了。
陆清明担心李牧羊仇视父亲,出声解释着说道:“牧羊,你爷爷做出如此决定,必然有他不得已的苦衷。你是他的亲孙子,是他一直期待着的陆家希望。我想,他的心里比我们还要更加艰难……只是,他要比我们更加果断决绝一些才行。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够真正的……保护你的安全。”
他环顾四周,到处张望,却不见任何人影。
※※※
为什么陆行空老爷子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自己,毕竟,在他们这些政治人物眼里,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个丫鬟的儿子……
李岩才是自己的父亲啊,是自己十几年的父亲啊,是为自己付出了一切的父亲啊……
“呼和_图_书……”
“化龙。”陆清明惊呼出声。
“我……”李牧羊张嘴欲言,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牧羊,我是陆清明,是你的父亲……”陆清明利用家族的‘波动功法’,突破外界的声音封锁和情感结界,将自己的声音穿入李能够的脑海深处。
但是,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李牧羊不是他的儿子。
现在,陆清明却跳出来说自己是陆家的骨肉,是他和公孙瑜的儿子……
“我……”李牧羊看着陆清明,不知道怎么样向他解释自己的身体状况。
“龙鳞。”陆清明出声说道。“在钦天观的那些道士们吟唱《屠龙歌》的时候,你的手背上面生满了鳞片。虽然那个时候你一直在努力的用衣服掩盖,但是,我还是看到了……”
杀了他!
“牧羊,我看到了……”陆清明出声说道。
父子相认,抱头痛哭?
李牧羊剧烈的喘息着,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给浸湿透了。
是的,他明白,自己是一个闯入者,是一个……在他的情感区域还属于一个陌生人的状态。
那么,陆清明……看起来也很严肃正常的模样。
“什么?”
李牧羊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发烧也没有出现幻想的可能性。
而且,李牧羊很清楚的感受到李岩和罗琦对自己深沉的爱护。无数个夜晚,无数次的从那烈火焚心的高烧之中醒来,他睁开那模糊沉重的眼和_图_书皮,第一眼看到的总是那两道忙碌的身影,那焦虑却又强颜欢笑的表情……
“还有你文试时明明考得是西风大学,为何最终却被星空学院招录。你此行返回天都,为何你公孙瑜一次又一次的忍不住上前亲近,却又碍于那个秘密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退开,退到你看不到的地方……”
以后也有可能成为李氏家族。
“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即便在他黑如焦石炭被人骂作‘猪猡’的那段最艰难的日子,他也仍然觉得欢笑比泪水多,喜悦比痛苦长。
轰……
“你应该也有过怀疑,当初为什么送你们远去江南的时候,父亲为何将身边最得力的三魂七魄给派遣出去……你也一定有过质疑,为何紫阳真人亲至江南为你治病,一次又一次的将你从死神那里抢救回来……还有你为何在江南遭遇那么多的危险,遭遇一场又一场的刺杀……有些发生在你看得见的地方,更多的发生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为了保护你们一家安全,我们在江南折损的高手足有二十人……”
还是父亲相离多年,责怪他们将自己一人丢至江南?
杀了他!
李牧羊也见过邻居家的孩子,也见过其它同学的家长,他从来没有察觉到异样,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之处。
他知道,李牧羊这是要进入化龙状态了。
李牧羊的头顶天灵盖仿佛要被炸开了一www.hetushu•com般。
即使刚才他所看到的那一幕让他心有余悸,让他怀疑李牧羊的身体里面有一头恶龙。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李牧羊的心里一点儿也不觉得喜悦,反而有种……有种对父亲李岩的背叛感觉。
还有他的身体发出疼痛和快感相融合的奇妙感觉,就像是有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蜈蚣和蝎子在身上攀爬一般。
那道苍老的声音越来越急骤,也越来越响亮。
“想杀人。”一个苍老又熟悉的声音在耳朵边响起。
这种感觉让他很恐慌,也觉得憋屈。
他想大喊大叫,更想杀人放火。
在他的意识里,他全母健在,并且对自己喜爱之极,就算自己无数次的让他们失望,无数次的考出全校最差的成绩时,他们的宠爱不减,呵护不停。
父亲李岩、母亲罗琦、哥哥李牧羊、妹妹李思念……四人一家,四位一体。在李牧羊的心里,这就是一个不可破解的域,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他的手掌颤抖的更加激烈,有一片黑色的鳞片覆盖在手背之上,然后又消失不见……
他要穿破李牧羊的身体,穿透他的脑袋,想要破壳而出,想要冲天而起一般。
他的额头大汗淋漓,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是自己疯了还是陆清明疯了?
自己是陆家的儿子,是被陆家送出去交由丫鬟抚养的儿子……
在他的脑域深处,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对着他嘶吼:
他的手掌奇痒hetushu•com难耐,有什么利物要破体而出一般。
为什么公孙姨对自己如此的亲密,又是送厚礼又是送衣服……关键是那些衣服都是提前缝制好的,而且每一件都是如此的合身。
他的身体仍然不受自己的控制,他仍然……有可能变成一头噬杀的恶龙。
李牧羊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今天的情绪很糟糕,身体里堆积着满满的戾气难以发泄的感觉。
“还有父亲,他为了保护你一次又一次的和宋家碰撞,甚至此番不惜和宋孤独大战于岚山之巅……”
“倘若自己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他们怎么可能会为自己做出那么多的事情?”
自己是李岩的儿子,是罗琦的儿子,是李思念的哥哥……十几年来,这种观念已经根深蒂固的生长在他的脑海,身体的每一根毛发、每一根骨头和每一滴血水的深处。
为什么自己没有报名却被那座神秘的星空学院所录取?
一次又一次,一声又一声。
李牧羊的神情复杂之极。
“牧羊,你没事吧?”陆清明关切的问道。无论如何,父亲最关心的仍然还是孩子的身体状况。
更要命的是,自己不仅仅是陆家的儿子,而且还和陆契机互换了身份……陆契机可是一只凤凰啊,是人族之母的凤凰啊。
为什么给自己治病的一个邋遢老道士就是道家七真人之一的紫阳真人?
他的身体越来越热,犹如火烧http://m•hetushu.com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李牧羊抬头看了陆清明一眼,说道:“你……知道些什么?”
“我原本的名字应当叫做陆契机?”李牧羊看着陆清明,出声问道。
“是的。”陆清明沉重点头,说道:“你的名字叫做陆契机。是你爷爷亲自为你取的,在你出生之前,他就一直在翻查古籍,想要给你取一个好名字……名字取好了,却没想到没办法用到自己亲孙子的身上。”
“出来……”李牧羊怒声喝道:“宋孤独,你给我出来……”
“倘若自己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他们怎么可能……就像是对待亲生儿子一样的对待自己?”
“牧羊……”陆清明看着李牧羊此时此刻的状态,有些惊慌的喊道。
“牧羊……”陆清明看到李牧羊眼里的惊恐,也看出他此时心中的矛盾和犹豫不决。
李牧羊猛地从巨石之上惊起。
明白了。
他的眼睛更加的血红。
李牧羊抬头看向陆清明,第一次那么认真那么清晰却又那么神情复杂的打量着他。
李牧羊的瞳孔变红,变成了两团血水。
这是李家。
唯二的不同就是比别人更笨一些更丑一些。
“我没事。”李牧羊摇头。“我只是……”
“人生就像是一笼包子,谁也不知道下一只是什么馅的。”
当李牧羊听到陆清明说自己是他的儿子时,心里实在是惊涛拍岸,震撼不已。
他的瞳孔血红,身体里面充满了狂暴和愤怒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