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86章 一个小丑

宋孤独伸出手来,一把就掐住了李牧羊的脖子。
“卑鄙吗?”宋孤独有些不耐烦的打断李牧羊的辱骂,说道:“我不在意这些。李牧羊,你的答案呢?”
陆林站在柴房的门口,看着坐在冰冷地板上的李思念,嘴角不由得咧开一道笑容。
“陆林,你就是一个小丑。”
“陆林,你还不明白吗?”
李思念初来乍到,不太适应这边的环境。脸上干巴巴的,手背和嘴唇上面都出现了好几道裂开的口子。涂抹了一些金眼蛇蛇油膏才好受了一些。
“要么和我做交易,要么让我杀了你。”宋孤独的那张干瘦的脸近在咫尺,他的眼神深邃如夜晚的星河。“这样是不是更简单一些?”
“我恨自己那一拳没能杀了你。”李思念眼神冰冷的盯着陆林,恶声恶气的说道。
院子里的狗听到了,汪汪汪的张嘴嚎叫应和着。
“自然是有分别的。”陆林走到李思念的面前,打量了一番柴房的恶劣环境,然后轻轻叹息,说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愿意成为我的女人……”
长空之上,一阵轰隆,就像是有什么物体要炸裂一般。
“他陆行空忠君爱国,他陆行空想要做个千古名臣,我们可不愿意拿命奉陪……结果你都看到了吧?陆行空战死,天都的那一支陆家被宋家以雷霆手段铲除,他m.hetushu•com们就像是丧家之犬一般的被人追杀,然后一个个的被人给砍掉脑袋……这就是那个老家伙带来陆氏族人带来的噩运和灾难。”
“天打雷劈?”陆林狂笑不已。他指着头顶的天空,说道:“倘若上天当真觉得我们有错,那就让雷来劈我啊……让雷来劈我啊……”
轰隆隆……
可惜,那终究只是一声响雷,很快就消失不见声音。
陆林呆滞了片刻,再次大笑着说道:“你听到没有?响雷从我头顶飞过,怎么就没落下来劈了我?证明它也觉得我们做的是正确的选择。”
他一直在心里做着准备和筹划,想着倘若宋孤独突然间使出杀招,自己先用《行云布雨诀》这一龙族的身法躲避,然后再给予猛烈的反击。
陆林捂着自己红肿的脸颊,怒声喝道:“李思念,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原本并没想过要伤害你,倘若不是你突然间发疯一样的对我出手的话,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悲惨的下场。”
门口的守卫听到了,强忍着没有笑出声音。
“李思念……”陆林的表情突然间变得疯狂恐怖起来,就连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本少爷愿意站在这里任你取笑,那是因为本少爷在乎你。倘若本少现在转身离开,你知道你的命运是什么吗?你会被关在这间柴房里,没有吃的,没有和-图-书水喝,直到被冻死……”
“我不喜欢你。”李思念出声说道:“我看到你就吐,就觉得恶心的不行……从第一次见到你,你一脸假笑的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开始讨厌你。那个时候没有揭穿你,是因为你是陆家的人。我要给陆家面子。现在你背叛了陆家,变成一个猪狗不如的禽兽……我没理由再隐藏自己对你的态度。”
“活着比死了痛苦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死?”
“你有更好的办法?”
风城位于帝国北地边疆,这边的风要比天都更冷一些,雪也要比天都更大一些。每一次有冷风吹来,就像是有一把把细碎的刀子在人的脸上身上刮来刮去似的。
“什么?”
他不想和宋孤独做这个交易,更不想让他知道龙族长寿的秘密。
“我愿以自己的名誉起誓……”
“让天雷来劈我啊……让天雷来劈我啊……”陆林提高音量对着天空大声喊道。
“李思念……”陆林眼睛充血,表情狰狞的盯着李思念。“你不怕我杀了你?”
“让他出去。”李牧羊眼神凶狠的盯着宋孤独,说道:“只要让他出去,这个交易才能够进行下去。倘若他们伤害了李思念一根汗毛,我就要和你们拼命……就算战死,我也绝对不会让你知道龙族长寿的秘密。”
柴房厚重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股子冷风狂卷http://m•hetushu.com而入,让李思念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将自己身上破烂的寒衣给裹得更紧一些。
宋孤独将那颗黑色的光球收入自己的袖中,看着李牧羊说道:“你已经看到了,思念小姐现在安然无恙,但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却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
“杀了我?你那一拳要是当中打中我的话,恐怕你现在也没有命在了吧?”
光幕消失,李牧羊也就失去了李思念的消息。
就像是李牧羊的脖子一直在那里等着他似的。
“白痴。”李思念干裂的嘴唇吐出这两个字眼。
“我怎么知道我告诉了你龙族长寿的秘诀,你却转身就将我们全部杀了……”
李思念恨极了风城的天气。
陆林的表情嚣张,狂笑不已,出声喝道:“你说,我们凭什么跟着他们一起去死?”
“你从头到脚,头上的每一根头发,衣服上的每一条丝线都配不上我。”李思念很是恶毒的说道。“陆林,你们父子吃里扒外,你们对得起陆氏祖先吗?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嘎吱……
“你这个卑鄙无耻……”
宋孤独的手掌一招,那颗黑色的光球便落入了他的手心里面。
也恨极了这风城的一切。
“你可以不用死。”
外面的丫鬟听到了,赶紧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脚尖。
“陆爷爷战死,陆家消失。陆叔叔带着我哥哥http://m.hetushu.com逃跑下落不明……父亲和母亲被你打入地牢,许叔叔他们被你们杀了大半……我还活着做什么?”
“明白什么?”
“你……”
“……”李牧羊沉默不语。
“按照我刚才所说的那般,将我的父母家人以及所有被你们抓走的陆氏族人放了,你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我保证给你龙族长寿的秘诀……倘若我欺骗了你,这星空之大,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怎么会是这样呢?”
“你以为我们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你以为我们愿意背叛陆行空?倘若不是那个老家伙一意孤行的话,我们陆氏家族会落入如此陷境吗?倘若不是父亲及时和他们接触,怕是这陆氏的风城老巢都要被人给剿了吧?到时候陆氏族人全军覆灭,全部死绝……这全部都是陆行空带来的。”
“恶人都是能为自己作的恶找出千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李思念一脸鄙夷的说道。“天雷没有劈你,那是因为天雷怕劈了你脏了自己的雷……你再喊叫的大声一些,你看看天雷会不会劈了你。”
很诡异的事情,他们明明相距极远,李牧羊为了提防宋孤独突然间袭击,身体一直处于戒备状态,不敢与他靠得太近。
李牧羊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甚至就连他的《行云布雨诀》都没办法施展开来。
“现在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
可是,倘若他不做这个交www.hetushu.com易的话,父母双亲以及李思念的安全恐怕就……
“一个刚刚杀了皇帝行谋逆大罪的人要用自己的名誉发誓……谁敢相信呢?”
“放了我父母和妹妹,还有所有被你抓走的陆氏族人。”李牧羊看着宋孤独,尝试着要和他讨价还价,说道:“我就告诉你龙族长寿的秘密……几百年的寿命换取几个人的性命,对你来说应当是一笔很不错的买卖吧?”
“呸。”李思念很不客气的打断陆林的话,说道:“你也配?”
“我有更简单的解决办法。”宋孤独说道。
“那就让我冻死好了。”李思念沉声说道。
想到自己所听到的种种传闻,小姑娘的眼眶变得湿润起来。
“李牧羊,你在骗我。”宋孤独一脸平静的看着李牧羊,出声说道:“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我做这个交易,你只是想要用拖延之法将你的父母家人以及陆氏族人救出去……你怎么会以为这样拙劣的手法就可以蒙蔽我的双眼呢?”
“你这个小贱人……”陆林脸色苍白,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只不过是一个丫鬟的女儿。我是未来的风城之主,是帝国的政治新星。此间事了,我们这一脉将更受皇室的重用……我哪里配不上你?”
可是,当他伸出手来的时候,却仍然那么简单容易的抓住了李牧羊的脖子……
笑容还没来得及在脸上绽放开来,就听到他自己‘嘶嘶嘶’的吸气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