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88章 掏心挖肺

李牧羊就像是已经痛死过去一般。
这孩子,怎么突然间就变傻了呢?
他看向李牧羊,再一次出声问道:“答案呢?”
李牧羊的身体在颤栗着。
他挥舞着那漆黑尖利的龙爪,狠狠地朝着宋孤独的胸口挖了过去。
他的身体猛地一震,一团青色的光波朝着四周攻击。
在宋孤独反手一拍将幽冥钉打进陆清明的身体里面时,李牧羊也终于开始做出了反击。
李牧羊的额头大汗淋漓,就连身上的衣衫也被汗水给浸湿了。
就像是有一把生锈的铁刀在骨头上面咯咯咯的刮动着,就像是嚼着骨头咔嚓咔嚓作响的饿狼……
轰……
“放开我妹妹……”李牧羊声音虚弱之极,小声说道:“放了……我的家人……我就……就告诉……你……”
可是,要命的是,他却保持着清醒。
这疼痛不仅仅是身体的,而且是精神的。
就像是天空之上还有一双眼睛,那是自己的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根冰寒彻骨的钉子插进自己的天灵盖,一分分,一寸寸。
因为太过疼痛,让你根本就难以寻找到它的痛感到底是从哪里来,到那里去。反正你所能够感觉到的每一处部位,每一个角落,都是在疼痛着,在燃烧着。
而是缓慢的,一点点的插进来。
一根又一根,一共问了八次答案,一共打进了八根钉子。
那根黑色的幽冥钉全部插进了天灵盖,大脑http://www.hetushu•com里面一片激凉。
陆清明的身体重伤,只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宋孤独虐待折磨。
他在默念陆氏祖传的《天王心法》,以燃烧自己丹田的方式来快速的恢复身体的力气。
可是,宋孤独所能够给他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嚓……
“……”
这和懦弱无关,和坚强无关,只是身体的正常反应。
然后,他的身体腾飞而起,手持冰枪朝着宋孤独的后心刺了过去。
他再次伸出右手手臂,手掌下翻,手心向下。
除了那还在不停抽搐的身体。
一路向下,然后钻进骨头缝隙。
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战力,并且能够给予宋孤独这般的高手致命一击,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这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是肉体不能承受之痛。
李牧羊从来都不知道,世间竟然会有这般的疼痛。那小时候的种种磨难,那在浮屠城里面所遭遇的困龙大阵与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手心之中出现一个透明的光球,然后光球朝着地面延伸,变成了一道透明的光柱。
冰天雪地,凛冽寒冬。
李牧羊虚脱的身体再一次绷紧,嘴里发出凄历的惨叫声音。
一阵烈风吹来,李牧羊的身体便在宋孤独的手心里摇摇晃晃,就像是草扎的人偶似的。
就像是有一把利刃将皮肉一块块的切成薄片,然后盛在盘子里等待http://www.hetushu.com着别人品尝。
陆清明手里的雪白冰枪插进了宋孤独的身体里面。
“去死吧……”
不仅仅是身体在颤抖,就连灵魂也是如此。
那些黑色的元素物质在宋孤独的手心汇集,凝结,变成了钉子的模样。
当他听到宋孤独说要将第九根幽冥钉打入李牧羊的身体里面时,宋孤独再也忍耐不住了。
李牧羊的脑袋低垂,眼睑紧闭,身体像是烂泥一般的挂在那里。
“啊……”
“你已经被我打下了八根幽冥钉。倘若我再将这第九根龙钉打进你的身体里面,那么……你将魂飞魄散,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将你救回。”宋孤独的眼神阴厉,说话的声音也终于有了一丝怒气。“李牧羊,答案何在?龙族长寿的秘密何在?”
锥心的痛。
嚓……
他的脸上身上鲜血淋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陷入疯狂状态的疯子。
扑通……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根仿若在冰山里面冻结千年的钉子被人取了出来,然后狠狠地朝着他的头顶天灵盖插了下来。
灵魂倘若是一个小人,那把龙钉便是一把剪刀。
宋孤独高举的右手突然间朝着陆清明拍了过去。
宋孤独的右手悬空,手心里面握着一根漆黑如墨条的尖细长钉。
他的眼皮忽睁忽闭,眼珠凸出像是条死鱼。
一根幽冥钉入体,李牧羊的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一般。
满眼眶的都和_图_书是鲜血,沸腾流动着的鲜血。
光波所过,四周风雪被扫荡一空。
嚓……
他的脸色紫红,那是血液急速流动而导致的不正常脸色。
他不是一下子插进去,然后让你仔细地去消化这种痛感。
割肉的痛。
明明是冰冷刺骨,却又感觉大脑上面有一团野火在燃烧。
“怎么会这样?”
由内至外,或者由外至内。
“答案呢?”
陆清明手里的那根冰枪从枪头部位一截又一截的断掉。然后断的越来越快,最后整根冰枪都像是泡沫一样爆炸开来。
因为这凉太凉,致使大脑里面就像是结成了冰霜。整个大脑里面一片空白,只有那冰凉的疼感在向下蔓延。
然后,宋孤独举着那根黑色的长钉,再一次朝着李牧羊的头顶天灵盖插了进去……
他表情狂笑,悲声吼道:“宋孤独,你这条老狗……我终于杀了你……我终于杀了你……为父报仇……”
刮骨的痛。
“……”
他的手背之上在迅速的浮现出黑色的鳞片,手掌也在那一瞬间变成尖细的利爪。
陆清明瞪大眼睛看着宋孤独,疑惑、失望、更多的是那浓得化不开的不甘。
※※※
他的手掌伸进了冰雪里面,用冰雪凝结成一根雪白的冰枪。
陆清明脸上的笑容凝固,嘴角的鲜血仍然在流敞。
陆清明的身体砸倒在雪地之中,他倔强的想要爬起来,脊背挺直,脑袋上仰,却又‘砰’的一声跌www.hetushu.com落回去。
很快的,光柱变成了黑色,然后有一团团阴森恐怖的黑色物质被从地底深处给吸收了进来。
宋孤独每问一次答案,在遭到李牧羊的拒绝之后,就会将一颗幽冥钉打进李牧羊的脑袋里面。
那只利爪没有任何阻碍的插进了宋孤独的胸膛,然后被他用力的拉扯,撕裂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口子。
那是一双被血雾笼罩的眼睛,看不到瞳孔,也不会有眼白。
倘若不是宋孤独仍然掐着他的脖子,怕是他现在已经要像具死尸一般瘫倒在地上。
“怎么就杀不死他?”
嚓……
可是,宋孤独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伤害。
“愚蠢。”宋孤独轻轻摇头。
他要给宋孤独致命一击。
那第九根幽冥钉被他打进了陆清明的身体里面。
咔嚓咔嚓……
他很想晕倒,很想立即死去。
就像是有一把钢叉刺穿了心脏,‘嚓’的一声脆响。
他要挖出宋孤独的心脏。
“答案呢?”
嚓嚓嚓……
李牧羊的表情狰狞扭曲,看起来恐怖丑陋。
一刀刀下去,将那根小人给剪得支离破碎血流汩汩。
冰渣四溅。
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啊……”李牧羊惊呼出声。
咔嚓……
“看来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宋孤独轻轻叹息。
他将自己的拳头给捏得咯嘣咯嘣作响,将自己的牙齿给咬碎了几颗。
陆清明狂喷一口鲜血,身体就像是掉了线的纸鸢一般朝着远处飞去。
和-图-书李牧羊没有回答。
“看来你觉得一根钉子还不够。”宋孤独出声说道。
咔嚓……
它要将自己的脑袋给烧成焦炭,烧成尘烟。
他的瞳孔充血,眼球凸出,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爆出来一般。
宋孤独摇头叹息,说道:“晨曦体寒,恰好我在龙窟里面寻一龙灯,灯以龙血为油,万年不熄,可为其取暧……可惜,前段时间灯火开始减弱,看起来随时就要熄灭一般。倘若不能从你嘴里得知龙族长寿之法,那我便取你的血去给孙女点龙灯吧……”
那骨头便一下子重了千斤一般,让人有种想要伸手抠破皮肉将它抽出来狠狠地甩出老远的冲动。
宋孤独看着李牧羊奄奄一息的模样,出声说道:“答案呢?”
痛。
“放了我妹妹……”
钉子插到哪里,你的思绪就汇集到那里,你的注意力就会跟到那里。
“噗……”
他也没有办法再回答。
那是痛感尚未消失时身体做出来的自然反应。
他的长枪脱落在地,为了不引起宋孤独的注意和提防,他甚至不敢去将它召唤过来。
嘴角有口水溢出,还有咬碎牙齿流出来的鲜血。
没有人应答。
说着,手掌再一次举到李牧羊的头顶,想要将第九根幽冥钉打进李牧羊的头顶天灵盖。
正在此时,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李牧羊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的清醒。
“放了……我妹……”
他拼命的忍耐,拼命的咬紧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