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89章 融合初期

时间停顿法术结束。
“不得不承认,龙族确实太过强大。屠龙之战,先利用那些入侵的深渊恶魔之力来消耗龙族的力量,然后九国精英一起联手屠杀,士卒损失百万之巨,没想到仍然被龙族给逃了出去,直到现在还有它们活动的身影。现在想来,屠龙之战实在是很有必要的。不然的话,现在纵横神州的是一群巨龙,人族强者再是努力,终究不如龙族天赋过人。”宋孤独眼神灼热的看着李牧羊,说道:“还有你这头让人亲眼所见证的龙族。李牧羊,这也是老朽想要和你做交易的原因……将龙族长寿的秘密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冷风继续吹,大雪继续下。
他没能掏出宋孤独的心挖出宋孤独的肺,却差点儿被他将自己的心肺给拍碎了。倘若不是龙族肉身坚韧几近无敌的话。
然后,便见到宋孤独的身体屹立在半空之中,嘴角有淤血残留。
没有人能够从宋孤独的手里逃脱,包括那些神州级的强者,在他的脖颈落入宋孤独的手里时,大抵也再生不出反抗之心。杀或者不杀,全由宋孤独一念决定了。
“一试便知。”
“一点儿也不痛。”他很想骄傲的对着所有人喊出这句话。
李牧羊的身体落在地上,双脚重重的踩在雪地里面,却又被他巨大的推力给推动着不停的向后溜滑。
“噗嗤……”李牧羊大口大口的喷出鲜血。
因为对宋和图书孤独真正实力的认知匮乏,致使他一开始就落入了险境,被宋孤独给卡住了咽喉。
“看看。都说龙族暴戾,此话果然不假。”宋孤独轻轻叹息,看着李牧羊说道:“你以为这样,你就能够杀了我吗?”
李牧羊的两只手掌已经化作利爪,那利爪比利刃更利,比尖刀更尖,趁着宋孤独不备的时候,狠狠的插进了他的胸腔。
李牧羊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
那一颗颗血滴就像是一颗颗红色的珠子似的,停留在他的手心之中。
“我要你死。”李牧羊那血色的瞳孔死死的盯着宋孤独,说道:“我让将你撕裂成肉泥,我要将你踩进这黑山荒野之中,我要让你永远死不得超生。你想求长生,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李牧羊,你的肉体之躯是人类,终究不是真正的龙族……你只不过是比较幸运,在出生的时候被一头龙的魂魄入体了而已。”宋孤独看起来对李牧羊的情况非常了解,沉声说道:“如果你是真正的龙族,就不会之前会过得那般悲惨,被人当作蠢物,猪猡一样的对待……从你此时的状态,以及你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龙族绝技来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进入你身体的应当是传说中的龙王的眼泪吧?”
至少,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李牧羊的戾气爆发,心海之中那不停旋转的黑色晶体瞬间凝结。
就像是和*图*书有人给这世间万物施展了某种神奇的时间停顿法术,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下来。
李牧羊伸出去掏心挖肺的利爪也莫名其妙的停止下来……他感觉到利爪在不停的向里面伸去,但是那胸腔和内脏之间仿佛相隔了十万八千里。无论李牧羊如何努力,都没办法触碰到它们一般。
李牧羊脸上惊现疑惑之色,眼里的血水沸腾的更加厉害。
利爪撕破皮肉的声音传来,然后便见胸口鲜血狂喷,就像是激烈的泉水一般朝着李牧羊的脸上身上喷射而去。
“宋孤独也会流血。”
后来,宋孤独开始折磨李牧羊,用地底的幽冥之气,凝结成就连龙族都难以承受的打龙钉……
“我也会杀了你。”李牧羊嘶声说道。
他看着对面的李牧羊,说道:“你伤了我。”
原本被打进了八根幽冥钉的李牧羊就已经被折磨到给人一种不似人类的感觉,被宋孤独身上的血水一浇灌,更像是从那修罗场里面浴血厮杀出来的疯狂野兽。
他想一击毙命,趁着自己这一次突然袭击所取得的成功来扩大战果。
他要将它们捏碎成肉泥,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痛到尽头,便不会再有疼痛。
所以,一出手就是杀招。
他的手臂之上已经被鳞片覆盖,那些黑色的龙鳞和四周那雪白的白雪相映衬,有一种幽暗神秘的感觉。
身体不停的后退,直至滑行很远才停顿下来。http://www.hetushu.com
砰……
一切又恢复了原状。
利爪触摸到了心脏,然后用力的合拢捏了下去。
他的利爪扎破了宋孤独胸腔的皮肉,撕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然后朝着更深的地方伸去。
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腔,那里又被宋孤独给拍了一掌,至少有两根骨头就此折断。
“难道这就是神游之境所能够拥有的超凡能力?倘若他连时间都可以任意的定格或者停顿的话……世间还有何人何物能够伤他?”
“与你何干?”李牧羊显得心浮气躁,八颗幽冥钉在体内伤害着他的身体,让他疼痛难忍,只想大杀四方。
落入宋孤独这种高手的手里,被他用‘一眼千年,一瞬万里’的能力给制服,等待李牧羊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刚才那一瞬间到达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牧羊在心里想着。
如果说之前被宋孤独从头顶天灵盖打进去的八根幽冥钉是对他肉体和精神上的极致折磨,那这次将他拍飞出去的一掌……也只是宋孤独的一种自保方式而已。
然后,瞬间化龙,趁着宋孤独以及万无一失,以为八根幽冥钉已经让李牧羊再无还手之力,趁着他回手将幽冥钉打进陆清明的身体里面时,一爪扎进他的身体里面。
那也是他唯一的一线生机。
“血。”宋孤独轻声说道。
那个实为自己父亲的男人,那个重伤倒地却难以亲眼见证自己儿子受苦的男人,www.hetushu.com那个明知必死仍然奋力一搏的男人,那个……被宋孤独打进了幽冥钉生死未来卜的男人。
宋孤独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流血,多少年了,是五十年还是六十年,他的身上不曾再出现过这样的……受伤之后的自然反应?
没想到的是,那个机会竟然是陆清明给他创造的。
然后,李牧羊就看到自己的身体倒飞而去。
“去死吧。”李牧羊大声的嘶吼着。
倘若那一次出手不成,他和他的家人,他的父母妹妹,还有整个陆氏家族,都会被这条老狗给屠杀殆尽……
李牧羊的瞳孔血雾沸腾,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苍老嘶哑起来:“难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呼……
这一幕要是被天都民众看到,他们一定会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要掏出宋孤独的心,挖出宋孤独的肺。
它感觉到了危险。
嘶啦……
一根又一根的龙钉从头顶的天灵盖打进去,李牧羊痛得死去活来活得想死的时候,仍然在咬牙坚持。
也怕极了宋孤独。
天空之上,出现了一声剧烈的呕血声音。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李牧羊的表情狰狞恐怖,瞳孔里面血雾沸腾。
“或许吧。”宋孤独沉沉叹息。手掌一弹,那无数颗血色的珠子便四处飘散,消失在空中。他打量着李牧羊的龙鳞利爪,说道:“我猜得没错,你果然就是头龙。这就是化龙的状态?”
胸腔一阵巨痛传来。
“龙王的和图书眼泪和弱水之心这般史诗级的宝器,得其一便可纵横天下。没想到你却获得了两样,不得不说,上天对你也太过厚待。不过,你是人族,却妄想吸收龙族秘诀,怕是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噗……”
继而,他又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不对。这只是半化龙的状态。倘若完全化龙,应当变成真正的龙族才对。就像是楚浔亲眼所见到的那般……楚浔看到的才是你的真正完全化身,你变成了一头黑色的巨龙杀人。”
哧……
李牧羊恨极了宋孤独。
他还是需要一个机会。
感谢前面的那八颗幽冥钉,因为受过那样的痛苦之后,李牧羊发现世间已经不可能再有其它的痛苦了。
风不吹了,雪不下了。
喷洒出来的鲜血停留在空中,惊诧的表情也凝固在脸上。
李牧羊试过挣脱,但是全无效果。
“李牧羊,我看过你的出招。你就算是头龙,就算拥有了龙王的眼泪……可是,现在的你只是融合初期而已,你所会的,只是那头老龙记忆里的招式。你很聪明,懂得模仿,却没有体会招式的精髓。在我的眼里,那些模仿出来的架式破绽百出……所以,你还想试试吗?”
只是与之前不同的是,宋孤独消失不见了。倒是自己的胸腔传来一阵阵压迫性的痛感,就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那里似的。
砰……
宋孤独伸出手来,看着从嘴里喷出来还停留在半空之中没有被风吹散的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