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516章 检查身体

“计策自然是有的。猛龙过江,小命难保。”陆勿用嘴角阴厉,嘴角浮现一抹讥讽的笑意,说道:“既然算准了他会来,那咱们就在这风城布下天罗地网静待君来。倘若兄弟们这次下死力,将这头恶龙给屠杀于风城风墙,那咱们这风城可就神州扬名了。到时候,索性不再叫风城了,叫做屠龙城如何?”
“将军,你说话……”
全场再一次静默无声。
城主府后院,一间窗户破了无数个口子正在呼呼的朝着里面狂灌冷风的柴房里,李思念衣衫淡薄的缩在柴房的一角,一脸淡漠的看着面前的那个男人。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却又偏生容易让人被其说服。
所以,既然终究要成为自己的女人,那就何必再讲究时间的前后呢?
没有一句废话,也没有一句套话。
“将军,你说章程吧。我们都是一群大老粗,你指到哪里我们就杀到那里。”
“倘若不是我及时做出选择,风城现在会落得如何下场?在场诸位将军又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天都那么大一座陆氏府邸,说烧了就烧了。老将军那么高深的修为境界,说杀了就杀了……诸位,为了活着,也为了让你们活着。我陆勿用已经背负上卖主求荣的骂名了,所以,现在是轮到你们做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的诚心了。不是为我,是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你们的一家老老小小。”
嚓……
陆勿用环视四周,出声问道:“陆林呢?怎么不见这小子的踪影?”
※※※
“陆某是不愿意拿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去给某些人邀直买名的,我想在场应该有不少人和陆某的想法是一样的。我就不说那些忠君爱国之类的话了,大家都是战场上杀来杀去可以背靠背的兄弟,谁还不明白谁心里的那一点小九九?我想活着,你们也想活着。所以,我陆勿用就站和_图_书出来带着你们干一场大的。”
“你想怎么个提法?”陆勿用眼神平静的看着他,出声问道。
后来局势突变,风城陆氏背叛了天都陆氏,李思念也从贵宾变成了阶下囚犯。
可是,这和陆勿用有什么关系?
“你说说,做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好?”陆林说话的时候,将一个果干丢进自己的嘴巴里面咀嚼着。“自从第一次见到思念小姐,我陆林便心生仰慕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前奉承讨好,可是思念小姐却从来不曾给过我好脸色。”
“就是。为了老婆孩子能活,老莫什么事情都敢干。”
叙事大厅里,陆勿用正召集手下大将们商议要事。
“那李牧羊的父母妹妹都在我们手里,他必然会来的。”陆勿用一脸笃定的说道。
剑刃上面流着鲜血,一滴一滴的朝着叙事大厅的地板滴落。
“所以,鬼舞军团来了,我还是要杀。不仅仅我要杀,还要请在场的诸位陪着我一起杀。他们死了,我们才能活着。我们的父母子女才能够活着。诸位将军,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思念转过头去,不愿意和他多说一个字眼。
倘若不用一些另类的手段,它是不可能有任何机会得到这个女人。
我为了你们背负骂名,你们又将以什么来报答我的恩情?
“将军,这件事情都传遍了。营地里面的弟兄们也都在传,说那李牧羊是一头黑龙,专吃人心肝……”
“废物。”陆勿用冷声说道。
他心里明白,他没有机会。
“要是我不给你这个公道呢?”
“滚。”李思念声音冰冷的说道。他很讨厌看到这个男人,每看一次都觉得恶心。更讨厌听到他说话,她宁愿听到一群苍蝇在身边嗡嗡。虽然之前她最讨厌的动物就是苍蝇。
※※※
“鬼舞军团要是那么容易被人吞掉,哪里和*图*书还有今天这么大的威名?”
也正是因为他的善念才得到了公输家无条件无止尽的支持和帮助,促使陆家建立起来的狼骑军在军事装备上面一骑绝尘,又承受残酷铁血的训练,由陆氏优秀族人从底层与将士同吃同睡逐渐成长起来,终于使其一跃成为震动九国的强军。
“李牧羊是不是恶龙,咱们暂时先不管。不过,就连宋家那位都没能把他留下来,证明他确实有其可取之处。对于此人,我们不可大意懈怠。”
李思念,他必须得到的女人。
“你们也不要涨它人志气灭我等的威风?咱们陆家的狼骑军可也是和鬼舞军团齐名的强军……”
“话也不许你说。”
“来了正好,一刀杀了便是。”有人咧嘴大笑。“保不准咱们兄弟也有机会成为那说书人嘴里的屠龙英雄,名传千古……”
看到所有人都不说话,眼神诡异的看着自己,毛远山梗起脖子,冷笑连连,说道:“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杀了老将军,现在连狼骑军的大名都不敢提了?”
风城。城主府。
众人沉默。
站在陆勿用身后的管家轻声说道:“老爷,少爷在陪那位李小姐说话。”
“神州消失了数万年的龙族啊,想想就觉得非常的刺激……”陆林坐在那里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李思念,欣赏着她倔强而清秀的面孔,欣赏着她消瘦却玲珑的身段,不由得有些身体燥热,说道:“不要,思念让我检查检查身体……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龙族?”
“将军,这骂名熊飞虎愿和你一起承担……”
“将军说打就打,说杀就杀。”
“我就是要给老将军讨一个公道。”
陆林一直想给人一种温文尔雅又学识渊博的印象,所以,在天都陆家遇到李牧羊时,会主动上前与其交谈并且大力称赞李牧羊画技了得。
“你们……www•hetushu.com”毛远山的眼睛睁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陆勿用。
“我有时间,也有耐心。这冰天雪地的,闲着也是闲着。倘若能够找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打发时间,倒也是一桩不错的选择。”
“我是做错了一些事情。”陆勿用自问自答,笑容温和随意,说道:“远山没有说错什么。老将军待我们不薄,可以说,陆氏能有今日之荣光,和老将军的辛苦筹谋是分不开的。没有老将军,就没有我们这些人的存在。特别是我陆勿用,可以说是老将军一手提拔起来的。没有他就没有我。”
他们才刚刚背叛了陆行空那一支,正在背后嚓嚓嚓的捅刀子呢,结果却有人拿狼骑军的威名来给自己撑面……世间怎会有如此愚蠢之人?
毛远山的尸体就在眼前,谁还敢忤逆陆勿用的意志?
陆林的眼神赤裸裸的盯着李思念,嘴角浮现一抹淫贱的笑容,说道:“我还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和一头龙发生什么密切的关系。”
“将军,你是说那李牧羊有可能会来我们风城?”有人一脸惊讶的模样。“咱们风城高手如云,有铁骑十万,堪称铜墙铁壁,就连那大周和大武的大军屡次进犯,都不能进我们疆土分毫。那李牧羊负伤逃走,他来此地不是自投罗网吗?”
当等待的时间太久,拒绝的次数太多时,陆林就有些绷不住了,就连表面上的伪装也难以坚持。
不是为了什么忠君,也不是为了爱国,全部都是为了我们自己。
他扭头朝着外面看了看,笑着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思念小姐的哥哥是一头龙,当时和其相处,只是觉得此人极其怪异,却也没有深究,却没想到隐藏的如此深沉……我说,思念小姐不会也是一头龙吧?”
不得不说,陆勿用能够被陆行空看重,能够成为这风城之主,确实是有几把http://m.hetushu•com刷子的。
毕竟,这是城主府的家事。他们可不敢说错什么,怕人给从背后一剑捅穿。
扑通……
这几天李思念对他的态度越发的恶劣,甚至对着他吐口水以及抽耳光抓脸……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这个字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不走。我说过,我心中仰慕思念小姐,所以,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走。你将我的脸抓成这样,你看我生气了吗?我没有。”
陆氏在没有倒塌之前也称得上是帝国的顶级阀门,陆林又是风城城主的儿子,也算是熟读圣贤之书长大的豪门子弟。
陆林披着华贵暧和的银狐皮大衣,坐在一张造型古典的梨木椅子上,面前摆着一张小桌,桌子上摆着几张小碟,碟子里面是花果糕点之类的吃食。旁边还有一个暧玉茶壶,暧玉杯子里面的茶水正在往外冒着淡雅的茶香味道。
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他都需要要得到的女人。
整个神州的人都知道,真正让狼骑军威名赫赫的是陆行空那一脉的陆氏族人在出力。当年放走公输家的陆峥嵘老将军是陆行空的先祖辈,和陆勿用这一支相隔甚远。
“将军可有计策?”
先以雷霆手段杀掉胆敢当众质疑自己的毛远山,然后再粗暴直白的告诉众人,我是错了,但我做这些事情是为了活着也是为了你们活着。
就算是那个时候,陆林也不曾对李思念有过身体上的冒犯。只是不停的前来腻烦李思念,一次又一次的要求她做自己的女人。
“李牧羊来,那孔雀王朝的公主赢千度自然也会来。赢千度来,自然也要带着她的鬼舞军团来。所以,诸位,切莫轻心大意。”陆勿用再次提醒着说道。
他的身体朝着前面扑倒过去,然后趴在地上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天海城城主莫隆以为凭借自己率领的三万大军就可以独自吃掉鬼舞军团立下剿逆头功,真是愚和*图*书蠢之极……”
“将军,我们省得。”
“可是,有些事情却是我不得不做的。老将军性子执拗,要做忠臣,要做直臣。甚至不惜以死相搏。可是,诸位,老将军不怕死,我们可是想要活命的。宋家势大,这是三岁幼童都能够看到的事情。可是,老将军却要拿和他们对着干,和他们顶着干……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毛远山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胸口的心脏位置就穿出来半截长剑。
没有人应答。
“……”众人静默,不敢多言。
当他的心骚乱了后,再来审视和李思念的关系,心里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那我也要替老将军说句话,我就想不明白,老将军待我们不薄,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可是,偏偏李思念就不是常人。
此言一出,全场沉默。
“陆勿用……”因为心脏受伤,毛远山的嘴角溢出大口大口的鲜血。他怒目圆睁,嘶声吼道:“你不得好死……”
“唯将军马首是瞻。”
“那个时候你有天都陆家护着宠着,我无可奈何。只是没想到的是,天都陆家突然间倒塌了,陆行空也死了……更让人喜出望外的是,我风尘仆仆的从天都赶回来,思念小姐已经成为我陆府贵客……”
在李思念初入风城之时,他也确实保持着世家子弟的风采和礼仪。说话温柔,行事体贴。若是一般的小姐,怕是早就身心沦陷了。
陆勿用摆了摆手,说道:“我不需要你们去效死,我也不希望去杀人,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最终不就是为了活着吗?所以,谁不想让我活,我就让谁死。陆氏里面那些反抗的人,都被我杀了。毛远山也被我杀了。为了活着,我是不吝啬杀人的。”
“李牧羊是头恶龙,这个消息大家都有所耳闻吧?”
“好名字。”众人齐声叫好。
陆勿用眼神如刀,扫视全场,说道:“我做错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