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532章 我们投降

他本身实力深厚,手下猛将如云,士卒如虎。
天空之上,有雷霆轰鸣。
咔嚓……
“我就不信了,道门真人敢对我们这些屠龙义士动手,今日之事若是传了出去,怕是道门会被世人所弃……”
虽然他现在的胸口和一滩烂肉差不多的状况。
紫火焚天。
李牧羊是一头恶龙,消息传至风城时,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紫阳真人眼神凌厉的盯着那一击成功转移它处的鬼王厉揽江,怒声喝道:“厉揽江,我已经劝解他停止厮杀,恢复人形,你为何还要行此卑鄙手段背后捅刀?”
“牧羊,不要冲动。”紫阳真人出声喝止。
紫阳真人的眼神冷洌,就像是在看着一群死人似的。
轰隆隆……
“呼哧……”
其它人怕是都已经逃跑了,至于跑到什么地方,就不是他所知道的了。
在青色光芒的逼迫之下,那些刚刚才在手臂之上浮现的鳞片迅速的退散消失。
“恶龙?”紫阳真人死死的按住李牧羊的身体,不让他化龙成功。只要李牧羊不能化龙,就没办法发挥出龙族的实力和潜能。以他现在脆弱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是鬼王宫舟一等人的对手。当然,不化龙,也没办法继续杀人,继续毁灭城池。“你倒是说说,他做过何等恶事?”
紫火漫天,天地失色。
“是,将军。”陆远沉声答应。
“卑www.hetushu.com鄙手段?”鬼王阴冷的声音从远处的黑影迷团之中传了出来。“紫阳真人,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他是什么?他是一头龙啊,一头恶龙……你刚才亲眼所见,它是如何杀人毁城的。如此恶龙,人人得而屠之。就是我这个孤魂野鬼都知道为人类生灵贡献自己一份力量,怎么反而是神州名门正派的道门反而拖人后腿了?”
两人陷入了一场僵持和劲气碰撞之中。
心里的那一点点温暖消失,手臂之上再一次浮现出那漆黑如墨的鳞片。
“厉揽江,你这种宵小之辈无耻之徒,岂会知道化干戈为玉帛的意义?”
一个渴望杀戮,渴望化龙。
咔嚓……
当他上城墙的时候,还听人说儿子在城主府后院。那里面都是家眷,又有众多供奉护卫,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原本以为是亲人,却没想到是歹人。
一个不愿意让李牧羊去杀戮,去化龙。
假借李牧羊对他的信任和依赖,让李牧羊恢复人身,然后让人在背后袭击一剑刺穿身体……
他陆勿用就这么一个儿子,其它妻妾并没有给他生下子嗣。严格意义上来讲,他所有的一切都将由陆林这一个儿子来继承。
※※※
这是激烈的喘息声音,以及每一次呼息都被牵扯到的疼痛。
胸口滴血的长剑就是最大的讽刺,最好的证明。
城主府内和图书的暗道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恰好陆林是其中之一。
“紫阳真人,请听晚辈一言,此子龙族的身份已经曝光,神州正义人士人人见而屠之……还请真人能够明辩是非,助我们一臂之力,将此子屠灭,到时,有井水处,皆会称赞真人义举……”燕伯来拱手说道。他不愿意和道门为敌,更不愿意和道门的一个真人为敌。所以,主动出声给紫阳真人一个台阶,想要将其拉拢成为‘自己人’。
“城主,不曾见过。”陆远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出声答道。他带领着城主卫队一次又一次的去冲击鬼舞军团,想要打破一道口子带着城主离开风城。可是,那鬼舞军团实在是一块硬块头,无论他们如何能力,身边的兄弟都快要死干净了,还是没办法将他们给逼退一步。
陆勿用的心脏不由得往下一沉。
“紫阳真人,你如此这般的替此子说话?难道是要自污不成?”
另外一只手抽了出来,握成拳头。
“牧羊……”紫阳真人一把握住了李牧羊的手臂,手背之上浮现一团又一团的青色光芒。
陆勿用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们投降。”
※※※
陆勿用也不再问,出声说道:“制造机会,从城主府地下暗道逃离此地,前往大宁。”
他背靠着一块城墙,对着不远处的一个心腹喊道:“陆远,可见着陆林?”
http://m.hetushu.com该死的孽畜。”陆勿用在心里再一次出声骂道。自从看到李牧羊展现龙形,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吐出这五字真言了。
破烂的城池还在,同伴的尸体也还在。
“怎么?难道你们道门是和那头恶龙是一伙的?不然的话,紫阳真人又有什么理由如此愤怒呢?”
他看着一步步向他们躲藏的地方走来的紫衫少女,出声说道:“我们投降。”
他一只手握住李牧羊的手臂,不让他化作龙形。
他在正面攻击那头恶龙的时候,被他的爪子给抓了一把。倘若不是鬼王神出鬼没的出手,那头恶龙自顾不暇,怕是他现在已经被巨龙给抓成一滩烂泥。
“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李牧羊声音悲痛,嘶声啊道。“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现在,在他身边的也只有最铁杆的几个心腹。
那脚步声音很轻,但是每一脚踩在那地上的深雪里,都会发出极其悦耳的咔嚓声音。
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
他也没有见过那个小姑娘,心想,大概是危险来临,他带着那个小姑娘提前一步跑进了暗道吧?
陆勿用只能如此这般的安慰自己。
他知道儿子对李家那个小姑娘有意思的事情,不过,也不过只是一个叛贼女儿的事情,儿子喜欢,那就尽管拿去用好了。只要不影响大局就好。
“怎么?你要杀了我不成?”鬼王有恃无和*图*书恐的说道。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仍然是风城,这仍然是西风的边境。
陆勿用看着胸前正在不停向外溢出鲜血的惨烈伤口,不由得在心里狠狠地唾骂一声。
陆远和他身边的兄弟们都抽出了手里的长剑。
“爷爷……”李牧羊嘶声吼道。
呛……
砰……
破拳!
双瞳里面血雾翻滚沸腾,就像是李牧羊此时此刻的心情。
杀!
※※※
鳞片再起,鳞片再一次的消失。
《破体术》!
闪电如龙,将那厚得见不到一丝光亮的黑幕给撕裂开来一道巨大的口子。
“牧羊,这并非我本意。”紫阳真人沉声说道。
“呼哧……”
“你看到了吗?”鬼王指着风城里面遍布荒野的尸体,说道:“这些人都是它杀的,此战也因其而起……难道这还不够恶吗?这都不算恶的话,那我鬼王……可是神州第一大善人了吧?”
毕竟,他们的妻儿家小的性命都握在自己的手里。就是想逃,也是有心无力。
杀光这些该杀之人!
“哈哈哈……”紫阳真人大笑出声,清瘦的面空也变得阴狠狰狞。“人言可畏,言语杀人。我终于明白……牧羊为何会如此的仇恨你们了。倘若它是恶龙的话,你们这些人……比它要可恶一万倍,该死一万倍。”
紫阳真人一拳轰了出去。
可是,这如云的猛虎碰到李牧羊幻化的那头黑龙时,却被杀得如猫如和-图-书狗溃不成军惨不忍睹。
整个世间被紫色的光霞所笼罩,就像是所有人都被带到了一个诡异而魔幻的世界。
咔嚓……
他死死的抓住李牧羊的手臂,不让他暴怒成龙,再一次致使这风城陷入火海,将士厮杀不休。
“化干戈为玉帛?”厉揽江狂笑出声,犹如老鸹夜啼。“紫阳真人,我尊称你一声真人……你刚才说什么?化干戈为玉帛?你说要让人族和龙族化干戈为玉帛?我刚才说你老糊涂了,看来一点儿也没有看错你。只要是稍有智慧的人,都不会说出这等幼稚之语……就连三岁幼童都比你要聪明。龙族凶险,不将其屠灭,人族如何生存?”
为什么会这样?
“真是愚蠢之极,事到如今,你以为凭借自己一已之力还能够保得下他性命吗?他只有死路一条。神州修行者无数,每个人都要取他的性命……”
“牛鼻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紫阳真人的拳头四周有紫火燃烧,那些紫火越烧越旺,火势也越烧越大,就像是要把天空也给烧出一个大窟窿似的。
※※※
正在这时,一声清脆的脚步声音传了过来。
等到他计策失败落魄至此,想要寻找儿子陆林的下落时,却已经失去了儿子的踪迹和下落。
“厉揽江……”
之前他将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放到了城外的这场战争之上,想着麻痹孔雀公主赢千度然后完成四路大军的合围将其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