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537章 以痛吻我

朝前走!
更多的人这么说道。
所有人都这么说,他是头恶龙。
“你的兄弟叫什么名字?”李牧羊出声问道。
“呸……”
她也活的不容易。
“……”
“那头黑龙杀人了……”
“我爹地……你杀了我爹地……”小男生恶狠狠的说道,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想哭。
看到那个女人,李牧羊想起了罗琦。很多次,她就是用这样的姿态守护自己,将外面的风风雨雨给挡在身后。
李牧羊的身体突然间在原地消失。
“他是头恶龙。”
那个中年男人死了。
“李牧羊,你……”
等到他再次现形的时候,已经将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体给提在了半空中。
“不。”李牧羊看着那坐在地上哭泣的老么,声音坚定的说道:“朝前走。”
李牧羊松开手来,那个男人的身体无力的瘫倒在地,呼呼停止,再也不曾动弹。
“我爹就是他杀的,被他用火烧死,连一块骨头http://www.hetushu.com都找不见了……”
“那头黑龙又杀人了……”
李牧羊轻轻拍拍小男生的肩膀,说道:“不要哭,但是要记住这仇恨。好好努力,长大以后来找我报仇。不过,你要是杀不了我,我就把你杀了。”
一坨黏稠的唾液朝着李牧羊的脸上飞来。
“知道。”李牧羊看着紫阳真人,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你说过,倘若没办法好好的做一个人,那就好好的做一头龙。”
她也是个可怜人。
李牧羊不闪不避,任由他唾液落在自己的脸上。
“呸。”
现在,经历了这样一场事件之后,她又想要把李牧羊给带回去。
李牧羊朝着他走了过去,一个中年女人拼命的扑了过来,用自己瘦弱的身体挡在小男生的前面,犹如小鸡护崽似的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不要伤害我的儿子……”
所有指着他背影的手指,都在说和图书他是头恶龙。
老么一边用尽全身力气撕咬着李牧羊的手臂,一边用那浑浊发黄的眼睛盯着李牧羊的表情。
“他就是那头黑龙,那头毁了我们城池的黑龙……”
所有人都充满畏惧的看着李牧羊,身体后缩,眼神躲闪,就连呼吸也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牧羊,你……”千度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注视到李牧羊那冰冷而疯狂的眼神时,嘴了嘴边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对于现在的李牧羊来说,只有一条路:朝前走。
“……”中年男人满脸的恐惧。他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弹动着双腿,嘴巴张开想要说话,但是因为喉咙被卡住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怕人族的态度会刺激到李牧羊,她不知道后面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
“我的儿子,你们还我的儿子,你们还我的儿子……你们让我的儿子活过来……”
“你这头恶龙,你杀了我的兄弟……”
“牧羊……”千http://m.hetushu.com度唤道。
“你冤枉我。”李牧羊看着被自己掐着喉咙提在半空的中年男人说道。“我最讨厌别人冤枉我了。”
之前是千度想要把李牧羊给拖出来,因为她担心李牧羊把自己封闭起来。让自己和人类隔离,继而两者距离越来越远,最后当真变成了一头与世孤立与人族为敌的巨龙。
“李牧羊,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你忘记了吗?”紫阳真人冲了过来,看着那躺倒在地上已经死亡的中年男人,气急败坏的说道:“你答应过我不再杀人,不轻易向人族出手……你刚才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牧羊……”另外一声急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无论是此时此刻的风城,还是以后的人生,他所能够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朝前走。
小男生瞳孔涨大,一脸的愕然。
看着看着,她便咬不下去了。
有人这么说道。
“我没事。”李牧羊摇头。他伸hetushu.com手握紧千度的手,主动拉着她朝着城池的东边走过去。那是红日升起的地方。虽然今天并没有太阳。身心冰凉,也只有这只小手能够给他带来一丝丝的暧意。“朝前走。”
“张大军?我不认识。”李牧羊轻轻的摇头。
李牧羊笑了笑,说道:“是不是很公平?哪有只想杀人却不被人杀的?我不想杀人,还整天被人杀来杀去的呢。”
不能逃避,更不能后退。
被李牧羊杀死了。
李牧羊的手掌微一用力,那个中年男人的脖子便被李牧羊给扭断了。
“张大军。你杀了我的兄弟,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你这头恶龙,丧尽天良的畜生。你不得好死……”
他转身看着那个眼睛血红却又一脸固执凶狠的盯着自己的小男孩儿,问道:“你有什么人死在我的手上?”
身体向下滑落,带着满嘴鲜血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千度看着李牧羊的眼睛,良久,轻轻点头,说道:“好,我们朝和*图*书前走。”
是另外一个老么?还是成千上万个失去了子女亲人的老么?
“走吧。”千度拉着李牧羊的手,轻声说道:“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回去。”
“他是头恶龙……”
人潮熙攘,更多的人向着这边汇集。
可是,当千度拖着李牧羊的手朝前走过去的时候,那人群便潮水般的朝着两边分散开来。
将所有的坎坷都踩在脚下的时候,那就再也不会有什么困难。
又有一坨唾沫朝着李牧羊的身上飞溅而来。
“我想过,做为龙族……他就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才对啊。”李牧羊一幅笑容灿烂的模样。“世界以痛吻我,让我报之以歌。我做不到,龙族做不到。”
所有看向他的眼神,都在说他是头恶龙。
咔嚓……
“李牧羊,不要……”千度知道李牧羊要做什么,急忙出声喝止。
李牧羊转身,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仇恨的眼神。
嗷嗷痛哭,声嘶力竭。
不管前面多么艰难,也不管前面多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