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544章 活着忠诚

公输瑜不明白,林沧海不明白。在场的很多人都不明白。
“牧羊少爷不可如此。”
“活着才有一切可能。活着,才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最终目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活着更加重要的事情了……包括忠诚,你们对陆氏的忠诚。”
李牧羊再次将跪倒在地上的将领们搀扶起来,眯着眼睛笑着说道:“那就让我们一起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吧。这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一件事情。”
胖子公输垣抬起头来,说道:“是啊,我和李牧羊的交情那可是铁瓷铁瓷的,比我做的那些木件还要结实好几百倍,父亲……”
“我希望你们忠诚,但是我希望你们活着忠诚。正如我刚才所说,陆氏很艰难,陆氏很危险。你们和我们站在一起,你们陪我们留守在这座城市,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之忧。倘若有人现在想要离开,我们也绝不阻拦。为了家人,为了亲友,做出正确的选择是智者所为,也没有什么好丢脸的。想要离开的,现在就可以走出这个大厅。我们会赠予足够的粮草让你们去到其它的地方。”
“愿为牧羊小将军效死。”众将齐声喝道。
“爷爷战陨,父亲重伤,家族内乱,被帝国视为逆贼叛将,随时有可能派遣大军前来讨伐……这是陆氏最艰难的时候,也是陆氏最危险的时候。任何有智之士皆当心里明白,此时远和-图-书离陆氏才是保命正道。可是,你们偏偏站了出来,偏偏和陆氏族人站在了一起。这不已经证明了……证明了你们是有情有义的男人,重守承诺的家族吗?”
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让公输一族和那些高级将领们认可了李牧羊,李牧羊却又让他们好好活着,还对他们说活着是最重要的事情,比‘忠诚’还重要……
他们在心里暗暗想道。
李牧羊不管别人在想些什么,他只是想要将自己表达的情绪给表达出来。
就算有些人愿意继续效忠陆氏,譬如公输一族,但是,倘若陆氏推出来的少主是李牧羊的话……怕是这份效忠就要打折扣了。
“牧羊少爷……”公输舸被李牧羊拉着手臂,原本内心深处是很紧张忐忑的。但是,听了李牧羊这一番话,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就变得踏实了,血也变得热烈了。他竟然敢主动回握着李牧羊的手,沉声说道:“牧羊少爷所言甚是。男儿当做不当讲,我说的太多,反而落入下乘……牧羊少爷知我懂我公输家族,如此甚好。”
公输垣的后脑勺上面再次挨了一记。
哗啦啦……
她一脸笑意的看着人群中间的李牧羊,眼里不时闪过异样的神彩。
“牧羊小将军,我们是陆氏嫡系,自然是要忠于陆氏……”
李牧羊站在公输瑜的身后,也朝着他们深深鞠躬。
和*图*书牧羊化作黑龙的场景有眼者皆已看见,想要隐瞒也是不可能的。让人族去效忠龙族,对他们而言,这样的效忠又有何意义?
赢千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以皇室荣誉担保,倘若有愿意投诚我孔雀王朝者,定然诚心相待。”
公孙瑜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李牧羊,她放下身段,一个又一个的给人鞠躬,用以前的恩情和他们对陆氏的忠诚来请求他们继续辅助李牧羊,其实这种做法是非常自私的。
“这诱惑太大了,不会是个陷阱吧?”
哗啦啦……
李牧羊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表情凝重的扫视众人,沉声说道:“既然诸位不愿意离开,那就从此时起,我们就是生死兄弟了。我是陆氏之主,尔等皆为陆氏家将。言出令从,违抗者杀无赦。”
这不是拆自己的台吗?
众人一脸讶然的看着李牧羊,所有的将军都在教育他们为了家国牺牲为了忠诚而悍不畏死……怎么面前这个年轻人却说活着比忠诚更加的重要?
那些身披重甲的将军们跪倒了一地。
李牧羊用力的将公输舸给从地上拉了起来,沉声说道:“公输伯伯,我信你说的每一句话。就算你不说这些话,我也信你能够做到。你们之前不就已经是这么做的吗?”
※※※
要是活着比忠诚更加的重要,那他们还要不要继续效忠陆氏?他们千和*图*书里迢迢的奔波投靠还有没有什么意义?
众将面面相觑。
“这个家伙……确实和在星空学院的时候有很大的不同呢。”
没有人应答。
李牧羊退后一步,整理衣袖,对着公输舸沉沉的躬了下去。
但是,千度却是明白的。
公输舸仰脸看着李牧羊,说道:“牧羊少爷有所不知,我公输一族蒙陆氏先祖拯救庇护,这才能够生存下来,不然公输一族怕是早就人死族灭,死于暴君之手。哪里还能够像今日这般开枝散叶,族人能够继续打磨技艺?先祖公公输玉立下重誓,公输一族世代为陆氏附庸,陆氏有难,公输一族绝对不能坐视不理。”
“我不想死,我也不愿意我的家人亲友死,又有什么资格让你们替我去死?你们也有家人,有亲友,有自己在乎和在乎你们的人……你们也不许死。所以,我们都要好好活着。我们聚集在这里,我们提起刀剑和人拼命,我们砍下他们的脑袋,为的就是让自己不死……我希望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要死,我希望城内城外的每一个兄弟都不要死。”
不管你怎么包装,不管你怎么美化。龙族就是龙族,和人族是不共戴天的两个种族。
她心里明白,李牧羊的双重身份其实是让人心生忌讳和畏惧的。
然后,李牧羊走过去一一将他们从地上拉了起来。
公孙瑜又看向那些前来投诚的将军www.hetushu.com们,对着他们深深的躬下腰背拱手行礼,说道:“各位将军,即有心而来,还请多多支持我牧羊孩儿。牧羊定当不会让诸位将军失望。”
“此番陆氏蒙难,公输一族感同身受。尽起族内精英,倾尽族内的所有公输战车,为的就是能够救下少主们的性命,给老将军讨还一点点公道。陆氏在,公输一族必在。凡是陆氏有所需,牧羊少年有所需,公输一族必效死力,绝无藏私。”
“是。”众将齐声应道。
“既然如此,那就再给大家半日的时间。从现在开始,一直到今夜子时以前,只要你们做出了选择,率队离开,或者去孔雀王朝,又乃或是黑炎帝国……都可以私下和林沧海皇子和赢千度公主私下接洽。明日之后,我希望再也没有人提起此事。”
“牧羊少爷为我们着想,我们却不能不为牧羊少爷着想,为主母和天语小少爷着想……我不走……”
李牧羊赶紧去搀扶公输舸,说道:“公输伯伯,你是我的长辈,我和公输垣又是生死兄弟。怎可以行此大礼?这不是折煞晚辈吗?快快请进。快快请进。”
“我不要你们效死,我要你们都活着。”李牧羊看着在场所有人说道。“我们之所以一路逃亡,一路奔波,一路的浴血厮杀,为的就是杀出一条生路,为的就是活着。如果不是为了活着,又何必受那么多苦难呢?躺在那里和*图*书让人把脑袋给砍了不就行了。”
“难道说,龙族是如此怕死的种族?”
啪……
公输垣回头瞅了瞅,不敢再说话了。因为这一次抽他的是二叔公输啸。
那些将领们就再一次跪倒在了李牧羊的面前。
“担心自己继续留守在西风帝国情势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帝国监察司拘禁的,我也可以为你们安排好退路。你们也看到了,坐在我左手侧的是黑炎帝国的王子林沧海,坐在我右手侧的是孔雀王朝的公主赢千度……他们都是我可以生死相托的朋友。你们去黑炎帝国也好,去孔雀王朝也罢,我可以给你们一个保证,他们定然不会辜负你们的投诚。你们去了那里,也定然有用武之地。”
李牧羊将众人的神情看在眼里,出声问道:“诸位做出选择了吗?”
“说实话,铁某是很动心,但是,我们是老将军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要是没有老将军的话,铁某现在还是个杀猪将……陆氏危急,我们此时走了不是狼心狗肺吗?”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很自私,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为了给自己的儿子增加一些助力,她愿意承担这份自私。她也愿意承担一切的骂名和恶果。
林沧海也适时的表态了,他清了清嗓子,郑重说道:“李牧羊是我的好兄弟,牧羊说的,也是我要说的。他说的话和我说的话一样。有愿意去黑炎帝国的,我也绝对不会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