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548章 三百零七

陆昆转身看着李牧羊,脸色惨白的问道:“家主,还要……杀吗?”
头颅翻滚,热血飞溅。
李牧羊低头看向陆昆,陆昆虽然紧张,但是仍然坚毅的抬起头来和李牧羊的眼神对视着。
“可是,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的话,如果轻易就说出原谅的话……那些无辜之人的死亡,又有谁来替他们抵罪?”
“李牧羊……”林沧海再也忍不住了,出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你不会真想变成恶龙吧?”
他不知道他念出去多少个名字,他不知道他们砍下了多少人的脑袋。
陆昆的声音颤抖,脸色紫红。
李牧羊一袭白衣站在城楼之上,人群之中,脸上带着清浅迷人的笑意。
他一点儿也没有心虚,至少,他要给李牧羊这样的感觉,给在场所有人这样的感觉。
唱名停止了,砍头的声音也消失了。
唱名继续,砍头也在继续。
那些砍http://m•hetushu.com掉的人头乱七八糟的堆积在石板之上,那流敞出来的热血四处蔓延然后将鞋履浸湿染红。
他知道,王姐是不赞成自己这个时候站出来的。
“牧羊……”公孙瑜看到那地上堆积的人头,心有不忍,小声说道:“要不……给他们留一条活路?杀鸡儆猴就好,想必其它人不敢再生二心。”
林沧海也被李牧羊的铁血手段给吓到了,高高的风城城楼之上,跪满了长长一排的囚犯。
“李新宁,石毅军将军,伙同陆勿用同谋叛国,当斩。”
咔嚓……
说完,继续捧着那块写满小字的丝绢朝着前面走过去。就像是正在点卯收割的鬼王爷。
“饶命啊,我们知道错了,我们知道错了……”
有些人在拼命的嘶吼喊叫,更多的人被砍掉了脑袋模样凄惨的躺倒在血泊之中。
“是。”两名护卫冲过来和*图*书搀扶着陆昆下城楼。
千度回头看了他一眼,林沧海立即沉默不言将视线给转移到了它处。
“呕……”
陆昆看着李牧羊没有任何情绪的表情,咬牙说道:“是。”
他不想知道,不敢去想。
咔嚓……
“沧海……”千度厉声喝道。
虽然说这些人死有余辜,但是,他们都曾经是自己的袍泽,是自己战场上的生死兄弟。
“谢谢母亲。”
陆昆从护卫的手上抢下灰巾,将自己的脸擦拭了一遍又一遍,无意间看到地上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人头,再一次胃部抽搐,五脏翻滚,又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呕吐的冲动。
“牧羊少爷,牧羊少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愿意将功赎罪……”
此起彼伏,嘈杂一片。
陆昆的脸上被自己吐出去的汤汤水水给弄的花白一片,旁边的护卫赶紧冲过去拿灰巾帮他擦拭。
李牧羊扫了一眼那些痛哭流涕悔恨当初www.hetushu.com或者拼命喊冤的战犯们,嘴角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要杀。”
“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为了自己的孩子才背叛老将军,放我一条生路吧,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大量的呕吐物被他喷了出来,那胃里没来得及消化的食物残渣飞了出去,又被凛冽的冷风给拍了回来,反打到他的脸上。
“禀告家主,此番全部叛将共三百零七人,悉数斩首。”
陆昆看到张家宝瞳孔涣散,身体瘫倒在地上,屎尿漏了一地,脸色大变,迅速转身朝着城墙箭楼趴了过去。
一场真真正正的屠杀。
“张家宝,神豹军……”
※※※
李牧羊拍拍公孙瑜的手背,笑着说道:“母亲,没事的。”
林沧海犹豫再三,想要张口说些什么。
脚步踉跄,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李牧羊的面前。
陆昆全身大汗淋漓,就像是刚刚从冷水里面给拖起来一般。
就连呼吸都和图书停止了,就连风都变得温和了。
他不敢躲避,也不能躲避。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喊叫,没有人哭喊惨嚎……
他的脸色惨白,眼眶通红的朝着李牧羊走了过来。
这是一场屠杀。
“倘若他泉下有知,定然不会支持自己做出这般残忍的事情吧?”
“可是……”
公输垣瞪大眼睛,视线跟随着陆昆的脚步向前移动。公输一族的其它人都低头不语,像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一场杀戮场面。
现在,他们正被自己一刀刀的砍掉脑袋……
“陈洁,神豹军辅将,伙同陆勿用同谋叛国,当斩。”
“谢家主。”陆昆声音坚定的说道。
天色阴沉,飞雪漫天。
他拼命的想要让自己保持平衡,努力的不去看那身后掉落一地的人头,努力的不去看那脚下黏稠湿润的鞋面。
每一桩恶事都要有人来承担结果,不是我,便是你。
李牧羊摇了摇头,看着母亲公孙瑜说道:“母亲hetushu.com,倘若给其它人一条活路,对那些被砍掉脑袋的人来说不公平……犯的是同样的错误,凭什么有人活着,有人就死了?”
李牧羊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来人,送陆昆将军下去休息。”
“陆将军,你做的很好。”李牧羊嘴角轻扬,亲自将陆昆从地上扶了起来。
可是,那浓烈的血腥味道还是扑鼻而来,薰得人几欲呕吐。
一刀下去,人头落地,简单粗暴。
“好吧。”公孙瑜轻轻叹息,说道:“你现在是一家之主,无论你做出任何决定,母亲都支持你。”
“叛国者,人人得而诛之。”李牧羊沉声说道:“将这些人头都悬挂至风城墙头,以此来惩戒人心。”
只是,这样的事情,他还要接着做下去吗?
陆昆看到那城楼之上长长一排被砍落的头颅和尸体,肠胃抽搐,再一次吐得撕心裂肺起来。
这一场屠杀,不为自己解恨,只是为了祭奠那死于宋孤独之手的爷爷陆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