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559章 莲花大师

“龙筋是我的……”
莲花大师为屠龙而来。
原来是惩戒替自己扛下了那一击。
“没想到是西风剑神亲至。”惩戒一脸的嘲讽笑意。“剑神家族,几时也做起这种偷鸡摸狗的小事了?”
它的瞳孔血红,转过身来便朝着那些尾随而来的屠龙勇士们冲了过去。
“孔雀王一言不合便诛杀我父亲,我杀他的女儿有什么不对?”宋停云的眼睛血红,双手还在不停的用力。手里的长剑挥斩出来的红光越来越红,火焰也越来越炽烈。“你敢挡我去路,那就休怪我不讲同窗情谊。”
然后,手指头轻轻一弹,便有一朵金色的莲花朝着黑龙飘了过去。
那些正在厮杀的士兵突然间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手里的武器重若万钧。
莲花大师飞至黑龙头上,手捏法印,口中念念有词。
莲花越来越大,犹如一个巨大的聚宝盆一般在黑龙的头顶之上旋转。
除了被剑意锁定的千度,其它人都被吹得东倒西歪。
黑龙唉嚎着,惨叫着,张牙舞爪,对着那些星空强者们喷射出一口又一口的龙息。
长街之上,数千鬼舞军团悍卒将千度林沧海李思念陆天语等人围拢在中间,东侧城门倒塌,南侧是城主府所在的位置,那里已经化作汪洋火海。西侧有西风帝国大军杀至,北侧又有大武国的强军赶来。
莲花大师一边口诵《大悲咒》,弓起的手指头轻轻的一弹,又有一朵金色的莲花脱手而出。
其它星空强者见到上官天钧一击成功,立即也朝着黑龙巨大的身体飞了过去。
林沧海神情冷洌的盯着宋停云,怒声喝道:“宋停云,你竟然敢杀我王姐……寻得机会,我定要灭你满门。”
蓝水似蓝火,在空中霹雳啪啦的燃烧着。
惊天动地的声响传来,所有人的耳朵只听到一片翁嗡嗡。
西风军军阵之中,一个身穿和-图-书青色盔甲的普通士兵突然间飞跃而起,身体高高的屹立在半空之中。
宋停云拼命的砍杀,每一剑下去,便有数名鬼舞军团的精锐分成两半。
※※※
上官天钧手持长枪,大声吆喝着说道:“诸位前辈,黑龙力竭,我们一鼓作气将其拿下,留芳千古便在此时……”
“莲花大师来了。”
双剑交击,双方正在不停的角力。
铛……
两人的身影刹那分开,然后宋停云再一次挥舞着长剑朝着林沧海斩了过去。
身穿彩衣,头戴彩羽的男人身体翱翔在半空之中,冷声问道:“你是何人?”
赢千度就在那里,孔雀王朝的那位小公主就在那里。
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易装成为普通小卒,想要在关键时刻给予千度致命一击。
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办法挡下这一剑。
光明的对立面是黑暗,杀戮的对立面是祥和。
就连千度都觉得呼吸困难,就像是被什么物体给扼住了咽喉。
“止水剑馆。木浴白。”木浴白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片白光闪过,每个人都被照耀的睁不开眼睛。
他要杀掉赢千度,他要替自己的父亲报仇。
那长剑被蓝色的水光包裹,然后挟裹着嗖嗖流水居高临下的朝着千度的脑袋上劈了过去。
那些被劲气推开的士兵们,眼神对视,然后吆喝一声,再一次拼杀在了一起。
在厮杀的过程中,其它几国的军队也如潮水般从城墙的各处破口涌了进来,朝着战团处聚集。
身上的青色盔甲炸裂开来,头上的钢盔也被劲气所撞飞到云层深处不见了踪迹。
心神电转,手里的长剑已经出鞘。
木浴白天都城内伏击李牧羊,却被雪球使计所伤,成为整个天都城乃至神州的笑柄。
他的身体落在了龙背之上,手里的破风枪狠狠地朝着那龙脊刺了过去。
而且,黑www.hetushu.com龙原本就伤痕累累,体内又被宋孤独给打入了八根幽冥寒根,倘若黑龙不拼命挣扎反抗,那些幽冥钉还不会发作。但是,一旦龙血沸腾,体内的龙气拼命的运转之时,那些幽冥钉便如血水里面的钉子一般扎得人痛不欲生几欲晕撅。
黑龙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僵硬,动作越来越迟钝。就连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那嗡嗡嗡的声音不是进入它的耳朵,而是直接进入它的心海,浇灭它心头的火焰。
压抑。沉闷。安静。
天空之上,被那蓝色的水流划过的地方,留下一道蓝色的痕迹。
长剑朝着千度的头顶劈斩过来。
所有人都笑其‘西风剑神’的名号徒有虚名,只不过是享受其父辈余威而已。
每一脚下去,便有一朵莲花盛开。每一脚下去,便是数百丈距离的拉近。
倘若不是惩戒来的话,怕是自己要在那凌厉一击之中负伤。
清脆的金戈声音传得很远。
轰……
“我不在乎。”木浴白长剑横起,声音冰冷的说道:“杀了你,才是我所在乎的。”
“你这恶龙,还敢行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武者的尊严?输了的人,还有什么尊严?”
红白两团气流拼命的吞噬着对方,彼强我弱,彼弱我强。
“呸,谁和你有同窗情谊?”林沧海气愤之极,冷笑连连,说道:“有本事就使出看家本领,我倒是要看看你宋家玉树有什么过人之处。”
赢千度就在眼前,却被这个混蛋给挡住而无法近身。
宋停云出力破城,宋家的众多供奉自然要在旁边掠阵。
宋停云眼睛血红,嘶声吼道:“赢千度……”
这是一场惨烈的厮杀,这是一场让人窒息的修罗炼狱。
咔嚓……
它开始逃逸。
当他施展开来宋家家传的《三心二意剑诀》之时,鬼舞军团之中几乎无人可以与其和图书抗衡。
千度睁开眼睛,发现头顶的天空之上,片片火花飞溅,那是未消失的剑气在空中互相碰撞。
当它向着地面逃逸时,那些星空强者们便又飞快的杀向地面。
你砍下我的一条胳膊,我砍下你半边脑袋。
良久。
有人落在龙头,手里的长刀毫不犹豫的砍向黑龙的双角。
“摩诃萨埵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
杀!
紫红色的火焰喷射,它想要将那些没有人性的混蛋都烤成焦炭。
还有人飞到了黑龙的腹部,爆焰鬼斧爆发出黑色的火焰,一斧斩向黑龙的下腹。
“嗷……”
※※※
这莲花大师嘴里念诵的《大悲咒》是化解黑龙心中杀气和战意最好的良药。
当它身体的疼痛越来越强烈,翱翔的姿态越来越沉重,就连龙息也喷射不出来时,就再也没有反抗那些星空强者的能力了。
他们被围困,被屠杀。
然后,他挥舞着那把犹如惊虹一般的大剑朝着千度的脑袋上面斩了过去。
“吼……”
说完,身体在空中消失,手里的长剑化作万千道剑光朝着惩戒劈斩过去。
林沧海的身体飞至半空,手里的长剑将宋停云的长剑挡下。
良久。
※※※
嚓……
杀!
他距离千度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
他进入了战团的核心。
鳞片被穿破,黑龙的后背被长枪刺出一个巨大的血洞。
轰隆隆……
咔嚓……
千丝万缕的金色光芒从那莲花之中爆泄出来,将那黑龙的身体给笼罩其中。
“莲花大师竟然也来屠龙……”
他的脸色冷峻,眼神死死地盯着战团核心。
即使鬼舞军团个人实力强悍,但是面对多于已方数倍甚至十数倍的敌人时,也仍然有种难以招架的感觉。
黑龙那巅峰的战意,那浓郁的化不开的杀气在金色光辉的沐浴下,在《大悲咒》的洗礼下,一寸寸的被瓦解,最终消和-图-书融不见。
杀!
“吟……”
“惩戒。”千度出声唤道。
倘若不是亲眼所见,你根本就难以想象人类可以对自己的同胞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为万物苍生,今日便由老朽来了解这头恶龙的性命……”
后来,止水剑馆的老神仙木鼎一以血祭之法召唤剑灵,使出最强剑法却仍然被李牧羊所杀……那种传闻就更加的明目张胆了。
难怪刚才剑气袭来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出剑,那霸道无敌的剑气就被人给挡了下来。
“看来今日这恶龙插翅难逃……”
风城被毁,反而激发了黑龙体内的凶性。
这是何人,竟然有如此凛冽无匹的剑意?
呛!
黑龙惨嚎出声,身体朝着地面极速坠落。
“孽畜。”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它的身体朝着九天之上狂冲,那些星空强者们便紧追其后冲向高空。
你一枪捅穿我的肚子,我一口把你的耳朵咬下……
“武者的尊严呢?”
喊话之时,已经第一个提着破风枪冲向了黑龙巨大的身躯。
天空之中,那个身穿青色小兵盔甲的男人仍然屹立在半空之中,在他的对面,一个身穿彩衣的男人正虎视耽耽的盯着他。
长剑被人给挡了下来。
那些饱受训练的战马双膝跪倒在地,像是被头顶的劲气所压制。
惩戒挥剑劈斩,两人再一次战成一团。
有人落在龙尾,长剑挟裹着火焰斩向尾翼。
他心里清楚,想要杀掉赢千度,必须要把前面这个碍事的家伙杀掉才行。
在一声又一声的暴喝声中,那些星空强者们围绕着黑龙进行攻击。
没有了战意和杀气的黑龙……还能算是一头龙吗?
只见天空之中,一个身穿素白僧袍的老和尚踏空而来。
而他所施展的绝学也正是黑龙凶戾之气最大的克星。
在这个过程中,木浴白一直将自己封死在冰棺之中不出,与世隔绝。
和_图_书着远处的夜空掠飞过去。
长剑出鞘。
皮肉被切割开来的声响传来。
鲜血狂飙,带着热气的龙血溅入了空气之中,将空气给烧得滋啦啦作响。
数名星空强者围拢黑龙,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要比宋家的老神仙宋孤独还要更加强大一些。
黑龙害怕了。
“剑气逼人。”千度在心里想道。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那朵莲花直入黑龙的眉心位置,然后浸入黑龙的身体消失不见。
身体高高的跃起,手里的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红色的火光。
“那还要感谢那头黑龙所赐。”木浴白一脸无畏的说道:“那头恶龙告诉我一个道理,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当初我爱护家族名声,爱惜自己的羽毛,却被其用计击败,成为神州笑柄……后来我悟出来了,没有人在意你的手段,大家在意的只是你是否活着,你是否取得胜利。”
人越来越来,鬼舞军团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看来你已经坠入魔道,不配与我辈修士为伍。”
劲风扫过,那些密密麻麻堆积在一起互相厮杀的士兵们被强行推开。
老和尚吐字如莲花,每一个字眼浮现,都幻化成一朵莲花朝着黑龙的头颅钻了过去。
在那些宋家蓄养的高手拱卫之下,宋停云只需要不停的挥剑狂斩,急速的向前冲刺。左右两侧有鬼舞军士冲来,立即就被簇拥在他身边的众多供奉给拍成烂泥。
宋停云心中愤恨不已,手里的长剑突然间喷射出数十丈光芒,将林沧海的剑气给压回去的同时,还将地面上的部队给扫去了一大片。
一袭白衣,长发披散。
来者竟然是西风剑神家族止水剑馆的木浴白。
这一剑看似平平,却有着毁灭天地的威势。
黑龙只觉得眉心处被人给插了一把利剑,那把利剑即将要把它的脑袋给剖开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