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561章 苍生无恙

光球爆炸开来。
“锵……”
那团光影重新融入那巨大的火球,成为那火球中的一部份。
神州九国,每一个国家都有一个人人尊敬的老神仙。譬如西风帝国的‘宋孤独’。
又是一记鞭响。
高空之上,出现了一颗巨大的火球。
又有一道龙型闪电腾空,然后再一次钻入了黑龙的身体。
“那你便亲自去向他们诉说吧。”
上官天钧稍有耽搁,怕是他现在已经要被解无忧给破膛取胸。
太叔永生一鞭子抽了出去,成海王的身体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了。
对于西风百姓来说,已经有数月光景没有见过太阳了。
扑哧扑哧……
白鹤在一截尚未倒塌的城墙上面站立,鹤前上的白衣男子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城池内的情景。
里面不知道经历着怎样的冲撞,怎样的磨砺。
啪……
没有人说话。
永远都不要低谷人族的智商。
人族的庇护……是他们这些君王!
就连西风剑神木浴白也抽出了手中的长剑,看向解无忧的眼神灼热明亮,此人值得一战。
太叔永生生再次喝道。
即将功成,不想到了此时所有努力付之东流,功亏于溃。
大武国的众多强者也被抽飞了出去。
“魂归来兮。”
“吾食。”
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
长剑落在了解无忧的双指之间。
可是,偏偏骂他们的是凤凰,是万物之灵,是他们人族的母亲……
孔雀嘶鸣,一只火鸟从那烈日之中窜了出来。
不见人影,不见兽身。
孔雀王要走,黑炎王自然更不会离开。
“你让弱水之心传信,我已知晓。可惜赶来的还是太迟了……”
太叔永生摇了摇头,说道:“这就是为王者的胸怀气魄?”
黑龙的身体开始蠕动。
“吟……”
他看着黑龙身上的伤势,看着他那已经开始脱落的鳞片,沉沉的叹了口气。
※※※
他们没办法确认……这个老头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何那些高高在上的国君也如此害怕他?
人族强者们纷纷出手反攻,数百人一起攻击,凤凰还没有冲至地面,身上就已经挨了无数记的刀锋剑气。
解无忧的两根手指头夹着剑刃,看着宋停云近在咫尺的眼睛,寒声问道:“你的心呢?”
或者说,它也要毁灭人族强者!
整个世界白茫茫的一片。
太叔永生凝神打量着那头黑龙,久久的沉默不语。
他手持那半截断刃,猛地朝着宋停云的胸口插了过去。
它在半空之上停了下来,一直紧闭的眼睛突然间睁开。
※※※
成海王麾下还没来得及出手,只能满脸警戒的四处张望。
“林立恒,你儿子沧海比你重情重义多了。你也是我星空学子,屁股底下多了一把椅子,就变得寡淡薄情了?这样的学生我太叔永生可不认。”
但是有些事可以做。
宋停云手里的长剑再次扬起,大声喝道:“谁饮龙血?”
众人面面相觑。
一方想要毁灭人族,一方想要屠灭凤凰。
嘶啦啦……
一道又一道闪电在天空之上闪烁,然后朝着地面劈打而来。
良久。
一道又一道闪电朝着它庞大的身体劈斩过去。
大地颤抖,城池塌陷。
光球之中,重新冒出凤凰的脑袋。
“我能够预见世间所有的善,却难以预测你们所能够行的所有的恶。”凤凰的声音无比凄凉。它守护的人族,它想要毁灭的人族……却是这样的人族。“我衔日而来,你们毁了我,便会毁灭光明……人族没有了光明,这神州便会变成鬼狱。”
声震九天!
一方在半空之上,一方在云层之巅。
良久。
咔嚓……
黑龙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周身闪发着嘶啦啦闪电的白色光球。
“你们富有九州四海仍然不知道满足,连年征战,厮杀不休。以天地为棋盘,以万民为棋子。尔谀www•hetushu.com我诈,争权夺利。为了满足自己一已私欲,一将功成万骨枯。此为贪婪。”
骂它自己庇护的子民,骂它的信仰者们……是畜生。
它在空中嘶吼腾挪,穿棱翻滚。
他挥舞着手里的那根竹枝,双眼微闭,嘴里念念有词。
这个院长……实在任性之至啊。
轰……
那些四处张望的家伙也被抽飞了出去。
“又来一只鸟?”
“吟……”
尾翼开始蠕动,然后是腹部,再然后是头颅……
光影在空中消失。
九天之上,遥远的天际,有嘹亮的鹤鸣声音传来。
那道闪电在天空爆炸开来,腾挪翻滚,嘴里发出龙吟之声。
※※※
“院长,弟子回去便闭门思过。风城之事,黑炎帝国也再不过问。不若院长也随弟子回去,好让让弟子好生服侍。”
可是,这明明是寒冬腊月,是西风边城,是大雪漫天的冬季……天空之上怎么可能突然间出现太阳呢?
它在仰望者的瞳孔之中不停的变大,最后将整个瞳孔都给遮掩。每个人的瞳孔之中都燃烧着两团金黄色的火焰,肃穆诡异。
“愚蠢之徒。”
一方是人,一方是神。
孔雀王低头受教,说道:“院长说的是。”
听闻李牧羊斩杀崔照人之后,一路之上被人追杀,直至逃到断山脚下才被星空学院所救。
大战一触即发的凝重感被打破,所有人都一脸迷惑的朝着那鹤鸣之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来。
虽然确实有人干过这样的事情。不过,他们已经受到过惩罚。
※※※
沉闷!
“何人在装神弄鬼?快给本王现出真身……”
“贪婪。妒忌。嗜杀。生为尔等之母,没有荣耀,只感羞辱。”
火球缓缓下落,距离人们的眼睛也越来越近。
成海王、武昭、上官天钧等人彼此对视一眼,齐声喝道:“凤凰已被恶龙蛊惑操纵,毁之。”
“有何资格伤人?”
那些闪电在黑龙的鳞片之上闪烁,和黑龙的身体融合为一体。
太叔永生继续挥舞着竹枝,嘴里继续的念念有词。
“以你现在的力量,想要毁灭人族?休想。”
轰隆隆……
虎母不食子!
“谢我作甚?”太叔永生将陆契机从地上搀扶起来,说道:“经此大难,怕是救回来的……再不是那头单纯善良的小龙了啊。”
“凤凰九转,方可涅磐。你才刚刚涅磐成功,就想引动天火来焚烧人族?真是自不量力。”
也没有人敢说话。
※※※
轰隆隆……
“你……”武昭还想狡辩,但是想起面对的这位是神族凤凰,有些事情还真是没办法说清楚。大家心知肚明的一些东西,和神是没办法讲通的。
※※※
当他的视线看到地上的黑龙之时,好看的眉毛轻轻皱起,看起来心情有些不太愉快。
九国联军开始撤退,风城百姓也开始朝着远处逃避。
大地颤抖,天地失色。
火球越来越近,那股热浪便也越来越强。
咔嚓……
“……”
“无忧师兄……”宋停云察觉风向不动。这无忧师兄……怎么感觉是带着怒意而来?难道说,他也站在黑龙的那一方?
很快的,那闪电便变成了熊熊的烈火。
“林立恒见过院长。”
它以凤形说话,说的是晦涩难懂的凤族之语。可是,奇妙的是,每一个人族却都能够听见,每一个人族都能够听懂。
“割肉饮血……也是你们干出来的事情?”
抬起头来,便看到那轮燃烧着的火球。火球太大,将整个风城的天空都给遮掩。
火球的火焰还在拼命的向外界蔓延,就像是要将这整个世界都给占领一般。
“哪里有凤鸟?哪里又有冤屈?”大武国武昭冷笑连连。“倘若屠杀了一头恶龙也称为奇冤的话,那些被恶龙息火喷死的数万人族同胞,他们岂不是九泉之下和图书难以瞑目?”
一头白色巨龙从九天之上俯冲而下,啸傲天地。
暮色的天空被点亮,冰冷的城市被温暖。
“锵……”
凤凰也要毁灭人族!
“院长……”陆契机任由那雨水将自己浇灌的狼狈不堪,双膝无力的跪倒在地上,低声说道:“谢院长。”
“院长……”黑炎王的腰都快要低到膝盖,说道:“学生不敢。”
他的视线看向孔雀王赢伯言,出声问道:“孔雀王,龙族和你们赢氏颇有渊源,你当真想要诛杀此子不成?”
嗖……
西风帝国的数十名强者还没看到鞭影,人便已经东倒西歪的飞了出去。
除了那天空之上巨大火球的呼呼燃烧,风城之内那不断倒塌的墙体和裂开的冰层,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成海王仰起头来,看着神鸟凤凰躬身行礼,出声问道:“不知神使为何动怒?为何羞辱我等为畜?”
数十名高手同时出招,对着那团光影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将其斩杀铲除。
黑点越变越大,也越变越白。
“是谁?”成海王厉声喝道。“是谁躲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有蚯蚓在泥土里面打洞,有群鸟从那远处的森林里面钻了出来从人们的头顶呼啸而过,嘴里发出悦耳的鸣叫声音……
听到这个名字,九国君王无不动容。
“对。不要被这个只鸟给蒙蔽了……它怎么可能有衔日之能?倘若当真如此厉害的话,哪里还需要跑去衔日?直接烧一把火把我们灭了便是……”
死一般的沉闷!
“太阳降世,灾祸降临……”
它冲至九天,又从九天之上俯冲而下。
地上的积雪在融化,屋檐上的冰椎在咔嚓咔嚓的掉落。
火球在风城上空停了下来,风城的上空便全是太阳。
“屠得万万人,方为雄中雄。兄弟阎墙、父子相残、同族操戈、国与国之间矛盾重重,厮杀不止。日日有人死亡,时时有人受伤。便是你们脚下的一头小龙,被你们赋以恶名,然后再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将其屠杀……这不正是你们一贯使用的手段?杀便杀了,饮血吃肉……此为人乎?实为禽兽。”
风停了,雨也停了。
黑云翻滚,冷风呼啸。
“是。”西风帝国数十名强者纷纷上前将解无忧围拢。
“分而食之,与民同乐。”宋停云大笑出声。
难道说,他们要将这凤凰也给杀了?
“你是何人?”上官天钧出声问道。
一言不合,就鞭杀了一国之君王。
咔嚓……
“来人,将其斩杀。”上官天钧出声喝道。
“我的心在肚子里。”
“面对暴徒,人人得而诛之。”
※※※
他们这才明白,那头顶的大火球竟然是天上的太阳。它被凤凰给衔了过来,为的就是和自己融为一体,以此来威吓人族。
“谁食龙肉?”
解无忧说话之时,两根手指头轻轻一折,那长剑的剑刃便被他给夹断了。
“正是。”宋停云笑着说道。“黑龙行凶,修行破境之人皆有护民守土之责。无忧师兄,你怎么来了?学院可知道此地发生的事情?”
更何况是这么火热的太阳,那就只有一年的四五月份才有机会能够见着。
轰……
轰……
最惨的是那些惨被殃及的普通士兵和风城百姓,正如那个成语所形容的一般,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池鱼’而已。
分别隶属三国的星空强者以及皇室供奉军队高手们纷纷升空,准备齐心协力的将凤凰给毁灭掉。
“吾饮。”
“解无忧。”解无忧重新立于鹤背之上,又恢复了那幅淡定从容的花样美男模样。
“扪心自问,你们当真是因为龙族邪恶而将其举族屠杀吗?你们只是妒忌,妒忌龙族比你们更加的强大,妒忌龙族比你们寿命更长,妒忌龙族与生俱来便高高在上,妒忌它们比你们更受神的厚待……所以,你和_图_书们想方设法的将他们给全族歼灭。如此一来,人族便成为世间最聪明最高级的种族。神州浩大,再无对手。此为妒忌。”
那天空之上的攻击全部都落空,最后落在了那黑洞之中。
在凤凰撞击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眨眼的功夫,八国君王以及他们带来的星空强者们都走了个干净。
“取来我看。”
每个人都凝神戒备,只要那凤凰冒头,他们便群起而攻。
孔雀王见机反应的快,再次鞠躬行礼,一脸愧疚的说道:“学生知错,幸好院长及时点拨,让学生迷途知返。学生这就离开,风城之事再不过问。还请院长有闲暇时到孔雀坐客,也好让弟子敬奉孝心。”
嗖……
唰唰唰……
眼眶里面竟然是两道闪电。
解无忧看向宋停云,声音平静的问道:“这龙……是你们屠的?”
刀刃入体的声音。
“此龙便留与院长做为礼物……”
“畜生。”凤凰出声骂道。
可是,那些老神仙和太叔永生相比,也不过是一些刚刚成名的毛头小子而已。
太叔永生看着地上那头黑龙,出声说道:“这条小龙留给我,你们都滚吧。”
他也希望能够像那李煜一般,成为第二个青史留名的君主。
说话之时,那头凤凰从火焰之中钻了出来,扇动着巨大的翅膀朝着人族王者所在的位置扑了过去。
落地之时,便恢复成为陆契机的真实模样。
“天地不仁,礼崩乐坏。毁之重置,恍若新生。”凤凰厉声说道。
“院长……”成海王心有不甘。“此龙邪恶,必须要将其斩首。不知道院长留下此龙意欲何为?”
“停云,你没事吧?”
太叔永生抬头看向那轮烈日,轻声唤道:“契机,现在真身吧。这么撑着也怪累的。”
“院长保重身体……”
“魂归来兮。”
“混账。”
那只凤凰说的没错,人的贪欲是没有止境的。
咔嚓……
连一缕烟尘都没有浮现。
凤凰的躯体狠狠地撞击在地面之上。
“你配知道吗?”
嘶啦嘶啦……
“怎么世间所有的动物都要和人族过不去呢?”
水波荡漾,一个身披灰袍的老头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嚓……
巨大的身躯铺天盖地而来,炽烈的火焰带着焚烧一切的力量。
“来人,将其斩杀。”大武国武昭出声喝道。“一个毛头小子也敢来撒野。”
“神使,你本为万物之母,人族信仰,为何现在却又要毁灭人族?这就是你的责任和使命吗?”成海王声音悲恸的质问着说道。
呛!
解无忧双脚离地,朝着地面之上的宋停云冲了过去。
天空之上,惊雷声声。
难怪刚才大火球降落时,会出现万物复苏的迹象……
轰……
其它知道太叔永生身份的人也纷纷鞠躬行礼。
它在骂那些屠龙者是畜生,骂那九国王族是畜生,骂那些星空强者是畜生。
“锵……”
九国君王脸色凝重。
悲鸣声中,一团光影从那黑洞之中呈现。
“小小火鸟,也敢逞凶?”
正要剖开宋停云的胸腔,将他的心脏取出来看时,一记长枪从背后捅了过来。
星空院长,成名百年的老怪物,不出世的仙人。
“院长,李牧羊……他活过来了。”陆契机看着这一幕狂喜出声。
睁眼看着站在身边的陆契机,说道:“我在怒江钓龙百年,得龙魂三十有一……现在,我将这竹枝里面的三十一头龙魂全部都打入了这头小龙的身体里面。它能不能重生……要看天意。”
“院长,弟子也有事先走……”
“凤凰悲鸣,世有奇冤。冤在何处?”灵王尖尖的耳朵竖起倾听,出声问道。
很快的,便电闪雷鸣,大颗大颗的雨水霹雳啪啦的落了下来。
天空之上,神州九王和数十名星空强者们盯着那个黑洞,虎视耽耽。
说话http://www.hetushu.com之时,再次持剑要朝着那头黑龙的身体上面挖过去。
“狗屁的大义。”太叔永叔冷笑出声。
天空之上,出现一道龙型的闪电。
咔嚓……
黑龙突然间腾飞而起,朝着九天之上飞了过去。
众人骇然!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乍一看去,就像是在天空之上,突然间升起了一轮燃烧着的太阳。
“死不悔改。”凤凰厉声喝道。
一只巨大的白鹤拍打着翅膀朝着风城俯冲而来,在白鹤的脊背之上站着一个身穿白衫的俊美男子。
“这是什么境况?难道又是一头恶龙到来?火龙?”
陆契机的身体摇摇欲坠,嘴角边沿溢出大股大股的血水,哀求说道:“院长,救救……李牧羊……”
太阳之中,出现了一头沐浴着烈火的彩鸟脑袋。
天空之上,出现一道白色的水波。
咔嚓咔嚓……
有些话不能说。
黑龙被龙族所害,一心一意想要灭绝人族。凤凰是万族之母,是人族庇护,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人族生生不息,阻止龙族不可伤害人族。
“我……”宋停云看着胸前向外喷血的口子,脸色惨白,惊魂未定的说道:“我没事……没事……”
啪……
甚至不少人开始额头出汗,还有人的衣衫都被那掉落凡间的太阳给浸湿。
咔嚓……
“魂归来兮。”
有绿草在发芽,有红花在开花。
唯一的神!
“就算是有凤鸟哀啼,那也是为人族而啼,为那些因屠龙而死的勇士们而啼……凤凰是百族之母,是万物之灵,有些人分不清善恶,难道神也分不清善恶吗?”上官天钧大笑着说道。
坑洞之内,不见鲜血,不见尸骸,就连那砖石也消失不见了。
“因祸得福,以死求生。”太叔永生抬头看着那头朝着他们冲来的白龙,满脸喜悦的模样,说道:“如此甚好,苍生无恙。”
他们才是世间真正的神!
“锵……”
“杀。”成海王出声喝道。
谁又会在意他们的性命呢?
不曾想到的是,当黑龙被屠之后,它却站出来继承了龙族的意志,开始充满仇恨的向自己的子民出手……
一道又一道闪电劈打在那头黑龙的身体之上,然后被那头黑龙的鳞片给完全吸收。
云层深处,终于出现一个黑点。
受此攻击之后,黑洞变得更黑,更大。地面还在不停的向着远处塌陷蔓延。
那些正在分享屠龙后的战利品陷入狂欢状态的人们仰起脸来,朝着天空之上看了过去。
※※※
“太叔永生。”
太叔永生看着面前脸色惨白的女弟子,柔声说道:“你的凤凰之心已裂,短时间内本不应当如此用力。但是,为了震慑群匪,只好拼命衔一片日魂来镇住场子,以此来拖延时间……”
宋停云咬了咬牙,一剑斩去。
人族不需要庇护!
遭此一击,风城百姓疯狂逃窜,将士纷纷后退。
上一位担任此职的国君李煜名震神州,万年之后仍然被世人传唱。
“还有你们……”
双方对峙,剑拔弩张。
黑龙飞至高空,招引了更多闪电的劈斩。
平时看来斯文有礼从来都不重语伤人的星空一景解无忧为何对自己行此凶狠手段?
倘若是神州任何一个人敢这么骂自己,一刀砍了了事。哪里还有心情听他说这么多废话?
“神赐予你们手足,赋予你们七情六欲。让你们有健全的身体可以劳作,赋予你们高于其它种族的智慧让你们成为神州主宰。可是,当你们的能力越来越强,当你们发现了天地的奥妙和力量的源泉之时,便开始不断的挑战自己,与自己的同胞厮杀……举目无敌,发现世间再无敌手之时,你们的目标便瞄准了比你们更为强大的龙族。”
“神使有所不知,那头黑龙确实作恶多端。你看这满地鲜血,你看这满城的死尸,便都是因其而起,被其所m.hetushu.com杀害……人证物证俱在,神使为何袒护一头与人族为敌的恶龙?”武照愤愤不平的说道。
光球闪烁。
有凤鸣声从九天之外传来,清洌而悲愤,有着浓郁的化不开的仇恨。
唳……
所以,他们现在所追求的是更加强大的力量,永生不死的年龄。
最后,那些闪电将它的身体紧紧的包裹其中,它的身体开始收缩,弯曲成球。
解无忧翻飞躲避,犹如一只漂亮翩迁的蝴蝶。
神洲九国的君王更是丝毫无伤,他们本身实力雄厚,譬如孔雀王赢伯言,原本就是神州赫赫有名的强者,身边更是有大量的护卫死士拱卫,就算是这全城的人都死绝了,也没办法伤害到它们。
一次又一次的召唤,一头又一头白色电龙被他打入了黑龙的身体里面。
※※※
“院长,大义不可违。”
天空之上,黑云再一次翻滚起来,就像是有一头怪物在上空搅动风云。
而且,看起来就像是杀了一条狗一般的简单随意……
太叔永生猛地挥舞着枝条朝着地上的黑龙指去。
历史上的国君有无数位,但是,能够指挥屠龙大战的,也不过只有两位。
只有一个漆黑的,烧焦的,一眼看不到底的黑洞。
“赢伯言见过院长。”
不少人甚至感觉到了一股热流从头顶袭来,然后传遍全身。整个人都有种沐浴阳光的感觉。
“星空院长。”
咔嚓……
啪……
身为王侯,已经到达权势巅峰。
“太叔永生。”
院长点了点头,转身朝着黑龙躺倒的地方走了过去。
“蔡有先见过院长。”
他们做错什么了吗?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啊。
那些躲闪不及的人族强者永远的消失了,那些修为境界更加高深的星空强者则高高的立于天空之上。
咔嚓……
“这不可能。”宋停云怒声喝道:“太阳之烈,近之则亡。这轮火球就在风城的头顶,这么近的距离,我们早就被烤焦烧化了才是……怎么可能是真的太阳?”
“神造万物,万物便是神之子民。你们如此行事,可曾想过遭来天谴?”
“神使的这些指控恕我们难以接受。”成海王高声喝道:“人族是最爱好和平,也是最富有爱心的种族。是神选的子民,怎么会贪婪妒忌嗜杀呢?我想,神使对我们人族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总要让那些战死的冤魂天下百姓知道真相……”成海王嘶声喊叫。
“蒙蔽百姓,为政之道。蒙蔽自己,为君之道。蒙蔽神明,取死之道。”凤凰的情绪也有些激烈。在它发怒的时候,那巨大的火球就再次烈焰暴涨。“事实真相如何,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神造人族,赋予人族七情六欲。所以,人族的种种缺陷也是神赋予的。谁没有贪欲?谁没有征服欲望?谁不想求得永生?偏偏这些神明不给,不给,那么人族便得自己想办法去取去求。何错之有?”成海王仰脸看天,狠声说道:“神使说我们以天地为棋盘,以万民为棋子……我要说,那真正的操棋者是神,是高高在上的神明。我们只是他的奴隶,是被其操纵的傀儡。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受神指引,为神所控。”
太叔永生手里的竹枝停止了挥动,嘴里的咒语也停止吟唱。
难道说,星空学院的立场……是维持那头龙?
那白色电龙不敢忤逆,再次嘶叫出声,然后依依不舍的钻进了地上黑龙的身体。
“无忧师兄。”宋停云看到鹤背上的男子,出声唤道。
天空之上,一记响亮的鞭子声音响起。
那火球嘶啦嘶啦的燃烧着,爆涨的火焰不停的向外扩张,就像是要把这整片天空当作柴火都给点燃一般。
霹雳啪啦……
大雨倾盆,整个世界都要被淹没的未世景象。
那是凤凰的脑袋。
上官天钧偷袭失败,却趁势将宋停云的身体给拖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