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昆仑扫雪

第569章 不讲情谊

砰!
黑袍少年的身体屹立在天空,黑袍之中再一次伸出那只洁白如玉的手掌。
藏在袖子里面的拳头再一次砸了过去。
武裂自己也不甘心,无视智书生张凌云的阻拦,再一次朝着黑袍少年冲了过去。
黑袍少年抬了抬胳膊,想要把自己的衣袖从文弱弱的手里拽出来,但是,试过几次,都没有成功。
当他的身体狠狠地撞在横梁之上时,他的身体上面已经被烧成了黑炭。
和真正的烈焰拳不同的是,燕家的《烈焰拳》的火焰是燃烧在外,而黑袍少年使出来的《烈焰拳》是起火于内。
“将军。”一群人围拢过来,满脸担忧的看着武裂。
“仗义直言,我辈应尽职责。何来狂妄?”
中年文士被那一记《裂焰拳》拍飞了出去。
红色的火焰撞进了那黑色的剑气帷幕之中,嘶啦啦的响声传来,那是两股强大的力度在互相碰撞吞噬。
“嗯……”
两名辅将口吐鲜血,身体顺着石壁下滑,强撑着将武裂给放落在地上。
“文小姐请自重。”
文弱弱眨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黑袍少年,出声说道:“燕马公子就这么讨厌弱弱吗?刚才不是说好了一起踏昆仑寻神宫的吗?”
“找死。”武裂再次加力,劈出去的掌影越发的密集。
武裂擦拭着嘴角的丝帕松开,那白色的绸缎被凉风吹走,朝着外面飘荡过去。
“你刚才说了,不讲家国情谊。”黑袍少年说道。他的手指稍一用力,一股黑火在手指间燃烧。
“杀了他。”武裂冷声喝道。
西风燕家的《烈焰拳》!
看来武裂这个将军是亲自上阵杀敌的,不似其它的皇子公候们在后方和*图*书吆喝几声然后摘走最大的那一份战功。
“这里是大武。”武裂接过中年文士递过来的丝巾,擦拭着嘴角的鲜血。“伤了我,你就别想活着走出去。”
就像是一块人型焦炭似的,掉在地上摔得稀烂。
啪……
《烈焰拳》!
文弱弱只是短暂的震惊之后,然后便咯咯娇笑起来,伸手抓住黑袍少年的衣袖,一脸柔媚的说道:“相马公子当真好厉害呢,让弱弱看得心儿都要融化了。”
当黑袍少年伸开手指,武裂的身体掉落在地上。
简单、犀利、霸道。
书呆子屠心看到文弱弱和人战至一起,轻轻摇了摇头,再次伸手入怀摸出那本简书,手掌在简书上面一抚,出声喝道:“斩。”
他对自己的这两拳极度的有信心。
这一次,他一定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一剑下去,剑刃四周黑幕重重,就像是一片黑色的纱幕似的。
他的身体弹飞而起,就像是被火山喷射出去的大股岩浆。
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燃烧,都在释放出黑色的火焰。
他们清楚,想要击杀黑袍少年,只能先把这个碍事的女人干掉。
数息之后,武裂的脸色终于缓和了过来。
屠心伸手一挥,那大刀便犹如活物一般的斩向两名主动冲过来的大武将军。
屠心终于停止了翻书,视线扫向黑袍少年的手,最后落在他淡定从容的脸上,眼神诡异之极。
“弱弱小心,我来帮你。”
他的双手握拳,然后一拳攻向武裂,另外一拳轰向了那中年文士。
杀伤力大。
“西风燕氏族人,用的却不是燕家的烈焰拳……你当真是燕相马?”
这一次,他那白净纤细骨节有力和图书的手指头已经变成了红色,在他的拳头四周,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他抬眼看着那一前一后先后攻来的武裂以及那个站在旁边一声不吭却在关键时刻冲过去为武裂推拿渡气的中年文士,眼神里面血雾弥漫。
攻击武裂的那一拳为白色,气势磅礴,犹如闪电霹雳。
那剑气已经凝结成了实质,将黑袍少年给完全笼罩其中。
军方劈挂式!
绿色的绸缎飞舞,犹如一条绿色的长蛇在客栈大厅上面盘旋。
武裂手里的玄铁剑断成了两截。
这是军队之中的高级将领每日必练的招式,也是最适合马上劈斩的招式。
和刚才快剑王磊使用的同样的招式。
黑色的劲气瞬间四处崩炸,而那红色的火焰急速前冲,势头凶猛的撞进了武裂的胸口。
砰……
有屠龙小队的三名成员加入,黑袍少年的压力顿减。
刚才他和屠心比拼的时候还有所保留,而且两人的交手没有任何的结果,被文弱弱给强行阻拦下来。
瞬间,武裂的身体被点燃。
胸口猛地一痛,然后身体再一次的倒飞而去。
黑袍少年这一次主动冲击。
一拳!
“狂妄。”中年文士显然被黑袍少年这种以一敌二的姿势给激怒了,手里的折扇仿若一把白色的巨刃,凶狠无比的朝着他的脑袋上拍来。
咔嚓……
“如此甚好。”武裂的眼神微缩,身体突然间飞奔而出,朝着面前的李牧羊扑了过去。
他一把抓住那巨大的兽头剑柄,挥舞着十数尺的巨剑朝着那些围攻文弱弱的将军斩了过去。
咔嚓……
强风呼啸,桌子上的碗筷飞舞,砰砰当当的作响。
“是。”
武裂眼神凶狠的盯着黑袍www•hetushu•com少年,恶声说道:“好一个燕相马。燕家的烈焰拳果然名不虚传,但是,你是不是忽略了一件事情?”
黑袍少年毫不畏惧,眼神冷洌,挥出去的拳势没有提速,更没有加力。
杀人盈野,方有这样的异味出现。
武裂面如死灰,满脸惊恐的模样,声音嘶哑的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燕相马,大武和西风两国交好,我是大武王侯武昭的四子,我父亲的权利比大武王的权利还大,大武国完全由我父亲一人做主,我们武燕两家说不得还颇有渊源……燕相马,你不要杀我,我什么条件都愿意答应你……”
黑袍少年的手掌一握,恰好将武裂的脖子给握在了掌心。
先是毛发,然后是衣服盔甲,接着是脸上的皮肤、身上的皮肉。
现场之中唯一一个身穿文士袍手拿折纸扇的中年男人迅速上前,伸手抵在武裂的背后为他推宫活血补充真元。
“我会的东西多着呢。杀鸡何需用牛刀?”
手里的玄铁剑化作了一道黑色的洪流,猛地朝着黑袍少年的头顶劈斩过去。
秦翰怒喝一声,伸手一抽,身后的巨剑便自动出鞘。
武裂的咽喉一吐,口里同时喷出鲜血。
仅仅一拳就将武裂身边一个高手给轰的无影无踪,这份实力,足以让在场所有人刮目相看。
和快剑王磊不同的是,武裂的速度更快。
现在看到黑袍少年一拳把身手不凡的快剑王磊给打飞出去,自然就让人对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他清楚,刚才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倘若不是文弱弱及时出手为自己挡下了那一记,怕是自己还真要在这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家伙面前吃下大亏和_图_书
攻击中年文士的那一拳为黑色,诡异霸道,仿若黑色鬼火。
嗖……
十几名辅将同时拔剑,哗啦啦地朝着黑袍少年冲了过去。
而且,那剑气里面有着血腥的味道。证明武裂用这把剑杀人不少,剑刃被血水浸泡多时,血味已经入了剑味之中。
黑袍少年动了。
武裂闷哼一声,身体急速的朝着后方急退。
“我怎么就不自重了?”文弱弱一脸委屈的说道:“奴家就是因为喜欢,所以才情难自禁的想要靠近一些。又不是和相马公子有什么肌肤之亲,相马公子何故这般的指责弱弱?”
一个‘斩’字飘荡出来,继而化作一把黑色的大刀。
“我好不容易才走来,不会轻易走出去的。”
“……”
秦翰也是一脸的惊讶,瞪大眼睛看着黑袍少年,喃喃说道:“竟然有如此实力。”
“怎么着?想要以多欺负人少不成?我们江湖人可干不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文弱弱的脚尖一点,身体便飘飞而去,如一只穿花蝴蝶般在几名将军的剑势之中飞来荡去的。“三哥哥,书呆子,你们快出手帮忙……”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白色宽袍也燃烧起来,也在同时化作尘烟。
那几名将军只得变向,手里的利剑去切割绿色绸缎。
武裂的情况也不好过,他的《灭神掌》和那白色的闪电乍一接触,便遭遇到了强硬的重击。
黑袍少年眼神微凛,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剑所带来的压力。
武裂仰脸看看天空,等了一会儿,仍然没有见到自己的辅将快剑王磊从那个窟窿掉下来的趋势。看来已经凶多吉少。
也就是说,以血肉之躯为薪火,然后发力于外,凝成明火。
“还和-图-书真是风趣。”武裂张嘴欲笑,却牵扯到了内腑的伤势,痛得直呼冷气。刚才的那一记《烈焰拳》的拳火正好撞在他的胸口位置,然后被他给吸纳了进去。现在那股子火团在他的胸腔之中翻江倒海,虽然有智书生张凌云的推拿和压制,却仍然残留其中,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逼迫出来的。
他手里的折纸扇和那黑色鬼火稍一接触,瞬间便被烧成了灰烬。
眼神凶狠的盯着黑袍少年,冷笑连连,说道:“难怪敢行如此狂妄之事,感情是自恃有几分实力……既然你不讲情面,出手便伤我家将。今日我也就没有必要再和你讲什么家国情谊了。”
“忽略了什么事情?”黑袍少年一脸平静的出声问道。一拳打飞了快剑王磊,又一拳将出身大武皇族的武裂给打至重伤,要不是身后有人照应,怕是现在都不一定能够爬起来。但是,他就像是干了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丝毫不见有少年人骄纵得意的模样。
“噗……”
“噗……”
空中出现无数道的幻影,当你看到他刚刚跃起的时候,那长剑的剑锋就已经到达头顶。
这是那两名辅将的脊梁和石壁接触的声响。
文弱弱手腕一提,那条绿色的长蛇便朝着数名将军冲了过去。
他对着武裂飞出去的身体轻轻一招,那武裂的身体就逆向飞行,再一次朝着黑袍少年的方向飞了过来。
“或许于他而言,这些确实只是小场面。”文弱弱看着黑袍少年的表情,暗自在心里想道。
嚓……
长剑挟裹的劲气更加的凶猛。
轰……
两名辅将同时跃起,一左一右的将其架在中间,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着他,避免让他的身体撞在客栈的石壁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