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昆仑扫雪

第580章 再杀一次

现在看来,那个燕相马还是比他快了一步。
连续两次出手都没能伤到李牧羊分毫,反而被他给占了巨大的便宜,他就知道自己今天或许很难取胜了。
同样的,长白剑派那边的人也在寻找钟无言的下落。
南宫严清知道再劝无益,只会让钟无言心生嫉恨。
钟无言显然没有顾忌这些,在他看来,也只有借力天珠,强行将自己的实力境界提升到《无剑式》的第七境才能够将那‘燕相马’斩杀。
文弱弱四处搜索了一番,发现那长白剑派的钟无言也消失不见了。
而且,钟无言脸色惨白,双眼紧闭,现在已经是生死未知。
而天珠则是长白剑派的秘法,也是长白剑派能够紧随佛门道家成为神州第三大实力的倚仗。
屠心看不到李牧羊的深浅,所以他坚信李牧羊一定会活着。
钟无言也没了。
※※※
因为他心里清楚,钟无言强取天珠,属于逆天而行。
“不会是被人杀了吧?”秦翰一脸懊恼的模样,难过的说道:“早知道我们就出手帮忙了。刚才他一拳就把人给打飞了,我还以为他肯定很厉害呢……”
“无言师兄……”有人急声喊道。
“《无剑式》练习到第七境才能够借力天珠,达到真正的人剑合一。无言师兄的《无剑式》只练习到了第六境,现在借力天珠实在是太勉强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会担心钟无言的安危?要知道,就算是长白剑派,他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啊……”南宫严和_图_书清的视线转移到了李牧羊的身上,心想:“此子实在是了得。西风燕家有此人物,怕是将要崛起了。”
譬如李牧羊在天都认识的一个老头子,每次出场都在天空搞一个大瀑布,然后他从那瀑布里面钻出来……谁都别想抢他的风头。
心中突然间有些酸楚,难道相马公子就这么……没了?
就算这一剑将对手给杀掉,自己也将遭受那天珠反噬而身受重伤。
“到底是谁胜了?”
“倘若稍有不慎,将会落得一个珠毁人亡……”
“不用了。”钟无言脸色稍缓,出声说道:“我知南宫长老心意。不过,此子实在是欺人太甚。倘若我此时退开,只会让人笑话,弱了我长白剑派的威风。既然他说我只有一剑的机会,那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如何能够拦截我这一剑……”
“无言师兄呢?”
良久。
倘若实力到达《无剑式》第七境,使用这一招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天珠里面的剑气耗尽,再行纳藏便是。
“无言师兄去哪儿了?”
李牧羊一掌拍出,钟无言的身体朝着长白剑派的方向飞了过去。
一团白色的光辉将他环绕,一颗白色的光球从他头顶的天灵盖位置飘飞出来。
那颗光球越转越快,也越来越亮。
只是,钟无言是宗主侄子,若是让其有个三长两短,怕是回去也不好向宗主交代。
李牧羊的身体被那颗小太阳给笼罩,包裹。
打着打着,人打没了。
“无言,我不是这个www.hetushu.com意思。我只是觉得……此子有点儿邪门,我们不可轻率大意。不如我先帮你探一探他的虚实,等到我败了再由无言出手,那个时候,一剑将其斩杀,一雪前耻,扬我长白之威。你意下如何?”
就算是他们所有人一起联收手,恐怕也没办法阻挡这个黑袍少年前行的脚步。
他不是白痴。
“强取天珠,实在不妥。”南宫严清的脸色难堪之极,沉声说道。
李牧羊的身体缓缓下落,仿若天神一般的屹立在高空之中,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全场所有人。
那把长剑脱手而出,屹立在他的头顶前方。
所谓的借用天珠,其实和一些门派剑馆使用的‘血祭’是同一个道理。
无数道剑气朝着李牧羊的身上斩去,想要将它斩成碎沫,斩落尘埃。
譬如西风的剑神家族止水剑馆,一代剑神木鼎一和李牧羊战斗到最后的时候,使用血祭之法激发出身体全部的潜能。
“不过,招惹了我长白剑派,定会将你们赶尽杀绝,绝对不会给你们振兴的机会。”
青铜剑消失了,那颗白色的光球再一次光芒大作。
即将落地的时候,那雪球突然间爆裂开来。
眼睛白哗哗的一大片,所有人都被那天珠瞬间释放的光芒照得难以睁开眼睛。
天珠是长白剑客的剑气凝聚而成,和一些千年神兽修炼出晶魄或者内丹是同一个道理。
钟无言脸色更是难堪,恶狠狠的盯着南宫严清,说道:“怎么?南宫长老也觉得我只有一和图书剑?”
吴山记有一种错觉,在场所有人都有那种错觉。
“大师兄……”文弱弱转身看着吴山记,疑惑的问道:“相马公子呢?他没事吧?”
她张开了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天珠是人体精华,是剑气之源。借用天珠的力量,将数十年习剑所积蓄的剑气一次性的爆发出去,以此伤人。
李牧羊消失不见,而在场的旁观者却不知道他是如何消失的。
“混帐。”钟无言恨恨出声。“有本事你不要躲。”
李牧羊消失不见了。
李牧羊看着钟无言,出声说道:“你还有一次出剑的机会。”
眼神如电,气势如虹。
虽然最终还是被李牧羊给灭掉了。
后来看到他和武裂战斗,以及以一道火墙阻挡昆仑雪狮伤害文弱弱、一拳轰飞了给他和文弱弱带来巨大压迫力的钟无言之后,他才知道自己当初的想法是何等的荒谬……
避而不战是不可能的,无论是他还是他身后的长白剑派都承受不起这样的耻辱。
轰……
吴山记看到了李牧羊的行踪,也是现场能够看出李牧羊移动轨迹的两个人之一。
心生浮现起这样的想法,南宫严清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和李牧羊直接的交过手,那个时候觉得俩人是势均力敌,或许李牧羊只是比自己稍强一些。
钟无言闭上眼睛,再一次擎出手中长剑。
“感谢相马公子救下无言。”南宫严清看着李牧羊,脸上努力的挤出笑容,一脸讨好的模样,说道:“只要相马公子此番放过无言,我们http://www.hetushu•com长白剑派便欠下相马公子一个人情……”
※※※
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他的人生没有比现在更加难堪的时刻了。
因为她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咽喉就像是被人给塞了一团棉花似的。
有时候,出场方式拉轰一些也是可以给战斗选手加分的。
光芒万道,道道都是剑光,道道都是剑气。
嘶啦啦……
李牧羊出现了。
“不不不,你们不要误会。”李牧羊摇头说道:“我之所以把它救下来,只是想当着你们的面再杀一次。”
倘若你看不到一个人的深浅,那么这个人可能比你所猜测的只深不浅。这样的人才是最恐怖最危险的。
可是,倘若《无剑式》没有能够晋级到第七剑而强行使用的话,这就属于拔苗助长,很有可能借用天珠的力道不成,反而被天珠反噬,爆体而亡。
“他本来已经死了。”李牧羊提着钟无言的衣服,看着长白剑派的众人说道:“在天珠爆炸的时候,他就应该被那万道剑气给斩成肉泥。”
良久。
刚才天珠爆裂之时,他便已经做好了前去抢人的准备。
他飞到钟无言身侧,小声说道:“无言,不若此战由我代劳。你暂时歇息如何?”
话音刚落,灰色的云层撕裂开来,中间出现一道白色的亮光。
等到天珠爆裂,万道剑气四处飞斩,他朝着那爆炸的中心急冲过去的时候,发现钟无言已经消失不见了。
钟无言的双手猛地摊开,那颗光珠就像是一颗燃烧着的小太阳似的,猛地朝m.hetushu•com着李牧羊所在的位置扑了过去。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钟无言竟然落在了李牧羊的手里。
“无言……”南宫严清也是大惊。
钟无言手捏法诀,嘴里念念有词。
南宫严清看到李牧羊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气场和威势,脸色微凛,心中有一种极其不好的感觉。
嗖……
难道说,俩个人同归于尽?
一座巨大的雪山从天而降,随着那极速的降落,那雪山的山体在迅速的缩小,包裹在外面的雪层在快速的脱落。
飞着飞着,身体便化作一团烟灰消散在空中。
李牧羊的手里抓着钟无言的衣领。
随着钟无言嘴里的最后一句《御剑诀》的口诀结束,那颗天珠突然间朝着那飘荡在天空之上的青铜剑飞了出去。
钟无言虽然面上不惧李牧羊,心里却有一种无力又无奈的感觉。
“相马公子……”文弱弱想要出声喊叫。
“他没有死。”屠心声音无比坚定的说道:“他不会死的。”
钟无言也出现了。
只有吴山记神情笃定,眼神深沉的看着那灰蒙蒙的天空,轻声问道:“你们到底捡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回来?他当真是系风燕家的燕相马吗?”
当文弱弱的眼睛能够视物,当他朝着天空之上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天空处残红阵阵,空间被严重的撕裂扭曲。
南宫严清心中纠结,却又无能为力。那个燕相马实在可恨,把话说的如此凶狠,等于是将钟无言逼向绝路……
“他没事。”吴山记沉声说道。“有这般的修为境界,又怎么可能有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