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昆仑扫雪

第584章 孔雀坐骑

“夫人,牧羊少爷一定会回来的。”摘花顺手从罗琦的手里接过扫帚,笑着说道:“思念小姐也很快会回来的。”
千度轻轻抚摸那孔雀头顶,那孔雀便乖巧的朝着院子里面降落。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这个原本就沉默寡言的汉子也越发的沉默起来。
公孙瑜和罗琦一脸惊奇的看着那孔雀,公孙瑜说道:“千度的坐骑当真是炫丽威风,让人惊艳。”
李岩在院子里练枪,练习的是陆家的《天王枪法》。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太小,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任何的事情。
罗琦抬起头来,就看到天空之上有一只巨大的彩鸟孔雀。孔雀上面坐着一个如仙女般漂亮的女孩子,她一脸笑意的看着院子里的自己和公孙瑜,和她们点头示意。
“放心吧,牧羊也会安然无恙的。”公孙瑜带着几个丫鬟走了过来。
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她没办法改变儿子是头龙的现hetushu.com实,更没办法改变全世界都想要屠龙的挚念……她还能做什么呢?
“公主殿下。”罗琦一脸诧异的模样,唤道。“你怎么来了?”
“小姐。”罗琦也要向公孙瑜行礼。
罗琦提着扫靶打扫院子里的积雪,摘花锄药两个俏丫鬟跟在身后,嘴里一个劲儿的劝说着罗琦放下扫帚休息。
“真的?”罗琦惊声叫道。
摘花连连对她使着眼色,示意他不要在夫人面前提李牧羊的名字。
“是啊夫人,我们是牧羊少爷的丫鬟,牧羊少爷之前说过,他不在的时候,让我们好生照顾着你和老爷……”锄药性直,也跟着帮腔。
“没事。”罗琦笑着说道:“牧羊是我的孩子,在自己家里……还不能提自己孩子的名字吗?”
“唉。”罗琦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
除了这个,她也着实做不了什么事情。以前在江南城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是一个坚强的女人,http://www•hetushu.com现在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孱弱无力,不堪一击。
牧羊孩儿是一头龙,而在这个神州大陆里面,所有人都幻想着屠杀恶龙成就屠龙英雄之名……
“自然会的。”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公孙瑜摒弃左右,等到周边所有的佣人都退出去之后,这才拉着罗琦的手,小声说道:“牧羊有消息了。”
公孙瑜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千度,问道:“那么,为何此番千度要用坐骑了呢?”
公孙瑜快走几步,一把握住罗琦的手,语气嗔怪的说道:“这么冷的话,你怎么跑出来了?要是冻坏了可怎么办?”
很快的,罗琦的表情从惊喜变成了惊恐,急声说道:“牧羊出来的消息还有其它人知道吗?碎星知道了,是不是其它人也全都知道了?他怎么能有消息了呢?他要是出来了……会不会有危险?大家都知道他去http://www.hetushu.com了昆仑,会不会也一股脑儿的全都跑到昆仑去害他啊?”
捂着捂着,嘴角就有泪珠从手指缝隙间滑落。
“夫人,你还是放下来交给我们来做吧。”摘花一脸哀求的说道:“你是主子,哪能让主子做我们这些下人做的活计呢?若是让管事的看到了会骂的。”
“因为我也要去昆仑啊。”千度笑着说道。
“不碍事的。”公孙瑜显然比罗琦的内心强大许多,那种世家豪门出来的大小姐终究有着不一样的大局观。“只要活着,就一定能够找到解决办法。”
“以前不想让大家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就一直没有使用坐骑。”千度笑着说道。
但是,他每天起床都会练习一趟《天王枪法》。这也是他唯一会使的一套功法。
西风帝国。风城。
“思念我倒是不担心。”罗琦轻声叹息:“我找人问过了,带走她的道士紫阳真人是个通天的人物,而且他们相识多年,有着师和图书徒的名份……紫阳真人会好好照顾好思念的。就是我那牧羊孩儿……”
“夫人,奴婢知道错了。”锄药躬身道歉。
“夫人。”众多丫鬟向公孙瑜行礼。虽然她们也都称呼罗琦为夫人,但是,整个西风城的人都清楚,在这座城池里面,真正能够主事的人也就是面前的这个夫人而已。
“太好了。牧羊没事就太好了。”罗琦用衣袖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声音哽咽的说道:“这孩子,也不知道父母有多担心,他终于知道出来了。”
“我一直让碎星率领着三魂七魄的兄弟们在外面寻找牧羊的下落,不过他们今日传来消息,说是一个疑似牧羊的少年人出现在关金州,其目的地很有可能是昆仑墟……”
“还是老样子。”公孙瑜眼里的愁容一闪而逝,出声说道:“那根钉子不取出来,怕是他日夜难眠。”
现在,她的心里是真的没有一丁点儿希望了。
要是李牧羊生病了,他们好好的寻医问药就是了。他和_图_书们刚刚抱着初生的李牧羊赶往江南小城的时候,李牧羊病的如此严重,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即便是在那个时候,她的心里也抱着火热的希望,她相信这个孩子一定能够救活……
当她发现自己的声音太大之后,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在命运面前,罗琦也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
“千度。”公孙瑜笑着招手,说道:“快下来。”
“闲不住。一坐下来就想东想西的,想着还不如出来做点儿事情。可是这几个丫头又偏生不让我做。”罗琦轻轻叹了口气,问道:“姑爷好点了吗?”
锄药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一脸忐忑不安的模样。
落下之后,那只孔雀的双腿足有一人多高。
它跪伏在地,等到千度从她背上跳下来之后,这才伸出脑袋蹭了蹭千度的手臂,展开翅膀飞向高空。
“这是真的?”罗琦眼眶湿润,眼珠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公孙瑜,急声问道:“牧羊真的有消息了?他在哪里?他现在过得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