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昆仑扫雪

第674章 随口挖坑

一个欲将其毁灭,一个想要将它保护。看起来更像是小情侣为了某一样东西在斗气。
轰隆隆……
即便他身体里面隐藏着一头巨龙。
危险时刻,他和那个白发魔女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自己的惊龙拳轰碎的是一道残影,而白发魔女那天外横飞来的一剑也斩开的是一道分身。
李牧羊的身影从那不安定的空间之中跳了起来,和白发魔女的淡定从容相比,模样看起来还有些狼狈。
她的身体屹立在半空之上,并不与人说话,甚至连那长白剑派的伤者们也都没有看上一眼,只是一脸安详的等待着。
当你的对手是一个神游境高手时,你就是眨一下眼睛的功夫,他都能够瞬息斩出三千八百刀。
一把桃花剑,在两人的手里面争执不下。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白发魔女果然记在了心里。
刚才的那一剑实在是太过霸道,也太过锋利,超过了她所能够了解的范围之外。也不知道牧羊公子到底有没有接下那一剑,倘若接下来了的话,那么牧http://m.hetushu.com羊公子现在人到了哪里?
白发魔女刚刚出来,那身后的虚幻之门立即就消失不见了。
高手过招,瞬息万变。
“你到底是想要称赞我,还是想要赞美你自己?”李牧羊嘲讽出声。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惊了。
白发魔女的身体被打得稀烂,李牧羊的身体也被一分两半。
“长老……”
“可是西风的宋孤独?”白发魔女显然对李牧羊所提的这桩事情非常感兴趣,出声问道。
李牧羊身体里面的那头黑龙便有过这样的记忆,曾经化作人形四处挑战,最终却恨陷人族女子……
李牧羊的惊龙拳轰向白发魔女的胸口,而那头顶之上的巨剑也欲要将李牧羊给一分为二。
天空之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弧形小门。
“牧羊公子……”秦翰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一脸悲痛的看着天空。“牧羊公子被人杀了?”
嗖……
看起来是一幅两败俱伤两者皆亡的打法。
所以说,这一击两人是半斤对八两,m•hetushu.com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其实她的提醒是多余的。
“星空学院自然会教,只是我没机会学。”李牧羊沉声说道。胸口闷闷的,刚才虽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制造芥子空间将自己的身体给隐藏其中,但是那一剑却斩在了即将消失的芥子空间之上。李牧羊在空间之中只觉得血气激荡,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一般。李牧羊急忙出手加固才勉强维持了空间的稳定,也确保自己不会被那芥子空间给甩了出来。
“白云长老……就这么败了?”有人说出心里的疑问。不是说神游境嘛,一拳就被轰成碎沫,也太不经打了吧?
归根结底,李牧羊的底子还是太薄太薄了。和这些修行了几十上百年的老妖怪相抗衡着实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
白发魔女抬脚迈出小门,表情淡定,一脸的云淡风轻。
明明是两个人之间的战斗,仿佛有第三个人,第三只手,挥舞着一把巨型大剑居高临下的朝着李牧羊的头顶劈了过去。
白发魔女轻笑出声,说道:“自然是赞hetushu•com美你。原本以为此番出山,怕是神州难遇敌手……没想到一入神宫便遇到了你这头披着人皮的小龙,也实在有趣的紧。”
千度银牙紧咬,双手握拳,双眼一直死死的盯着天空,一言不发。
噗嗤……
白发魔女不管不顾不死不休的打法惊吓到了不少人,千度看到那天空之上那白色的巨剑,出声喊道:“李牧羊,小心……”
护龙小队的成员们也同样的和千度一样保持着搜寻和期待的姿态。
“那恶龙死了?”有人仰脸看天,天空之上却不见两人的踪迹。
这是石壁上的石块掉落的声音。
只是因为李牧羊毕竟境界稍浅,虽然有那头老龙留给他无比丰富堪称无价之宝的记忆宝库,珍典秘籍数不胜数,却在突发使用时还是有些生涩滞缓。
因为在她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发出来时,李牧羊的惊龙拳便已经砸在了白发魔女的胸膛,而高空之上的那把长剑也将李牧羊给斩成了两半……
白发魔女眼神若有所思的盯着李牧羊,说道:“千钧一发之际,能和*图*书够分神制造一个芥子空间,将自己转向于那个空间之中躲避袭击……星空学院应该不教这个吧?”
白发魔女轻轻摇头,说道:“星空学院虽然是神州第一学院,但是倘若里面出来的每一个学生都能够硬扛下神游境高手的一击……那也太骇人耸闻了。你能够在危急时刻做出这种选择,应当是龙王的眼泪给予你的财富吧?”
嚓……
天空之上,两人完全消失不见。
“没能让你失望,这是我的荣幸。不过,你倒是让我有些失望了……我以前也遇到过一位神游境,虽然他才刚刚破境晋级,但是那心肠之狠出手之毒可不是你可以相提并论的。”
“不错,正是西风第一人宋孤独。”李牧羊冷声说道。
不管今日能不能走出神宫,能够给宋孤独那条老狗安排这么一出王者之战,也算是先找他讨回一点点的利息。
从白发魔女的胸口穿膛而过,惊龙拳攻势不减,直直地冲撞在无忧宫的白玉石壁之上,在石墙上面留下一个巨大的窟窿才消失于无形。
白发魔女轻笑出声和*图*书,一脸笑意的看着李牧羊,说道:“虽然我知道你故意在我面前提起此茬没安好心,但是我还偏偏就中了你这激将之法……待到今日之事了解,我便前往天都一趟。对手难寻,我倒是要亲手试试你所说的心肠之狠和出手之毒是一个什么样的狠毒法……”
“不许胡说。牧羊公子怎么会死?”文弱弱狠狠地掐了秦翰一把,虽然她不愿意相信李牧羊就这么死了,但是,心里仍然是担忧不已。
这是长剑切割地板的声音。
咔嚓咔嚓……
而那把巨型长剑更是凌厉,如刀切豆腐般将李牧羊的身体给切成两半之后,又在神宫的地板之上切割出一个巨大的裂痕。
玉树长老有心想要问候一声,趁此机会和白云长老拉近一下关系。但是和她的眼神乍一接触,他便犹如遭遇雷击,立即收敛起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保持沉默。
天空之中,空间发生一阵的撕扯扭曲。
他知道世间高手都有一种孤独寂寞冷的感觉,神州之大,四处张望不见对手。这种日子并不好看。
李牧羊在心中暗自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