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昆仑扫雪

第685章 新月公主

痛入心扉!
“我明白了。”李牧羊沉声说道。
“说起来,这桩事情还和你们龙族有关。她本是我赢氏皇族的一位公主,结果却因为遇到了一位龙族而一见倾心……”赢无欲低头俯视着面前的茶杯,看着杯子里的茶叶起伏,像是陷入了对极其久远的往事回忆之中。“新月公主是第一个与人族通婚的人族公主。”
黑龙深爱着那位赢氏王族的新月公主。
“是的。”赢无欲点头说道。“他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婚后他们便住在靠近国都的鸡鸣山,因为新月喜爱桃花,所以他们便在山谷之中遍植桃树……后来鸡鸣山成为王朝百姓最喜爱去的踏青之地。后人也不停的在鸡鸣山周边种植桃树,结果便以鸡鸣山为中心,一路向北海方向延伸,足有万亩之多,桃花山便也就成了桃花原……花开之时,宛若汪洋大海。极其壮观。”
也正是因为深爱,所以更加难以原谅她的背叛……
“我只是随口和*图*书那么一问,倒是两位对这个名字的反应让我证实了心中的猜测。而且,我之所以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新月的神情样貌和千度有几分相似。”
赢氏为了在屠龙之战取得胜利,获得最大的战果,逼迫新月公主背叛自己的龙族丈夫……
那头黑龙的魂魄和他融合为一体,可以说,李牧羊就是那头黑龙在人世间的化身。
他没办法真正的去仇恨新月,所以便加这所有的仇恨叠加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数万年时间流逝,那浸润在血液和灵魂深处的愧疚自责仍然没办法排解而去。
赢伯言和赢无欲对视一眼,赢无欲点了点头,鹰伯言看着李牧羊说道:“不错,你的猜测是对的。新月确实是我赢氏族人。你一定心里疑惑,万年以来,赢氏族人无数,为何我们偏偏对这个名字如此的记忆深刻……”
身为龙族之主,他没能在危险降临时,率领自己的族和图书人逃离死地化险为夷。
“我明白为何有爱,又为何生恨。”李牧羊出声说道:“爱中有恨,或者说,恨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确实是……让人痛不欲生。”
李牧羊是新月公主的什么人?千度又是那头黑龙的什么人?
“不管那头黑龙和新月有什么关系,那是哪头黑龙和新月的故事……又和我赢氏何干?”赢伯言反问着说道。
“是我身体里面那头黑龙的记忆……”李牧羊出声说道:“我从来都不曾见过她,更不知道她的来历。刚刚开始的时候,只是脑海里会突然间出现她的模样身影,却看不到她的脸……直到前些时日在昆仑神宫里面的时候,她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差点儿让我沉沦在那欲望之海,永世难以逃生……”
黑龙仇恨人族,最仇视的其实是他自己。
显然,在他心里,自己的这个问题要重要许多。
李牧羊若有所思的看着孔雀王和赢无欲的脸上表情,说道http://m.hetushu.com:“原来当真有此女子存在……她和孔雀王朝又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和你们赢氏有什么关系?”
听到李牧羊的话,赢无欲和赢伯言脸上都有羞惭之色。
“所以,你便认为那个名叫新月的女子是我赢氏中人?”
身为龙族之主,他甚至没能在最致命的时刻救下自己。
李牧羊突然间觉得脑袋有点儿抽痛。
赢无欲若有所思的看了李牧羊一眼,说道:“那个时候,人龙两族还没有那么大的仇恨,或者说,仇恨被隐藏在内心深处,那个时候,龙族也还是神州主宰。他们修为高深,实力强大,人族根本就难以抗衡。”
只是知道那个女子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自己的梦海之中,而那头黑龙对新月的感觉就是爱恨交加,极其诡异。
“我不应该爱上一个人族。”这是黑龙在心里翻来覆去对自己说的一句话。
“你明白什么?”
李牧羊一脸真挚的看着赢伯言和赢无欲,他心中已经www.hetushu•com清楚他们俩都是知情人。以无比坦诚的态度说道:“有情欲,有期望,所以才能让受咒者沉沦下去,不舍逃离,宁愿被囚困终身……而且,每一次当她出现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到……胸口很痛。那是挖心割肉的痛,所以,我相信那个新月和那头黑龙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他们……成婚了?”李牧羊大惊。因为记忆的残缺性和片段性,他并不清楚那头黑龙和那位名叫新月的女子后来发生了什么故事。龙王的眼泪只是记忆龙王最珍贵最想要留下的东西,而不是记录他的整个龙生。
“确实心中有惑。能够让孔雀王和国师大人如此动容……在赢氏一族怕也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大人物吧?”
倘若不是她在丈夫的食物里投放的化龙散,黑龙贵为龙族之主,也不会在人族突然间临阵倒戈的时候被他们打得那么凄惨,那么可怜。
“因为那片桃林,在我的梦海之中,每当那位白衣少女出现时,都和_图_书会站在一棵巨大的老桃树下面……原本我也不能确定,只是此番来拜访两位之前,特地去了国都旁边的鸡鸣山,鸡鸣山占地千亩,山谷之中种满了桃花……有一棵老桃树与我在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
倘若李牧羊和千度成婚,到时候,千度又和李牧羊是什么关系?
“为何问起此人?”赢伯言沉声问道。
李牧羊是黑龙的化身,千度则有可能是黑龙与新月公主所生的孩子那一脉的传承……
“所以,人族为了取得胜利,逼迫一个龙族的妻子背叛了她的丈夫?”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嘲讽。
“那个时候,她也很难……”赢无欲出声解释着说道:“人族和龙族的矛盾突然间爆发,她终究是人族的女子,是人族的公主,所以,她只能站在人族这一方……毕竟,当时她已怀有身孕,倘若她不答应的话,或许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何知道她的存在?”赢伯言再次出声问道。